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37 章 37 远古召唤(11)免费阅读

第 37 章 37 远古召唤(11)
    苏游实在郁闷,这位姜大,真是哪把壶不开偏提哪把壶。

    姬语由于苏游与他不似过往那般亲近,本就心情不好,现在听见姜大诋毁自己,更是怒不可遏:“这要如何解释?我们家的事,关你屁事?!”

    这话苏游听得直扶额,实在是怪自己没有教育经验,忽略了言传身教的重要性,搞得姬语跟他学了满嘴不伦不类的现代话。

    “姬语,少说两句。”

    “你!姬兄弟那么有礼数,怎么会有你这种弟弟?!”姜大气得脸红脖子粗,指着姬语怒道。

    姬语是小孩脾气,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当众下面子,反唇相讥:“我哥就是人好,才会被你们欺负!要不然,凭你们的本事,你们兄弟三人根本没有资格平分那喷火怪灵珠。哼,你们倒好,沾了灵珠的便宜就罢了,居然还有脸回来平分悬赏,真是让人看不起!”

    姜大也坐不住了,一下子跳起来:“姬言,当初你弟弟并不在场,现在他这么说,分明就是你告诉他的!原来这就是你的真实想法!既然这样,你当初又何必在我们兄弟三人面前装大度?实在太虚伪了!”

    苏游心里那个苦啊!

    真不是我说的,是这熊孩子还是颗蛋的时候就什么都看见了啊!

    姬语也受不得苏游被冤枉,站起来大声解释:“不是我哥说的,是我自己看见的!你别诬赖我哥!”

    “你当时并不在场,又如何得知?”姜大完全不信姬语的解释。

    苏游赶紧调停:“姜大哥,你真的误会了,小语他……他……”

    坏了,卡壳了,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出合理的借口去解释姬语当时是怎么在场的。

    但姜大并不傻,突然一琢磨,自己就给想明白了:“莫非……他就是当日你一直抱着的那颗蛋?!”

    苏游心里更是“咯噔”一声。

    要完。

    果然,姜大立刻拉着长老后退了一步,满脸鄙夷:“难怪方才你们兄弟二人一直在强调血契、伴生灵兽之类*的东西,看来你这位弟弟,就是那灵兽!姬言,我本敬你是一介君子,满脑子惦记着都是要为你寻找那千跖魔神的下落,没想到你竟搞这种邪祟之术,是我瞎了眼,看错了人!”

    “够了,姓姜的,你的命都是我哥救的,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姬语嘲讽道,“难不成你要自戕还我哥这一命?哼,我不信你有这种骨气!”

    姜大的脸登时涨成猪肝色:“生命是父母给的,为人子女、兄长,岂能如此不负责任?!这条命我还不了,但我姜大与你姬言的交情就到此为止!”

    说罢他掉头就走,不管苏游怎么喊都不肯回头。

    苏游也懒得去追他。算了,耿直人最麻烦,说多错多,反正也要离开这儿了,这辈子说不定再也没机会见面,误会就误会吧。

    但他皱着眉头,狠狠瞪了姬语一眼,打算从这离开之后,再好好跟他聊聊。

    小孩子怎么能有这么大的戾气,出口伤人,直戳别人痛处那可还行?

    姬语见姜大走了,心里痛快许多,面对苏游的冷脸,立刻就乖巧了起来。

    那位长老许是见多识广的,见别人吵架,也没多说什么,负手站在一边作壁上观。

    “长老,实在抱歉。”苏游冲他拱手行礼,“我……”

    长老淡淡一笑:“姬兄弟不必多言,姜大确实耿直了些,我老头子不像他介意那么多。血契也好,灵兽也好,只要使用它的人心里是正直的,那便是件好事。”

    “长老睿智。”想想自己的事情也确实无需向别人多解释,苏游也只是颔首微笑,没有多说,转而道,“方才还想问,这厌水之地,大概是什么情况?”

    老头子捋了捋胡子:“厌水是一条长河,它附近的土地便因此而得名,那里幅员辽阔,有平原也有山地,厌水最终是汇入大海的。”

    听了这话,苏游想,莫非千跖就是通过厌水往来与大海与陆地之间?

    “那我该如何才能去往厌水?”

    长老闻言,从袖筒里摸出一片树叶,递给苏游:“方才姜大说要带你来,我便已经备好了——这是我云游到厌水那里所摘得的树叶,姬兄弟你将灵力注入其中,便可以驱动它为你们指示方向。”

    “多谢长老。”苏游恭敬地双手接过这片薄薄的树叶,转身递给了姬语。

    姬语自知犯了错,在旁边一直保持沉默,此刻见苏游理他,立刻又雀跃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接过叶片。

    “姬兄弟,我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叮嘱你。”

    “长老请讲。”

    “在厌水一地附近,作恶的魔怪比较多,相应的,猎魔人的数量也很多,是我们这边所比不了的。”长老捋了捋胡子,“猎魔者追杀魔怪,不仅为了保百姓平安,更重要的是获得其灵珠,提高自身灵力。为了避免大家哄抢成一团,当地几个猎魔人成了一个组织,名叫剑衣会。”

    苏游心想,咦?这不就是佣兵公会?或者说叫行业协会?

    长老继续道:“厌水一地的猎魔者都会加入剑衣会,按能力大小,去领取会内发布的相应任务。可以几个人共同领取一个,也可以独自领取。只有第一拨人失败,才能由其他的人接手。我劝你到了那里,先去加入剑衣会,以免被会内成员视为敌人。”

    “为何?不加入还不行了?”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纷争,姬兄弟这么聪明,应该能明白个中关窍。”

    苏游心里冷笑,这我当然明白,不就是抱团排挤散兵游勇嘛,这招真是从古到今百试不爽啊!

    “多谢长老提醒,姬言明白该怎么做了。”

    长老颔首笑了笑,看了旁边研究树叶的姬语一眼,冲苏游使了个眼色。

    苏游立刻明白对方这是要跟自己私聊,便掏出几个贝币道:“姬语,你替我去买几个梨子回来,以谢长老点拨之恩。”

    “好!”姬语不疑有他,拿着贝壳便大步离开。

    等他走远了,苏游才拱手道:“长老还有什么嘱咐?”

    “其实方才姜大所言不差,老夫能感应到你这位弟弟身上的邪祟之力。我那么说,一来是为了安抚这位小弟,二来也是相信姬兄弟的为人。”长老直率道,“他的力量确实强大,但在我看来,他对你也比较信任和依赖。但不管你如何视他为亲兄弟,都要多加小心——有时候不是他想要害你,而是他体内蕴藏的力量可能会对你有威胁。”

    苏游闻言,深深作揖:“多谢长老提醒,我一定会多加小心,也会尽我所能去控制他的灵力。”

    姬语很快买了梨子回来,两人将水果留下,便拜别了这位长老,踏上了前往厌水的路。

    离开部落,四周已经没了别人,姬语想跟苏游说话,但苏游没搭理他,叫他拿出长老给的叶片,往其中注入真气,掐了个指路诀,叶片就慢悠悠地悬浮起来,指南针似地在空中转了个圈,最终确定了一个方向,往那处飞了过去。

    苏游与姬姬语施展轻功,跟着叶片的指示一路飞奔而去。

    赶了一天的路,两人都没怎么说话,直到日落西山,苏游决定就地休息一晚,天亮了再上路。

    半夜邪祟魔怪比较多,虽然他俩战力都不错,但麻烦还是少惹为妙。

    他们露宿的地方是一处开阔的平原,四周没有山林笼罩,有什么东西都能一览无余,看起来比较放心。

    苏游在两人周围建了个直径为三米的防护结界,这才坐下来休息。

    他刚坐稳,姬语便讨好地凑过来,主动道:“哥,我错了。”

    难得孩子主动认错,苏游没看他,却应道:“错哪儿了?”

    “不该嘲讽姜大,不该挑起事端。”姬语委屈巴巴,“但我就是忍不了他诋毁我们的关系,更不愿听见他诬赖你。”

    “那你想没想过,若是你不嘲讽他,他根本也不会诬赖我。是你过于维护我,才让我们俩现在这么尴尬。”

    姬语继续认错:“……我以后都不会了。”

    苏游心想,老子怎么这么不信呢?!

    这完蛋孩子,跟刃皆虚还真是像,赌咒发誓说什么“以后都不会了”,但下回他绝对还敢。

    “你关心我,这我明白,但得注意方式方法,更不能用伤害别人的方式维护自己在意的人。”苏游语重心长道,“过上千把来年,就会有位圣贤说一句很有道理的话,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希望别人怎么对待自己,就别用这种方式去对待别人。同理,你希望别人怎么对待自己,就可以先用同样的方式去待别人。”

    说完,他自己心里叹了口气,娘的,老子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姬语曲着长腿,双手抱着膝盖,垂着脑袋说:“我听见他说我不像你弟弟,心里就很不高兴。哥,你心里会这样想吗?”

    “我要是会这样想,就不会对你好了。你就不能从人的行为中去判断吗?”苏游总觉得姬语有点白切黑潜质,看起来挺无辜的,小脑袋里装了不少小心机,整天直接间接地试探自己。

    “我知道哥现在对我是好的,但以后呢?毕竟我不是人,只是伴生灵兽,当初签血契的时候,也没有经过你的同意,那么想就那么做了。”姬语委屈巴巴,“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把心和脑袋都剖给哥哥看,证明我没有说谎。”

    他不说这个还好,这一说,苏游心里直犯嘀咕。

    就像那长老说的,你没有坏心眼,但万一派你来的人有呢?万一你也被人利用了呢?

    但不管怎么样,血契已经结了,不知道有没有解开的法子,如果有的话,最好能找来学学,以备不时之需。

    苏游并不反感姬语,就怕将来被掣肘,这就比较麻烦。

    “好了,你也别想这么多,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怎么会怀疑你。”他摸摸对方的脑袋,“快点睡吧,咱们还要赶路。”

    姬语乖巧地应了,躺下来枕在他的膝盖上,很快睡着了。

    苏游继续打坐,调整全身经脉运行,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时间再度匆匆而过,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他便叫醒姬语,收起结界,拿出树叶,继续循着它指示的方向赶路。

    轻功纵然好,但赶路还是太慢了,如果要会飞行诀之类的东西就好了。

    现在他所会的法诀,比如什么设置结界或者指路诀这种,都是姬言这个人物在成为初级猎魔人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的,而上次的剑诀是蕴藏在桃木剑里的,苏游才能学会。

    现在他觉得自己非常需要一本什么法诀手册之类的玩意儿进修一下,也不知道去哪儿搞。

    或许到了什么剑衣会,跟同行交流下,能有所收获。

    心事重重地又赶了一天路,也不知道离厌水还有多远,当天苏游又选了一处开阔地布下结界,与姬语就地休息。

    或许是旅途疲劳,路上两人的话越来越少,苏游的心情也莫名其妙地变得沉重。

    在结界中打坐,他总是静不下心来,满脑子都是刃皆虚到底在哪儿,担心将来两人何时重逢,寻找千跖的下落会不会顺利。

    正被愁绪包裹之时,他听到对面姬语在喊他:“哥。”

    “什么事?”苏游睁开眼。

    姬语与他面对面盘腿坐着,冲他笑得开怀:“哥哥别担心啦,所有事都会解决的。我们会找到千跖,也会找到你惦记的那个人。”

    他把双手高高举过头顶,比了个心:“哥,撒浪嗨~”

    这个动作突然令苏游眼眶发酸,他已经不敢再激动瞎想什么了,只当这又是姬语从自己的回忆碎片当中学到的,不由苦笑:“瞎学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姬语傻笑了一下,没应声,过了会儿,突然开始小声哼歌:“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年年月月到永远。馊味啦啦啦特耐,不愿意丝丝点点些些去面对……”

    苏游震惊地看着他,眼前的人突然跟记忆中的刃皆虚慢慢重合——不对,这首歌只有刃皆虚才会这么唱,因为他不懂英语,这必然不是姬语从自己的回忆碎片里学到的!

    “你怎么会唱这首歌?!”他扑到姬语面前,抓着对方的袖子,激动地问。

    姬语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脑子里有,就唱出来了。我唱得不对吗?”

    “对!你唱得很对!”

    苏游突然泪流满面,不论如何,这证明了一件事,姬语不是因为自己太想念刃皆虚才变成对方的样子,这孩子大概率就是刃皆虚本人!

    他将姬语拥入怀中,努力克制着自己过分雀跃的心情,既然对方现在想不起前尘往事,那他就没必要多说什么令人更加迷茫。

    就耐心等待吧,刃皆虚已经想起了这些,他一定会慢慢恢复记忆!

    “唱吧,多唱几遍。”苏游喃喃道。

    万一唱着唱着就什么都想起来了呢?

    “不行。”姬语突然挣脱他的怀抱,站起身警惕地四下打量,“哥,我感觉到邪祟的气息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