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34 章 34 远古召唤(8)免费阅读

第 34 章 34 远古召唤(8)
    猫不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苏游看着那胖娃娃,整个人濒临崩溃。

    我日,将来见了刃皆虚,我他妈怎么解释?!

    你不在的时候,我有了一个孩子?

    虽说两人只是打算试试,但基本忠诚还是要做到的啊,莫名其妙多出个娃,咋说?

    说蛋里孵出来的?还不如说是我感孕自己生的听起来靠谱点呢!

    毕竟现在远古很流行这种神话故事!

    要不……保留蛋壳碎片作为证据?那也不能证明这娃是从这蛋里生出来的呀!

    苏游在风中凌乱,就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大概有三岁的小娃儿爬着爬着就站起来,冲他跌跌撞撞扑过来,笑着张开手像是要抱抱。

    妈呀,生下来会走会说话,这他娘的是个哪吒?

    哪吒还被怀了三年,这蛋有没有三天?

    可是当小娃娃真的扑进他怀里的时候,苏游一把抱住对方,还是真切地感受到了那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

    这可是真·血脉相连,小娃娃跟他有血契,俩人是共生的。

    既然这样,叫“爸爸”就不妥了吧,苏游有点后悔,之前不该给他传输这种不良胎教。

    对,是个“他”,这娃光溜溜的,什么性别一目了然。

    “以后叫哥哥,别叫爸爸,知道吗?”他赶紧教育。

    小娃娃抬头冲他傻乐:“好的,哥哥。”

    倒是十分乖巧。

    苏游心想,原本期望虚虚能跟我说话,这下也算实现心愿了吧,以后总算是不用再打手语瞎比划了。

    他赶紧从小包袱里掏出之前跟大妈讨要的麻布衣服,把小娃娃给裹起来,怕对方着凉。

    这种担心应该是多余的,这孩子明显不是人类,只是汲取到了足够的灵力,化成了人形。

    苏游给他穿衣服的时候,除了好好观察了一下他*后面细细的足有一米长的尾巴之外,还在他后腰到半截后背的地方,发现了一些微小的凸起,怀疑这些小玩意将来也会长出类似尾巴的东西。

    但这些都有什么用呢?他想起俩人一起对抗怪鱼的时候,虚虚的尾巴尖可以放出电光,当时没有给怪鱼造成威胁,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威力有所增强。

    小娃儿是真的很乖,随便苏游折腾,最后被裹成了个粽子也没有怨言,躺在床上看着他嘿嘿笑。

    苏游侧躺在他旁边,支着脑袋,点着他的小鼻尖:“哎,你还记得之前的事吗?”

    “记得呀!”小娃娃笑得眉眼弯弯,“哥哥砍了我的尾巴吃了,我躲在一边都看见了!”

    苏游:“……”

    倒也不必这么伶牙俐齿。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从哪儿来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小娃娃说,“有意识的时候,就遇到哥哥了,然后脑子里有个想法指引我要护着哥哥,跟哥哥结成血契。”

    他的大眼睛里闪着天真的光芒,苏游觉得他肯定没有骗人。

    “那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小娃娃懵懂地看着他:“我是虚虚呀?哥哥不是一直这么叫我吗?”

    苏游:“……”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么叫也成,等回头见到刃皆虚,就把娃往前一推,质问对方是不是胡思乱想了什么,被系统拿来做剧情了,反正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有了个孩子,又因为两人无法见面,相思成疾,才给孩子取了这个名!

    哈哈哈哈哈!到时候这人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他自己想着想着,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那小娃娃抬手摸了摸他的脸,说:“哥哥真好看。”

    苏游:“!!”

    这孩子过于早熟了喂!

    也可能是自己内心龌龊吧,人家可能就是正常称赞。他在心里反省了一秒,捏捏虚虚胖乎乎的小脸:“你也很好看。”

    说起来,这娃娃确实长得不错,眼睛圆圆的,嘴唇红红的,皮肤还白,眉清目秀的,现在给他揣条锦鲤就能上年画,长大后肯定是个帅哥。

    他应该用不了多久就长大了吧,毕竟生下来就这么大个儿。

    苏游看着虚虚,又问:“那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吗?”

    “不知道,醒来就是那个样子,只知道要找哥哥。”虚虚说,“也知道要找灵珠和各种灵物,跟哥哥一起*。”

    哎,可不就是上天,哦不,是作者安排给姬言的伴生灵兽嘛!

    一切都是天意啊~

    “那你还知道什么?”苏游饶有兴趣地问他,“结了血契会怎么样?”

    虚虚眨了眨他的大眼睛,认真地说:“就会同生共死啊!虚虚以后会好好护着哥哥,哥哥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孩子稚嫩的嗓音说出如此认真的誓言,苏游突然间十分感动,他低头在虚虚额头上亲了一口:“嗯,我们互相保护!”

    天色已晚,小孩疲惫地打了个哈欠,说:“哥哥,我想睡觉。”

    “那睡吧。对了,你饿不饿?”

    “不饿……”

    虚虚还喃喃说着,就已经睡了过去,从衣服缝里露出来的长尾巴缠上了苏游的手腕,一副非常眷恋的模样。

    这熊孩子,还挺粘人!

    苏游决定,这两天暂时在这个小茅屋里住着,观察一下虚虚到底能长多快,同时也要准备些生活物资——好像主要是衣服。

    俩人都有灵力,吃喝方面不用担心,但总不能果奔,显然衣服最重要。

    还有,虚虚得有个武器,这远古时代冶铁还没有发明,估摸着也只能是给他削把桃木剑了。

    等虚虚睡熟,苏游悄悄地把他缠在自己手腕上的尾巴解开,走进院子里。

    这小院里边正好就有一棵桃树,他用剑气削了两块木条下来,再将真气凝于手指,就着月光,歘歘歘地削出了一大一小两把桃木剑。

    糙是糙了点,也没有上漆,但看着还成。

    苏游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心道,叫虚虚自己盘包浆吧。

    鼓捣完这些,他才在脑海中呼唤夜枭:“枭枭!”

    “又怎么了?”被迫营业的系统助手上线。

    苏游问道:“有没有可以直接提供衣服的卡片?”

    “有。”夜枭简要道,“女王衣橱卡。”

    苏游:“……”

    “为什么叫女王衣橱?怎么就不能是男人衣柜?”他恼火道。

    “因为女王衣橱里边种类多啊!男人衣柜里能有什么。”夜枭嘲讽道,“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

    “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用女王衣橱卡?说出去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只是一个名称罢了,你要不要想这么多?”

    眼看夜枭又要对他发动人身攻击,苏游也懒得与他争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给我看看这个卡片的介绍。”

    于是一个文本框从天而降。

    女王衣橱

    简介:百变衣妆,打造不一样的你。

    使用方式:想要什么衣服跟系统助手说,老娘什么都有。

    使用限制:在每篇文中不限数量,任务结束即失效。

    消耗积分:2000。

    唔,这个价格倒是很合适,看来不需要为衣服发愁了。苏游爽快地买了这个卡,叫夜枭给他分别取了五岁、七岁和十岁的男孩麻布衣服出来,给虚虚备着。

    很快三套衣服就叠得整整齐齐地出现在了苏游手中,这料子看上去是麻布的,摸起来还挺舒服,应该不会磨伤小朋友娇嫩的皮肤。

    “对了枭枭,我现在有完成什么任务了吗?有没有赚到一些积分?”苏游兴奋地打听,“至少我还杀了个喷火怪。”

    夜枭嗤笑一声,道:“喷火怪是剧情,又不是剧情任务,别混为一谈。不过你确实也完成了两个小任务,一个是‘结成血契’,一个是‘重返大陆’,系统给你结算了,每个任务20万积分,目前在这篇文中,总共获得40万积分。”

    “汇总上一个任务积分,再减去两张卡消耗的4000分,最终结余295万6千分。”

    哇哦!感觉自己一下子发财了!苏游心想,这两个小任务一下子就积这么多分啊!

    “老样子,我和虚虚,嗯,我指的是那个到现在都不露面的刃皆虚,一人一张复活卡,一人一张护盾卡,帮我们买了吧。”

    夜枭犹豫了一下:“你要不再考虑考虑?不要冲动消费。”

    “这有什么好考虑的?现在又不是买不起。”苏游大手一挥,“买!”

    毕竟“行走江湖,安全第一”。

    剁手永远都是有*的,祸祸了不少积分,苏游心情愉悦地回到房中,见虚虚睡得正熟,便把另外一套衣服给他盖好。

    他白天睡了一觉,现在并睡不着,干脆就坐在一边打坐了。

    一夜匆匆而过,苏游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他转头去看旁边仍旧在睡觉的虚虚,发觉这娃确实长大了,身量比昨晚要长了不少,现在看起来,至少有六岁孩子那么大了。

    睡觉还真是长身体啊!

    但这么个长法,就算不是人,是灵兽,能吃得消吗?

    苏游撩起盖在虚虚身上的衣服,查看他的膝盖手肘等位置,想看看有没有因为长得太快而产生那种皱皱的纹路,观察结果就是这娃皮肤真他娘的水嫩,滑溜溜的跟豆腐似的,连毛孔都没有。

    就是很让人羡慕!

    这白白胖胖小团子实在是太可爱啦,苏游突然希望他不要长那么快,永远这么好玩该多好。

    可能是被他弄得痒了,虚虚闭着眼笑了起来:“哥哥,别动我……”

    “睡醒了?饿不饿?”苏游摸摸他的脑门,娃头发也长了不少,可以扎两个小揪揪了。

    虚虚翻了个身,撒娇道:“不饿,还想睡。”

    “那你睡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不饿也得吃,小孩子家身体哪能经得起这么耗。”

    “不行!哥哥不许走!”说话间,虚虚两条尾巴一边一个,缠住了苏游俩手腕。

    啧,昨天看见的凸起,果然已经有一条长出来了。

    现在应该不能再叫它尾巴,应该叫……触手?

    可能克系设定就喜欢长很多触手吧。

    苏游无奈:“要么你就起来跟我一起去,要么就撒开我。”

    教育孩子还是不能娇惯。

    虚虚想了想,打着哈欠坐起来:“我和哥哥一起去。”

    嗯,人去了,魂儿睡着呢,他跟个小树懒似地趴在苏游后背上,倒也不用苏游勾着他的腿,他的触手就很好用,能保证自己不掉下来。

    一大一小在简陋的集市上转了一圈,苏游用贝币换了一只鸡,买了些陶锅陶碗,然后厚着脸皮请求卖鸡的人帮他把鸡给收拾了。

    人家看他腰间别着桃木剑,知道他应该是个猎魔人,而猎魔人连杀鸡都不敢……脸上的表情不可谓不精彩。

    但收拾鸡跟收拾鱼又不一样,苏游就是下不了手,也确实不会嘛!

    反正脸皮厚则无敌,外加多一个贝币,卖鸡的小贩也没多说什么,很快就把鸡给杀了,褪干净毛,掏走内脏,用荷叶包好了递给他。

    回到小院里,苏游把虚虚放回床上,让他继续睡觉,自己则从院里水井取了水,灶台里点着火,开始小火慢炖那锅鸡汤。

    说起来,这远古纯天然无污染的鸡可真好,什么都不用放,闻着就很香,但苏游还是放了些悬赏得来的一些奇珍异草,最后加了一点点盐,盛出来放凉一些,他亲自尝了尝——哇,真不戳!

    “虚虚,起来喝鸡汤补一补。”

    小娃娃被他叫醒了,迷迷糊糊坐起来,揉着眼睛,使劲闻了闻:“好香啊……”

    “那当然,可是你哥我第一次这么用心熬汤呢!”苏游端着一碗到他旁边坐下,“都喝了,一滴都不能剩。”

    虚虚把碗往他面前推了推:“哥哥先喝。”

    艾玛,孩子这么有孝心,苏游感动得要泪目了,突然间体会到老母亲的心情是怎么肥四?!

    “哥哥喝过了,这是给你准备的,快喝了吧,不然凉了。”

    虚虚看了看苏游碗里的汤,突然间钻进他怀里,侧坐在他腿上,仰头奶声奶气地说:“哥哥喂我喝好不好?”

    啧啧啧!萌娃撒娇这谁能扛得住?!

    难怪有的家长会溺爱孩子啊,这简直就是灵魂暴击,让人直想什么都答应他!

    但苏游还是努力克制了一下自己,心想要是教不好,长大啥事儿都让我替他做,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因此他尽管一口一口喂虚虚喝汤,嘴里却道:“现在是看你还小,哥哥可以喂你,但是以后就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知道吗?!”

    虚虚立刻搂住苏游的脖子,干脆地说:“嗯!以后虚虚也喂哥哥!”

    苏游:“……”

    突然就想到了自己风烛残年的模样。

    这……大可不必!

    虚虚的胃口确实不同凡人,一整锅汤、一整只鸡都被他吃得干干净净,随后就又去睡觉了。

    之后他就这样断断续续睡了一天一夜,苏游没睡觉也没打坐,就看他,眼睁睁地看着这娃从软萌软萌的小团子,长成,哦不,睡成了看起来有十二三岁的小少年。

    倒也没长残,依然是个帅哥胚子,就是没小时候可爱了。

    苏老母亲如是想。

    长到这个岁数,虚虚就没有之前那么能睡了,每天醒着的时间多了些,苏游就让他拿着桃木剑跟自己一起练功夫。

    这孩子本就是灵兽化形,聪明得很,学什么都快,没用多长时间就把苏游教给他的剑法学了个明明白白,甚至还能从剑法中分解出更多的剑招,苏游险些都打不过他。

    太丢脸了!

    “那什么……咱歇一会。”苏游假装体力不支,用桃木剑撑着地,盘腿坐在地上呼哧带喘,“我这老胳膊老腿可打不过你这精神小伙。”

    虚虚哈哈大笑:“哥哥,开什么玩笑,你哪里老了?!”

    这才几天,他跟苏游学的说话一股子现代腔调,听着倒很有趣。

    “至少比你老。”苏游捂着后腰,心想老子怕不是要腰间盘突出?

    再说老子又不是你们这本书里的人,领会那些剑招自然没有你们得天独厚,这可不能赖我!

    虚虚乖巧地过来在他身后坐下,两只小爪在他腰间用力捏着,力道适中,苏游觉得很舒服。

    果然,养娃三日,用在一日。

    接下来几天,两人偶尔拆招,但更多的改为了一起打坐运功,就像很多武侠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双手相抵,真气相通,在两人奇经八脉中循环。

    毕竟是结过血契的关系,这样的功力运转令两人提升都很快,苏游更是从这种方式的*中学到了虚虚所拆解出来的剑招,几乎就等于用u盘直接拷进大脑,毫不费力!

    总之,没几天时间,苏游便觉得他的功力更胜从前,不夸张地说,如果用修真的等级来比喻的话,他就像提升了一个境界,还不用被雷劈,实在是太爽了。

    虚虚每睡一觉,就长大一点,五官变得越发立体,轮廓也从柔和慢慢变得凌厉,他渐渐退去属于少年的稚嫩,开始有了青年的影子。

    但是苏游莫名其妙地觉得,这娃怎么越长越似曾相识?

    也可能是他想多了,毕竟他是看着孩子长起来的,自然会眼熟一些。

    没过几天,苏游清晨醒来,感觉整个人被虚虚给抱得紧紧的。这家伙向来粘人,不光双臂要抱着他,身上所有的触手都要缠着他的手腕脚腕,简直就是一个粘人怪。

    可是不行啊,孩子长得比他都高了,再这么下去可就不太好了。

    “虚虚……”苏游挣扎了一下,“松开我。”

    身后那人听话地松开了那些触手,喃喃道:“哥哥早……”

    他似乎一夜间变了声,声音已经是青年成熟的嗓音,略带着一些刚醒过来的慵懒,听起来别样好听。

    “嗯,早。”

    苏游转了个身,与他面对面躺着,看了他一眼闭上,突然间觉得不对劲,立刻又睁开,见鬼一般地盯着面前的人,越看越气,飞起一脚,将人“咣”地踹了下去!

    “刃皆虚,你骗得我好惨啊!”他心中登时涌起了一股深深的委屈,眼眶一热,差点就要掉眼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