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1 章 11 希望之刃(10)免费阅读

第 11 章 11 希望之刃(10)
    :..>..

    刃皆虚并不知道这个被改良过的梗,而是被苏游突如其来的丰沛感情惊了一下,随即心中泛起一种莫名的喜悦,但他仍旧搞不清楚这情绪是源于自身还是对方。

    这么说来,情绪共通也有坏处。

    劫后余生,苏游确实有点过分激动,好悬才控制住自己没在刃皆虚脸上啃一口。

    先前他还觉得这个跨度对刃皆虚这个古人来说有点过分,仔细想想,原来小丑竟是他自己。

    一蹦三千年又怎么样,人家大魔头习惯了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人拼命,拿枪还是拿剑不过是调整适应度的问题,心理状态应对眼下这种情况十分富余。

    反观自己,他一个在和平年代里整天躺平的咸鱼,突然一下子蹦到这末世里跟比自己战力高出n倍的非人类战斗,这落差可不是一般的大,基本是从新手区直通地狱模式。

    说句实在话,方才地面塌陷的那一刻,他能想出让艾斯黛拉打开防护罩这个主意已经算是急中生智了,当碎石瓦砾铺天盖地兜头砸过来的瞬间,他确实非常害怕。

    到不了尿裤子的程度,但也有点绝望想哭。

    设定归设定,苏游毕竟不知道这个该死的防护罩到底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万一不好使,他不就歇菜了吗?

    即便能复活,但没事谁愿意死呢?

    苏游心里委屈巴巴,凭什么自己一觉醒来就要被安排穿书啊!摔!

    他又不是英雄人设,为什么要被送到这种奇怪的世界里来?去bl文里虐渣攻不爽吗?

    要不是为了维持最后一点男人的尊严,他可能真的要流下珍贵的男儿泪。

    “苏苏别怕,有我在呢。”大魔头的声音无比温柔,收紧了怀抱,轻抚着他的后背以示安慰,“没事了。”

    苏游:“……”

    淦!第n次忘了对方能听见自己的心声这事儿了。

    活着真累,毁灭吧,赶紧的。

    还没等他在刃皆虚面前为自己的脆弱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两个人的经历猝不及防地同步了。

    苏游这个话痨,简直每一步都要跟刃皆虚汇报,因此大魔头对于他跟仿生人之间的二三事并没有表示吃惊,只是在知晓了更多细节之后,微微一笑,觉得对方实在有趣。

    但知道大魔头干了什么之后,苏游差点把眼睛瞪脱窗,捶了刃皆虚一拳:“你这也太*了,那么搞他们——但是我喜欢,哈哈哈哈!”

    对付变异人可以干脆给他们一个了断,也可以闷不做声地跟着追踪器找到他们的藏身地,但刃皆虚偏偏选了侮辱性极强的方案,大魔头本色显露无疑。

    苏游再也不觉得刃皆虚ooc了,这就是大魔头本头。

    不对,大魔头本魔。

    刃皆虚有点没听明白,温和地问道:“何谓‘*’?”

    苏游哽了哽,堆起满脸笑容:“夸你聪明的意思。”

    大魔头谦逊地笑了笑:“过誉了,苏苏你也很*。”

    苏游:“……”

    还是毁灭吧。

    他俩成功合体,但不知道其他人什么情况。俩人跑到塌陷处一看,事情果然如苏游所料,底下的b小队成员集体消失,应该是跟a小队合并了。

    “你不还派人盯着俩变异人呢么?系统是怎么处理的?”苏游一头雾水,在脑海里呼唤夜枭,“夜枭?枭枭?你在吗?”

    依旧无人应答。

    苏游简直大无语:“系统助手就这么把人扔一边不管了?”

    由于两人记忆同步,刃皆虚也已经知道夜枭被迫下线前说了什么,不由奇怪:“难不成你的背后还有什么秘密?”

    他一边说,一边拉着苏游去不远处的断墙下隐藏,避免被敌人发现踪迹。

    苏游觉得对方果然还是有丰富的战斗经验,时刻保持警惕,不像自己,逃生之后就什么都忘了。

    “有吧,小说都得这么写。”跟刃皆虚并排坐下之后,他懒散地靠在墙上,“其实我无所谓被人锁了什么秘密,只想回到原来的世界里去——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原本生活就很好,何必非要去了解过去,要知道好奇可是会害死猫的。

    “接下来怎么办?”苏游打开手腕上的通讯器,看到了其他小队成员的分布,跟之前刃皆虚安排的没有什么大的变动,“这——”

    他话还没说完,一个巨大且颜色绚丽的文字框“咣当”一声从天而降。

    杰塔斯小队在西侧地堡一无所获,打算去东侧地堡碰碰运气,却在转移过程中遇到了突然前来的仿生人小队,一番战斗后,击毙对方005型号仿生人两名,却因战况激烈导致西侧地堡塌陷,所幸战队内无人伤亡。

    小队往东侧地堡行进途中,发现了变异人的踪迹,杰塔斯设计将对方控制住,并以此为饵,等待其他变异人上钩。

    本次互动结束,进入后续剧情。情节越精彩,读者打赏和点赞越多,宿主们可以获得更多积分哦!请两位继续加油,尽情发挥想象力吧。

    苏游:“……”

    “这系统的概括总结能力倒是挺强。”他不由感叹,“确实是穿书,从文字上这么一糊弄就完事儿了。”

    刃皆虚却道:“此次突然以这种形式通知,难不成夜先生那边陷入了什么困境?”

    系统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再度有花里胡哨的文本框从天而降。

    通知:系统助手夜枭因为违反管理条例被禁言两个小时,请主角耐心等待。

    苏游一看就乐了:“这系统是不是缺心眼,这么操作简直就是坐实了他们对我的事有所隐瞒嘛!不知道我背后那个未解之谜是不是跟夜枭有关,要不然他整天对我那么恶劣,好像我欠他钱似的。”

    “就算你俩以前有过节,他应是也已经忘记了,不然也不会表现得那么意外。他对你恶劣也是毫无理由的,确实该罚。”大魔头十分理性。

    但是他站在自己这边说话,苏游有种被人呵护的感觉,很是开心。

    经历刚才的冒险,他不由对刃皆虚多了份信任和依赖,毕竟在这个末日世界里,只有对方是自己真正的同伴。

    “虚虚,等穿书任务做完之后,你想回到你原来的那篇文里去吗?”

    刃皆虚偏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笑道:“那里并非我的世外桃源,如果有机会,我倒是想体验你那般无忧无虑的生活。”

    “过腻了打打杀杀的日子了吧?如果有机会,请你去我那里做,先前来去匆匆的都没来得及尽地主之谊。”苏游冲他一挑眉。

    “能那样也好。”刃皆虚轻声道,“我向来没什么朋友,这次因缘际会能与你相识,也算幸运,若结束这一切,将来能与苏苏你生活在同一个地方,也便不寂寞了。”

    苏游:“……”

    大魔头长得本就英俊,即便此刻戴着面罩挡住了小半张脸,露出来的眼睛也足够迷人。这双眼该锋利的时候锋利,此刻温和起来目光又是暖暖的,眼睛熠熠生辉,看得苏游心里小鹿乱撞。

    要了亲命了,苏游心想,千万得小心吊桥效应,老子心可真不能乱动。

    这穿越呢,什么时候能回老家还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跟自己取向一致也不清楚——况且,退一万步讲,这可是真·不在同一个世界,要是动心了,那简直是自取灭亡。

    “那就期待咱们能顺利结束穿书任务吧。”他别别扭扭地看向别处,避开了刃皆虚的目光,并在脑海里哼起了《世上只有妈妈好》。

    刃皆虚听着儿歌,微微勾了勾唇,心中思绪水波般荡漾开来。

    苏苏定是方才又忘记了我能听见他的心声,现在才来哼歌,实在太有趣了,他们现代人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对了,是可爱。

    从未见过有男子如此可爱。

    说来也真是奇怪,为何我偏偏对他会有这样莫名的好感?

    难不成与他被掩藏的过往有关?如果这样的话,我是不是也有被这所谓系统隐藏的秘密?

    而且很明显,我能听到苏苏的心声,他却完全听不到我的,是不是也因为这个古怪的情况?

    刃皆虚早就发现了这个现象,原因无他,毕竟他再能控制自己的想法,也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他没有告诉苏游,也只是不希望对方更加郁闷。

    苏游对那秘密不感兴趣,但大魔头却感兴趣得紧。

    我一定要挖出背后的*,刃皆虚想,如果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到时不告诉苏苏便是。

    “你脸上有伤口,我帮你上些药吧。”他从战术腰带里翻出医药包。

    苏游本就有点“心怀不轨”,连忙拒绝:“不用,这点小伤我自己来。”

    刃皆虚不仅同步了他的记忆,也已经同步了他的伤口,伤确实不重,都是些瘀伤和蹭伤,脸上和手上都有。

    战损状态的大魔头更显英俊,让苏游这母胎solo着实有些承受不住,何况对方还要凑过来给他上药,这岂不是自我折磨?!

    “伤势确实不重,但脸上的你自己看不到,还是我来。”

    大魔头口吻不重,却带着威压,令苏游不由自主就想听他的,推了几句也就乖乖就范,自觉地摘下了护目镜。

    上药的时候两人离得很近,刃皆虚专注的目光落在苏游脸上的伤处,拿惯了剑的手非常稳,也非常温和,苏游甚至感觉不到痛。

    也有可能是太过紧张,只顾着心慌吧。

    幸好之前戴了面罩和护目镜,现在伤处都在额头,上药过程中两人都戴着面罩,才不会显得过于亲密。

    要真是到了“呼吸相闻”那个地步的话,苏游觉得自己可能会心梗。

    唉,也是太没见过世面了。

    “老大,变异人的异能超负荷,已经失效了。”通讯器中,椎名心的声音陡然出现,吓了苏游一跳,猛地向后一撤,就像*被捉现行似的。

    椎名心那边不知道这里有人在胡思乱想,继续汇报:“飞起的石块全都变回原样并且落下,砸晕了两个变异人。据探测器显示,俩人的生命体征还在,‘老铁’短期内恐怕不可能再使用他的异能了,‘大力士’受伤并不严重。但目前对方援军还没有出现。”

    刃皆虚看到苏游惊慌的模样,淡淡一笑,把棉签递给他:“脸上的伤已经涂得差不多了,手上的你自己来吧。”

    苏游心慌意乱接过棉签胡乱涂着,便听刃皆虚回复椎名心:“嗯,现在‘老铁’已经不足为惧,另一名攻击性比较差,对我们构不成威胁,暂且不要伤害他们性命,避免激怒变异人。仍旧原地蹲守,相信‘大力士’会想办法求救。”

    “收到。”椎名心冷淡地回复,随即下线。

    刃皆虚看出苏游的紧张,无意增加他的压力,便起身观察了一圈周围环境,随后坐在了离对方稍远了一些的地方,刚刚好保持了安全距离。

    苏游看出了他的用意,感激一笑。

    “看来今日与仿生人一战,也并未能判断出队内的钉子是何人。”大魔头分析着同步过来的记忆道。

    说起这个,苏游有点郁闷:“是啊,白忙活一场。”

    “非也,至少消灭了数量有限的005,现在仿生人那边只剩一个001,三个003,和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用处的007。”刃皆虚对苏游的战绩给予肯定,“你们在地堡里,投鼠忌器,也是没办法。”

    “嗐,也是我贪生怕死,有点感情用事,不然果断炸了地堡,至少能把那俩003埋了。”

    刃皆虚不认同道:“倒也不必如此苛责自己,即便知道能复活,也没有人愿意去死。身边的队员虽然是……npc对吧,但也仍旧是活生生的人命。苏苏你这是心地善良,如果你故意牺牲他们,读者们看了也不会觉得开心。他们不会想要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毫无人性的主角。”

    说完这句,他顿了顿,又笑道:“比如我这样的,就只能做反派,人人得而诛之。”

    这话似乎有蛋蛋的忧伤,苏游赶紧安抚回去:“虚虚你太会安慰人啦!咱们在自己的文里是什么角色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至少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刃皆虚微微一点头:“那便好,我也只在乎你的看法。”

    苏游听得满心欢喜,同时在脑中迅速对比着两边的记忆,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想到什么了?”刃皆虚只听到他在脑海里反复重放回忆,并没有听到结论。

    苏游兴奋道:“咱们分开两队倒也有好处,至少从现在的局面看来,变异人与仿生人之间没有信息共享,他们同床异梦连基本法都不遵守,倒是给我了我们好机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