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30 章 30 远古召唤(4)免费阅读

第 30 章 30 远古召唤(4)
    一时间,苏游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锥心刺骨。

    他突然全身失去力气,不管思想上多么想要抗争,身体就是不听使唤,全身经脉的力量都聚集在了心口那个痛不欲生的位置,被一团分不清到底是火热还是冰凉的东西攫住了。

    苏游登时大汗淋漓,脑门青筋暴跳,咬牙苦苦忍耐,脑中却突然划过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当初刚与刃皆虚合体那会儿,他拼命挣扎时,心脏所感受到的痛苦便与现在如出一辙,只是程度没有这么剧烈罢了。

    但他微弱的意识又嘲笑自己,瞎联想什么,心脏疼不过大同小异,还能有什么差别!

    就在这时,心口处那个混球不知道做了什么,突然间一种火烧火燎的感觉遍布全身,一股气,或者说就是那只虫子,像是撒了欢似地在他的奇经八脉里冲撞起来。

    苏游双手下意识地紧紧抓住吊床的网绳,痛苦地大吼:“啊啊啊——”

    下一瞬,无尽的黑暗汹涌而来,他失去知觉前,莫名其妙地想:每天晕一次,是能增进功力吗?

    最好是这样。

    识海平静无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响起了一个咕咕哝哝的声音,把苏游从万籁俱寂中唤醒。

    那声音宛若一个许多年没捞着说话的碎嘴子,不停地念叨,念得苏游觉得像是蚊帐里飞进一只雄蚊子,它不咬人,专门烦人。

    “你谁啊?说完了吗?”他忍不住开口道,“怎么那么多废话?”

    那声音顿了顿,再开口,就是苏游能听明白的了:“你醒了?”

    苏游恼火:“……死人都能让你吵醒!你还是那个什么……‘世界之神’?”

    娘的,这词儿说出来连他都觉得不好意思。

    “是我。”对方恬不知耻地承认,“人类,你不感谢我唤醒了你吗?”

    苏游:“……”

    老子是被烦醒的!

    “感谢,非常感谢。”他冷笑,“我谢你八辈子祖宗。”

    世界之神听不懂人话,“唔”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可是苏游觉得不对劲,他的神识确实是苏醒了,但是什么都看不到,头脑中只是一片黑暗,眼睛也无法睁开,轻飘飘的没有任何触觉。

    “那什么,神,你既然唤醒了我的神识,咋不彻底叫醒我?”

    “呵,人类,果然是只知道张口提要求的生物。”

    苏游心想,有种*出来走两步,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诶,你存在又是为了干什么?”他嘲讽地问,“整天没事就听墙角吗?”

    世界之神琢磨了一下,问:“何谓听墙角?”

    “就是倾听这个世界的动静。”

    “自然不是。”这声音带着一种欠揍的得意,“我要维护世界的平衡。”

    苏游不想跟这个中二病聊下去了,他隐隐在一片黑暗中发现了一抹微微的光亮,神识便努力冲着那个方向挪过去。

    毕竟神识没有实体,这个动作其实非常的虚幻,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他就是冲着那亮光努力再努力,亮光也确实离他越来越近。

    就在到达某个临界点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双唇像是被某种沁凉的液体微微触碰了一下,从嘴唇到嘴巴,到脑袋,最后到全身,整具身体的知觉一点点地恢复了。

    苏游缓缓睁开眼,此刻已是白天,他看到的是脑袋顶上的树叶,有一根枝条被什么东西扯下来,滴在自己嘴巴上的,正是其中某片叶子上的露水。

    耳边传来的是一种兴奋的“吱吱”声。

    其实也不特别像“吱吱”,但那个叫声很难形容,只能暂时用这个词来表达了。

    那东西见苏游醒过来,松开了枝条,枝条往回弹,这下水花飞溅,崩了苏游一脸。

    可以,很好。

    是虚虚吗?看老子不杀了你吃肉!

    不,现在这虫子要谋他性命,不配叫虚虚!

    苏游眼珠微微转动,看向侧脸的方向,始作俑者不知危险降临,一张大脸凑了过来,把他吓了个倒仰。

    *,这什么?怎么是张毛脸!

    还是黑豆眼,脑袋顶上俩触角,虫子还是那条虫子,身体也恢复了原本的大小,可是整张脸长了一层绒毛,完全不是之前那种光滑带粘液的模样!

    更诡异的是,这玩意长出了四只小短腿!

    它的前两爪正兴奋地扒着苏游的肩膀,脑袋凑到他嘴边,兴奋地开始舔他的脸!

    日,你走开啊!滚远点!

    想起昨晚上所遭受的一切,苏游一下子从恶心变成了愤怒,他抬手就掐住了这个不知名玩意的脖子,将它拎了起来。

    “你胆子还挺大啊!”苏游恶狠狠地盯着它的黑豆眼,“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说!”

    那东西四脚不停挣扎,眼睛里冒出哀求的光芒,可怜巴巴地看着苏游。

    艹,真是气晕了,这玩意又不会说话,问它能有什么答案?!不管了,先弄死它,省得将来再害我!

    苏游立刻加大气力,死命掐着它的脖子,那东西脖子很细,他一只手就能掐过来,此刻被掐得直翻白眼,手脚也不能挣扎了,脑袋顶上两只触角也耷拉了下来。

    这下能够看出它的全貌,不仅长了毛,尾巴也变长了,又长又细的一条,末端还淘气地勾了个圈。

    苏游心里有点不舒服,他不是圣父心爆发,只是觉得现在很像是在虐待小动物。

    但想起昨晚自己所遭受的苦,他又顿时怒不可遏,手上又用了几分力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游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也被一种无形之力给扼住了,他越使劲掐手里那货,自己脖子也被那股力量卡得呼吸越发艰难!

    他渐渐觉得脑缺氧,头晕得厉害,手里那东西翻白眼也快翻过去了,脑海中猛地划过一个念头——难道这个家伙跟自己达成了某种共感?

    就因为昨晚它钻进自己经脉里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管怎么样,好汉不吃眼前亏,苏游松开了手,把那玩意扔在了吊床边上,一切果然如他所料,禁锢着自己脖颈的力量也突然间消失了。

    靠,苏游心里郁闷,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望着身旁同样在顺气的古怪——现在不能叫虫子了,就叫小怪兽吧——满心全是疑惑。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用膝盖撞了撞它,“看来也是有灵性的,能找个沟通方式吗?”

    那怪兽好不容易喘过气来,乖乖蹲着,双目定定地看着他,目光中充满悲悯,就像是在看一个可怜虫。

    苏游:“……”

    为什么感觉像被一个怪兽给鄙视了?!

    而且这玩意现在丑得也太抽象了吧!蛞蝓般的脑袋和身体,全身长了毛,还有四只小短腿,尾巴就像是身体的延长线,细细长长的跟身体差不多长。

    这个世界的造物主能不能别闹!

    那小怪兽远距离看了苏游一会儿,突然低头跳到了地面上,苏游在这吊床上躺着也腰酸背疼,立刻跟着跳了下去。

    他一边活动着手脚,一边看小怪兽在地上转圈跑,一会儿用小短腿刨出了个看上去很像封印的图案,大概就是一个圆圈里有个什么象形文字一般波澜起伏的符号。

    苏游挖空脑子也没认出那是什么,便见小怪兽仰头看了他一眼,蹲坐在了那个圆圈里,两只前爪合十。

    “这是让我打坐吗?”

    小怪兽立刻很通人性地点头。

    苏游:“……”

    在它眼里,我八成也是个智障。

    也对,昨晚这货钻进了自己的心脉当中,今日有明显的“进化”,两人之间又产生了身体上的共感,或许自己的灵力也有所提升。

    苏游二话不说,当即盘腿打坐,尝试运功。

    这一试可了不得,他登时觉得内里的那股气更加强大,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终于能完全掌控这股真气了!

    苏游驾驭真气在身体里运转一周,再睁开眼的时候,登时觉得神清气爽,身体轻盈许多,目力好像也比之前好了,他轻轻松松跃上大树,极目远眺,能够看见很远的地方。

    不过那边仍然是海就是了。

    雾草,升级流就是这样的吗?*过瘾啊!

    苏游一下子激动坏了,拾起早就掉在地上的桃木剑,立刻有一套剑招涌进了他的大脑,他简直就是无师自通地学会了一套剑术,立刻舞了起来!

    舞了几招之后,他尝试着将真气注入桃木剑,对着眼前树木猛地一挥——

    只听“轰隆隆”的几声巨响,剑气所至的所有树木全都被拦腰砍断,在他面前倒出了一个半圆形!

    苏游不可置信地看看自己的手,以及手里的桃木剑,在他眼里,这把原本粗制滥造的桃木剑简直闪烁着橙武的光辉!

    果然最重要的不是兵器,而是使用兵器的人!

    那小怪兽看到苏游终于get到了全部奥义,激动地在他身边转来转去,长尾巴扬得高高的,像是一条挥舞着的彩带。

    这货看来不是坑我的,是来帮我的。苏游弯腰,向它伸出手,小怪兽立刻跳上了他的胳膊。

    “昨晚你到底做了什么?”他将小怪兽抱在怀里,看着它的黑豆眼,“是与我达成了什么血契吗?”

    一般神神叨叨的文可能都会有这么个玩意。

    小怪兽似乎是听懂了,轻轻点了点头。

    苏游不禁琢磨,难道这是这篇文中什么类似于伴生灵兽一般的设定?

    或许是吧,但该死的枭枭不告诉我。

    算了,不管了,总之现在我功力增进,又有了这丑得辣眼睛的什么灵兽,这波不亏。

    “既然你是我的灵兽,那你就还叫虚虚吧。”苏游把它托到自己眼睛跟前,与它大眼瞪小眼,“之后你不会再害我了吧?有什么事儿咱俩好商量,别玩突然袭击行吗?”

    虚虚盯着他,突然歪头杀,看起来还怪可爱的。

    随即这小家伙抓住苏游的手指,在他指尖上“咔嚓”一咬。

    “哎!”苏游下意识地一哆嗦,“刚说好你又来!”

    虚虚“无辜”地看了看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苏游的伤口,两相接触刹那,苏游突然间醍醐灌顶。

    “我明白了,以后不需要你再钻进我心口里对吗?”他问,“我只需要用一点血液喂养你就行了。”

    虚虚点点头,继续舔舐他手指上的小伤口,于是苏游眼见着那伤口愈合了。

    不过他突然觉得有点惊悚:“你是只喝我的血生存吗?”

    那岂不要把老子吸干?

    虚虚摇摇头,尾巴尖垂下,从泥土里勾出一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小虫,当着苏游的面嚼了。

    然后它两只前爪合十,又瞅瞅苏游指尖,意有所指。

    “哦!我知道了,其实就是功力进阶的时候,需要通过血液来共享是吗?”他恍然大悟,“平时你不需要喝我的血?”

    虚虚的触角欢快地点了点,垂着的长尾巴也勾了勾,貌似很愉快地认同了。

    苏游这下放心了:“那成!以后就跟你作伴了!”

    也不知道刃皆虚有没有这么个小玩意,要是有的话,最好比这只还丑,这样我就能笑话他了哈哈哈哈!

    稍事休整,恰好海面上起了风,苏游便决定立刻出海去寻找大陆。

    管它是吹向何处的风呢,系统既然要我自由发挥,我就再把球踢回给他。

    横竖他不能让我再流落到另一个荒岛,任务时间拖得太久可不赖我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