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28 章 28 远古召唤(2)免费阅读

第 28 章 28 远古召唤(2)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来源:..>..

    周围什么都没有,这妥妥的是个无人岛,海面乌漆嘛黑的,也照不出什么影子。

    苏游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着的是粗布*,腰间别了一把木质的“宝剑”。

    木质的?形状很像茅山道士用的桃木剑。

    日,老子又不是杨过,你给我一把木头剑,我活不过三章啊!

    “夜枭!夜枭!快出来啊!”苏游在脑中咆哮。

    夜枭的声音立刻响起:“来了来了!”

    “快给我同步一下目前的情况行吗?”苏游拍打着不断往自己身上爬的虫子,姿态颇像那些早上晨练的老头老太,“还有,刃皆虚死哪去了?!”

    夜枭迟疑了几秒钟才开口:“苏游,这本书跟上一本不一样你知道吧?”

    “知道啊。”

    “所以人物关系也不一样,你懂?”

    “再说废话死一边去!”

    “之前已经说了,你和刃皆虚的关系,要你们自行发现,我是不能告诉你的。”夜枭说,“设定你也清楚了,我目前只能跟你说一下你的人设背景。”

    一提这个苏游更郁闷:“这难道还不够明显?我就是那个什么姬言,一个苦逼的猎魔人。”

    “完全正确。”夜枭简要介绍,“而且,目前你是一个初级的猎魔人,接下来的故事线对你来说基本是升级流,这个你懂吧?”

    苏游有气无力:“懂……打怪、找灵药灵草,慢慢升级,最后去干掉那个千跖,是吗?这种废柴作者也就只能写这种废柴剧情!这么套路还能坑,真服了!”

    “万一他就是觉得太套路才坑呢?”夜枭“善解人意”道,“其实这本书真没什么好说的,系统的想法是告诉你们基本设定,让你们自由发挥,颠覆原本剧情也没关系,反正本来也没人看。这本书唯一有价值的就是这主角人物关系……”

    “但你又不能说是吧。老子二十多年没进行过这么无效的对话了。“苏游简直无语,“贵系统怎么什么垃圾都要?”

    夜枭“嘿嘿”笑了两声:“或许就需要你这样牛逼大手拯救一下呢?反正之前那本《希望之刃》现在反响挺好。”

    苏游冷笑:“所以你们就继续往我俩手里塞垃圾?”

    “应该是说,看中了你们点石成金的能力。”

    “啧,高情商回答。”苏游撇嘴,“你现在怎么这么和善?作为一个ai,你人设未免崩得太快了。”

    夜枭回答:“那倒不是,是刃先生让我不要欺负你。”

    苏游:“……”

    话听起来是好话,可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像很弱?

    “你现在能联系上他吗?我能通过你跟他传话吗?”苏游突然燃起了希望。

    夜枭否认:“不行,他现在的形态不能与我对话。”

    “他没有神识?”苏游意外,“他难道真的是那个千跖?不对啊,千跖既然是个大魔怪,肯定是有智商的。”

    难道这是个养成系故事?

    我淦,那要在这个鬼世界待多久?!

    “这些我都不能告诉你。”夜枭简直是保密局模范员工。

    苏游失去了耐性:“接下来我的行动线是什么?”

    不跟他废话了,要赶紧走剧情,好找到刃皆虚。

    夜枭说:“离开这个荒岛。”

    苏游:“我可谢谢您嘞!老子不知道吗?我问的是,离开这里,下一步我该做什么?”

    “这个系统会随机安排,你先完成第一个小任务。”

    “行行行,你快跪安吧。”

    没有刃皆虚在身边,苏游的心情十分浮躁,尤其现在这个破岛实在不是人待的,看着就让人头疼。

    这么一对比,上篇文虽然是末世,但电子设备还是能给人安全感,不像现在什么都没有,只能靠自己。

    夜枭下线之后,苏游便开始巡逻这个小岛,顺便要搞些木板编筏子。

    好在他很快get到了这个姬言的一些技能,演练了几下,也算熟悉了,便挥动木剑,“咻”地挥出一道不甚明亮的剑光——

    砍掉了一根小枝条。

    不是吧?!苏游在风中举着剑凌乱,用尽全力才这样,我可怎么做木筏?!

    原书中,姬言也曾流落荒岛,但是很快就被路过的渔民搭救起来,怎么现在开局就改剧情了吗?

    不是我改的,难道是刃皆虚?那孙子到底去哪儿了?!

    苏游恼火地“咻咻咻”不断挥动木剑,搞得周围折断的树枝不断乱飞,场景完全是黛玉看了肯定要飙粗口那种。

    随着手中木剑舞得速度越来越快,苏游突然觉得体内一股气流也开始乱窜——

    作为一个从唯物主义现代社会穿越进书本里来的人,这种感觉颇为奇妙,虽然他没有*过任何内功,但苏游根据自己看文写文的经验,明白他最好立刻打坐调息,以免走火入魔。

    没有刃皆虚,他开场就报废,这绝对会成为他永恒的黑点。

    咸鱼也是要面子的,苏游想到这里,立刻原地坐下,开始仔细地感受全身的气流走向。

    这本书的设定平平无奇,因此也没什么新鲜的花样,猎魔人之所以能拥有法术,靠的也是体内的真气。

    况且以前写修真文的时候他也自己瞎胡扯过,基本原理还是明白的。

    然而过了一小会儿,他就觉得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情绪是比方才平静了许多,可是却始终无法控制那股子真气。

    这真气就好像自己有想法似的,而且还比他这个主人要聪明,从他的奇经八脉里四处游荡奔跑,就是不按他的意志停下来!

    苏游隐隐觉得不妙,要这么下去,难道这玩意想破体而出?

    这他妈的哪是真气,是寄生虫吧?!

    就在他心里开始发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体周遭的气流发生了变化。

    风,渐渐起来了。

    苏游眯着眼,偷偷看了看外边的情况,这一看,就吓得直哆嗦。

    原本平静的海面突然开始翻涌,早就聚集的黑云现在压得更低,天上有闪电不断划过,隐隐就是暴风雨要来的趋势。

    不会吧?上来先遭雷劫?这么看得起我?

    苏游下意识地抓起手里的木剑,心中怨念更深。

    不是克苏鲁吗?怎么搞起修真的路子了?作者你能不能有点创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系统听到了他的心声——苏游说,要有克,于是整个世界就克了起来。

    海水拍打着岛上的礁石,一浪又一浪地推过来,伴着这海浪的喧嚣,还有另一种奇怪的声音,被送进了苏游的耳朵。

    像是某种低语,又像是谁在低声吟唱,随着雨越下越大,环境本该越来越嘈杂,而这声音却像手持巨斧为自己劈开一条路,径直冲进人的耳朵里。

    如同精神交流一般,苏游能清楚听见那声音,可根本听不清这玩意在说什么。那不是汉语,也不是他所听过的任何一种语言,而且声音越清晰,就令人越发恐慌。

    这种感觉就像英语考听力的时候一句都听不懂,而最后一遍马上就要放完了——只不过要比那恐怖一万倍!

    “刃皆虚?是你吗?!”想到精神交流,苏游绝望地在脑海里喊出他的名字,“要是你的话,但凡你说点我能听懂的……”

    那个古怪的声音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突然顿了顿,再开口的时候,就是人话了,只不过听起来有点奇怪,像是现学的。

    “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你真的不是吗?别逗我玩了!”苏游已经被淋得浑身湿透,他双手搭在眼睛上挡着风雨,站起来四下打量,“你如果不是,又怎么能听见我脑子里在想什么?!”

    小岛被雨雾笼罩着,根本看不清周围,光线也越来越暗了,仿佛最后一丝光明就要被什么彻底吞噬。

    “我能听到世间的一切声音。”

    苏游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东西,那货?那玩意?那家伙?

    但真的是他所见过最能装逼的!

    “你是千跖吗?”他抱着侥幸心理问一问,但总觉得不太可能得到答案,这不符合戏剧逻辑。

    果然,那声音不假思索地回复:“我不是。”

    “那你是谁?”

    “我是这个世界的神。”

    日,跟你们中二病没法聊天。

    苏游放眼望去,雨雾下,似乎有无数巨大的触手状的东西伸出海面,又长又短,远看都很粗壮,妖娆地来回扭动着。

    可能因为早就知道这篇设定是克苏鲁,眼前这场景倒是吓不到他,反倒令他觉得有点……怎么说呢,场景设置太直给了,不够艺术。

    “那这位‘世界之神’,你现在想干什么?”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要吃我吗?”

    世界之神可能没料到还有这种问法,像是遭到了侮辱,冷哼一声:“愚蠢的人类。”

    说完这话,这神就不吭声了,接着狂风暴雨突然升级,苏游实在遭不住,只能蜷缩身体躲在一个小土丘下边。

    只是在他体内四处游走的那股子真气越来越不受他的束缚,可能就是欺负主人身体孱弱吧,开始更加猛烈地冲击他的经脉。

    苏游一刹那只觉得心脏被撞击得无法自控,他捂住胸口,咬紧牙关忍耐着,脑子里回想着修真小说的基础设定,无非都是闭眼去感知自然,体会天人合一的感受,从而控制这种“真气”。

    他全神贯注地去“沟通天地”,没注意到海面上几乎所有的触手都已经散去,只剩下最为粗壮的一根,已经缓缓移动到了这小岛的岸边,随即高高地直立起来,从尖端骤然释放出一股银色的光芒,引下了天上的闪电。

    这光芒与闪电骤然合为一束,径直击中了苏游的身体!

    “啊啊啊啊——”苏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浑身剧痛难忍,所有的经脉都像在同一时间逆行,痛得他仰天大叫。

    那一瞬间混乱极了,仿佛有无数的画面从他眼前闪过,他似乎能看到自己和刃皆虚的脸,可却无法伸出手去抓住。

    这跟上回在《希望之刃》里被芯片电击不一样,没有什么巨大的信息流,只有一幅幅两人相处的画面,只是苏游已经痛得神智尽失,根本看不清楚。

    他以为自己是太想念刃皆虚了,才会这么没出息地什么都想到对方。

    疼痛到达那刻,苏游感觉自己的灵魂像被抽走了,随即神识陷入无尽的黑暗中。

    不知道晕了过了多久,他被全身皮肤上传来的阵阵酥麻感给弄醒了。

    还未睁开眼,苏游便下意识地去挠胳膊上最麻的一处,把趴在那上边的虫子抓了个满手。

    “艹!”他觉得手感不对,立刻睁开眼睛,跟那长相奇怪的甲虫看了个对眼,赶忙狠狠甩手把那玩意丢了出去。

    想想金老的《天龙八部》,段誉当年被迫吞了一条蜈蚣和莽牯朱蛤,由此功力大增,但即便如此,苏游宁愿死都不干!

    这些东西太他妈恶心了!

    咦,是什么,在舔我的腿?

    苏游微微撑起身体,倒吸了一口凉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地往下看去,便见脚边趴着一条手臂般粗长的肉粉色东西,正伸长舌头,从他的脚腕处缓缓舔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