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35 章 35 远古召唤(9)免费阅读

第 35 章 35 远古召唤(9)
    :..>..

    被踹到地上的人立刻清醒了过来,茫然地看着床上的苏游,委屈道:“哥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踹我?”

    严格说来,他和之前的刃皆虚并非一模一样。

    真正的刃皆虚,大概是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再加上他身为大魔头,实际上显得更成熟稳重一点。

    而眼前的这位,昨夜入睡前还是十六七岁的少年,现在看起来则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了,是个稚嫩版的刃皆虚,眼神也是天真懵懂的,不像大魔头那般深沉,令人一眼看不透。

    但这点区别完全不造成任何影响,如果说之前苏游只是觉得他似曾相识,但现在这样子,足够令他确定,这货再长几天,绝对就是刃皆虚!

    苏游从床上跳下,跪坐在刃皆虚面前,双手揪住他的领子,恼火地质问道:“你觉得这么耍我好玩是吗?!”

    亏我还日夜惦记着你,生怕你在哪儿遭罪,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此刻的“刃皆虚”一脸茫然,甚至有点害怕,抓住他的手腕,委屈道:“你在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耍你了?”

    “还装?!就算你之前是鼻涕虫,是个蛋,后来年纪小,什么都不记得,我可以不追究。”苏游怒不可遏,“你现在都这么大了,别告诉我你没想起来自己到底是谁!”

    “我……我是虚虚……”

    “这么大个男人,别他妈这么叫自己!”

    “那我要怎么说,从来我只有这么一个名字,是你给我取的!”“刃皆虚”显然是被苏游的突然变脸吓坏了,委屈得眼眶发红,眼睛里甚至微微凝了些泪水,手足无措道,“我、我应该跟你姓对吧,那我应该叫、叫姬虚?”

    苏游:“……”

    突然间,望着那双水亮的眼睛,他又觉得自己的爆发毫无缘由。

    眼前这个虚虚,从最初什么样,到现在什么样,是自己眼瞧着变过来的,如果这真的是刃皆虚,并且有之前的记忆的话,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告诉自己。

    如果对方没说,那就是真的想不起来。

    或者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他无力地松开“刃皆虚”的领口,双手使劲撸了把脸,声音嘶哑道:“你到底是真想不起来,还是……”

    还是因为我们结成血契,心意相通,你不知不觉长成了我想念的那个人的模样?

    那我的刃皆虚又在哪呢?

    这篇文中的世界,虽然目前一切顺利,但遭受的痛苦比上一个要多多了。苏游本性乐观心大,很多事并没有细想,也没有觉得太害怕,只是心里始终记挂着刃皆虚的下落。

    此刻心情的大起大落突然间击碎了他给自己做的防护罩,令他突然间陷入一种恐慌当中。

    会不会再也找不到他了?

    系统会不会又抹去了他的记忆?

    这贼系统秘密可多了,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

    苏游兀自发着愣,突然间一个宽广的胸膛将他拥住,一下一下捋着他的后背,用那个听起来稍显稚嫩却又熟悉的声音道:“哥哥不哭,虚……我永远都陪着哥哥。”

    “哥哥心里是不是记挂着一个人?他一定会没事,一定会很快来见哥哥。”他轻声道,“在此之前,就算哥哥把我当成他也没关系的。”

    苏游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眼泪还是掉下来了,在这个他一手养大的小崽子面前。

    突然间发火,突然间流泪,真是太丢人了啊!

    他在脸上胡乱呼噜了一把,推开了眼前的这个人,站起身不去看对方的脸,冷声道:“你是你,他是他,你与我有血契,自然是要陪着我。”

    但我不会把你当成他。

    他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刃皆虚。

    无可替代。

    这么一闹,一个美好的清晨尽数毁了,苏游知道自己跟虚虚发火不对,但他控制不住,也不想道歉,也暂时不想看到对方的脸。

    于是他说想去外边转转,让虚虚一个人在家等他。

    虚虚一直都很粘苏游,自从化形之后两人从来没分开过,走到哪跟到哪儿,活像一根小尾巴,但这次他一反常态地没有坚持要跟着,答应乖乖在家待着。

    “哪都不许去,知道吗?”虽然这远古时期民风淳朴,待了这些日子也没发现有什么危险,而且虚虚的功力其实与他差不了多少,但苏游还是有些不放心,叮嘱道。

    “嗯,知道,我就在这儿等哥哥回来。”虚虚盘腿在炕上坐下,“我打坐练功,哥哥不会离开太久的对吧?”

    苏游去拿他的剑,往腰间一别:“不会。”

    他清楚地记着,真正的刃皆虚在他耳畔说话时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显然跟前的这个青年音调还透着一股年轻人特有的昂扬和清脆,其实非常好分辨。

    但要是去看对方的面容,那种相像程度,还是会令苏游难受。

    他一直垂眸,没有与虚虚对视,也能分明地感受到对方悲伤的情绪,但他确实没有耐心去安抚,逃跑似地离开了屋子。

    出了院子没几步,苏游回头看了一眼,仍觉得不妥,便跳上茅草屋的屋顶,学着西游记里边孙悟空的操作,沿小院外的篱笆墙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用真气做了一个防护罩,这才往远处走去。

    想到西游记,不可避免还是会想到它的发烧友刃皆虚。

    一刹那间,苏游乱极了。

    他施展轻功,漫无目的地向外跑着,想要宣泄出心中那股悲意。

    长这么大,苏游一直甘心做一条咸鱼,还是一条非常佛系的咸鱼,他还从未有过如此跌宕起伏的情绪,直到进入这个穿书系统,与刃皆虚结识。

    就是这个人,唤起了他心里潜藏已久的热情,让他觉得有时候拼一拼也是挺好的,大胆去喜欢一个人也没什么错,孤注一掷只为实现一个目的,也并不可怕。

    其实他以前的佛系也好,咸鱼也罢,都是因为没有安全感,不敢去拼罢了。

    是刃皆虚让他觉得安全,让他觉得只要有对方在,凡事均可放手一搏。

    通过之前的信息流事件,苏游能猜到自己与刃皆虚可能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当时他并不想知道,可是与对方经历过生死之后,他对两人的前缘越发好奇了。

    他愿意和刃皆虚一起去寻回丢掉的记忆,只要对方能够回来。

    苏游冲进了附近的一座深山里,他没用任何灵力,用尽全身力气在山路上奔跑,直到自己跑不动,摔倒在地,翻过身来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剧烈地喘息着。

    眼前的画面又模糊了,他伸手摸到一片冰凉,原来自己这个没出息的,又他妈哭了。

    刃皆虚,你欠我太多眼泪了知道吗,老子什么脸都丢光了。

    好不容易喘匀了气,苏游又把夜枭叫了出来。

    这货一上线就提前声明:“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刃皆虚在哪。”

    “我没想问这个,知道你不会说。”苏游闭上眼睛,轻声道,“你就告诉我,他现在安不安全。”

    夜枭沉吟片刻,非常谨慎地回答:“安全,这点你不用担心。”

    苏游悄悄松了口气:“嗯,那就好。但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刃皆虚的情况?”

    “这个我也不能说。”夜枭无奈回答。

    “难道是剧情需要?”苏游兀自揣摩,“怕我要是知道了,演绎剧情就不够真情实感,影响这篇文的观感?”

    夜枭突然诡异地沉默了。

    艹,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苏游自己是写文的,明白伏笔和反转的重要性,更坏的时候他也会不停设置悬念或者转折,吊足读者胃口,到最后一刻才揭晓*。

    戏剧创作规律嘛,这也无可厚非,不过他的文也没多少人看就是了。

    现在落到自己身上,行吧,只能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只要刃皆虚安全,苏游也无所谓了,他调整好情绪,开始往回走。

    虚虚毕竟还是自己的伴生灵兽,又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长得跟刃皆虚一模一样也不是他的错,不该对他放置py。

    但是孩子长大了,确实该取个大名,也能跟刃皆虚有所区分。

    苏游一路琢磨着新名字,很快回到了小院附近,却见自己留下的那个保护罩迸发出耀眼的白光,明显是在遭受袭击!

    妈的,几天都没事,怎么偏偏自己一出去就有事!

    好在他没有感应到虚虚处于危机状态,说明这孩子暂时还安全。

    苏游飞奔到小院跟前,便见三个男子正持剑以真气齐齐攻击防护罩。

    于是他立刻划出一道剑光,拦腰截断了这三人的真气传送!

    这一交手,苏游立刻感知到,他们的灵力远低于自己。三名男子突地遭遇反击,恼火地向这个不速之看了过来,皆是一愣。

    其中一人欣喜道:“姬大哥,你没走吗?!我以为你已经去内陆了。”

    苏游也怔了怔,不由失笑,原来是那姜氏三兄弟啊,说话的正是姜三。

    他向几人走去:“嗯,有点事耽搁了,但很快也要走。”

    姜大还是有点提防:“方才姬兄弟为何阻止我们?眼看这防护罩就要破了。”

    “一场误会。”苏游拱了拱手,“这防护罩是我设下的。”

    姜二大惊:“姬兄弟为何要用防护罩保护一个魔物?”

    “魔物?”苏游疑惑,“你们为何会觉得这里有魔物?”

    姜三抢着说:“是部落的人发现的,说这个院子里时不时闪烁红光,他们知道这里早已废弃,突然有此异象,定是有魔物作祟,所以酋长才找到我们,让我们过来除魔。我们赶过来就发现了,这个防护罩,才认定确实有问题。”

    听了这话,苏游突然有些担心,难不成虚虚*时候发生了什么?

    “里面的不是魔物,是我弟弟,我临时出门,怕他有事才落下了防护罩。”他赶忙对姜氏三兄弟道,“或许是他*时出了岔子,我这就进去看看。”

    苏游抬手一挥,撤掉了防护罩,着急忙慌地冲进了茅草屋,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立刻就扑过来抱住他。

    “哥哥你回来了!刚刚有人攻击防护罩,吓死我了!”

    苏游轻抚他的后背:“没事了,一场误会,别怕,我在呢。”

    虚虚的心跳咣咣直响,好一会儿才安定下来,松开了苏游。

    “我出去跟他们说一声,马上回来。”

    苏游跟姜氏三兄弟解释了一下,那三人倒也没有多疑心,道了歉之后就离开了。

    再回到屋里,他又被虚虚拦腰给抱住了。

    “这么大个子,别这么黏糊。”苏游无奈道,“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不能再耍小孩脾气。”

    但对方并没松开他,而是委屈巴巴地说:“哥哥现在不想看见我的脸,只有抱着哥哥,我才不会觉得咱们疏远了。”

    唉,瞅把孩子都给吓出心理阴影了。

    苏游也用力地反抱了他一下,安抚道:“之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现在没事了,我也不会疏远你,咱们还跟以前一样。”

    “真的吗?”虚虚松开他,欣喜地问。

    看到那张与刃皆虚高度一致的面孔,苏游的心还是像被谁掐了一样疼,但他按捺住这种感觉,挤出笑容来,冲对方点了点头。

    “其实哥哥难过,我都能感受得到,我真的希望,我就是哥哥要找的那个人。”虚虚小心翼翼地觑着他的神情,认真道。

    苏游走到一旁,倒了杯水喝,没有回应这句话。

    虚虚紧跟着他,又道:“我知道这个名字是哥哥为了纪念那个人才取的,现在我大了,也不再适合叫这个,所以我自己取了个名字——哥哥叫姬言,那我以后叫姬语,行吗?”

    苏游端着陶碗的手一顿,姬言姬语?

    我的妈呀,大家都是取名鬼才!

    算了,爱叫啥叫啥吧,反正单叫姬语倒也不算难听。

    于是他点了点头:“成。”

    姬语再度搂住他,高兴道:“太好啦!”

    这孩子虽然长这么大个子,但毕竟降临这世间也没多久,言语当中稚气未脱,看起来有点缺心眼。

    但也只是看起来。

    “哥哥以后别这样对我了,好吗?”姬语黏黏糊糊地说,“这一上午我都心神不宁的,就怕你以后不想理我了。”

    苏游冷笑一声,把手中陶碗往桌上一磕:“你与我是共生的,我不理谁也得理你。以后别跟我玩这种心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把人引来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