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36 章 36 远古召唤(10)免费阅读

第 36 章 36 远古召唤(10)
    听了苏游的话,姬语一下子愣住了,很无辜地眨了眨眼,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装了,苦肉计好玩吗?”苏游嘲讽道,“身为一个伴生灵兽,你倒是真聪明,比这里的所有人都聪明。”

    姬语仍是佯装不懂,天真道:“我、我没有啊……哥哥你在说什么?”

    “你现在全须全尾的,说明方才*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是严重到可能会发什么红光的情况,我这里应该会有感应。”

    “那也不一定,没有危及生命,哥哥未必就会感应到。”

    苏游“哼”了声:“还犟嘴,方才我接触防护罩就知道了,是你在内部不断加固,那三人才久攻不下,要不然,就算他们灵力再差,合三人之力,也早就把防护罩给攻破了!这你有什么理由反驳我?!”

    “我……”姬语虽然聪明,但毕竟聪明不过苏游,当面被揭穿,他也无话好说,只能施展撒娇*,“我错了……我就是怕你不像之前那么亲近我了……哥哥还有别人,可我只有哥哥了……”

    苏游无奈道:“好了好了,之前的事儿就算揭过吧,以后别这样就行了。”

    姬语又是一把抱住他,开心道:“嗯!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啧……回头给你打桶水,你照照自己现在的模样,这副尊容不适合撒娇知道吗?”苏游嫌弃地把他推到一边,“别老‘哥哥’‘哥哥’地叫。”

    我不是刘备,你也不是张飞。

    要是刃皆虚知道有人顶着他的脸,用这么恶心的方式说话,可能要被气死吧。

    姬语撇撇嘴,很不情愿地应道:“哦,知道了。”

    他空长这么大个儿,本质还是个熊孩子,苏游也不能跟他一般见识,也就不再说他什么,换了话题,交代道:“本来留在这里就是等你长大,现在也差不多了,咱们明天就出发,去找那个魔神千跖。”

    “好啊,哥哥……哥,你有他的下落吗?”

    真是灵魂问题,苏游叹了口气:“没有,往内陆去,边走边找吧。”

    原本想着跟姬语分开睡,但这小茅屋只有一张土炕,要是自己另选个地方睡觉,显得有点太刻意。

    苏游再三考虑,还是选择跟以前一样呢,反正明天就出发了,之后风餐露宿的,也不会这么尴尬。

    但是睡觉的时候,姬语还是习惯性地凑了过来,伸手揽住了苏游的腰。

    “姬语,放开我。”

    “嗯……”手是放开了,但这孩子全身的触手拧成一股,箍在了他腰上。

    苏游:“……”

    说来也奇怪,姬语这触手就跟不受衣裳限制似地,随时随地都能伸出来,又随时随地都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且随着他年龄增长,触手也变得很粗壮,每一条至少有小臂那么粗,同时散出来的时候,跟现世某个游戏里边的八岐大蛇似的。

    “触手也撒开。”苏游冷冷道。

    姬语犹豫了一下,不情不愿地松开他。

    苏游转过身去,与他面对面地躺着,认真地打量着他的脸,看着那略显稚嫩的眉眼,在心中再三告诫自己,这不是刃皆虚。

    “姬语,你想知道你长得像谁吗?”

    “是哥很惦记的一个人,对吧?”

    苏游看着他那双看起来很天真的眼睛,认真道:“他是我爱的人。你能理解爱人的意思吗?”

    “……说不清楚,但能感知到。”姬语一脸茫然地说,“我能感觉到你的情绪,想到他,你心里会很疼。”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覆在苏游心口:“你心疼的时候,我也会难受。”

    “对不住,连累你了。”

    “别这么说啊,我们是上天指派结下血契的,哪有谁连累谁。”

    苏游深深叹了口气:“我与他的关系,跟血契类似,但不是上天安排的,是我们偶然遇上,又主动选择了彼此。”

    “所谓爱一个人,就是你原本可以不选择他,但却因为心之所向,变得非他不可。”

    “或许也有上天安排的成分,但最终做出选择的,是我们自己。”

    姬语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儿,小声问:“那我们这样因为上天安排,而强行在一起的,就不好了吗?”

    “当然不是不好,这也是一种缘分,就像亲情,不是你能选择而被迫拥有的,是血脉相连的——我们就是这样,所以我视你为亲人,我像疼爱弟弟一样疼爱你。”苏游摸了摸他的头发,“但我像爱我自己一样爱他。”

    “可能这两种感情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我希望你能过得幸福快乐,但不必需有我的参与;我希望他幸福快乐,但这种快乐必须是我们共同拥有的,是因为我的存在而产生的。”

    爱情本就是排他性的,若是要心甘情愿说出“即便我们不能在一起也希望他幸福”这样的话,只能说明两人确实无法在一起,退而求其次罢了。

    可能我就是个醋精吧,苏游心想,没有那么博大的胸怀,反正他就是我的,要是这混球敢跟别人快乐,我就neng死他。

    他继续道:“兄弟姐妹总是要分开,爱人则是要走到一起的,将来你也会遇到自己的爱人,到时候就会明白了。”

    姬语定定地看着他,思考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明不明白,突然又抱住了他,脑袋往他颈窝里蹭,喃喃道:“不管,我不跟哥分开。”

    “诶诶,兄弟姐妹之间也不能这样。”苏游心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要给一只灵兽做性教育,告诉对方什么是界限感,“小时候抱抱亲亲的没关系,但长大了就不能这样,这种亲密的事情只能跟爱人做,以后你要注意分寸——不管喜欢哪个男孩或者女孩,也要尊重对方,不能强迫人家。”

    姬语被苏游推开了脑袋,眼看着表情十分不爽,冷着脸的模样更加酷似刃皆虚。

    “长大真不好,我不想长大。”他喃喃地说。

    苏游乐了,可不是嘛,你终于体会到成长的烦恼了。

    “其实我知道你们会做什么。”姬语突然说,“有时候我能感受到哥脑海中想的一些事。”

    他突然伸手兜住苏游的后脑,低头便吻了过去,好在苏游反应迅速,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扯开,同时迅速侧过脸,姬语的双唇堪堪擦过他的脸颊。

    孩子玩真的啊!苏游心里咆哮,这要是反应慢点,就他妈真亲上了!

    “你还知道什么?”他恼火地坐起来,“全都说出来!”

    就很生气!上篇文就是这样,脑子里想什么都被刃皆虚听光,怎么这篇还要这样!

    小混球还一直藏着不说!

    这不是擎让我丢脸吗?!

    姬语委屈巴巴地也坐了起来:“就都是片段,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和动作,我都不太懂,怎么说?”

    “那我为什么感受不到你的情绪和想法?”苏游简直要抓狂。

    “可能因为我没有这些?”

    苏游:“……”

    是啊,人家一只灵兽,多单纯啊,就我一个人类,脑子里那么多废料。

    天聊不下去,觉也不能这么睡了,苏游打发姬语独自睡,自己跑去院子里运功打坐。

    升级到现在这个阶段,不知道算不算是中级猎魔人,总之他已经基本具备了修仙小说里那些筑基或者金丹修士的水平,不太需要吃东西,也不需要睡觉,打个坐就等于休息了。

    一夜很快就过去,苏游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他进屋去看姬语,发现这孩子正蜷成一团,怀里抱着他的枕头。

    看来是有点分离焦虑,慢慢来吧,总会适应的。

    俩人也没什么需要打包的东西,把桃木剑别在腰间,便准备出发了。

    刚走出院门,就听见有人在喊:“姬兄弟!”

    苏游回头看,见姜大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便冲对方做了个揖:“姜大哥,这位就是我弟弟姬语。”

    姬语有样学样,也拱了拱手。

    “昨天真是不好意思。”姜大对姬语行了礼,转而对苏游道,“姬兄弟是要离开这儿吗?”

    “正是。”

    “幸亏这次我赶上了。”姜大道,“村里的长老云游刚回到部落,我向他打听了一下那个魔神千跖的下落,长老竟然听说过,你要不跟我一起去见他?”

    这肯定是要见的,苏游二话不说,带着姬语跟着姜大匆匆而去。

    长老的家也是个简陋的小院子,老头也起得很早,在院子里不知道比划什么,看起来很像是太极拳和广播体操的结合体。

    见姜大带着苏游二人前来,长老笑眯眯地请他们在院子里*上坐下,很快便进入正题。

    “我其实也只是听人提过千跖的名字,并未亲自见过。”老头捋着长长的白胡须,缓声道,“据说他居住在泽洲内陆最深处、一个叫厌水的地方,其真身浑身长满触手,是以被人命名为‘千跖’。”

    苏游心想,“跖”这个字代表脚掌,“千跖”应该就是长了许多脚的意思,看来这名字很形象。

    但如果是触手怪,不应该生活在海里吗?为何是藏在深山中?

    难道它不是什么大鱿鱼之类的东西?

    那么自己此前在海中看到的那些触手,又是属于谁?曾经与自己神识对话的那个中二“世界之神”,又是谁呢?跟这个千跖是同一个生物吗?

    “世界之神”确实否认过,但他都自称是神了,肯定不会认同别人给取的“千跖”这个名字,这家伙的话并不足为信。

    “既然隐居深山巢穴,那他是否曾经出来作乱?”苏游问道。

    如果千跖没有害过人类,是不是就没必要搞死他?

    长老深深叹了口气:“那是自然。几百年前,它就曾将泽洲大陆搞得乌烟瘴气,但随着它一步步*成魔神,麾下收了不少低级魔怪,近百年来,它便很少再亲自现身,而是指使手下魔怪危害人间。”

    “我们部落居于海边,离内陆较远,尚且能逃过一劫。但厌水那边被千跖荼毒已久。这些年来,有许多猎魔人前赴后继,都想将其消灭,但大多都死于那些魔怪手里。”

    苏游不解:“泽洲应该有神明守护,既然千跖作恶多端,为何神明不出手制止?”

    “都说有神明,可又有谁见过神明的真面目呢?”姜大苦笑道,“这世间的安稳与和平,还不是靠我们猎魔人在苦苦支撑。或许所谓神明,不过是深陷于苦难之中的人们一种美好的向往罢了。”

    啧,这居然就聊出了宗教的意义。苏游心中感叹,在现实当中或许是如此,但在这篇文里,该有的神仙应该还是有的吧。

    “神明当然存在。”一直默不作声的姬语突然道,“大家都能*出灵力,这不就是神将自己的能力与凡人分享吗?而且,有的人能遇上伴生灵兽,并与其结成血契,就是遵循了神明的指引。”

    听了这话,旁边姜大却嗤笑一声:“什么伴生灵兽,我怎么从未听过!如果有这种东西,还需要人的鲜血去结契,一定是魔怪的把戏!”

    完了,姜大简直是个容嬷嬷,世界第一扎针小能手。

    苏游本能去看姬语,孩子反应果然十分强烈。

    “你胡说!”他霍地起身,神情十分不悦,“你没有听过,就不代表它不存在,只能说明你见识短浅!哼,你不是连千跖都没听说过吗?可它不也是真实存在的?!”

    姜大气得脸红脖子醋:“你!”

    “息怒息怒,大家都少说一句。”苏游出来打圆场,强行拉着姬语坐下,“小弟年轻气盛,一时出言不逊,姜大哥请见谅。”

    姜大冷冷地觑着姬语:“姬兄弟,当日我们相遇之时,我可记得,你说自己是孤身一人来到这里的,怎么突然间就多了个弟弟?昨日他在茅草屋里,屋内就突然大放红光,这又该如何解释?莫不是里边大有玄机?!”

    猫不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