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22 章 22 希望之刃(21)免费阅读

第 22 章 22 希望之刃(21)
    望着眼前查尔斯和亨利的尸体,苏游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甚至开始后悔,不该搞什么假的希望之刃来做这种测试。

    根本不值得。

    “别管那玩意儿,你们有人受伤吗?”他急切地问。

    “嗯……还行。”

    “找个安全地方躲起来,等我的信号!”

    “是!”

    这个时候,001见自己的攻击对那防护罩毫无用处,于是停止了射击。他微微偏了偏头,看着透明防护罩里的苏游,一言不发,然后突然甩开腿,大步向远处跑去,没过一会儿,他的身影就消失不见。

    苏游目送他远去,疑惑地想,难道是知道003抢到的希望之刃,所以才扔下自己不管的?

    要是他知道那希望之刃是假的,恐怕会暴跳如雷吧!

    001离开不久,那道一次性的最强护盾当即消失。

    苏游顾不上别的,先跑到菲欧娜身边查看她的伤势。

    “我好得很,都是外伤,撒点药很快就能愈合。”菲欧娜望向不远处查尔斯和亨利的尸体,忧伤道,“可惜他俩……”

    苏游深深叹了口气,走到两名突击手身边,从背包里抽出裹尸袋,将两人尸体仔细收殓。

    “枭枭。”

    夜枭:“……在”

    “麻烦你跟刃皆虚说声。”苏游沉声道,“我推测他那边的查尔斯和亨利也会出问题,万一突然阵亡了,他恐怕会吃亏。你还是提醒他注意一下。毕竟他现在没有复活卡了。”

    “好。”夜枭哽了哽,“你也别为这件事生气,他是好心。”

    苏游语气生硬:“你哪只眼睛看出我生气了?”

    夜枭心里默默地说,我两只眼睛都看出来了。

    不仅看出来,还听出来了呢。

    为刃皆虚点一根蜡。

    夜枭切到刃皆虚那边,把苏游说的话原样重复了一遍,最后友情提示:“刃先生,我看苏游这次气得不轻,你还是做好思想准备吧。”

    刃皆虚早料到苏游知道了会生气,此刻便只草草应了声:“嗯。”

    方才两方对峙,互相说了一堆垃圾话,刃皆虚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这边的胜率。

    变异人虽然异能很强,但现在最厉害的夺命光眼已经被基因弹控制,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发挥不出效用;

    读心者能力强,但他没有攻击力,只要想办法避开这个读心能力就可以;

    飞龙人伤了一半翅膀,他在地面上的攻击力很一般,也是靠普通武器,基本构不成威胁;

    兽人目前战损严重,好像不太能变形,也不难打;

    现在唯一攻击力强的是水神,只不过这小妮子专心用水膜护着自己,生怕被基因弹击中,这就是她的软肋。

    因此一切都不难。

    “椎名,宇凡,你们会不会唱儿歌?”刃皆虚在通讯频道里问。

    观察员和狙击手那边明显愣了一下,才回答:“还行。”

    “那就在心里大声唱起来。”刃皆虚想到苏游之前唱儿歌的情形,不由勾了勾唇角,“越大声越好,或许能够干扰对方的读心能力。你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用基因弹射水神和读心者,其他人不用管。”

    椎名心顿了顿:“队长,不唱儿歌行吗?成年人的歌有问题吗?”

    刃皆虚想了想:“没问题,随便你们。”

    接着他又喊道:“孙萌、艾斯黛拉、菲欧娜,对方不能读到我的想法,所以你们跟着我行动,见我打谁,孙萌跟我打,菲欧娜和艾斯黛拉同时攻击另一个目标,查尔斯,亨利,你们……保重。”

    两个半残的突击手面面相觑:“what?”

    “你们自由发挥吧,尽可能保护好自己。”刃皆虚心想,或许系统不论如何都要把你们死亡同步,那至少临死前你们能痛痛快快打一场。

    不知道目前这些小队成员们在想什么,此刻读心者盯着他们,脸上的表情颇有些复杂,低声跟身边的水神交头接耳。

    刃皆虚沉声道:“动手!”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通讯频道里传来了郑宇凡大声唱歌的声音。

    “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年年月月到永远……”

    刃皆虚:“……”

    我说的是在脑子里大声唱,不是真的唱出来。

    行吧,管用就行。

    刃皆虚一马当先,端起小语,把火力调到最大,对飞龙人爆射。

    旁边孙萌即刻跟上,也打了飞龙人一个措手不及。

    变异人们太过依赖他们的异能,因此并没有什么科研技术,防护能力很差,唯一拥有的就是从人类走私犯那里买去的手臂防护盾。

    此刻飞龙人开盾不及,身上多处被激光击中,前胸立刻焦黑一片。但他身体机能比人类强很多,这点伤还能支撑,于是转身掉头就跑。

    刃皆虚和孙萌自然跟着追上去。

    然而他没跑几步,就感觉到有一股气流袭来,跟着肌肉本能下意识地往后下腰——

    读心者在他身边闪现,手里的枪管被刃皆虚撅上了天,放了空枪。

    “没想到你的反应这么敏捷!”

    刃皆虚丢掉小语,一把抓住读心者的手腕,阴鸷地笑:“你想不到的事多了!”

    他知道对方一定会擒贼先擒王,能悄无声息地接近自己的只有这位可以瞬移的家伙。

    那就一定得保证,让他的本事再也发挥不出来!

    使用现代武器,大魔头才刚刚磨合好,但要论近身搏斗,那可是他从小训练出来的。

    即便成了大魔头之后,都用剑术和内力,可还是有功底在身上的。

    刃皆虚跟读心者扭打在了一起,这会儿就听见郑宇凡唱的歌变了。

    狙击手抒情地唱:“是不敢不想不明白,再谢谢你的爱,我不得不存在哎,像一颗尘埃……”

    连一直追着飞龙人打的孙萌都开始吐槽:“郑宇凡,你唱的什么鬼玩意!换一首带劲的!”

    “收到!听我古早劲歌金曲大串烧!”

    郑宇凡停了停,可能搜索了一下自己的歌单,接着开始嗷嚎:“爱会像头饿狼,嘴巴似极甜,假使走近玩玩她凶相便呈现,爱会像头饿狼,岂可抱着眠,她必给我狠狠的伤势做留念~”

    伴着他骚气的歌声,小队成员们几乎全员开挂!

    菲欧娜和艾斯黛拉怼着夺命光眼打,这人没有反击之力,一路逃跑,水神看起来还是很怜惜同伴,也给他裹了一层护体水膜。

    穷寇莫追,于是医务官和重火力机枪手开始对着兽人突突。

    被安排自由发挥的查尔斯和亨利,瞄准水神,也把火力开到最大。

    看来这位水神的攻击力虽然还可以,但是不能分心,此刻她顾着保护自己,还分心去保护队友,此刻再释放出的攻击水柱就比刚才差了许多。

    而且大家对她的异能有了提防,就比较容易躲避她发过来的水柱。

    菲欧娜看见查尔斯和亨利拖着伤闪躲起来有些费劲,就和孙萌冲过来支援他们,正好她俩还记得方才滚筒洗衣机之仇,对水神毫不留情。

    于是艾斯黛拉顺理成章地接手了飞龙人。

    大家各报各的仇!

    几人默契地互换了攻击目标,两名突击手去跟兽人干架。

    刃皆虚跟读心者打得正起劲,他能从对方眼中看出,此人目前实在是后悔不迭。

    “你居然还会武术?”读心者被刃皆虚反拧住手臂,动弹不得,此刻郁闷到了极点。

    刃皆虚冷冷一笑:“早说过,你不知道的多了!”

    就在这时,郑宇凡的歌换成了《失恋阵线联盟》:“我们这么在乎她,却被她全部抹煞越,疼她越伤心,永远得不到回答,到底她怎么想,应该继续猜测吗,还是说好全忘了吧……”

    水神这小姑娘果然有点沉不住气,看读心者被困,一边退一边不安地大喊:“老大,我们撤吧?”

    她这一分神,孙萌射出的一道激光透过击穿了她身上的水膜,正中她的肩膀,小姑娘体力不支,向后摔倒在地上。

    郑宇凡抓住了这个时间差,“嗖”地一声,基因弹稳准狠地被射进了水神的后背,椎名心立刻把控制器调到最低。

    水神一骨碌爬起来,想要再对孙萌和菲欧娜发动水袭,却发现自己半点异能都使不出来了。

    “老大,我中了基因弹,怎么办?!”恶罗力全然没有方才的自信和嚣张,这会儿急得都快要掉眼泪了!

    可惜她家老大也自顾不暇,刃皆虚就像一条蛇一样地缠着他,令他无法脱身。

    眼看水神不支,菲欧娜抬起巨大的枪口,对准她打算放出最后一击,就听旁边兽人陡然变身,咆哮一声,忽地向查尔斯和亨利扑了过去。

    两名突击手闪避不及,一个被巨爪重重拍开,一个则被按在了爪下。

    菲欧娜和孙萌赶紧过去支援,便见兽人转头向刃皆虚扫了过去,逼着他放开了读心者。

    读心者钻到空子,立刻瞬移消失,而水神灵巧地跳上兽人的后背,兽人四蹄一蹬,大步狂奔,现场只留下了飞龙人一个。

    飞龙人逃命心切,频频向同伴离开的方向张望,这一分心,被死盯着他打的艾斯黛拉抓到了空子。

    医务官看到自己的同伴受伤,此刻新仇旧恨一起算,一道激光正中飞龙人额头,了结了他的小命。

    方才一片杂乱的战场,此刻终于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立刻跑到查尔斯和亨利身边,艾斯黛拉检查他俩的伤势,但是大家都看得出来,两名突击手已经没救了。

    一个被撕烂了胸口,一个脸被抓掉了一半,已经完全没了声息。

    刃皆虚看着忧伤的小队成员,安抚道:“大家节哀。”

    他话音刚落,熟悉的拖拽感传来,刃皆虚的身体腾空而起,向空中一个方向飞去。

    飞行的过程中,他看见另一个人也被扯着向自己飞来,于是他张开双臂,把对方结结实实抱在了怀里。

    “苏苏……”

    两人才刚站稳,刃皆虚便被苏游抓着领子按在了旁边废墟的断墙上。

    “为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擅自做这种安排?”苏游眼睛通红地瞪着他,“你到底有多看不起我?!”

    刃皆虚包住他的手背:“抱歉,我错了。”

    苏游:“……”

    满腔怒火与委屈被大魔头这句服软的话瞬间击溃,他胸口剧烈起伏着,看着对方那双诚恳的眼睛,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苏游自然知道刃皆虚是担心自己,可他并不喜欢别人为自己牺牲。

    刃皆虚兜住他的后脑,将他按在自己肩膀上紧紧抱住,两人的记忆迅速同步。

    趁着这个功夫,苏游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然后他疑惑地问:“为什么读心者听不到杰塔斯的想法?”

    “我也不清楚。”刃皆虚确实也觉得奇怪,“或许因为我当时是互动选项,并非完整的杰塔斯?”

    苏游搂着刃皆虚的腰,舒服地靠在对方的胸肌上,眼泪鼻涕蹭了人家一身:“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但是管他呢,走一步看一步吧。”

    刃皆虚轻抚着他的头发,温和道:“对,所有疑惑终将会被解开。”

    “但我有点不明白。”苏游说,“我这次的互动选项是找出叛徒,可现在最有嫌疑的两个人为了保护我而死,他俩分明不是,我也没找到更有嫌疑的人,这次任务就结束了——我这到底算不算完成呢?”

    他话音刚落,绚丽的文本框便从天而降。

    杰塔斯小队在地堡中挖出了疑似希望之刃的铁盒,接着先后遭到了仿生人和变异人的袭击。在战斗中,两名突击手查尔斯和亨利身负重伤牺牲,不明真假的“希望之刃”被仿生人夺去,不过原本战力充沛的变异人被小队成员重创,目前杰塔斯小队面临的危机减弱,顺利完成任务指日可待。

    由于战况焦灼,杰塔斯没能找出隐藏在队伍中的叛徒,此人的身份为接下来的情节增加了一份悬疑感,更加令观众期待。

    本次互动结束,即将进入后续剧情。情节更加烧脑也更加精彩啦,两位穿书者请继续加油哦!

    行吧,苏游心想,这也算是解答了自己的疑问。

    “苏苏。”刃皆虚突然捏住他的下巴,低头看他,浓黑的眸子里情愫涌动,“我可以亲你吗?”

    突然有礼貌的大魔头让苏游有些不适应,不过他想到一件事,立刻推开对方:“达咩!”

    “为何?”

    “现在这样亲,难道不是自己亲自己吗?”虽然俩人并没有触觉共通,但想想目前这个状态,苏游还是有点别扭。

    刃皆虚轻笑一声:“上次亲你,有觉得哪里不对吗?”

    “你那是偷袭我,我没顾上感觉。”提起那回,苏游突然两颊发烫,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极快。

    “那这次就好好感受一下。”

    大魔头这次不讲礼貌了,再度拈起苏游的下巴,骤然吻上了他的双唇。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