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5 章 15 希望之刃(14)免费阅读

第 15 章 15 希望之刃(14)
    往东侧地堡行进的路上十分安静,没有任何敌人突然发动袭击,若不是周围的景物太过于让人糟心,脸上的面罩稍显憋闷,苏游简直觉得他们是在观光。

    尤其现在已是傍晚,若是忽略眼前的废墟,看向海平面上缓缓落下的夕阳,这磅礴大气的美景也会令人陡然生出一种气壮山河的壮阔感。

    “方才打得那么惨烈,整个小岛都能听见,这又是在开阔地……”苏游在脑中跟刃皆虚小声逼逼,“即便椎名和宇凡站在高处监控,也不可能万无一失——你说这儿发生了什么,对方到底知不知道?”

    刃皆虚一边走一边环视周围,表情冷漠而警惕,但回应苏游的语调却是温和的:“或许知道,但他们没有办法,毕竟他们还指望我们找到希望之刃。”

    “那倒也是。”苏游想了想,“啧”了一声,“投鼠忌器,不能痛痛快快打一场,连同伴都不能去救,还真是憋屈。”

    “苏苏,你为何总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问题?”

    苏游:“……”

    真是灵魂发问。

    “怎么?有意见?”他黑着脸怼了回去。

    刃皆虚面含笑意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只是对你的思考方式很好奇。觉得你这样……很善良,很好。”

    “没有觉得我优柔寡断、妇人之仁吗?”苏游嗤笑。

    “非也,你应该有更适合你的位置。如我一般杀伐决断的就适合来打仗,如你一般聪明温和还善良的人,适合……”

    刃皆虚突然顿了顿,苏游好奇追问:“适合什么?”

    看看大魔头到底能怎么编。

    “适合约束我这样的人。”刃皆虚的手指突然勾了勾他的手,温声道,“我若是利剑,你可为刀鞘。”

    “嘁!”苏游甩开他,“您老这牛逼大魔头,能听我一条咸鱼的话?”

    刃皆虚轻笑一声,声音缠绕在苏游耳际,听来既诱人,又缱绻。

    “若是换了别人,我必不听。”他轻轻道,“若是你,我心甘情愿。”

    苏游的心跳乱了一拍,脸立刻烫了起来,他强行把直往上勾的唇角下压,骂道:“大魔头的嘴,骗人的鬼!”

    刃皆虚无声一笑,好整以暇道:“信不信由你。”

    突然心跳加速过后,苏游陷入的却是一种莫名的烦躁,这大魔头突然火力全开是要闹哪样,跟自己瞎撩很开心吗?

    再加上方才被数据冲击之后他便开始头疼,现在情绪激荡,就愈发没了耐心,干脆有话直说。

    “我叫你一声哥,别玩我了行吗?”苏游闷声道,“不管你是不是gay,我都不想跟人玩这种推拉的游戏。”

    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形,既无聊,还感觉被冒犯。

    不管是苏游说出来的,还是心中所想的,刃皆虚都毫无例外地全都听见了,他面色明显沉了下去,再没有吭声。

    见大魔头这模样,苏游又有些难受。

    他这性格就看不得别人因自己而不舒服,对方不好过,他会不好过x2。

    不过考虑到刃皆虚可能会听见自己的想法,自己若是这么不坚定,估计又会给对方错误的暗示,于是苏游甩了甩头,把这些复杂无用的情绪赶了出去。

    有了这么一出,接下来的路程当中,两人间的气氛变得十分压抑。

    鉴于只有他们才知道杰塔斯其实是两个人,而别的队友并不清楚,也就无法分担,于是这层压抑就被困在了苏游和刃皆虚之间,还被上了锁,钥匙被苏游吞了。

    苏游想到这儿,心情又烦躁了一分。

    听到一切的刃皆虚:“……”

    虽然没太明白什么意思,但他觉得还挺有趣,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打破僵局,但这个时候苏游突然哼起了歌。

    曲调悠扬动听,但歌词是刃皆虚从未听过的语言,尤其苏游唱得还十分含糊,更令大魔头十分好奇。

    耐心听苏游唱了一阵子,刃皆虚才开口问:“苏苏,你方才唱的是什么小曲?”

    “哦,是美国民谣,500les,唱给离家漂泊的人。”

    苏游起初只是想随便哼首歌,这首正好刚刚浮上脑海,现在仔细一琢磨,倒是很像自己的人生写照。

    他与父母相处原本十分和睦,可是离开的时候却连“再见”都来不及跟他们说,现在想起,颇为伤感。

    但是想到刃皆虚连父母都没有,苏游也就很善解人意地不提了。

    由于大魔头不知道美国,也不懂英语,更不了解“英里”是多长,接下来的路上,苏游就负责给他普及了世界历史以及第一二次工业革命,顺带解释了一下歌词,两人间气氛略有好转。

    待他絮絮叨叨说得脑子都累了,小队也到了东侧地堡。

    杰塔斯将人分成两个小队,先是分头绕着地堡外侧走了一圈,确定了这里只有两个入口之后,同样在入口处放置了探测器,然后进入地堡。

    东侧地堡与西侧的规格不太一样,没有小仓室,这里分成了南北两半边,南边为大型监狱,北边是实验场地。

    看得出当年这里也发生了一些过于残忍的事情,监狱那里很多人都没有逃出去,留在这里成了一堆枯骨。

    这些枯骨大多都已经风化,变得十分脆弱,轻轻一碰就变成碎片。

    地堡里本就压抑,又看到这种场景,大家都沉默了。

    之后他们又去了北边实验场地,那里大多都被搬空了,只剩下一些破损的器材,有的地方还被搞出了巨大的塌陷,看得出这里曾经进行的实验不怎么成功,没把地堡搞塌真是烧高香了。

    刃皆虚和苏游商量了一下,考虑到今日鏖战一整天,还是要尽快休息恢复体力,于是选定了一处实验室作为小队的驻扎地,然后对小队进行了分工。

    查尔斯和亨利去查探地堡的通风系统,杰塔斯与孙萌去查探饮水系统是否可用,椎名心与郑宇凡负责在驻扎地周围布置安全陷阱,菲欧娜与艾斯黛拉整理驻扎地。

    地堡虽然废弃多年,但好在接着地下水的饮水系统完好无损,经过检测,水质也完全可以使用,跟西侧地堡那边一样。

    这时查尔斯发来通知,说通风系统已经打开,地堡内空气很快适宜人类呼吸,被捂了一天的杰塔斯和孙萌迫不及待地摘下了面罩。

    刃皆虚像是渴极了,灌满水壶之后仰头就是一通吨吨吨,苏游与他动作同步,也喝了个畅快。

    喝完水后,大魔头从眼角觑了苏游一眼,两人目光相对,他又扭头看向别处。

    苏游头顶缓缓冒出个“?”。

    随后俩人又将水壶接满,刃皆虚试探地看向苏游,问:“还渴吗?”

    “……”苏游这才明白,“刚才喝那么多是为了我啊?”

    大魔头振振有词:“对啊,你说了那么多话,能不渴吗?”

    “可是我并不是真的‘说话’啊!只是在脑子里想想。”苏游忍俊不禁。

    这大魔头,有时候看起来聪明至极,有时候傻得可爱,怪好玩的。

    刃皆虚明显地怔了怔,随即自嘲地笑了:“我听到的是你的声音,下意识就认为是你‘说’了很多,担心你口渴——真是见笑了。”

    “没什么,你是关心我。”

    听了这话,刃皆虚脸上浮现出一种复杂的表情,像是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

    旁边孙萌也灌饱了水,拍了拍杰塔斯的肩膀:“发什么愣啊?回去吧?”

    稍后回到驻扎地,大家各自吃了些营养膏和罐头,很快分好岗哨,各自睡去。

    由于他们是找到并激活希望之刃的唯一希望,大家都不太担心变异人和仿生人再来偷袭他们,这次都睡得十分安心。

    熄掉照明没多久,此起彼伏的小呼噜声就起来了,两位突击手的动静最大。

    杰塔斯守上半夜,刃皆虚和苏游便如上次似地,一人一边靠在了实验室的门口。

    这次刃皆虚没怎么说话,苏游也尽可能不去瞎想,而是专注地开始回忆之前两人遭受的数据冲击。

    只可惜当时巨大的信息流一下子冲进脑海,他根本来不及记忆,就算努力回忆,也顶多想起一些毫无意义的碎片,一点用都没有。

    刃皆虚突然听不到苏游脑中的声音,突然觉得过分安静,不知为何又生出一种孤单感来,但他看着面前的青年微微蹙眉、十分烦恼的样子,也感知到对方的烦躁,便没有问出口。

    苏游本就头疼,这会儿又把脑子里掘地三尺,偏头痛陡然加剧,便支起手臂撑在膝盖上,托着这沉甸甸的脑袋,兀自放空着。

    突然间,一股混合着淡淡茉莉气息的檀香味道传了过来,接着一只手轻轻兜住他的后脑勺,另一只手轻轻揉捏着他的眉心。

    大魔头的手指温热,揉捏的力度大小适中,令苏游很是舒服,便也没打算要躲开。

    他脑袋被人制住,便只挑起眼角看了对方一眼,算是给了个反应。

    “在想方才涌入脑中的那些事?”刃皆虚声音温和。

    苏游“嗯”了声:“闲着也是闲着,瞎琢磨。”

    “切勿过分伤神。”

    “明白。”

    接着两人便再无话,苏游任凭刃皆虚帮他揉了一会儿脑袋,还是轻轻将对方推开。

    刃皆虚能感觉到他情绪好了一些,便也没再有别的动作。

    三个半钟头之后,副队长来换岗,刃皆虚和苏游便去了最角落里躺下休息。

    穿进这本书里好像不过一天一夜,但苏游觉得像是过了半辈子。这半辈子都没有睡觉,现在猛一躺下,几乎全身的细胞立刻放松下来,困意和疲惫如同棉被一般将他重重包裹看,再加上本就头疼,他闭上眼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以前写文,大脑细胞过分活跃,苏游总是会失眠,就算勉强睡着了,脑子里也是一个梦接一个梦地做,有时候表面上看起来睡了很久,但醒过来比没睡还累。

    这次虽然秒睡,可多梦的毛病并没有得到改善。

    苏游梦见自己好像是又回公司上班去了,具体是什么工作记不太清,但像是一个主管,有自己的办公室,整天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烦不胜烦,活脱脱一个社畜。

    “笃笃笃”,门被敲响了,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推门进来,声音温和:“又要加班吗?”

    “总得把活儿干完啊。”苏游听见自己说。

    梦里他看不清男人的面容,但是潜意识里知道对方身形高大,相貌英俊,与自己关系匪浅,应该十分亲密。

    男人走到他身边,*靠在桌上,抬手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你也太拼命了,这样下去会有人心疼的。”

    “这是我的责任,做不好连累大家就不好了。”苏游说,“我总不能对不起大家的信任。”

    男人无声地笑了,轻轻摇了摇头:“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大家才那么喜欢你吧。”

    “没办法,谁叫我偶像包袱太重。”苏游冲男人做了个鬼脸。

    男人拉起他的手腕,示意他起来:“你去沙发上躺会儿,剩下来的我来做。”

    “算啦,你也有你的工作,做完了就去休息吧!”苏游推了推他。

    男人无奈地看了他片刻,也没有继续劝:“好,那你加把劲儿,我去买点好吃的等你。”

    “嗯!”

    梦里的苏游目送男人高大的背影离开,心里生出一点点失落。

    刚才应该要个抱抱的。

    但是算了,大男人撒娇什么的,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也不需要他去买什么好吃的,在旁边陪着我就好了。

    诶……这话更不好意思说出口。

    苏游轻轻捶了捶自己的脑壳,自言自语道:“好好工作!”

    这场景看着像社畜的酸酸甜甜暗恋生活,下一刻画风却陡然一变。

    苏游感觉自己被切换到一处黑暗险恶的环境中,眼前什么都看不清,眼睛很疼,鼻端传来的是血腥味、霉味和什么东西腐烂的恶臭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熏人欲呕。

    “别怕,二殿下,一切都会好的。”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惊慌失措的苏游还来不及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心脏突然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令他顿时全身蜷缩了起来——

    “苏苏!苏苏!”刃皆虚的声音传来,像一只有力的手,将他从噩梦中拽了出来。

    苏游从巨大的心悸中睁开眼,面前是刃皆虚一张写满担忧的脸。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嗯。”苏游感觉的脸上一片冰凉,伸手一摸,竟是泪水。

    刚刚梦里两个场景落差也太大了,第一个那么甜,第二个却那么苦,苦得令人绝望。

    但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人叫他二殿下,刃皆虚穿过来、俩人合体那天,苏游记得好像也有人在梦里这么叫自己。

    刃皆虚不放心地问道:“梦见什么了?吓得都哭了。”

    苏游一怔,笑了笑:“没什么,可能是太累了,胡思乱想闹得。”

    方才,刃皆虚也梦见了一些含混不清的事情——先是一个他不懂的场景,梦里他对着一个人关怀备至,满心爱意却无法言表;下一刻便到了一个他很熟悉的梦境,在梦里他称呼一个人“二殿下”。

    在那个梦里,刃皆虚很清楚自己对对方奉若神明,关爱备至,可在最后,却是他亲手杀了对方!

    这种自我折磨的痛意令他先一步醒了过来,便看见眼前的苏游痛苦地蜷缩着,呼吸急促,眼角有泪水滑落。

    这一刻,不知道是梦境造成的后遗症,还是真的关心则疼,亦或者是二者皆有,刃皆虚的心就像是被谁狠狠薅了一把,撕裂一般疼得厉害,他立刻轻轻摇晃苏游,将对方唤醒。

    想到先前遭受的数据冲击,刃皆虚很想问问苏游是不是跟自己做了同样的梦,这梦是不是跟两人被掩埋的过去有关。

    但是看到对方痛苦的模样,又想起他曾说过并不想知道过往是什么,大魔头轻轻叹息,最终压住了想要追根究底的想法。

    苏游觉得自己心跳仍然很快,呼吸也依旧急促,他觉得自己面对刃皆虚侧躺着,这种姿态太过亲密,便想平躺过去,谁知刚要转身,便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紧紧搂进了怀里!

    “……”苏游的脸被压在大魔头的胸肌上,瓮声瓮气道,“你——”

    刃皆虚直言道:“苏苏,我想与你说明一件事。”

    “你说。”苏游沉默片刻,嗅着大魔头身上令人安心的气息道。

    “先前逗你,甚至亲你,我并没有‘玩’你的意思。”刃皆虚声音暖融融的,听起来非常真挚,“正如再之前所言,我对你有不知所起的好感,以至于看到你就会情不自禁想逗你开心,甚至令你害羞,看到那样的你,我会发自内心地感到欣喜——在我所能回忆起的全部人生里,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即便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但我能肯定,我的态度是认真的,绝没有轻慢你的意思,更不会是什么‘推拉’。”

    “我只是……只是……忍不住想要亲近你。”

    苏游:“……”

    要了亲命了,大魔头这个直球谁受得了。

    关键这听起来很像表白,却又没有完全表,搞得苏游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就在此刻,夜枭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脑中响起:“二位,抱歉,我回来了。”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来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