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39 章 39 远古召唤(13)免费阅读

第 39 章 39 远古召唤(13)
    :..>..

    苏游猝不及防地再度被吞噬,整个人就像被放进了混凝土搅拌机,被裹得严严实实不断翻转,搅得他头晕脑胀。

    说来也怪,这坨肉看起来挺有弹性,如果真按脑子的质地去想,这东西应该是液体形态才对。

    但苏游被包裹着,分明感觉这东西是什么非牛顿流体,能够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变换形态,总之就是让他空有一身力气,却不管是踢还是打,都是白费力,好似每使出一份力气,都会被裹着他的这肉泥全部卸掉并且吸收。

    这种情况,他就更不敢用真气了,生怕被对方也吸过去。

    苏游奋力挣扎,但却处在失重的感觉当中,浑身有力气都不知道用向何处,很快就把自己消耗殆尽,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只能下意识紧紧握住手里的桃木剑,打算一旦遇到合适的机会就挣脱。

    他头脑昏昏沉沉地想,果然啊,这个巨型脑子比之前难对付多了,它该不是要把自己慢慢消化掉吧?可是现在也感觉不像是在对方的胃里啊。

    但既然被吞噬了,不如借此机会寻找它体内有没有灵珠?

    说干咱就干,苏游努力睁开眼睛,四下寻找,可是眼前一片黑暗,他只能在不断的转动中伸手去摸索。

    妈的,摸来摸去,摸了一手黏黏糊糊,这里头没有任何固体。

    或许是感觉到被吞掉的这个人在自己体内不老实,巨型大脑猛地收缩,发出一阵令人浑身起满鸡皮疙瘩的喑哑叫声。

    苏游听到这个声音,感觉像是有一只手生生要把自己魂魄抽离身体那般难受,可是又无法及时捂住耳朵,只能生生受着。

    好难受啊……

    一瞬间,内心掩藏了许久的悲哀与忧伤、几乎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翻涌上来,充斥在苏游的大脑中,令他觉得自己的存在毫无意义,不如死了算了!

    这种突如其来的情绪迅速抽走了他体内最后一丝火力,苏游觉得自己像被风干了的木乃伊,整个人渐渐枯萎,意识也越来越弱。

    最终,神识没入了熟悉的黑暗中。

    但他忽然想到,这个时候,中二之神,不,那个世界之神,该出场了吧?

    果然不出他所料,世界之神被cue到,开始登台表演。

    “你在喊我?”过了这么久,对方的人话还是不太熟练。

    苏游奄奄一息道:“这些是你搞出来的吗?”

    “什么?”

    “我遭受的这些。”

    世界之神沉默片刻:“抱歉,我不知道你在遭受什么。”

    “所以你只能听墙角,却看不见?”苏游“哼”了一声,“真没用。”

    世界之神并不恼火,声音不带任何情绪:“何为有用?”

    “你说你要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又看不到世人在遭受什么,那要怎么维持?”

    “我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已经将世上的生灵创造了出来,他们遵循我定下的法则生存运转,自然就可以保持平衡。”

    苏游听完,突然觉得可笑:“所以就等于你啥都不用干呗!啧,第一次听人把摸鱼说得这么高大上的。”

    “你自己遭受苦难,期望有人来救你于水火当中,可偏偏无人来救,因此你心生怨怼,见人就刺。”世界之神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宽容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不怪你。”

    “谁他妈管你怎么想!”莫名其妙像是被人说中了心事,苏游恼羞成怒。

    世界之神喟叹一声:“人类啊……”

    “别整这些玄的东西。”苏游努力让自己冷静,“我问你,泽洲大陆的法则是你制定的,那你知道千跖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不可说。”

    苏游:“……”

    “为什么每次我晕倒,都能跟你沟通?”

    “这与你无关,我只是觉得你有趣,才想跟你说话。”世界之神坦然道,“我其实也跟别的生灵交谈。”

    行,您是世界交际花行了吧!苏游心里暗搓搓地想。

    “那我要怎么才能醒过来,我还有事没做呢!”他认真问道,“既然你是世界之神,能不能给我一点力量?我可以拿我的寿命做交换。”

    反正完成任务就不在这儿待了,要命一条,都送你。

    世界之神考虑了一下:“唔,你这个提议倒是很新鲜。那我就再帮你一次吧。”

    苏游:“等等,为什么要说‘再’?你以前帮过我?”

    老子怎么想不起来?

    “但我不要你的寿命,我要你的神识。”世界之神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兀自道,“等你做完你想做的事,你的神识全部归我。”

    “怎么归你?”

    “自然我说了算!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苏游满脑子问题没有得到解答,就猛然恢复了知觉,眼前还是黑暗一片,依然是被裹在那坨“肉”里翻滚着,依然是浑身充满失重的感觉。

    奇了怪了,这过去了多久?怎么还没被消化,这巨型大脑是不是不行?!

    “哥!抓住我的手!”姬语的声音突然传来。

    苏游听到他的声音,激动不已:“姬语!你在哪儿!”

    “我就在你身边!”

    身旁的“肉”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强行扒开,有微弱的光线透了进来,苏游看到那是姬语的触手,他一把抓住了其中一条。

    头顶上传来姬语无奈的笑声:“哥,我是说抓我真的手。”

    苏游循声望去,看见一条手臂就在他前方不远处,伸过来的是他熟悉的宽大手掌。他立刻双手抱了过去,紧紧扒住对方的手腕,那条手臂便用力将他往外拖去。

    就像是从一条昏暗的走廊被人一点点拽出去一般,苏游眼前的光线越来越亮,终于,姬语,也是刃皆虚,那张熟悉而令他充满安全感的脸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

    像是完全摆脱了巨型大脑的束缚,苏游感觉身体一重,双脚踏在地面上,恢复了控制力。他立刻双手环住姬语的脖子,紧紧与对方拥抱。

    “你怎么找到我的?”他差点又要哭,为什么最近总觉得眼皮子变浅了呢?

    姬语一下下捋着他的后背,安抚道:“我看见你留在洞壁上的字,追过来就看见你了。”

    “你认字?”苏游才想起来,这好像是个bug。

    姬语点头:“嗯,不知道怎么就认得。”

    可能是刃皆虚那部分在作祟,苏游突然觉得他方才的话有点别扭:“看见我?看见我被那大脑子裹住了吗?”

    姬语一愣,苦笑道:“哥,没有什么大脑子,我们遇上的这个魔物,会让人产生幻觉。”

    “没有?!”苏游挣脱他的怀抱,回头看,果然,山洞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自己手臂上也没有伤痕。

    难怪之前那条水滴鱼的尸体消失得那么快,只要被消灭,这个幻觉就会消失吗?

    既然连这大脑子都是幻觉,那方才自己被控制被裹挟的模样一定不会好看。

    艹……又丢人了。

    苏游看向面前的姬语,越发觉得他像刃皆虚,笑容、眼神,甚至低沉的嗓音都开始接近了。

    真是……不敢直视。

    他把桃木剑别在腰带上,垂眸问道:“既然是幻觉,为什么你没有中招?”

    “可能因为我是灵兽?”姬语的声音听起来也很不确定,“我进了山洞,就一直在找你,方才看到你,才确定这里是有幻觉结界。”

    苏游尴尬地问:“那你怎么看出我中招了?”

    “哥一定要问吗?”

    “算了,不问了!”确实没必要自取其辱。

    姬语黏黏糊糊地贴过来,从背后抱住他:“其实我只看到哥哥悬在半空,整个人蜷成一团,然后我用灵力看到了你说的‘巨型大脑’——其实也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所以我才能扒开那个玩意,把你拽出来。”

    “所以即便是幻觉,也是会产生一些东西的是吗?”

    “嗯,魔物设下的幻觉结界会根据你的想法做出一些类似实体的东西,这样才会让身处其中的人感觉真实,才参不透这是幻觉,自己把自己困死在里边。”

    苏游心想,妈的,这是真·作茧自缚。

    难怪之前的魔怪体内都没有灵珠,要是做个假灵珠出来,只要试图炼化,就能发现不对劲。

    “哥,你现在身体没事吧?”姬语关心地问道。

    想想自己被他这样抱着,苏游又不自在了起来,毕竟他还没有彻底恢复记忆,还只能是姬语,要是这么亲密,就感觉像背叛了刃皆虚。

    他挣脱了对方,转身道:“没事,咱们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吧。”

    姬语不以为意,收起了全身的触手:“嗯,往前走吧,我是从后边追过来的,那边没有出口。”

    接下来,两人便一前一后慢慢走着,苏游在前,姬语在他身侧半步远的距离。

    “你被弄进山洞之后,真的什么都没遇见?”他不甘心,追问道。

    也不能就自己这么废柴吧。

    姬语摇摇头:“确实没有。”

    “也没看见山洞里的尸骸?”

    “这个有,估计都是被幻觉困住的人或者动物。”

    “这次我们遇上的魔怪,就是那团黑雾吗?”苏游不解,“那东西就是靠这个方式进食的?”

    姬语想想:“有可能。这里很多魔怪都不一定有形体,或者形体是我们意想不到的东西。”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苏游扭过头看他。

    这还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吗?尽管只有几天,那也是我养的!

    姬语抿唇笑道:“可能因为我是哥的伴生灵兽,生来就是要为你服务的。有些东西天生就在我的脑子里。”

    他笑得意味深长,眼神也很深邃,真的有刃皆虚那味儿了!

    苏游遭不住他这么一看,把头又转回去:“行吧,你说啥就是啥。”

    “来者何人?!”

    突然一声爆喝,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人,手持桃木剑突然闪现在两人面前。

    姬语立刻向前跨了一步,挡在苏游面前:“你又是谁?!”

    苏游此刻只觉得有点内疚,孩子跟自己学的这一口现代话,真是听起来……很没有礼貌,很容易结仇的样子。

    “我是猎魔人,你看不出来吗?”对方也不再讲礼貌,用剑尖指着他们俩,“你们凭什么进来?!”

    嘿,这话说的,好像我俩愿意进来似的。

    苏游不爽,扒拉开面前的姬语,恼火道:“关你屁事!”

    “就是,关你屁事!”姬语有样学样。

    那猎魔人顿时怒不可遏,当即就甩了一道剑光过来,姬语连桃木剑都没用,一只触手高高扬起,发射出一道金光,将对方的剑光完全抵消。

    “你你你!你是魔物!”猎魔人讶异地瞪大双眼。

    姬语冷笑:“没见识!你就只知道魔物,没见过灵物?!”

    猎魔人不再与他废话,退后了几步,将真气注满桃木剑,口中喃喃念着不知道什么法诀,接着持剑一挥,脑袋顶上立刻浮现出无数剑光,霎时间就往苏游和姬语面前冲过来。

    姬语将苏游往后推了一把,说“我来就行”,然后释放出全身触手,一对一地将对方所有剑光全都给拦住了。

    苏游看着直呼过瘾,这他娘的跟反导拦截一毛一样啊!

    这场景连那个猎魔人都看愣了,但姬语很明显不打算就此放过他,所有触手竖立起来,向对方猛烈发出了金色电光!

    那猎魔人匆忙迎战,以桃木剑划出保护罩抵抗金光来袭,那些金光的灵力十分强烈,将猎魔人逼得步步后退,没过几分钟,就听见“哗”地一声响,保护罩消失,猎魔人身上立刻现出数条伤痕。

    幸好方才保护罩抵消了不少金光的灵力,否则他现在可能已经被片了。

    “我记住你们了!咱们走着瞧!”猎魔人恼火地掐了个法诀,“嗖”地一声,突然就消失了。

    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苏游有点懵:“这人该不是我的幻觉吧?”

    “我也能看见,应该不是?”姬语好像也不太确定。

    “万一因为我,你也产生幻觉了呢?”苏游觉得自己可能有这种体质。

    姬语摇了摇头:“管他呢!咱们还是先去找出路。”

    “可能还是幻觉。要不他怎么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咱们还得费劲找路。”

    “嗯,哥哥说得对。”

    苏游:“……”

    感觉也越来越像某人了。

    没走多远,姬语骤然拉住苏游:“哥,黑雾!”

    苏游往前方定睛一看,果然才看见丝丝缕缕的黑雾冲他们飘了过来,人类的五感果然是不能跟灵兽比。

    姬语再度挡在苏游身前,用触手释放了一抹淡淡金光迎向那黑雾,黑雾似乎感受到了这金光的威力,瑟缩地往后退了退。

    “别忘了这黑雾会吸收灵力!”苏游提醒姬语。

    “先前是我们猝不及防,这次不会让它再得逞了!”姬语向苏游伸手,“哥,我改主意了,这个山洞或许没有出口,干脆咱们俩联手从这里打出一道出口吧!”

    苏游兴奋地握住他的手:“早就该这么办了!”

    两人当即盘腿而坐,苏游在前,姬语在后,就像武侠片大侠们运功一般,姬语运起全身真气,通过双掌传入苏游后背,苏游接收了他的真气,渐渐与自己体内真气拧成一股,飞速运转起来。

    与此同时,姬语的背后的触手往身体两侧展开,为二人释放出左右两道保护屏障,那一直探头探脑的黑雾见到这情景,突然间暴涨,霎时间就冲出来围向他们!

    打坐的两人完全不管面前的黑雾,苏游用真气控制两把桃木剑并排高高飞起,合两人真气之力,桃木剑同时向面前的洞壁不断划出剑光,在这强大的外力作用下,山壁岩石剧烈颤抖起来,逐渐出现了许多裂缝,最终“轰”地一声,向外四散飞去。

    山洞侧壁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口,外面清晨的阳光骤然照了进来,吓得那黑雾似乎退缩了一点。

    但也只是似乎,黑雾见猎物要跑,立刻疯狂反扑,原本姬语的触手还能够与之相抗衡,但由于方才用真气过于猛烈,现在已经逐渐出现颓势。

    苏游拿起桃木剑,回头看时,姬语整个人都已经快被黑雾包围!

    “姬语!”

    他正要挥剑去斩那黑雾,不料却看见姬语冲他苦笑了一下,抬起双手,接着苏游便感觉一阵掌风迎面而来,整个人推出了山洞。

    “对不起,哥哥。”

    苏游向外坠去的时候,再度眼睁睁地看着姬语离自己越来越远,最终被黑雾全部吞没。

    淦!这么缺心眼的事儿只有刃皆虚会干!

    咱俩现在是共生的,*心里有灯吗?

    要是你死了,老子也活不成!

    除非……你知道怎么剥离血契?

    不行!我决不允许你再私自做主!

    苏游在落地之前,用真气稳住身形,远远望去,那山洞破口处已经被黑雾完全包裹,看不到内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明亮的阳光下,他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这座山,表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浮动,仔细看,是攻击他们的同款黑雾。

    难道……这就是那魔怪的本体?

    这座山,其实是黑雾化形而成?!

    这就别怪老子不气了!

    方才与姬语混合的真气还在苏游体内没有完全散去,又或者是姬语特意留了一些给他,以增强他的功力,总之这一刻苏游福至心灵,突然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有两只以真气凝结的金色羽翼虚影从他的蝴蝶骨中生出,徐徐展开,缓缓拍打着,带他飞至半空!

    苏游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飞,但他此刻已经顾不上研究这些,只知道自己想要离那座“山”更近一些,既已达成了愿望,他便控制着桃木剑,毫无保留地用自己仅剩的所有灵力去冲击那个魔物!

    一刹那,山体在灵力的攻击下爆发出明亮的光芒,包裹着它的黑雾开始徐徐退散,山体内部也开始发出巨大的爆裂声。

    把刃皆虚还给我!

    苏游心中一时悲愤,不顾自己快要耗尽真气,持续不断地加强攻击,终于在达到之时,山体从内部突然炸开,碎裂的山石四下乱飞,有一个人突破重围,从山中飞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苏游终于放了心,他的灵力几乎耗尽,背后的金色羽翼骤然消失,人也濒临昏厥,从半空中直直向下坠去。

    方才飞出来的那人在苏游落地前,将他抱了个满怀,缓缓落在地面上。

    苏游微微睁开眼,冲他笑了笑:“你出来了。”

    “不,苏苏。”刃皆虚满脸伤痕,身后所有的触手都炸开,在空中轻轻舞动,他紧紧握住苏游的手,英俊的眉眼满含笑意,在对方额上轻轻印下一吻,“我回来了。”

    苏游眼眶陡然一热,抬手拽过刃皆虚的领子,仰头便吻了上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