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26 章 26 希望之刃(完)免费阅读

第 26 章 26 希望之刃(完)
    刃皆虚最后一眼看见这个世界的画面,就是杰塔斯脑袋里的这个玩意,他松了口气,疲惫地闭上了眼。

    果然如此。

    死也值了。

    站在地堡第三层地下室里的苏游,大脑突如其来一阵疼痛,疼得他几乎站不稳,下意识地扶住了旁边孙萌的肩膀。

    “杰塔斯,你没事吧?!”副队长担心地问。

    苏游摇摇头,咬牙道:“没事,让我缓一下。”

    “虚虚,你还好吗?”他觉得这事跟刃皆虚脱不了干系。

    脑海中传来刃皆虚的声音:“不用担心我……”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苏游便看见了眼前呈现的文本框。

    文本框闪着绚丽的红色光芒,看起来别样刺眼。

    提醒:穿书者刃皆虚所扮演的角色牺牲,该互动选项任务失败。请同伴苏游珍惜剩余的机会,避免删档重来。

    苏游:“……”

    刃皆虚:“……”

    “刃皆虚!”苏游的心脏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眼眶立刻红了,“为什么又骗我?!你那边发生了什么?那几个人你不可能搞不定!”

    “苏苏,你先冷静,任务最重要。”刃皆虚的声音变得空灵了许多,“我不知道还能在这个空间待多久,现在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小队没有别的叛徒,真正的叛徒是杰塔斯本人,但他自己并不知道。他是0号仿生人,或许从小就被放在人类社会中养大,仿生人组织应该是会定期读取他的芯片信息。”

    苏游一怔:“所以……难怪读心者读不到我们的想法,难怪我让椎名拦截信号没有任何收获,仿生人之间,应该有更为加密的联络方式,难怪……之前我们推测的叛徒是投向了仿生人。”

    “对!这样一切都解释通了。”刃皆虚说,“包括之前仿生人001那些奇怪的反应。”

    苏游脑中立刻闪回了第一次见001的情景,难怪那货欲言又止,原来是在卖关子!

    也怪不得001听说,假希望之刃盒子上的基因锁是杰塔斯打开的,会那么意外。

    可能他后来要抢,也只是为了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想。

    刃皆虚语气有些急切:“苏苏,既然杰塔斯是仿生人,基因锁你千万别碰!或许原文里就是因为这个他才功亏一篑!”

    “妈的,仿生人怎么这么阴险!”苏游啐了一句,“居然还会玩这一手!”

    普通仿生人好识别,可是对于0号仿生人,只有劈开对方的脑子才能确认。

    人类目前本来就缺少壮劳力,自然不会没事劈人脑子玩,所以不会有人发现杰塔斯非我族类,仿生人这个钉子,埋得足够深!

    具体到这个“纠错”计划,如果仿生人和变异人不能及时抢到真正的希望之刃,按照常理,身为队长的杰塔斯大概率会亲自打开基因锁,这样就会引爆基因锁连着的炸.弹,导致人类失去最后的武器。

    真是一步步算得精明!

    怪不得仿生人迟迟不对杰塔斯下杀手。

    可刃皆虚又是用了什么方法,才杀了他自己,露出脑子里的芯片呢?

    想到这一点,苏游的心更疼了。

    他那么做,都是为了我,他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切,要让我顺利通关。

    虽然不知道刃皆虚那边都经历过什么,但只要随便一想,都会知道那一定很惨烈,苏游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扑簌簌地往下掉,同时突然深刻地意识到一个问题。

    好像他比自己所了解的,更喜欢刃皆虚。

    “杰塔斯,你哭什么?”旁边孙萌真诚发问,“至于激动成这样吗?”

    苏游抬手擦去眼泪:“就激动,你管我?”

    孙萌:“……”

    成,老大人设崩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苏苏,你专心完成任务。”刃皆虚的声音越发轻灵,“一切结束后我们就能见面了。”

    “虽然就快要取得胜利,还是要万事小心。”

    苏游心里骂骂咧咧:“你等着,等我跟你算总账!”

    “好……”刃皆虚说,“等你来罚……”

    最后的“我”字没有说出口,他的声音就从苏游的脑海中彻底断掉了。

    这一刻,苏游才清楚感觉到,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虽然合体的时候他从来都听不到刃皆虚的心声,执行互动选项任务的时候也得呼叫对方才能对话,但他始终知道那人就在自己身边,永远不离不弃地陪伴着。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撕裂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好像一个人丢掉了最重要的另一半,再也不完整了。

    “孙萌。”苏游吸了吸鼻子,努力调整情绪,他不能浪费刃皆虚自我牺牲换来的机会,“这把基因锁你来开。”

    孙萌愣了一下:“我?我何德何能?”

    “尊重妇女地位不行吗?”苏游一侧身,让出了柜子上锁头的位置,同时对其他人挥了挥手,“你们站远点。”

    菲欧娜和郑宇凡依言照做,孙萌走到苏游跟前,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才妇女,你全家都妇女。”

    苏游:“……”

    孙萌把手放在基因锁的手指位上,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苏游也怕节外生枝,紧张地做好准备,打算一有问题就把她拉开。

    好在接下来一切顺利,基因锁读取到了人类基因,整个箱子散发出淡淡的绿色荧光,锁头“咔嚓”一声,应声而开。

    “开了!”孙萌激动地看向杰塔斯。

    菲欧娜和郑宇凡也凑了过来,四双眼睛紧紧盯着大箱子。

    苏游不清楚接下来的事情是否还跟人类基因有关,因此仍旧不敢碰,示意孙萌去拉箱门。

    孙萌照做,拉开箱门,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希望之刃”的真容终于展示在了大家面前。

    跟什么刀枪剑戟毫无关系,甚至也不是什么兵器,而是一台看起来略显笨拙的仪器。

    仪器表面黄铜打造,仅有一个简单的数码小窗口,上面显示着一个时间——2050年10月1日。

    郑宇凡突然说:“这是第一个智能仿生人诞生的那一天。”

    “也是人类步入灾难的第一天。”菲欧娜冷笑。

    看到窗口下面的按钮,苏游突然明白,既然一切都跟时间规则有关,那么这个东西……

    “原来是这样。”他低声说,“只要按下这个按钮,整个地球的时间就会倒转,回到当初人类还来得及阻止一切的时候。”

    所有的人都恍然大悟。

    “对!”孙萌激动地说,“那个时候还没有核辐射泄露,地球上还没有变异人的存在!”

    郑宇凡疑惑:“可是即便我们倒转了时间,回到那一天,人类又怎么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既然设计这个时间机器的博士把倒转的时间点设在了这一天,那他当然会明白。”苏游说,“相信他就在当年的机器旁边守着呢。或许这个机器曾经数次出现在过去的时间里,记录下了有力的证据。”

    因此人类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知道“时间之刃”的存在,根据目前的情况,发动“纠错”计划。

    这话说得有道理,于是再没有人纠结这个问题。

    “其实这个应该叫‘时间之刃’,可能取这种名就太明显了,所以才命名为‘希望之刃’。但很显然,这个机器我们不可能带回人类基地,甚至根本带不出这个岛。”苏游看看其他人,“去把椎名和艾斯黛拉叫来吧,现在决策权就在我们六个人手里了。”

    椎名心和艾斯黛拉看到这个真正的希望之刃,同样十分震惊。

    “这是真正的大杀器啊。”椎名心感叹道,“不仅是灭掉了仿生人和变异人,连现有的人类都一起消灭了——我们真有这个权力决定吗?”

    “可是却能给人类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不是更有意义吗?”菲欧娜说。

    艾斯黛拉犹豫道:“不如我们现在联系总部,咨询一下他们的意见?”

    “我觉得不用。”孙萌说,“只会拖延时间。万一时间拖得久了,这机器消失了怎么办?要等它下次出现,搞不好那会儿人类都灭绝了。”

    郑宇凡叹了口气:“那我们投票吧。”

    众人面面相觑,苏游看了看面前的人,沉声道:“赞成按下按钮的请举手。”

    孙萌、菲欧娜和郑宇凡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椎名心考虑片刻,也举了手。

    艾斯黛拉看起来很为难,考虑之后摇了摇头:“我弃权。”

    对苏游而言,他赞不赞同已经没了意义,但他内心深处也同样觉得,给人类重来一次的机会更重要。

    即便这代表现在眼前所有人,都会消失在地球上。

    可只要血脉不断,大家依旧会重生,包括那些不曾降生过的人,也都有了存在的权利!

    整个人类的利益,始终高于一切!

    “好,五票赞成,一票弃权。”苏游也举起了手,“大家的决定是倒转地球时间,回到2050年的那一天。”

    孙萌动容地看着所有人:“队友们,很荣幸能跟大家一起战斗,愿我们在未来的现在,能够再次相见。”

    所有人齐声道:“愿我们在未来的现在,能够再次相见!”

    小队成员们拥抱在了一起,苏游展开双臂,结结实实抱住了他们。

    他已经搞不清楚真实与书中世界的区别,彻彻底底代入了杰塔斯的情感。

    “再见了朋友。”他想,“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遂,即便我们再也无法相见。”

    所有人调整好情绪之后,孙萌望着杰塔斯:“老大,你来按这个按钮吧。”

    苏游欣然点头:“好。”

    这个按钮,只有人类可能会去按,因此上面并没有加基因锁。

    苏游,也是杰塔斯,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来,用力按下了那个圆形的按钮。

    荒凉的卢科达岛突然剧烈震动,有一道代表着希望的绿光从大地深处迸发,并以此为原点迅速向周围扩散,很快席卷了整个地球!

    苏游眼前被耀眼的绿光冲击,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接着便感觉到身体突然变得轻盈,再下一刻,他感觉到面前的绿光消失了,变成了柔和的白光。

    “苏苏,欢迎回来。”

    原本经历了书中的事情,苏游的情绪就已经足够汹涌澎湃,此刻听到刃皆虚的声音,他突然间眼眶发热,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刃皆虚,你*!”他睁开眼,冲着面前的大魔头一拳挥了过去。

    大魔头站在原地一动没动,没有要躲开的意思,然而苏游的拳头从他脸上穿了过去,扑了个空。

    苏游:“……”

    对啊,任务完成,他们又回到了那个四周全是毛玻璃的异度空间,在这里,两人并没有实体。

    可能是数据流的形式吧。

    眼前的刃皆虚也恢复了最初柿子椒的阔气打扮,苏游自己也还穿着当初入睡时的睡衣。

    这个任务算下来其实没有几天,可是对苏游来说,却恍如隔世。

    去的时候一身轻松,返回来却满腔沉甸甸的情愫。

    刃皆虚站在他面前,抬手做了个帮他擦眼泪的手势:“对不起苏苏,我并不是故意的。是执行最后一个互动选项的时候,我才猜到了事情的这种可能性,来不及与你商议,所以才擅自做了决定。”

    “少来吧你。”苏游看到刃皆虚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稍稍好过了一点,但仍是恨恨地说,“以后别说对不起,除非你真的会改。”

    大魔头微微笑了笑:“若易地而处,你也会为我这样做的,不是吗?”

    苏游:“……”

    “你现在还能读到我的想法是吗?”他恼火道,“少明知故问了!”

    刃皆虚愣了愣,随即翘起嘴角笑了,越笑越开怀。

    “读不到了。”他笑得合不拢嘴,“但是你的回答让我真的很开心。”

    “苏苏,我好想亲你。”

    苏游翻了个白眼:“走开啊你!”

    刃皆虚当然不会走开,他反而凑了上来,低下头吻在了苏游唇上,即便两人毫无触感,还是接了个数据流之吻。

    “虚虚,你……”苏游仰头看他,认真地问了个傻问题,“死的时候,疼吗?”

    刃皆虚垂眸:“疼,但很快就感觉不到了——这一点疼不算什么,别忘了我可是大魔头,之前可没少受过伤。”

    其实在触摸到001头壳里的电路时,他再度被数据流冲击了大脑。

    这一次数据没有上次那么多,所以有一个很明确的场景,刃皆虚看得很清楚。

    他曾抱在怀里,被他称之为“二殿下”的那个人,就是苏游。

    相貌分毫不差,只是情绪看起来无比忧伤。

    不管之前两人经历过什么,刃皆虚能确定,自己曾经所深爱的,正是眼前的这个青年。

    那不是不知所起的情愫,而是切切实实的前缘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