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29 章 29 远古召唤(3)免费阅读

第 29 章 29 远古召唤(3)
    转载请注明出处:..>..

    苏游内心再度咆哮起来:滚啊!滚啊啊啊啊——

    有这生物在前,满身虫子突然都变成了小可爱!

    但他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这玩意对着自己的脚踝“啊呜”一口,只能先稳住自己,偷偷四下里去摸索他的桃木剑看,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东西。

    此刻天光大亮,方便他把它的形状仔细瞧个清楚。

    总体来说,那货长得像一条放大了n倍的鼻涕虫,而且很像传说中的“幽灵蛞蝓”,从它张口的瞬间,能看到嘴巴里边长了两排整齐而又锋利的牙齿,也不知道它咬合力怎么样,要是一口下去,自己脚腕还能不能保住。

    这玩意浑身长满粘液,舌头上也是,舔得苏游直犯恶心,此刻他已经摸到了桃木剑,立即屏住一口气,稳准狠地挥剑过去,“嗖”地将那大虫子挑开,连滚带爬地起身,一连退了好远。

    以之前测试过的剑术,肯定是伤不到对方分毫,那还是别鲁莽出手了,苏游秉承着loveaapeace的理念,双手持剑,与那货保持对峙的状态。

    “大神,不知道您是什么,但小的这厢有礼了,您从哪来就回哪去吧,放过小的成吗?”他声音一直哆嗦,“大家谋生不易,咱就别互相欺负了!”

    那虫子听不懂他的话,但估计对他的肉还挺感兴趣,固涌固涌地往他面前游动,苏游吓得又退了几步。

    “你别过来啊!我真动手了!”他威胁道。

    或许生物的第六感都很敏锐,虫子已经看穿了他的色厉内荏,完全不害怕,继续向他游过去。

    万般无奈,苏游只得尝试着运气,用力向大虫子挥剑,一道剑光“嗖”地飞了出去,砍掉了那虫子的后半截尾巴。

    “*!”他惊呆了,难不成昨天被雷击,使得他体内真气暴涨?

    方才发出去的那道剑光比昨天的粗壮了不少,亮度更高,杀伤力也更大,大虫子*净利落地削掉四分之一。

    那虫子似乎也被吓住了,抬起头用它的黑豆眼看着苏游,头顶的触角茫然地轻轻转动,苏游甚至觉得自己能从它的脸上看出一丝愕然。

    一人一虫对峙片刻,那虫子似乎不觉得疼似的,突然一个俯身,加快速度往苏游面前冲去!

    “你还来?!”

    这下苏游有了信心,“唰”地再度挥出一道剑光,把大虫子“尾巴”那处又削去了一小段。

    这下大虫子停下了,愣愣地看了苏游一眼,似乎在思考什么,之后便转身游走了。

    它那半截身子一滴血也没流,被砍掉的两节就在地上丢着,**的,像极了某种软体动物,嗯……看上去有点好吃。

    苏游好久没吃东西,许是饿疯了,看见这被粘液包裹的肉块居然都有食欲。

    等大虫子走远了之后,他试探地凑过观察那两节残肢——别说,真的柔软而有弹性,想来烤着吃一定鲜嫩多汁。

    不管了,反正这山上除了树就是树,也没别的能吃的,干脆就吃它吧!

    “枭枭,有什么卡能帮我生火吗?”苏游问道,刚下过雨,整个岛都是湿的,就连钻木取火的条件都不具备。

    夜枭二话没说,“咣”地给他砸了个文本框。

    生活工具

    简介:啦啦啦,啦啦啦,我是生活小行家。

    使用方式:包含取火、调味、绳子、斧子、锤子、钉子、吊床、帐篷等在内的荒岛求生小工具。

    使用限制:每样物品只提供一次。

    消耗积分:2000。

    “靠!”苏游恼火,“有这种东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夜枭慢吞吞地回答:“你并没有问过我啊,而且之前我也介绍过了,默认你知道。”

    苏游:“……”

    上本书里装备那么齐全,我哪会留意还有这种卡!

    谁能预估到这一本会在荒岛烤鱿鱼呢?!

    他懒得跟夜枭拌嘴,立刻买了张卡,把所有物品都兑了出来。

    眼前一道亮光闪过,地面上出现了一个非常符合这本书气质的麻布袋子,苏游打开看,里头有几个小袋子,分别装着卡片里介绍的东西,所谓的取火工具就是打火石和火油,调味料就只有盐和辣椒面。

    这就已经不错了,他很知足。

    而且还有把斧子,这简直太实用了有没有!即便自己现在剑气的威力比之前有所进步,但并不太好控制,还是斧子最实际!

    苏游当即就捡了些枝条,把火油涂在上面,用打火石取了火种点着,在岸边碎石滩上燃起了篝火。

    经过昨天的折腾,他那一身本就破烂的衣衫更加烂了,尤其裤子,几乎成了五分裤,裤腿烂得起了毛边,非常时尚。

    浑身又潮又冷,苏游赶紧靠着篝火烤了会儿,一边烤干一边搞了个木头墩子切那个……姑且就称之为鱿鱼吧。

    这“鱿鱼”肉质非常不错,苏游把它切成小块,用细细的树枝串了,加了盐和辣椒调味,在火上一烤,咬一口,肉汁四溢。

    嘶,一个字,香!

    为了方便保存,苏游把所有的“鱿鱼”都烤成了干,剩下一半用麻布袋装起来,塞进怀里准备留着之后吃。

    然后他用自己新升级的剑气砍出粗壮的树干,再用斧子将树干劈开,用锤子钉子绳子绑成木筏,忙完这一切,苏游累得不行,躺在筏子上望着碧蓝的天呼哧呼哧喘气。

    体力活好累啊!自己这小身板顶多算得上有型,并不算强壮,要是刃皆虚那个家伙在,这些事儿他分分钟搞定。

    干活消耗体力,现在又觉得饿了,苏游从怀中掏出鱿鱼干,一边吃一边琢磨:岛上唯一的肉类就是那虫子,要不然把它抓了,好歹也能当储备粮啊。

    说干咱就干,苏游珍惜鱿鱼干,只吃了几粒,喝了点水洼里的雨水,将做好的木筏在树上绑好,把工具袋也挂起来,便拎着桃木剑出发了。

    但愿那虫子还在岛上。

    考虑到这东西应该是肉食动物,苏游路上挖了点蚯蚓做饵——不然还能怎么办,难道要用人家自己的肉吗?

    这也太不人道了!

    他劈了一条长长的枝条,把几条蚯蚓绑在头上,一路往草丛里挥舞着,希望能把那条大虫子吸引出来。

    但或许这用意实在太明显了,正常人,不,正常虫都不可能现身,何况人家才被他砍了好几截,哪会那么愚蠢出来送死?

    苏游沿着小岛走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最终决定还是回去刚才放木筏的地方,去海里捕几条鱼算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本书设定的问题,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奇奇怪怪,就连海里的鱼都是从没有见过的品种。

    但好的是,这些鱼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总之就是很好抓,苏游站在齐小腿深的海水里,把蚯蚓往里边一丢,很快就有几条鱼游了过来。

    他抬起剑使劲一挥,剑气直接把凑过来的鱼给干掉了,轻轻松松捕捞上岸。

    这些鱼看起来肉质肥美,小刺也不多,苏游愉快地将它们净了膛,用盐腌好烤出来,狠狠咬一口,啧,比那鱿鱼还好吃!

    为了路上捕鱼方便,吃饱之后,他在周围又挖了些蚯蚓,存放在麻布包里,还砍了些大叶子植物,准备绑在木筏一端做帆。

    一切准备好之后,天色又暗了下来,苏游便准备返回筏子那处,撑起帐篷睡一夜,等明日起风,就扬帆出海!

    他不想被各种虫子埋葬,最后选了睡吊床,远离地面,或许能好些。于是他找到合适的树杈把吊床挂起来,纵身一跃,舒舒服服地躺在上面,透过树叶的缝隙,看着头顶湛蓝天幕上闪闪发亮的星星*。

    但愿明日出海能尽快到达陆地,最好直接就能到那个什么泽洲。

    但愿……但愿能尽快和刃皆虚重逢。

    我可不是依赖他啊,有一说一,我俩在一起绝对是1+1大于2的效果,强强联合才能让这本书更精彩。

    苏游极为自恋地想,别说这是无cp的小说,就算是我俩真扮演一对cp,那也是妥妥的双强设定!

    睡吊床确实不太招虫子,但是这一闲下来,就感觉昨夜被虫子咬出来的那些包开始发痒。

    苏游顺手挠了几下,没想到越挠越痒,他干脆坐起来把上衣脱掉,发觉全身都是大大小小又红又肿的包。

    靠!真郁闷!

    挠着挠着,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上半身都在衣服的包裹下还被咬了那么多包,为何两条露在外面的小腿没有遭难?

    要说没被咬是不可能的,现在两个脚踝上还有些淡淡的印记,像是被虫子咬过,又消下去了。

    这么说……早上那条大肉虫子的唾液可以治虫咬?

    它其实是在帮自己?

    我杀错好虫了?

    苏游愣了愣,便听见对面树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熟悉的小脑瓜从树叶之中探出头来。

    黑豆眼,脑袋上有触角,长得像幽灵蛞蝓,不是那好虫是谁?!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苏游立刻朝它的方向倾身,冲它招手:“嗨!”

    好虫看起来有点害怕,往回缩了缩脑袋。

    “你原本是想救我的对吗?”苏游大声道,“对不起,我才想明白。你出来吧,我不杀你了。”

    好虫犹豫了一下,脑瓜又探了出来,触角向前伸了伸,像是在试探,又像在示意。

    苏游继续示好,向它伸出手:“我真的没有恶意。”

    好虫不敢动,目光似乎盯在他手边的桃木剑上。

    “我把剑拿开,绝不伤害你。”苏游抬手将桃木剑塞进后腰带里,盘腿坐在吊床中间,再度向好虫伸手,“你现在过来,不就是想来找我吗?来吧。”

    好虫思考了一会儿,终于动了,它沿着树枝爬到树干上,露出整个身体的时候,苏游惊呆了!

    这货目前整个身体是完整的,它居然可以断肢再生!

    “我的天!你究竟是什么啊?!”苏游不禁感叹,同步的小说内容里没有这个物种的设定,也有可能被系统给省略了,于是他在脑海中问夜枭,“枭枭,能告诉我它是什么怪兽吗?”

    夜枭毫不留情地说:“不能。”

    苏游:“……”

    那滚吧。

    好虫顺着树干爬到吊床上,但吊床窟窿太多,它爬得很是小心翼翼,苏游怕它从窟窿里漏出去,便尽可能地向它伸手:“快过来吧!”

    他声音温柔,好虫也就不再害怕,大着胆子先用触角碰了碰他的手,然后一点点挪进他手心。

    苏游一把将它抱了起来,这东西和他胳膊差不多长,重量倒不轻——唔,白天吃的时候就觉得肉质紧实,现在掂量着,大约有十几斤左右。

    知道它是一条好虫之后,苏游也不觉得它恶心了,多打量几眼,觉得那对黑豆眼还挺可爱的。

    “对不起啊,早上不知道你没有恶意,要是你会说话就好了,我也不会削你。”苏游摸摸它的小脑瓜,“没流血,还能长回来,那你疼吗?”

    好虫的触角轻轻转了转,似乎在思考,然它并没给出什么反应,而是低头去舔苏游身上的包。

    这东西体温很低,舌头有点凉,舔在红肿的包上,就像清凉油似的,苏游觉得挺舒服,便随它去了。

    吊床上坐着实在不得劲,他干脆躺了下来,把这好虫放在胸口搂着。

    “你是什么动物我也不知道,不好称呼你,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字吧,以后把你当宠物养,如何?”

    好虫看着他,触角晃了晃,似乎是同意了。

    苏游枕着右臂开始琢磨:“叫什么好呢?我也没养过宠物,要不用刃皆虚那只鹦鹉的名字?可你又不会‘咕咕’叫。对了,你会叫吗?”

    好虫没理他,起劲儿地舔着他左臂上的包。

    “要不我就叫你虚虚吧。”苏游嘿嘿直乐,“反正他不在,等见了面,让他帮你取名,怎么样啊,虚虚——哎哎,别舔那儿!”

    他被虫子的冰凉舌尖*得一激灵,立刻扣住对方的脑袋:“真要命,取了他的名,还得了他的病。行了,别舔了,好像也不太痒了。我总不能用你的口水洗澡吧。”

    虚虚脑袋正过来,趴在苏游的心口处,定定地与他对视,触角微微晃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还是在听着什么。

    苏游笑了笑,打算睡了,心想抱着这条好虫,别的小虫子应该不能来叮他了。

    他闭上眼,准备利用睡前这一小会儿功夫调息,谁知经脉刚刚运转起来,他就感觉到手里的虚虚突地一动,接着一对尖利的牙齿便深深咬中了他的心窝!

    “啊——”

    苏游失声大叫,下意识地想去抓这条虫的尾巴,可这虫浑身滑不溜手,他根本就抓不住!

    就在那一瞬间,这虫子的身体突然缩小,沿着方才它咬出的口子,径直钻进了苏游的心脉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