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2 章 12 希望之刃(11)免费阅读

第 12 章 12 希望之刃(11)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刃皆虚听着苏游的话,沉吟道:“确实,若能令敌人相互败盟,便有机会转移他们的视线,无暇顾及我们;亦或者对方狗咬狗,互相可以消耗战力,为我方争取更大的胜率。”

    苏游沉吟不语,想是在想些什么,十分入神。

    “你有新的对策?”刃皆虚偏头看着他。

    “也说不上是什么新的对策。”苏游望着面前被烧焦的处处断壁残垣,心想不知这里曾经发生过怎样的恶战,那时交战的人们又是什么下场,“咱们知道有内奸算是占了先机,只要我们继续放假消息,迷惑仿生人和变异人,利用他们脑子一根筋不如我们会变通的弱点,耍他们一遭。”

    自私、阴险、狡猾,这是人类的劣根性,但如果是这些最终拯救了人类,倒也是很让人唏嘘。

    “倒也不能这么说。”刃皆虚听到苏游脑中感叹,反驳道,“人类是有劣根性,但在作战之时,这都是谋略,而非缺陷。苏苏,你不必对自己求全责备。”

    苏游随手抓起几颗小石子在手里玩着:“也不是我对自己过分苛责,是我看过的文学作品里写到末世题材的大都有这种中心思想——是人类毁掉了这个曾经生机勃勃的蓝色星球,现在亲眼看见,难免心情沉重。”

    “但我们穿越的并非真实世界,而是话本小说,不是吗?”刃皆虚道,“你要记住这一切都只是假象,不要被它蒙蔽。”

    苏游一怔,随即自嘲地笑了笑。

    “对,‘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这话在这里最正确不过,是我过分代入感情了。幸亏有你提醒。”

    或许是方才生死边缘情绪太过泛滥,还是得早点冷静下来才行。

    不能太代入角色,也不能被环境同化,要尽可能保持一个清醒的自我。

    刃皆虚莞尔:“或许这就是系统让你我二人同行的原因,放心,不管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

    苏游起初以为他又在不自知地乱撩,思考片刻之后才明白,大魔头这是开了个玩笑。

    是啊,两人是因为系统bug合体的,他可不是会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嘛!

    “虚虚,你这个笑话真的很冷。”苏游幽幽道。

    这下刃皆虚不解了,认真问:“笑话又不是人,如何‘冷’?”

    苏游:“……”

    “是我们现代人用的一个形容词。”他敷衍道。

    刃皆虚露出一种不甚明显的委屈巴巴的神情,垂眸道:“我大约能猜到,是说我方才的玩笑并不好笑的意思,你听了并没有笑。”

    要了亲命了!大魔头这绝对的攻心为上,不得不防!

    苏游这次没有忘记对方能听到自己的心声,但他故意不加遮掩,就是想让这家伙听见!

    明知道自己是个断袖,他还这样,一会儿乱撩一会儿又装可怜博同情,可太气人了!

    刃皆虚一字不漏地全听见了,禁不住哈哈大笑,伸手摩挲了一下苏游的脑瓜:“真是可爱。”

    “可爱你妹!”苏游愤怒地甩头,“警告你啊,别瞎撩我,万一我喜欢你,是绝对要把你掰弯的——掰弯就是也把你变成断袖!”

    哼,怕了吧?!

    大魔头丝毫没有被吓到,反而勾起唇角,摆出了他人设的招牌笑容,问就是邪魅狂狷:“你又如何知道我不是断袖呢?”

    苏游:“……”

    大魔头没有见好就收,甚至继续道:“而且我也很有兴趣知道,若你喜欢了我,又要怎么把我掰……嗯,掰弯的。”

    不能聊了!走人!

    苏游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情绪,抓着大风“倏”地起身,谁知刃皆虚骤然放出个人防护罩,从头到脚把苏游和他拢在了一起。

    这边苏游还没完全站直,便被防护罩压了回去,一*坐在了刃皆虚的腿上,刃皆虚则结结实实搂住了他的腰。

    个人防护罩是柔软可变形的材料,跟每个人手腕上的终端相连,可通过芯片用意识控制,这玩意抗压力不行,但可以抵御激光武器的两*击,容积可以随意放大和缩小,最大可容纳三个成年男子。

    然而现在,这防护罩紧紧裹着坐着的两人,不留一丝多余空间,从外边看来,他们就像被一坨半透明凝胶包在了一起。

    “你干什么?!”苏游面红耳赤地挣扎了一下,腰上却被刃皆虚箍得更紧,“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很像强抢民女的大流氓?”

    刃皆虚摘下了面罩,也伸手轻轻拉下了苏游脸上的,动作堪称温柔。

    苏游明明双手是自由的,却莫名其妙没有抬手去阻止,心脏怦怦直跳,慌得一批。

    两人挨得那么近,他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洒在自己的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茉莉香气。

    在对方的那篇仙侠文里,刃皆虚除了喜欢打扮成柿子椒之外,还喜欢熏香,尤其喜欢一种合香叫做“二苏旧局”。

    这款合香的名字来源于苏轼苏辙兄弟俩,古文献中没有确切配方,是现代人研究出来的方子,估计是作者太喜欢了,才放进了那本架空仙侠文里。

    方子需要六种香料,调香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分配各种香料的比例,大魔头身上这款,茉莉香气就十分明显,掺杂着同样明显的沉香和檀香气,闻起来颇为温和淡雅,也很……撩人。

    苏游心慌意乱地胡思乱想,不是魂穿吗,怎么还能香得这么明显,腌入味儿了吗?!

    说来也怪,之前怎么没注意到过。

    大魔头勾着唇角,轻笑一声:“民女?你吗?”

    他洞悉着苏游的心声,越发觉得面前这人可爱有趣,想伸手揉揉对方的脑袋,或者捏捏小脸什么的,总之就是心里痒痒的,按捺不住想要触碰对方。

    苏游:“……”

    逻辑漏洞被拿捏得死死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放弃挣扎,把防护罩当靠背靠着,倒挺舒服。

    刃皆虚目光在苏游脸上逡巡,细细打量他,脸上挂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却一言不发。

    气氛稍有点紧绷,离得太近俩人都不敢用力呼吸,但总要有人先打破这个局面——苏游主动向前一凑,抱着刃皆虚的脸,“叭”地一下,重重地在对方唇上亲了一口。

    大魔头的俊脸罕见地凝滞了几秒钟,明显是猝不及防。

    这下可把苏游爽坏了,哈哈大笑,得寸进尺地掐着对方的脸:“我又不是女孩,这套对我不起作用。想玩我陪你——来啊,花姑娘,给爷乐一个!”

    刃皆虚:“……”

    方才苏游听不到他到底在想什么,但是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撩,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

    大魔头听了他刚才那番“威胁”,突然起了捉弄之意,瞎撩呗,自己越害羞,对方越得意。

    不说话也就是心理战,想要制造压抑的氛围,掌握局面。

    战胜这种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先发制人。

    耍流氓嘛,跟谁不会似的。

    苏游还没得意完,突然有只大手拢过他的后脑,接着刃皆虚的双唇便贴了上来!

    大魔头不知道看过多少不可描述的话本小说,轻车熟路地舔开苏游的唇缝,舌头在他口腔中迅速划过一圈,接着退出去,双唇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吮,接着便放开了他。

    好像才几秒钟,但也好像有一万年那么长,苏游的心跳得快要破体而出,头皮都麻了。

    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这还没完,刃皆虚笑吟吟地捏着他的下巴,声音低沉愉悦:“耍流氓嘛,跟谁不会似的——那我耍得如何?苏苏你喜不喜欢?嗯?”

    他他他他他他还学我!

    防护罩里热得一批,此刻苏游已经浑身大汗,脸烫得像火炉,他一甩下巴,把刃皆虚的手甩开,强行压下心绪,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差点意思。”

    好在脑子里啥也没有,对方也听不到。

    大魔头看来也是个胜负欲强的,搂住苏游的腰:“那再来一次。”

    “杰塔斯!你怎么了?!”通讯器里响起了孙萌的声音,如同之音,救了苏游狗命,“怎么打开了个人防护罩?遇见敌人了吗?”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悚,刃皆虚和苏游都以为是她是出于担心,殊不知,还有另外一层原因。

    孙萌刚走过来,就看见自家队长一个人裹在防护罩里,拈着他自己的下巴,表情一会儿荡漾一会儿茫然,很像有那个大病。

    罩子是半透明的,但是隔音,因此孙萌过来能看清楚里边的杰塔斯,刃皆虚和苏游却听不到她的脚步声。

    为防止队长突然发作什么人格*的疯病,又被裹在防护罩里不好营救,孙萌才赶紧发声。

    刃皆虚当即收起了防护罩,将面罩戴好,苏游负责敷衍副队长:“啊,不想戴面罩,捂得慌。”

    孙萌怀疑地看着面前的“杰塔斯”:“防护罩里不闷?”

    苏游瞥了瞥旁边坐如钟的刃皆虚,岔开话题似地清了清嗓子,问孙萌:“你怎么过来了?”

    “你一个人离开太久,怕你有事。”孙萌看向坍塌的地堡,感叹,“啧,万一希望之刃真在这底下,可够麻烦的。”

    “别乌鸦嘴。”苏游拎起大风,用眼神示意刃皆虚带路,好回他们方才躲藏的地方。

    但他也只是与刃皆虚的目光一触即放,因为大魔头目前看着他的神情依旧意味深长,眼神里带着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非常那个!

    苏游跟在刃皆虚身后,脑子里开始背诵“小老鼠上灯台”,以免被人窥探了心思。

    刃皆虚听着身后的人清脆好听的声音一直在念“喵喵喵猫来了,叽里咕噜滚下来”,不由自主地发笑。

    回想起方才亲吻对方的感觉,是那么的令人兴奋又欲罢不能,大魔头觉得自己可能或许大概是个断袖。

    “有趣。”他心里暗暗想道,除了感受到来自于苏游的紧张,他还感受到了愉悦,确定来自于自己。

    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或者在自己那个世界里,就从没有开心过。

    能与苏苏一起穿书,也算是件幸事。

    为了控制自己的大脑不胡思乱想,苏游有心问旁边孙萌的情况,但接着他就想起来,根据方才系统同步的情节,眼前的这位应该是孙萌a,地堡里的事还得等下次执行互动任务的时候问孙萌b才能知道。

    但愿系统不要搞她们的脑子!

    前方椎名心传过来了现场视频,只见老铁和大力士被埋在石堆下面,像是起了个坟头似的,周遭宁静到窒息,完全没有任何生物活动痕迹。

    幸好,早先打入老铁体内的纳米追踪器能证明他还有一口气在,只是不清楚大力士的情况如何。

    “要这么无止境地等下去吗?”苏游问刃皆虚,“不如我们先去东侧地堡,最重要的还是寻找希望之刃。”

    刃皆虚想了想:“确实不必死等,对方可能也怕我们以此二人为饵,钓他们上钩。”

    “钓还是要钓的,不能白白浪费这个线索,还是放追踪器吧——”

    苏游的话还没说完,通讯器里又传来了郑宇凡的声音:“队长,有人来救他们了,但不是变异人,是仿生人!”

    实时视频传过来,刃皆虚放出全息图像看,苏游便见不久前才与他们鏖战的一男一女两个003放出了巨大的保护罩遮住那个“坟头”,同时操纵着几个007在挖石头。

    那名男性003的外壳上还有方才苏游打出来的凹陷,看来确实是系统让他们强行同步了。

    “哟,这是在履行同盟义务吗?”苏游懒洋洋地说,“还以为他们真的谁也不管谁呢。”

    眼看奄奄一息的老铁和大力士被007们从石堆里刨了出来,孙萌蹙起了双眉:“那怎么办?还指望用这俩傻子钓鱼呢,仿生人一来,咱们的追踪器——”

    孙萌话音未落,便见男性003在两个变异人身上一戳,下一秒椎名心的声音就切了进来:“队长,我们的追踪器信号被切断了。”

    “我艹……”副队长口吐芬芳,“杰塔斯,不能就这么放他们走,干吧!”

    刃皆虚与苏游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要是有别人能看到他俩,就会发现这笑容如出一辙,宛若“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这队本来是你带的,你来下令。”苏游大佬一般地拍了拍刃皆虚的肩膀,“小伙子,我看好你哦!”

    于是孙萌便见自家队长像有什么怪癖似地,抬起右手拍拍他自己的左肩,然后对通讯器道:“查尔斯,亨利,观察仿生人撤退路线,堵他们的后路;菲欧娜,火力吸引他们的注意,孙萌,借机投放炸.弹,我与艾斯黛拉从旁策应,大家尽快结束战斗!”

    通讯频道里的众人与一旁的孙萌同时点头:“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