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31 章 31 远古召唤(5)免费阅读

第 31 章 31 远古召唤(5)
    苏游非常光棍地准备把锅都推给系统,拖起了木筏往岸边走去,虚虚就蹲在他的肩膀上,四只小爪紧紧抓着他的衣服,长尾巴盘在他的腰上。

    拖着木筏进入齐腰深的海水里,他才坐上去,盘腿用木剑对着小岛挥出一道剑光,靠着这个的反作用力将木筏推离了小岛。

    木筏上用草叶扎成的帆很快被风吹得鼓胀了起来,小筏子顺着风,悠悠然地往远处飘去。

    海面波涛起伏,坐久了腰疼,苏游干脆躺了下来,枕着双臂,用一片叶子盖脸挡住阳光,开始闭目养神。

    虚虚就很安静地趴在他的胸口,与他一起休息,但这小东西没待多久,就滑下去躺在了木筏一侧。

    苏游伸手摸了摸,知道它没掉下去,也就随它去了。

    差不多飘了有一天,日光渐渐黯淡下来,苏游正琢磨着晚上是不是把咸鱼给吃了——毕竟那“鱿鱼干”曾经是虚虚身体的一部分,现在俩人这关系,哪好意思当着它的面吃。

    突然“啪”地一声,有东西落在了木筏上,苏游扒拉下去盖脸的叶子,循声望去,居然是一条欢蹦乱跳的鱼!

    他赶紧趴过去将鱼按住,免得这新鲜食物自己跑了。

    不会吧,我人品大爆发吗?连鱼都主动送上门来给我吃?

    接着又是“啪”一声,另一条鱼也飞了上来。

    苏游扭头看,才知道是虚虚在用尾巴钓鱼,看来这小东西玩得很是得趣,背对着水面坐在木筏边上,尾巴欢快地在水里一甩一甩,安静一小会儿,立刻就又甩上一条来!

    “够了够了!”苏游拍拍它的脑袋,“别钓了,尾巴被鱼咬一口也怪疼的,玩玩水就行了。”

    虚虚头上的触角轻轻点了两下,表示明白了。

    苏游琢磨,看来这个程度的伤痛并不会进行共感,只是在危及生命的时候才会,这倒是挺让人放心的。

    动物又不如人类会自我保护,万一一点小伤都共感,自己还不得郁闷死。

    不过,这小玩意万一发那什么……春,会不会影响自己?现在是春天吗?

    诶,它是公的还是母的?分公母吗?

    苏游手里按着三条欢蹦乱跳的鱼,斜觑着正用尾巴欢快戏水的虚虚的*,产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发散思维。

    想得入了神,手里的鱼跑了一条,“嘭”地蹦回海里去了。

    算你命大!苏游一手按住一条,心想这两条也够自己吃,看来这一路,应该不用再为伙食发愁。

    谁知就在这时,木筏像是被什么东西从底下狠狠一撞,悬空了几十厘米,又重重落下,苏游只顾着维持平衡,双手牢牢抓住木筏,剩下的两条鱼也逃生了。

    “虚虚!你别是钓上什么大鱼来了吧?!”

    然而这小东西迅速窜到他身边,紧紧贴着他,尾巴尖尖上有一点小伤口,渗出了血珠。

    苏游顿时觉得不妙:“不好,是不是你的血把水下的什么大型生物给引出来了?”

    虚虚不明所以,舔着自己的尾巴尖,那点小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但眼前他们的麻烦并没有解决,木筏很快接受了第二次猛烈的撞击!

    这一下撞得更厉害,整个筏子飞了起来,在半空中转了个圈,苏游和虚虚失去依托,“扑通”“扑通”两声,一前一后掉进了海里。

    一条细长的东西从苏游的腿间划过,那种不怀好意的感觉顿时令他浑身猛地一激灵。

    他奋力地游着水,在水下睁开双眼,眼前的情景把他吓了一跳!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长得像条鱼,身长至少有十米,宽高可能都在三米以上,但是整条鱼浑身上下几乎长满了触手,又细又长地轻轻漂浮在它的身体周围,这玩意还长了一张血盆大口,丑陋的额间凸起上有两只并列的小眼睛。

    这实在太不符合生物学原理了啊!这种鱼的眼睛不应该在脑袋两侧吗?

    或许它根本不需要用眼睛来看,全身那些长短不一的触手完全可以感知海里的任何动向。

    苏游慌乱地踩着水,尽可能往后退,想离这条怪鱼远一点。

    这他妈什么鬼克苏鲁,明明就是群魔乱舞!

    那条怪鱼并没有着急冲过来,而是饶有兴趣地观察他们——虚虚这小玩意一马当先,挡在苏游身前,四只小短腿扒拉着海水,嘴巴憋着气,头顶触角不住颤抖,不知道是不是在发送愤怒信号。

    苏游掉落水下的时候猝不及防,并没有憋住气,这会儿从嘴角处溢出一堆小气泡,简直就像个泡泡制造机。

    趁着怪鱼还在做生物观察,他实在憋不住了,赶紧往水面上窜,并且对着水下大吼:“虚虚,你别冲在前头!我来!”

    说完这话,他反手抽出腰后别着的桃木剑,狠狠吸了口气,再度沉入水下。

    好在水下边一切正常,怪鱼没有发动袭击,虚虚也依旧在颤抖着触角,它似乎是不用换气似的,简直就是天赋异禀。

    苏游游到它旁边,伸手把它往身后一扒拉,伸出桃木剑对着怪鱼晃了晃。

    那意思就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有话好好说,没话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文明社会,不要随便动手。

    那怪鱼居然也来了个歪头杀,前半截身体的触手妖娆地舞动着,缓缓冲苏游伸了过来。

    苏游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给它点颜色看看,谁知身后的虚虚竟然像一支箭似地冲了过去,那万能的尾巴尖尖翘过头顶,“啾”地对着怪鱼放了一道光波,正中它丑陋的……鼻孔。

    我日……你真的是伴生灵兽吗?是找死的吧!

    那条怪鱼很显然被虚虚的冲动给惹怒了,大嘴里喷出无数的气泡,呼啦啦地照着苏游的脸飘过来。

    苏游举着剑赶走这些挡住视线的气泡,全神贯注地想要给怪鱼致命一击,他拨拉了一下虚虚的长尾巴,想要把它给弄走,然而这个时候,怪鱼突然张大了嘴巴,向他们冲了过来。

    那深渊巨口里长满了锋利的牙齿,从苏游这个角度一看,不止两排,而是上下成双的好几组,一眼望去至少有三组!

    这也太不符合逻辑了吧!这种鱼需要咀嚼吗?!

    算了,苏游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鬼世界里的生物,就他妈没有任何逻辑!全都是那个咕咕作者搞出来的破烂设定!

    他已经举起了剑,正准备给这条怪鱼迎头痛击,谁知道该死的虚虚,竟然不顾一切地冲进了那鱼的嘴巴里!

    苏游:“……”

    此刻就是没了脾气。

    那怪鱼似乎也没料到,猎物居然会这么主动,“哗”地一声闭上嘴,面目呆滞住了。

    苏游没有濒死的感觉,这也就证明,虚虚在这玩意的肚子里还活着,他便趁怪鱼发呆,迅速浮出水面换了口气,赶紧再度潜了下来。

    估计是虚虚那点肉不够它塞牙缝的,怪鱼小眼睛看着苏游的方向,所有的触手都变得比方才更加活跃,它再度张开大口,向苏游冲过来!

    苏游瞅准这个时机,运起体内真气,冲着它第一排上牙挥出一道剑光。

    “哗啦”一声,那排尖利的牙登时全被敲了下来。

    怪鱼吃痛,立即闭上了嘴。

    苏游借着这个功夫,又浮上去换了次气,再度潜入水中的时候,怪鱼怒不可遏地再次冲他张嘴。

    虽然这玩意又丑又吓人,好在它没什么智商,如此这般循环三次,苏游成功地把它嘴巴里三组上牙全敲掉了。

    最后一回,怪鱼学精了,长触手陡然箍住了苏游的脚腕,猛地把他往自己身前一拉。

    苏游当然不肯就范,挥剑就斩,被他注入真气的桃木剑立刻变得锋利起来,干脆利落地砍断了那根触手。

    怪鱼吃痛,鼻孔里重重喷出两股气柱,更多的触手往苏游这边伸过来,苏游来回砍也砍不过来,最终无奈被细长的触手们捆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送进了怪鱼的臭嘴里。

    他并不惊慌,因为原本就是要冲进怪鱼肚子里去救虚虚那个倒霉熊孩子的,不过在他的计划里,是自己帅气地冲进去,而不是现在像只大闸蟹一样被送进去。

    算了,要啥自行车呢!

    一进入怪鱼的大嘴,那些触手自动就松开了,水也从鱼嘴里过滤了出去。苏游就像掉进了一个臭乎乎、软乎乎的洞里,还没来得及站稳,就得忙着避开他没来得及敲掉的那几排底层牙齿。

    好在没有了外部威胁,他也放了心,就是不知道这鱼肚子里的氧气够他用多久,还是得尽快找到虚虚才行。

    苏游将一缕灵力注入桃木剑,在剑尖处点亮一抹荧光,借着这微亮的光线往鱼肚子里走去。

    “虚虚?!”他一边走一边喊,“你给我滚出来!”

    鱼肚子里特别闷,苏游出了满头大汗,他踩着怪鱼柔软的内部组织,尽力让自己能走快点。

    这鱼不过十米多长,往里越走越窄,渐渐得低头才能前行,幸好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里边的动静,是“吱吱”的声音。

    循声快跑两步,苏游果然看见了被一团不知道什么薄膜困住的虚虚。

    他深深叹了口气:“你娃还能干什么?这么废柴就别往前冲了行吗?!”

    虚虚看到他来,头顶两条触角冲他弯了弯,很明显有点委屈。

    现在不是教育孩子的时候,苏游赶紧过去救它。怕伤了虚虚,他不敢用桃木剑去划那层薄膜,于是尝试着将灵力聚于右手食指与中指顶端,轻轻在薄膜上划了一下,那层膜立刻就裂了道口子。

    虚虚立刻挣脱了出来,四腿一蹬,跳进了苏游怀里。

    “好了,别怕,咱这就出去。”

    苏游抱着虚虚,快步往回跑,跑到了那条鱼腹中最为宽阔的地方,深呼吸一口气,举起桃木剑,将真气催到最盛,手臂抡圆了,狠狠划了一个圈!

    这道看起来非常圆的剑光登时将怪鱼从里到外划透,怪鱼吃痛,似乎在急速往前游,它的后半截身体在这样的速度下“轰”地脱离了前半截,伴着呼啦啦血水,迅速向后坠去。

    苏游做好了准备,早就憋住一口气,从鱼腹中跳进水里,立刻往水面上冲!

    虚虚也从他的怀中挣脱,随着苏游一起自行往上游。

    “哗啦”一声,一人一怪兽同时窜出了水面。

    苏游一边踩着水,一边四下张望,所幸他的木筏就在不远处,他快速游过去,奋力将筏子翻过来,才跳上去仰面躺着,呼哧呼哧地直喘粗气。

    怕怪鱼的血引来更多的怪物,他不敢懈怠,喘了几口气就赶紧把别在木筏边上的水浆取出来划水,希望能尽快离开这里。

    划了几下,苏游发现这木筏自己突突得还挺快,扭头一看,是虚虚蹲在木筏末端,长尾巴在海水里转得像个螺旋桨,这才送木筏迅速向前行进。

    “哎呦我的妈,您老还有这本事呢?行,就让你将功赎罪吧!”

    苏游再度瘫在木筏上,心安理得地享受虚虚的孝敬。

    怪鱼肯定是死翘翘了,那前半截鱼身子应该也已经沉入了海底,又过了好久,苏游闻不见那股臭鱼味儿,才招呼虚虚:“行了,上来歇会儿吧。”

    虚虚累得不行,趴在他身边也呼哧带喘的,累得舌头都耷拉出来了。

    苏游侧过身看着它,准备开始安全教育:“怎么回事?跟你说了让你躲远点,你咋还愣往前冲呢?我好歹是个有灵力的人,还保护不了你?看不起谁呢?!”

    “有危险直眉楞眼地冲,那叫莽撞,不叫勇敢,懂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给你取错名字了,你这毛病怎么这么随刃皆虚呢?!”

    “可人家是那么大一个魔头,有脑子有本事,有冲的资本,你有啥?长得跟抽象画似的。”

    虚虚起初还很安静地听着训话,突然也不知道怎么地,脑门上俩触角开始不安地抖动,肚子也跟着痉挛,张开嘴做出了呕吐的举动。

    苏游:“……”

    倒也不至于听吐了吧?

    接着就听“咕噜”一声,虚虚还真吐出了一个东西。

    那玩意是个珠子,有苏游拳头那么大,虽然沾着小动物的胃液,但丝毫不影响它的美貌。

    这可太漂亮了,球面上反射着七色光,被夕阳一照,熠熠生辉。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来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