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23 章 23 希望之刃(22)免费阅读

第 23 章 23 希望之刃(22)
    大魔头的吻既温柔又来势汹汹,把苏游所有泛滥的情绪都堵在了口中。

    苏游原本正e,这下像找到了发泄渠道,也张开嘴巴激烈地回应刃皆虚的吻。

    他这一回应,就像是给了刃皆虚鼓励,大魔头此刻变本加厉,将苏游搂得更紧,两人唇枪舌战你来我往,吻得几乎只想融为一体。

    苏游呼吸急促,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唇间的缠绵悱恻上,脑中一片空白,但是刃皆虚接收到了他现在心中的情绪——有一点暴虐,有些酸楚,更多的是兴奋和欢愉。

    甚至连喜欢被自己吻到哪里都很明确。

    比如喜欢被轻轻噬咬双唇,比如喜欢被包裹着舌尖吮吸,只要刃皆虚这么做,苏游那边传递来的情感就是双倍的兴奋。

    虽然有点像作弊,但得了便宜的大魔头完全不想做人,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单方面的心意联通。

    若是将来那时……也能这样,岂不妙哉?

    大魔头臭不要脸地想。

    两人一吻就吻了许久,天色将暗,夕阳光辉洒为他们镶了一层金边,像极了一对*拥吻的金铜色雕像。

    “队长?”椎名心的声音从通讯频道里传来,“你去哪儿了?安不安全?我们这就去找你。”

    这会儿苏游才和刃皆虚恋恋不舍地分开,唇角甚至扯出了一条银丝。

    脑子回魂之后,苏游猛然觉得特别羞耻,脸烫得像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垂下眼睛不好意思看刃皆虚。

    妈呀,苏游你很可以,居然跟才认识没几天的大魔头在公共场合这么肆无忌惮地亲亲。

    长本事了!

    而且刚才的吻,好像并没有落到下风?

    大魔头的字典里完全没有“害羞”一词,他抬起手,轻轻抿去苏游唇角的一点液体,轻笑着问:“喜欢吗?”

    苏游装模作样绷起脸:“还行吧。”

    刃皆虚心里暗暗发笑,明明就喜欢得不得了,非要说“还行”,小家伙真是要面子。

    “那这次有没有好好感受?”他特别想逗弄苏游,故意追问,“还觉得像自己亲自己吗?”

    苏游更加面红耳赤:“我又没自己亲过自己,哪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刃皆虚轻轻刮了刮他的鼻子:“要不要再试试?”

    “没完了你。”苏游一巴掌拍开大魔头的爪子,恼火地说,“大老爷们别跟没亲过嘴似的,幼稚!”

    “哈哈哈哈!”刃皆虚朗声大笑起来,觉得这个害臊的苏游更加可爱,情不自禁将人搂进怀里。

    通讯频道里换了孙萌的大嗓门:“杰塔斯,你到底有没有事?刚才打完你就一个人跑了,要是没事就快回话!”

    打完这一仗,苏游疲惫得很,此刻舒服地靠在刃皆虚的肩膀上,拍了他一把:“快回话,别让他们鬼喊。”

    “我很好,放心吧。”刃皆虚从善如流,立刻回复了小队成员。

    副队长松了口气:“我的老天爷,你总算吭声了。”

    刃皆虚又说:“你们别赶过来了,我们在东侧地堡入口会合,还要处理一下查尔斯和亨利的尸体。”

    提到这两个人,苏游的心情顿时就不美好了。

    “都怪我。”他说,“我不该搞什么假的希望之刃,要是不出这个馊主意,或许也引不来仿生人,他们可能就不会因我而死。”

    刃皆虚摸摸他的后脑勺:“即便是话本小说,里面也充满了宿命般的安排。他们的死应该记在系统账上,并不完全是你的错。”

    苏游被他这么一安慰,心里好过了一点点。

    但他撇了撇嘴:“你还真会说,理中显得很冷漠啊虚虚。”

    刃皆虚毫不在意,微微一笑:“谁叫我是大魔头呢,大魔头向来冷血无情。”

    “还有无理取闹。”苏游顺嘴加了一句。

    “为何?我哪里无理取闹了?”

    “哈哈哈哈哈!”看大魔头一本正经地问,苏游笑得不行,最后才连连摆手,“跟你古代人说不明白。”

    刃皆虚宠溺地听他瞎说,也不再刨根问底,转过身去反手勾住他的腿,把他背了起来。

    “哎,你干什么!”苏游吓一跳,赶紧圈住他的脖子,“放我下来!”

    大魔头坦诚道:“不放,你就让我背你一会儿吧。打一天架你也累了。”

    “咱俩现在的体力是一样的好吗?都是杰塔斯的体力值。”苏游不满,“我累你也累啊!”

    “就是知道你有多疲惫,我才想背着你。”

    “你这上天入地的只剩下半口气了,别瞎装a了行吗?”

    “抱歉苏苏,你的话我听不懂。”

    苏游:“……”

    这招还真好使!

    然后他就听见大魔头说:“想亲近你,但又不能做别的,你就让我背会儿吧。”

    哎,你还想做什么?!够了啊!

    苏游心想,我不是随便的人!

    “终于理解了猪八戒的心情了。”大魔头人设崩塌地说。

    苏游内心:“啊啊啊啊啊!”

    刃皆虚你是什么骨灰级《西游记》发烧友?!

    大魔头背着媳妇,听着媳妇内心的小剧场和弹幕,觉得开心得不得了。

    于是他也轻轻唱起了歌:“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年年月月到永远。馊味啦啦啦特耐,不愿意丝丝点点些些去面对……”

    趴在他肩膀上的苏游先是一愣,随即“噗”地一声笑出来。

    刃皆虚的声音很好听,对音调把握得也挺准,但是他和这首歌的结合……充满了荒诞感。

    “虚虚!你是不是坏特了!”苏游笑得浑身乱颤,“笑死我了!你这是什么土味大魔头!”

    刃皆虚见逗笑了苏游,更加开心:“你们现代人喜欢这样的歌不是吗?我听宇凡唱得很起劲,这首歌他唱了好几遍,倒是很上口。可惜我只记住了这两句。”

    跟刃皆虚同步了记忆之后,苏游也知道郑宇凡方才在战场上的表演,没想到这平日里闷声不语的家伙竟然好这口,对这本书里的人物来说,这些都是两三百年前的歌了。

    可能跟我们那时候念唐诗宋词差不多?

    “你学就学,还偏学首带英文的,字音倒是记得听清楚,但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

    “辛苦苏苏代为讲解。”

    “so,就是‘这样’,we就是‘我们’,love不是啦,念‘拉吾’’……”苏游顿了顿,“就是‘爱’。”

    大魔头悟性极高:“so,苏苏,我拉吾你。”

    苏游心头突然漫过一抹暖意,这话说得怪怪的,但是很特别。

    他不打算纠正了,这样说很好。

    是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特别说法。

    “嗯,谢谢你的拉吾。”苏游内心羞涩,想说同样的话,但又觉得还没到那个份上,随口道了谢。

    说完又觉得后悔,这也太小家子气了!

    不过刃皆虚没觉得有什么,礼貌回复:“别气。”

    待他们回到东侧地堡入口,小队成员们都已经到齐,大家身上都带着不同程度的伤,疲惫地靠着断壁残垣坐着。

    查尔斯和亨利的裹尸袋就放在他们面前的地面上。

    苏游的心情本来被刃皆虚调整得差不多,但是看到这全员低气压,确实不免再度低落。

    虽然跟这支小队相处不久,但毕竟一起战斗过,也算是战友了,这种同生共死的情感一日千里。再叠加上杰塔斯原主跟小队成员们的感情基础,苏游心里很不是滋味。

    当时以为他俩当中有人是叛徒,他就已经很难过了,现在看到两人牺牲,自然更是心痛。

    孙萌抬头看见杰塔斯,情不自禁站起身:“老大。”

    其他人也都跟着站起身,但都没做声。

    大魔头不会安慰人,安抚小队成员的重任落在了苏游肩膀上。

    “大家节哀,无论如何,查尔斯和亨利是为了人类而牺牲的,他们的精神将永远和我们同在。”苏游沉痛地说,“回到基地,我会向上面请示,为他们追授荣誉头衔。”

    菲欧娜直言不讳:“人都死了,要那些有什么用。”

    艾斯黛拉却说:“至少这是一种认可,他们并没有白死。”

    大家都是战士,这末世里也见过太多生生死死,忧伤的情绪并不太重,只是像一层密不透风的薄膜,将他们层层叠叠地包裹了起来,只等有风来将这种情绪吹散。

    拖着尸体走不太方便,杰塔斯下令将两人就地火化,好把骨灰带回去。

    艾斯黛拉取出一个折叠起来的薄薄的金属板,展开后约有两米长,一米宽。把裹尸袋放上之后,按下金属板一端的按钮,金属板立刻爆发出超高的热度,很快将裹尸袋以及里面的尸体高温焚化。

    幸好焚化的时候局部会爆发出浓厚的烟雾,才不会让这个场面显得令人难以接受。

    这也是人类末世时研究出来的玩意,至少方便把阵亡将士的骨灰带回故乡。

    金属板迅速降温之后,孙萌、郑宇凡蹲下去帮忙把骨灰和残骸收殓到专用的骨灰盒里,接着他们又开始焚化亨利的尸骨。

    没用多久,原本两个精壮高大的士兵,就被分别装在了两个扁扁的盒子里,轻飘飘的,甚至没有多少重量。

    “时间不早了,咱们尽快补充体力,就在这里宿营。”苏游看向艾斯黛拉,“晚上我们住在保护罩里。”

    选择东侧地堡附近就是为了取水方便,但不再下去也是怕被人堵在里头。这个用意小队成员都很理解,于是大家各自去忙活,最后在防护罩里默默地吃着各自的营养膏或者罐头。

    气氛十分压抑,即便累了一天,苏游也有些吃不下去。

    刃皆虚倒是不受影响,大口大口吃着令人乏味的营养膏,苏游被迫与他同步,填鸭似地被灌了个饱。

    他幽幽地看了大魔头一眼,觉得对方就是故意的。

    “不行,老大,我不甘心!”孙萌首先放下手里的罐头,大声道,“我要把希望之刃抢回来!”

    苏游实在不好解释这个希望之刃是假的,便只好说:“你怎么抢?”

    “我趁夜去侦查,找到仿生人躲在哪……”

    “硬抢吗?”苏游问,“他们可不是我们人类,这帮家伙浑身都是传感器,又不需要休息,你离他们十几米远就会被发现。”

    副队长瘪了瘪嘴,很不甘心:“那也不能就这么随他们抢走了!这是我们来卢科达岛最重要的任务!”

    “当然不会任由他们抢走。”刃皆虚突然开口,他沉吟片刻,“不如这样,我们夜晚派人去侦查他们的下落,但是不动手。弄清楚情况后再做商议。”

    菲欧娜立刻点头:“我去!”

    郑宇凡也举手:“我也去!”

    “菲欧娜武器太过沉重,不便潜行,宇凡的狙击特长也无法发挥。”刃皆虚看了苏游一眼,听到他的想法,代为宣布,“这样,孙萌和椎名,你们两个一起去,可以好好利用‘蜘蛛’和‘蚊子’,其他人留下休息,必须要保证体力恢复,好面对接下来的恶战。”

    “是!”

    刃皆虚严肃地看向孙萌:“副队长。”

    “在!”

    “希望你这次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大魔头表现出冷酷的一面,“说是侦查,就只侦查,千万别打草惊蛇,否则你们两个出事,我们将会损失更多人手,再无一战之力。”

    苏游偏头看着刃皆虚,莫名觉得对方好n啊,酷酷的,两人这么搭伴挺好的,关键时刻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简直所向披靡。

    平日里跟杰塔斯没大没小的孙萌被震慑到,服从道:“明白。”

    刃皆虚一点头:“注意安全。”

    “嗯。”孙萌犹豫了一下,看着杰塔斯,“不过老大,你最近为什么这么说话?文绉绉的——你不是穿越来的吧?”

    刃皆虚:“……”

    被你说中了呢!

    苏游看热闹不嫌事大,问:“哦,是吗?”

    “是啊,有点怪。”副队长很认真地说,“要不是拿不出证据,我真以为你被人换了。”

    其他人在旁边看着,都禁不住偷乐。

    嬉闹几句,方才低沉的气氛一扫而光,吃过饭后,孙萌和椎名心便裹好个人防护罩,出去执行侦查任务。

    好在这个防护罩可以调节光线反射度,在夜晚可以起到*的作用,再用上一些信号屏蔽器,可以极大程度地隐蔽行踪。

    如果孙萌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大家倒是都不担心她俩会出什么危险。

    刃皆虚让其他人先休息,他与苏游躺在一边放哨。

    之所以是躺着,就是为了把苏游搂在怀里。

    也不知道这么大一个魔头,怎么这么粘人。

    但苏游躺得挺舒服,也就不得了便宜卖乖了。反正在别人看来,杰塔斯就只是抱着双臂侧躺着而已。

    “如果查尔斯和亨利不是叛徒,那真正的叛徒会是谁?”

    两人还是谈到了这个问题,刃皆虚问道:“你是等大家都到场了之后,才让椎名开了信号监控,但要是在此之前,真正的叛徒就已经把信息传出去了呢?”

    “我让大家回聚集地的时候,没有跟他们说是找到了希望之刃。”苏游回忆。

    “当时跟你在一起的,只有孙萌。”刃皆虚若有所思,“而查尔斯和亨利两个人有可疑的线索,也是她跟你说的。”

    苏游仰头,看着刃皆虚的眼睛,微微皱眉:“你怀疑她?!”

    “我知道你信任她,别忘了我也能接收杰塔斯的记忆。”刃皆虚轻叹一声,“可是别忘了,一般而言,最令人防不胜防的背叛者,都是看起来最令人信任的那个。”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