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38 章 38 远古召唤(12)免费阅读

第 38 章 38 远古召唤(12)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来源:..>..

    听姬语这么一说,苏游也变得警惕起来,两人背靠背,手里紧紧握着桃木剑,仔细地打量周围的一切。

    姬语全身的触手都炸了出来,在他身侧徐徐飘动着,这还是苏游第一次见他有这种应激状态。

    灵兽的嗅觉就是敏锐,苏游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低声问道:“情况很严重吗?”

    “严重,它的力量比你我强大很多。”姬语严肃的时候,看上去更像刃皆虚,又或者经过这两天,他快到了跟刃皆虚一样的年纪,说话时也沉稳了许多,“我们的这个结界根本抵抗不了。”

    苏游望着眼前茫茫黑夜,道:“要不然我们走吧,没必要跟它硬刚。”

    “嗯,我们走。”

    苏游立刻收起结界,与姬语一起快速离开那里,然而就在两人在树上闪转腾挪之时,一团黑雾渐渐向他们袭来。

    姬语十分警觉:“哥,小心!”

    “快走!”苏游催促,“顾好你自己!”

    然而轻功的速度比不上黑雾席卷的速度,这东西裹挟着一种奇怪的气体,很快就将两人重重围住!

    姬语嗅了嗅,大惊失色:“哥,这是瘴气,快屏息!”

    苏游当即照做,同时挥动桃木剑,对着黑雾划出一道闪亮的剑气,黑雾畏缩般地后退了几米,但很快就卷土重来。

    这次它似乎无所畏惧,将苏游和姬语从头到脚地包裹起来。

    不同于外面的黑夜还有月光照亮,黑雾中是当真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苏游只听见姬语在不远处一直叫他,便迅速以真气点亮剑尖,照亮了周围的一小片区域,这才影影绰绰地看见了对面姬语的脸。

    姬语有样学样,也点起了一小簇光亮。

    然而接下来,苏游便发觉他身体里的真气像是被什么丝丝缕缕地抽了出去,流逝的速度并不快,但十分明显,剑尖上的亮光也撑不住,逐渐熄灭。

    “不好!这黑雾能吸收我们的真气!”他捂着口鼻,大声对姬语喊道,“别用真气!”

    两人当即将真气回笼,屏息控制住全身经脉中的真气流动,但苏游依旧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随着那团黑雾将他们包裹得越发严密,全身的真气都不受控制地被对方吸了出去。

    艹!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苏游不用真气,只用剑招,挥着桃木剑往四周乱挥,然而这个办法丝毫不起作用,他逐渐感觉黑雾变成了实体,将自己的身体牢牢束缚住,并且将他带离了地面。

    突然间,一束微弱的月光照了进来,是黑雾分成了两股,一股紧紧“握住”苏游,另一边,则束缚住了姬语!

    姬语也看见了苏游,惊慌地冲他大喊:“哥!”

    他全身都被黑雾包裹住,只有脑袋露在外面,但是看见苏游之后,全身的触手不知怎地突破了黑雾,奋力向苏游伸去。

    苏游被裹住的时候一通挣扎,持剑的右手被包住,但左臂露在了外面,这时他也努力伸向姬语,想要抓住对方的触手。

    “姬语……”

    眼看只差几厘米,两人就能互相触碰到,这个时候黑雾突然又兜头罩住了苏游的脑袋,裹着他往别处一带——苏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与姬语的触手险些碰上,又被活活分开,接着眼前便陷入重重黑暗中。

    还是……太弱了啊!

    遇到这样的情况,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苏游被黑雾裹着一直向某个方向移动,心里失落地想,难道这么快就要用上复活卡了吗?

    如果这次他和姬语、不,刃皆虚,同时都用卡复活,那么刃皆虚能立刻恢复记忆吗?

    想到这里,他好像也并不太惧怕死亡了。

    然而事实并不如他所愿,在混沌中不知道待了多久,苏游感觉自己被猛地一抛,随即便滚落在了实地上。

    他骨碌了几圈,“咣”地一下,后背撞上坚硬的石壁,眼前也渐渐有了微弱的光亮。

    这里是一个山洞。

    洞里充斥着一股属于魔怪的臭味,但没有了方才瘴气的味道,应当不至于有毒。苏游警惕地握紧手里的桃木剑,扶着石壁站起来,细细地四下打量。

    山洞很大,却隐隐有光,似乎来源于洞壁上一些会散发荧光的石头,总之足够视物,但这洞是直来直去的一条,两边望去都没有尽头,不知道往那边才是出口。

    但不管怎样,此地不宜久留,苏游闭上眼转了几圈,让命运帮自己选了个方向,便举着剑往那个方向走去。

    一边走,他一边喊道:“姬语?!姬语!你在吗?”

    洞内只能听到他的回音一圈圈地漾开,渐渐消失在远方,却听不到任何的回应。

    要不喊刃皆虚的名字?苏游刚有这个冲动,又觉得不对,毕竟两人在这篇文当中有各自的角色要扮演,喊出来可能悔恨奇怪。

    算了,先往前走走看,如果姬语那边脱了困,应该也会想要来找自己。

    但愿这个山洞别是什么环路。

    苏游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了很久,一路上看到路边有不少白骨残留,看上去大多是人的骸骨,但也有不少动物骨头留下。

    光看这些骨头,像是自然腐烂成这样的,想到这里,他内心不由一揪——可别让我乌鸦嘴猜中了吧,狗山洞别真是环路,故意要把我们困死在这!

    然而他转念一想,如果是环路,如果姬语也在这,那不管离得多么遥远,兜兜转转,两人总会相遇。

    到时合两人之力,一定能够打出去!

    关键时刻,苏游的佛系和乐天主义精神好好安抚了他,他燃起了斗志,大步向前走去。

    我还要等着姬语恢复记忆,变回我的刃皆虚呢!

    怎么能干巴在这儿!

    他想得是挺美,可这不知名的魔物也不是蠢材,自然不会真让他在这山洞里老大爷遛弯。

    又走了一段崎岖不平的路,苏游陡然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臭味儿,比山洞里一直漂浮的气味浓重不少。

    气味是从前面传来的,可是他却什么都看不见,心脏立刻悬到了喉咙口!

    艹,要是这货会隐身,可麻了大烦了!

    他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了几步,突然感觉有一股气流从身后擦过,立刻敏锐地扭过头去,然而身后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滴答。

    像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了身前。

    苏游倒吸一口凉气,猛地回头,骤然怼上了一张硕大无比的癞痢脸!

    “啊!”

    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才将这货看清——

    作者一定是参考了星球大战的“贾巴”,只不过眼前的这个玩意,比贾巴还要大上两倍,就是个活生生的浑身长满癞痢、沾满粘液,头身比极为奇怪的大蟾蜍!

    蟾蜍现在四脚着地趴在地上,脑袋大得令人担忧它的颈椎,但是一双眼睛却并不大,肿眼泡散发着high过头的迷离光芒,痴痴呆呆地看着苏游。

    苏游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手拿桃木剑做出了个起手式,打算敌不动我不动,鬼知道这玩意浑身有没有毒,粘上之后皮开肉绽可怎么办!

    一人一蟾蜍对峙许久,蟾蜍先失去了耐心,分了叉的长舌头骤然从大嘴里弹了出来,想要裹住苏游,幸得苏游机警,伸出桃木剑格挡,一搅一卷,把对方的舌头给牢牢缠住了!

    蟾蜍的口水源源不断地滴在地上,苏游低头观察,见地面并没有被腐蚀,稍稍放了心。

    看来这玩意就仅仅只是恶心而已,那就好办了!

    蟾蜍没想到自己的舌头居然被控制,急得两条前腿在地上咣咣跺了两脚,像极了气急败坏的小公举。

    苏游才不管它,真气注入桃木剑,猛地一转,登时将这长舌头削成了好几截!

    就趁蟾蜍从嗓子眼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大声呼痛的时候,苏游高高跃起,脚尖猛地在对方大脑袋上踩了一下,跳到了它的后背上,当机立断地将桃木剑对准它头顶,狠狠地刺了下去!

    蟾蜍的肿眼泡骤然瞪大,大嘴里源源不断地吐出一股黑血,接着就“咣当”倒地,翘了辫子。

    苏游从它后背上下来,双脚沾满粘液,踩在地上都能拉丝,可把他给恶心坏了。

    “就这点本事,还想偷袭老子?”他恨恨道,“实在太自不量力!”

    但或许这就像个闯关节目,刚开始的魔怪都好打,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临走前,苏游忍着反胃,把大蟾蜍的肚子划开,用桃木剑扒拉了好几下,也没有找到什么灵珠。

    难怪这货不堪一击,原来连灵力都没有。

    算了,继续往前走。

    苏游一边走一边甩了甩桃木剑,把上边沾的粘液尽数甩掉之后,再念了个清洁法诀,将自己的鞋和桃木剑都清理干净。

    总算闻着自己不太臭了,他才叹了口气。

    作者你能不能少写一点这种黏黏糊糊的玩意?这就很克吗?

    才又走了没多远,苏游感觉脚下传来一通轰隆隆的震动声。

    看来第二关卡的魔怪出现了。

    果然,片刻后,他就看见一团银白色的东西向自己这边蠕动过来,等看清楚那玩意是什么,苏游无语了。

    这是在山洞里啊,作者你设定一个巨型水滴鱼出现在这儿,不觉得很离谱吗?

    不过算了,这篇文的设定本来就很反智,非要纠结逻辑,只会被自己绕死。

    苏游举起剑,再度做好了应战准备。

    谁知这只水滴鱼t也不讲武德,还没走到近前,就张开嘴,“噗嗤”一声,向他喷出了一大股口水!

    啊啊啊啊啊!

    苏游心里大声咆哮,恶心也是一种战术是吧,这个世界的生物能不能别用得这么频繁?!

    他冲这只巨型水滴鱼甩出剑光,这鱼没在水里,显然也能“如鱼得水”,看起来胖胖一大坨,倒是个灵活的胖子,竟然猛地矮身给躲过了!

    接着这货便灵巧地转了个身,大尾巴狠狠地对着苏游一扫,动作之快,就连苏游都没反应过来,虽然尽可能地进行躲避,但还是被那尾巴边狠狠抽了一下!

    这玩意的尾巴上可能是长有倒刺,直接把苏游手臂上的衣服划破,在他手臂上留下了几道血痕。

    行,你灵巧,我也不差,这回我可不让你了!

    苏游恼火地冲这巨型水滴鱼上方的山洞岩壁划出剑光,山石便扑簌簌地掉落下来,雨点般地往水滴鱼身上砸,这大鱼扭动身子躲避的时候,居然还会用尾巴接了石块扔向苏游!

    嘿,这明显比刚才那位蟾蜍先生有智慧啊!

    但苏游已经失去了与它对抗的耐心,掐了个法诀,将落在地上的石块通通控制住,旋转着将它们汇集成一个大石球,重重向水滴鱼身上砸去。

    趁着水滴鱼闪避时无暇顾及自己,他便痛快出剑,一把从下巴刺穿了对方,迅速结束了战斗。

    这玩意虽然聪明,但体内依然没有灵珠,苏游感觉自己白打了两架,心里特别委屈。

    他往前走了几步,心想要不要再好好找找,只有快速提高功力,才有可能尽快从这山洞里打出去,然而就当他掉头回去找巨型水滴鱼尸体的时候,竟发觉路上居然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一切就像从未存在过似的!

    靠,一定是那团黑雾干的吧,废物回收得倒挺快!

    苏游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很想回去查看前面那只大蟾蜍的尸体,但又想,现在走回头路显然不太妙,还是尽快往前走吧。

    刚走两步,他拿起桃木剑,用剑气在洞壁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姬言”,想着如果姬语找到这里,至少能知道自己曾经在此停留;或者万一这个破山洞真是个圈儿,也能提醒自己曾经来过,避免大家乱走冤枉路。

    当然,要是那股缺德黑雾给他抹了,那也没招。

    经过两场无效战斗,苏游心里有些急躁,不由加快了脚步往前赶去。

    如果下面还有更多的关卡,只会一个比一个难对付,他必须要抓紧时间了。好在到目前为止,他没有感觉到身体上有任何不适,这就说明不管姬语在哪,至少也是安全的。

    这倒是令他安心了一些。

    第三关的怪物并没有让苏游等太久,很快就出现了。

    而且是好整以暇般地原地待着,就像等他来找自己似的。

    这回跟上次那水滴鱼有明显的不同,不再是一坨银色的东西,而是从视觉上就令人觉得恶心的肉粉色,小山一般顶天立地地杵在山洞里,浑身写满了“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苏游深深叹了口气,拿着桃木剑的手腕转了转,心想,来吧,早整早完事。

    走得近了,他才发觉,这坨“肉”,看起来就像人的大脑,表面沟沟壑壑的,甚至还有的地方在微微颤动,像是每个部位都有自己的想法。

    呕……苏游顿时觉得反胃,想问这个作者到底经历过什么,为啥设定都是这个路数?!

    眼前这个东西分明有些棘手,毕竟前两款一只蟾蜍一条鱼,他还好判断致命之处在哪里,可现在这个巨型大脑,到底该从哪儿下手?

    就在苏游思索对敌方案的时候,这大脑猝不及防地动了。

    就像沙丘似地,轰然倒塌。

    而它落在地上的每一部分,又如同浪潮一般向前涌动,呼啦啦地席卷而来,猛地将苏游吞了进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