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33 章 33 远古召唤(7)免费阅读

第 33 章 33 远古召唤(7)
    猫不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苏游吃饱喝足,又厚着脸皮跟大妈要了两套替换的衣服,把咸鱼干、锤子和斧子留了下来,一身轻松地抱着虚虚蛋,拿着桃木剑,背着小包裹,向野山进发。

    他问过路线,知道野山就在这个部落外大概三四十里地的地方,于是施展轻功,没过多久就到了山脚下。

    这山不高,山上郁郁葱葱长满了松柏,现在就要入夜,显得颇有些阴森恐怖。

    苏游再度将灵力聚于剑尖,用以照明,举着剑上了山。

    大妈形容魔物,无非就那几个词,什么青面獠牙、奇形怪状,完全没有指示性,苏游不知道怎么找,但好在这次猎魔是有悬赏的,那就意味着肯定还有别人也来找这个魔物。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山里没走多远,他便远远看到几个身影晃过,二话不说立刻跟了上去。

    想必对方是有备而来,苏游还没有追到近前,便感觉到地面开始震动,接着便有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传来,定是那魔物无疑了!

    不远处剑光大作,想必是那些猎魔人已经跟魔物打了起来,而那魔物喷出的火焰瞬间照亮了野山上空,很快在周围形成了一个火圈。

    苏游刚刚冲到附近,便被那烈焰产生的气流推出去好远,重重摔在地上!

    看来这魔物本事不小啊!

    与此同时,他听见不远处传来几人的吼声。

    “大哥,小心!”

    “三弟,别管我,护好你们自己!”

    “不行!今日我们三兄弟要死就死在一起!”

    听这对话,这三个猎魔人是兄弟三人,显然老大被困,危在旦夕!

    苏游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蹭蹭蹭地跃上附近的高树,将面前情形收于眼底:那魔物长得就像是被核辐射过似的,五官全都不在应该在的位置上,只有一张血盆大口甚是骇人,正不断向面前的两名男子喷出小簇火焰。

    它头顶长了两只尖角,其中一只上面挑着一个男人,应当就是那两人的大哥。

    后两名男子投鼠忌器,一度不敢向魔怪发起攻击,只能愤怒地与它对峙。

    苏游隐藏在树木顶端,催动灵力,骤然向那魔怪的犄角挥出一道剑光——

    只听“砰”地一声,魔怪的尖角应声而断,被尖角刺穿了背后蝴蝶骨的男人摔落在地。

    他的两个兄弟齐声喊道:“大哥!”

    而这魔怪头顶断角,怒不可遏,已经循着剑光挥来的方向锁定了袭击者。

    它狠狠一跺脚,张开大嘴,就冲苏游喷出一道烈焰!

    苏游当即从树上高高跃起,将真气注入剑身,挥出了一面巨大的保护罩,与烈焰短兵相接时,刹那立刻爆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

    艹!老子要瞎了!

    保护罩将魔怪的火焰尽数挡住,苏游也从空中下落,他脚尖点在树上想要借力,没料到那魔怪贼心不死,竟然一低头就冲了过来!

    苏游仓促间再次跃起,万般无奈下只得跳上了魔怪的脑袋,那家伙自然视此举为挑衅,不断晃动着它丑陋的大脑袋,想要把苏游给颠下来。

    一时间,苏游感觉自己像是在玩酒吧里那种甩人机械牛,被颠得四肢都快散架了,只能一手抓住魔怪剩下的另一只角,苦苦维持平衡。

    “壮士,小心!”旁边一位弟弟扶起自家大哥,另一个便冲了过来,抬手便挥出一道剑光,落在了那魔怪的脸上。

    轻得好似挠痒痒,连道痕迹都没有留下。

    苏游:“……”

    您这功夫,不太适合出来猎魔啊亲!

    魔怪先是被人砍掉一只角,这又被人骑,还被扇了一耳光,简直怒不可遏,干脆先不管身上的苏游,对着那位不知死活的弟弟就要喷火。

    苏游冲他大喊一声:“闪开!”

    随即他趁着魔怪要喷火、暂时没顾得上乱晃的这个当口,“嗖”地从它背上跃起,将全身真气注入桃木剑,径直冲着魔怪的后颈狠狠地刺了下去。

    他感觉到桃木剑一路刺穿魔怪皮肉所发出的钝响,待木剑四分之三没入对方体内之后,苏游双手抓住剑柄,就像船长转动船舵一般,用力向右侧一切——

    魔怪发出震彻大地的呼痛声,全身剧烈地挣扎抖动起来,苏游匆忙把剑抽回,却没来得及保持平衡,一下被魔怪从身上甩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他连忙护住胸口的虚虚蛋,顺势滚了几下,滚进了旁边草丛中,这才有功夫回头看战况。

    方才那位头铁的弟弟倒是无妨,看来是在魔怪喷火前就已经及时避开了,而这位魔怪先生脑袋被苏游切掉一半,最后挣扎了一会儿,便重重歪在地上,死翘翘了。

    脖子里的黑血稀里哗啦流了一地,实在臭不可闻。

    成,魔怪死了就好,苏游这才仰躺回去,长长松了口气,然后他才顾上检查虚虚蛋。

    这场战斗耗时并不长,也不算激烈,理论上讲不该有什么问题,可当他把胸口麻布包拆开的时候,却发现虚虚蛋凹下去一块!

    啊啊啊啊!苏游顿时抓狂了!

    怎么回事?会不会影响虚虚的孵化?

    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指从凹陷的那一块上轻轻抚过,没有摸出破碎的痕迹,只是凹了进去。

    难道这个蛋壳是有弹性的?摸起来也不像啊,看着就跟普通蛋差不多,可能就是壳厚了一点。

    苏游抱起虚虚蛋,把耳朵贴在上边静静听了听,依稀能听见里边像是有呼吸声和心跳声,看来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虚虚,对不起啊,下回我会更加仔细照顾你,你可千万不能有事。”他轻轻抚摸着蛋壳,“爸爸爱你哦!”

    噫……好恶心。苏游自己说完都打了个冷战。

    那也没办法,小朋友就是要安抚的嘛。

    “壮士!”

    苏游抬头,便见那兄弟三人相互搀扶着向他走来。

    周围还有树木着着火,借着这光线,能看出那位大哥后背的尖角已经被取出来了,除了面色发白之外,人看上去状态还可以。

    三人走到他面前,大哥拱手道:“多谢壮士出手相救!”

    苏游赶忙起身还礼:“应当的,不必多礼。”

    稍后大家互相做了自我介绍,他才知对方姓姜,名字简单极了,分别是姜大、姜二和姜三。

    听着很像没有任何地位的配角啊喂!

    方才不知死活打魔怪耳光的正是最小的姜三,他似乎对苏游很是敬佩,激动道:“姬大哥,你的灵力可真强!定是经真神指点过的猎魔人!”

    苏游被小同学的盲目崇拜搞得有点飘,心想真神是没有,真神经病倒是遇到过。

    话说那个世界之神,应该是本文克苏鲁设定的幕后黑手,他怎么可能指点我,除非很享受这种杀手养成的感觉。

    啊那个*说不定还真喜欢!

    “姜小弟过奖了。”苏咸鱼表面谦虚道,“大哥无碍吧?”

    姜大气若游丝道:“不妨事,都是皮外伤,休养几日便好。这次全仗姬兄弟相救,魔怪的灵珠与部落的悬赏应全归姬兄弟所有……”

    “这可不成,消灭这只魔怪是大家共同的功劳,实不相瞒,方才我也是跟着三位才找过来的,岂敢贪功?”一听这玩意果然有灵珠,苏游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姜家三兄弟面面相觑,最终姜二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相互推辞了,挖出灵珠之后,我们四人平分,悬赏也如此安排,如何?”

    苏游笑道:“甚好。”

    事不宜迟,他与姜二姜三将那魔怪的肚子剖开,挖出了一颗巨大的灵珠。这珠子比海上怪鱼的那颗大多了,就算能分四分之一,想必也是能提高不少功力。

    于是四人当即围成一圈开始打坐,灵珠在他们的真气共同作用下缓缓升至半空,在被炼化的过程中,幽幽闪烁着光芒。

    远古人都比较朴实,说是四分之一,没有人多占半分,苏游当然也不会占人便宜,只炼化了属于他的那部分。

    这个过程依旧持续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四人才先后睁开眼睛。

    周围的火都已尽数熄灭,初升的朝阳洒下清淡的日辉,林子里一片生机勃勃。

    经过这一夜的*,姜大的伤也愈合了不少,大家都恢复了体力,便将那魔怪的头颅割下来,拖着回部落去领悬赏。

    回去的路上,苏游与他们打听:“不知各位是否听说一个叫千跖的魔怪?”

    “千跖?不曾听说。”姜大摇摇头。

    姜二也道:“普通的魔怪哪有名字,大家都是随口叫它们喷火怪、喷水怪之类的。你说的魔怪居然有个这样不同凡响的名字,定非寻常之物。”

    苏游想,这是作者取的啊,毕竟千跖是反一号嘛!

    但这么说也对,千跖至少应该比那怪鱼、这个喷火怪要厉害一些。

    “姬大哥,你是从何处得知这个‘千跖’的存在?”姜三就是那种本事不够但好奇心极强的熊孩子,感觉他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苏游这下卡了壳,随口编了个理由:“偶然间听别人议论才知道的。”

    “有名字的可能就是魔神了,一般魔神不会随意出来作乱,只派它的爪牙为祸人间。”姜二道,“姬兄弟若是要寻它,可能要往内陆去。”

    “对了,咱们这里是泽洲吗?”苏游这才想起来问。

    姜三抢答:“是啊!姬大哥是哪里人?怎会不知这就是泽洲?难道泽洲之外还有其他地方?”

    “三儿!怎么这么多问题!”姜大制止道。

    苏游笑着回答:“泽洲之外当然还有别处有人生活,我呢,是从海上来,之前住在一座岛上。”

    “难怪!”姜三感叹道,“都说神仙就住在海上仙岛,怪不得姬大哥的灵力如此高强!”

    接下来就是一路夸夸夸,四人很快返回了这个姜姓部落,酋长见到那喷火怪的脑袋十分开怀,立刻就叫人拿出了悬赏,发给了苏游等人。

    苏游满怀欣喜地一看,发觉那就是一堆贝壳。

    也对,远古时期贝壳层被当做货币来用。要是早想起这些事,他就从那荒岛上多捡一些了。

    失策啊失策!

    除了一些贝币之外,悬赏中还包括了仙草灵药。能用来做奖品的指定不会有问题,苏游利索地将这些东西装进小包袱里,告别了姜家三兄弟。

    但他并没有离开姜姓部落,而是在部落的最外缘寻到了一处无人居住的小院。

    要找这个魔神千跖是苏游的终极目标,但是眼下更重要的,是照顾好这个珍贵的虚虚蛋,希望它能快点孵出来,免得带蛋上路太麻烦。

    要是再凹一块,孵出来的虚虚是个天残,那可怎么办才好!

    这间小院子里就一栋茅草屋,落满了灰尘,像是被荒废很久了。苏游也不在乎这些,随手挥出一道剑气,将土炕上的灰扫干净,便立刻盘腿坐了上去。

    方才灵珠被他炼化之后,他明确地感觉到体内真气更加充沛,现在是该滋养虚虚蛋了。

    不知道蛋能不能被滋养,姑且一试吧!

    苏游划破手指,滴了几滴血在虚虚蛋的凹陷处,眼看着血珠渐渐渗进了蛋壳中,他登时兴奋了起来。

    果然有用哎!

    于是他又滴了几滴血,虚虚蛋依旧不贪心,只是吸了几滴,剩下的血液就浮在蛋壳表面不再渗下去,苏游便也不再多滴。

    他抱着虚虚蛋,叮嘱道:“你要好好的啊,现在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总之,你快点给我出来——你可不轻,知道吗?抱着你我腰疼。”

    这小家伙少说也得有个十几斤,可能在蛋里又猥琐发育了。

    苏游闲着无聊,抱着虚虚蛋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也不知他睡了多久,总之是听到耳边有噼啪作响的声音,才猛地被惊醒。

    睁眼一看,怀里的虚虚蛋居然从凹陷处开始碎裂!

    *,怎么回事?!苏游震惊,我可什么都没干啊!难不成,它终于要孵化了?

    联想两人刚结血契那会儿,一夜之间虚虚就从软体动物变成了哺乳动物,现在它变成蛋已经有几天了,或许也到了孵化的时候。

    苏游立刻翻身起来,正襟危坐,紧紧盯着眼前的虚虚蛋,看着那蛋壳一点点碎裂,熟悉的尖尾巴从缝隙里伸了出来……

    然而,令他大跌眼镜的是,最后居然里头爬出来一个白白净净的胖娃娃,仰头就对苏游咯咯笑,脆脆生生喊了一句:“爸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