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6 章 16 希望之刃(15)免费阅读

第 16 章 16 希望之刃(15)
    夜枭的声音听起来比以前沉闷了许多,整个人像是被耗尽了精力似的,听起来没精打采。

    苏游听到他再度上线,正要起身,接着又被刃皆虚按了回去。

    “别动,突然坐起来会让孙萌疑心。”大魔头道。

    苏游:“……”

    真要是这个原因的话,您老别把我往你两大块胸肌上扣啊。

    “松开一点,我闷得慌。”

    刃皆虚迟疑了一下,略略松开了箍在苏游腰上的手臂。

    松开程度极为有限,像是怕他跑了似的。

    苏游刚从噩梦中苏醒,本来就有点精疲力尽,也懒得挣扎,大魔头胸肌富有弹性,当枕头靠也未尝不可,于是他心安理得地躺着,已经把刚才这位的疑似表白忘到了一边。

    “到底出什么事了?说好了禁言两个小时,你怎么才露面?”他在脑海中问夜枭。

    几秒钟之后,夜枭才吭声:“违反了管理条例,接受了一些处罚。在你们这边显示禁言两个小时,后来……恢复也花了一些时间。”

    苏游不解:“你们不会是还有体罚吧?听着声音就跟老了二十岁似的。”

    如果没理解错的话,系统助手不应该是数据吗?

    一组数据如何接受体罚?

    夜枭用他沉闷的声音答道:“处罚内容需要接受一定程度的数据清理,这个过程比较……难熬。”

    他说得言简意赅,苏游本也不求甚解,也就没再追问。

    刃皆虚问道:“夜先生,究竟是什么事令你违反了管理条例?”

    “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擅自调阅穿书者的资料。”夜枭没有回避,坦言相告,“每个穿书者的资料都有多重加密,我只能调阅*以下保密权限的内容,但是先前我已经触碰到了二级保密权限,被系统发现,及时终止了。”

    苏游没吭声,心道老子还有涉及二级保密权限的资料?有这么高吗?

    刃皆虚听到他心中所想,斟酌了一下,问道:“夜先生,最高保密权限是一级?”

    “不,是特级,每个人的资料显示都有六级,从特级到五级,不过未必每一级别里都有内容。”夜枭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但服务态度出奇得好,与过去大相径庭,“抱歉,苏先生,是我不该擅自触碰你的保密内容。”

    苏游:“……”

    刺儿头态度突然变好,还真令人不适应呢。

    “照你这么说,我的资料里虽然也有特级到二级的另外三重保密权限,但并不代表里面有内容,也不代表我其实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你没有权限触碰,一旦越级,就要被处罚,是个意思吗?”他问夜枭,“如果不能说的话可以不说。”

    夜枭立刻回答:“这没什么不能说的,你理解得非常正确。”

    然后刃皆虚就听见苏游在脑子里幽幽道:“看来系统的嘴也是骗人的鬼,之前枭枭明明说的是我数据不完整,现在又变了套说法,当我老年痴呆吗?”

    “要问清楚吗?”刃皆虚请示道,“我去问他。”

    “不用,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再说他都挨罚了,这会儿肯定嘴更紧,什么都不会说。”

    “嗯,也对。”

    苏游疲惫地对夜枭说:“没事,枭枭,我不介意你看我资料,这次你遭罪了,快去休息吧。”

    夜枭彬彬有礼:“稍等,现在我要给二位汇报一下目前的任务进度和读者反馈。”

    “好啊好啊!”苏游听到这个,立刻来了精神,他很想尽快结束这个任务。

    打仗太累了啊!

    穿个谈恋爱的书不行吗?

    刃皆虚听到苏游的吐槽,不由勾起唇角,宠溺地又把他搂紧了些。

    苏游:“……”

    这货怕不是把我当人形抱枕了吧!

    这时,两人脑海中出现了花里胡哨的文本框。

    系统阶段评价:任务进展良好,没有存在拖沓或者无趣的情节,事实上,两位对于情节的把控力很强,从歼灭仿生人力量的情况看,进展要比原文快了很多,精彩程度也有所提升,相信在主角的努力下,这本书会迎来更精彩的结局。

    夜枭补充道:“基于这种节奏,读者反馈也非常好,这篇文在系统内的收藏、点赞及打赏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目前已经快要上本类别的热推榜了。”

    “我靠,不会吧?!”苏游知道这个榜有多难上,那绝对是修罗场,可他觉得这篇文完全没有热推潜质啊,“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就这,能上热推榜?!贵系统不会标准是不是太低了?”

    夜枭的语调稍稍恢复了一些阴阳怪气:“只是本类别热推榜,这篇文在冷频,热推榜的统计方式不能跟其他频道比。”

    刃皆虚不明白这些,但也没有多问,直击重点:“那我们可以获得什么?”

    接着一个文本框就出现在了他和苏游的脑海中。

    穿越者:苏游+刃皆虚

    本阶段奖励积分:50万。

    积分总额:60万。

    苏游“哇”了一声:“系统奖励出手这么阔绰的吗?”

    夜枭很谦虚地回答:“还可以吧,有这么多积分,两位可以适当兑换一些道具卡,以备不时之需。”

    接着两人脑海中又跳出来一个文本框,林林总总地介绍了一堆可以用的卡,有什么“时间暂停”、“体力剧增”、“瞬间移动”等常规道具,这在苏游看来都觉得没什么用处。

    谁叫他们对付的是变异人和仿生人呢,人家的异能是天生的,花积分买这些一次性的卡真是太奢侈了。

    不过这里头有“生命复活”和“最强防护”两种卡,比较吸引苏游的目光。

    生命复活

    简介:弱鸡必备!用了我,就不用砍号重练咯!

    使用方式:凉透了之后,求你的系统助手帮你激活吧~

    使用限制:别贪心,每个任务里每人只能用一次。

    消耗积分:30万。

    另一张是防护卡。

    最强防护

    简介:最强的盾,可以抵御一次文中最强的矛哦!

    使用方式:大声喊出我的名字。

    使用限制:无。

    消耗积分:20万

    其他道具卡价格从1000分到2万分不等,这俩卡跟它们相比算是天价了。

    苏游不禁道:“我说枭枭,你们这是不是通货膨胀啊?还以为系统给了多肥厚的奖励,现在看,一人一张复活卡,就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穿越者在文中死亡即视为任务失败,这种‘再来一次’的机会自然值钱。”夜枭声音听起来平稳,但语调嘲讽,“苏先生不会觉得能买一堆复活卡复活着玩儿吧?”

    我呸,苏游心道,再能复活,老子也不想死啊,谁有那个爱好。

    不过渐渐恢复“正常”模样的夜枭令他觉得安心,他也懒得回怼,打了个哈欠说:“便宜还是贵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家大魔头不让用积分。”

    或许“我们家”这个前缀取悦了刃皆虚,苏游话音刚落,大魔头就开口了。

    “不,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刃皆虚温声道,“苏苏你想兑换什么卡都可以,不需要经过我同意。”

    苏游一怔,抬头望进他的眼睛:“啊?你不是留着积分还要有什么更重要的用处吗?”

    “现在没什么比你更重要。”刃皆虚眼睛微微弯起,“接下来的战斗我们不一定能在一起,我当然希望你能安全。”

    夜枭:“……”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二位发生了什么?!

    苏游与刃皆虚对视了几秒钟,有点扛不住这温柔缱绻的眼神,重新闭上眼:“谢啦,我也希望你能安全。要不这样吧,60万积分,咱俩各自兑一张复活卡,有这做保障,好赖咱们也能有一个人撑到大结局,不至于任务失败,你觉得怎么样?”

    “好,听你的。”大魔头迅速答应。

    苏游再度打了个哈欠:“不说啦,我困死了,睡了睡了。”

    夜枭彬彬有礼:“晚安。”

    半分钟之后,刃皆虚仍旧紧紧搂着苏游,但他在脑海中低声呼唤:“夜先生,我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此次对话不要让苏苏听见。”

    夜枭上线:“可以,什么事?”

    “方才说兑换两张复活卡,是否可以反悔?”

    “卡片在没有使用之前,可以退还积分。而且我还没来得及替你们兑换呢。你想改兑什么?”

    “苏苏的复活卡仍旧替他兑换,我不需要复活卡。”刃皆虚道,“其他卡片如果有需要,即时兑换也是可以的吧?”

    夜枭顿了顿:“可以,说出卡片名称即可。”

    “嗯,那便好。对了,我一直有个疑问,不知道夜先生是否能做出解答。”刃皆虚斟酌道,“我能听到苏苏脑中所想,为何他听不到我的?这也是那什么系统bug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或许是,我会跟系统汇报一下,让他们派人检修。”

    刃皆虚立刻道:“如果可以修复,我希望能够去掉我这个‘读心’的功能,此功能无法自控,不太尊重对方。”

    即便这样可能会失去一些乐趣,也会失去了解苏苏的捷径,但这始终非君子所为。

    或许自己曾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但在苏游面前,刃皆虚希望自己是个君子。

    苏游困得厉害,完全不知道刃皆虚还跟夜枭私聊。或许是大魔头的怀抱太过舒服,他很快沉入黑甜梦乡,再没有做梦,一觉睡到了规定时间,被孙萌的大嗓门叫醒。

    “起来了起来了!太阳晒*了!”

    苏游:“……”

    这是什么叫小学生起床的方式!

    他在刃皆虚怀中醒来,睁眼便对上对方温和的眸子,便懒懒地打了个招呼:“早。”

    “早。”大魔头拨了拨他的额发,“还困的话我跟他们说多睡一会儿,时间也没有那么紧张。”

    苏游想了想:“算了,觉可没有睡够的时候,早死早超生。”

    说话间两人坐起身来,跑去水房洗了脸,总算精神抖擞了一些。

    刃皆虚见苏游不停揉眼,关心道:“眼睛怎么了?”

    “哦,没什么,是我自己的毛病。”苏游解释道,“不知道是不是以前写文用眼过度,眼睛总疼,去医院也没查出什么结果,没大事儿。”

    刃皆虚捉住他的手拉开,“若没有大碍,还是少揉眼睛。”

    苏游被他这充满掌控欲的动作逗笑了:“帅哥的事儿少管。”

    “帅哥的事情我可以少管,但是你的事情,我要管。”

    唉,苏游简直想仰天长叹,大魔头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会沦陷的。

    身为一朵娇艳的母单花,苏游当然想谈恋爱,人不恋爱枉少年不是?!

    要是有大魔头这样优质的对象,那是要天天秀恩爱的节奏,他也当然不会拒绝。

    如果是在自己原本的世界里,苏游觉得他完全不会考虑,只会说“我可以”!

    现在这个情况,谈恋爱真是极为不明智,可是他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住刃皆虚的温柔,再这么下去,他铁定沦陷!

    也不知道大魔头对自己的好感到底哪儿来的,也来得太不合时宜了!

    他正瞎琢磨,忘了自己手还被刃皆虚牵着,对方一使劲儿,他就被人拉过去,抵在了墙上,一抬头,就跟刃皆虚低下的头来了个鼻尖对鼻尖。

    苏游:“……”

    啊啊啊啊求放过!

    刃皆虚认真地注视着苏游的眼睛,轻声道:“苏苏,你既看过我的那本小说,便知道我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对不对?”

    苏游心道那可不,不仅为了目标不择手段,还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呢。

    想想也是心很累。

    “你令我觉得欢喜,想要亲近,我必不会‘放过’你。我会找出令我产生这种感觉的原因——我相信那一定是有原因的。”刃皆虚轻抚苏游的头发,神情温柔,“但我也不会逼迫你。既然你不反感我,接下来我们顺其自然,如何?别抗拒自己的内心,这样只会徒增烦恼。”

    苏游此刻就只觉得腿软。

    难怪文学名著里总会提到有人跟魔鬼做交易,魔头魔鬼只差一个字,但本事都挺厉害,不光长得好看,还怪会蛊惑人心。

    刃皆虚的眼睛里像是有星辰大海,苏游看着他的眼神,完全失去抵抗力,心想是啊,何必徒增烦恼,自己跟自己较什么劲呢,走一步看一步吧。

    指不定能活多久呢,享乐最重要。

    于是他轻轻一点头:“好”。

    接着刃皆虚脸便向下压了过来,苏游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这一吻——

    “杰塔斯,这儿又没人,你撑墙耍帅给谁看呢?!”孙萌的大嗓门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刃皆虚:“……”

    苏游:“……”

    在副队长的灼灼目光下,亲是亲不成了,要不然会被认为精神出了问题,俩人只能悻悻地跟在孙萌背后回去。

    小队成员已经将各自行囊整装完毕,查尔斯看到杰塔斯回来,兴冲冲地问:“队长,今天什么行动计划?”

    他话音刚落,绚丽的互动选项框“咣”“咣”从天而降,落在了刃皆虚和苏游面前。

    选项a:返回地面寻找变异人踪迹,尽可能消灭对方有生力量。

    选项b:调查出队内叛徒究竟是谁。

    苏游看了看刃皆虚:“得,肯定选项b是我的了。系统很聪明啊,把这个做成选项,这下不查也得查。”

    “这样也好,能先把危险拔除。”刃皆虚盯着那a选项,“我也正想先去会会变异人,对方目前投鼠忌器,正方便我们大展拳脚。”

    两人相互一点头,同时抬手拍掉了各自的选项,小队成员便如上次一般,再度*出一模一样的另一支队伍。

    刃皆虚对自己的队员说了今日打算,大家伙儿都摩拳擦掌,准备跟变异人好好较量较量。

    “苏苏,我走了,你多保重。”大魔头带着小队出发,临走前担忧地看了苏游一眼。

    “我今天搞文斗,不会有事。”苏游也不知道为什么,借着心中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抬起双臂,冲一步三回头的刃皆虚比了个大大的心,“哥哥注意安全,撒浪嗨~”

    放下胳膊,他内心一片沧桑。

    什么鬼,毁灭吧。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