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41 章 41 远古召唤(15)免费阅读

第 41 章 41 远古召唤(15)
    两人运功调息后,各种损伤痊愈了个七七八八,稍后便决定去这座被炸开的黑雾山里探寻个究竟。

    苏游与刃皆虚并肩而行,忍不住频频偏头打量他,觉得经过一番历练的大魔头越发帅气了。

    身形依旧那般挺拔高大——似乎比不久前还是姬语的时候又高了些,脸上的伤痕已经全部愈合,还留有一点淡淡的痕迹,显得他原本深目高鼻的面容更加立体好看,头发比在上一篇文的时候长多了,不再是束发的造型,而是半束半披,发鬓处好像还有一绺小辫子,发色变成了深墨蓝色,妥妥撕漫男有没有!

    好像自己就很普通,曾经他打水照过自己的面容,普普通通的发髻,普普通通的麻布袍子,除了脸还不错,单也比不上此刻大魔头的气质。

    而且为什么他升个级衣服都换了,哪里来的靛蓝色丝质长袍?不符合时代好吗?!

    “为什么这样看我?”刃皆虚觉察到他的目光,扭头看他,笑容满面,“目光都快把我烫化了。”

    苏游:“……”

    完了完了,这篇文没有ooc,我的大魔头ooc了,怎么就不冷酷无情,还开始会说这种骚话了呢?

    以前就挺能说情话的,现在变本加厉,真让人hold不住。

    “这么长时间没见面,看看不行啊?”苏游瞪他,“还要收钱吗?”

    刃皆虚笑道:“不收钱,收别的。看一眼,亲一下。”

    啊啊啊啊啊!苏游心里咆哮,这家伙骚死算了!

    “警告你啊,再违规咱俩要删档重来——你不怕再变成软体动物吗?”

    刃皆虚正色道:“自然怕。怕的是与你分离,也怕明明你就在眼前,我却认不出来。”

    听了这话,苏游心里一疼,大魔头这样恐怕更难受吧,比自己难受多了。

    他牵了牵刃皆虚的手:“没事的,都过去了。”

    “嗯。”刃皆虚对他弯了弯眼睛,“对了,之前姬语分明与我一模一样,你为何觉得那不是我?”

    苏游不知道怎么说:“就是一种感觉。可能……身为姬语的你只是把我当做哥哥,对我并没有别的感情,而且他没有你这么可靠稳重,两人虽然长得很相似,但就像有的双胞胎一样,气质完全不同。”

    “想不到你这么爱我。”刃皆虚用力捏了捏他的手,老怀安慰地说,“这下我终于放心了。”

    有时候不经过一些事,并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一个人吧,苏游很庆幸,好在自己明白得还不算晚。

    “对了,我有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我。”他突然道。

    刃皆虚点头:“你说。”

    “你现在还能听见我脑子里在想什么吗?”苏游严肃道。

    大魔头也很严肃认真地回答:“听不到,就连在脑内与你对话,都得在真气连通的时候才行。”

    “真的?”

    “绝不骗你。”

    苏游松了口气,总算脑子不用再开天窗了,总算能有点隐私了。

    “方才在山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想起来算旧账,“还有,咱俩现在是共生的,你把我推出来有个屁用?!”

    刃皆虚无奈地笑了:“不知道,可能是本能反应,那会儿黑雾都快把我吞没了,我当然想的是先让你离开,早忘了还有什么血契。”

    “至于后来,就是跟黑雾打吧,拼尽全力,整个人像是被混沌包裹起来,本来全身的真气都快被吸走了,但是有你在外面助力,就好像突然唤醒了我,我全力以赴对抗,逼到最后突破界限,反倒将被黑雾吸走的真气全都抢了回来,并且吸入更多黑雾本身的灵力。”

    “就这样最终使得它爆体而亡,我也因为受到强烈*,终于找回了记忆。”

    苏游点头,心想差不多也会是这个套路,也难怪方才他与刃皆虚都明显感觉到体内真气灵力明显有所提升。

    “那咱们也算因祸得福了。”他说,“果然是升级流——现在就看看这个黑雾山还有啥好登西!”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这座山残骸的山脚下,现在能够明显看到,山体外原本附着的层层黑雾消失不见,露出了山上所有的植被,它们已经被黑雾吸得只剩枯枝败叶,没有任何生气。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同时从后背展开金色羽翼,往山体中心飞去。

    那里有个巨大的凹陷,四周都是破碎的石块,只有一个地方,看起来是一个规规整整的洞口。这洞口原本应该是被掩藏在山里的,现在因为山体爆裂而露了出来。

    落在这洞口前,苏游谨慎地问:“能进去吗?”

    刃皆虚沉吟片刻,点头大:“没有魔气,可以进。里边有宝物。”

    这篇文里大魔头又有了别的能力加成,还是比自己强,苏游一时也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

    最后他决定,还是骄傲吧,反正这么牛逼的大魔头,是我的。

    刃皆虚带头走进了洞里,这洞口不大,仅比他高一点,让他勉强不用低头,宽也容不下两人并排,只能一前一后排成纵队。

    往洞里走几步,就渐渐失去的光线,苏游眼睁睁地看着刃皆虚一根触手从衣服里伸出来,尖端亮起一簇火焰,照亮了周围。

    苏游:“……”

    还是好羡慕他有这么多功能!

    刃皆虚突然道:“阿言,这洞里还有黑雾残存的灵力。”

    “是吗?!”苏游放出真气探查,果然感受到一股浓厚的灵力在四周漂浮,“靠,一会儿把它吃干抹净!”

    大魔头又说:“墙壁上还有一些奇怪的图。”

    苏游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看见岩壁上画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有的像手势,有的像小人。

    突然间他醍醐灌顶,猛拍大魔头的后背:“我知道了!这是一些法诀!这个时代还没有文字,只能用这样的符号来表示!”

    真是太好了,之前还想去哪儿找法诀秘籍呢,现在就送上门了!

    我简直是起点男主哈哈哈哈!

    “现在要将这些记下来吗?”刃皆虚停住问。

    苏游摇头:“不急,先把这个洞探完再说。”

    两人继续往里走,周围漂浮的灵力也越发浓厚,苏游猜测,此处就是那黑雾最精华的部分藏匿之地,应该就相当于之前见过的魔怪们体内的灵珠吧。

    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其他宝贝。

    又走了一段,刃皆虚面前豁然开朗,看样子是走到了洞的最底部,这里有一个大概直径为三米的圆形空腔,最中间有一个类似于祭坛似的东西,上面戳着一个奇形怪状、但总体看来是个长方体的玩意。

    刃皆虚闭上眼感受片刻,突然全身的触手炸裂开来,同时向祭坛上矗立的那个玩意射出金光!

    “轰”地一声响,长方体表面炸开,露出了里面包裹的金*物体。

    苏游探头一看,表情震惊。

    那竟是一把剑!

    他刚要过去拿,就被刃皆虚阻止:“稍等,我先验过。”

    刃皆虚一只触手伸到那把剑前边,来回探查了一圈,又将一小撮真气注入其中。

    苏游看着那把剑与刃皆虚的真气相和,浑身幽幽地散发出金色暗光,片刻后渐渐黯淡下去。

    “没问题吧?”他小声问。

    刃皆虚用触手将那把剑取了出来,递到苏游面前:“剑里没有魔气,应当是绝世神兵。想必黑雾一直守护的就是这个。”

    苏游小心翼翼地把剑接过来,轻手轻脚地摸了摸,也说不清这是什么金属,拿着很有质感,看起来也颇锋利。

    刃皆虚拉过他的手,突然就在他手指上咬了一口,把他咬破了,血液滴在了剑上。

    苏游:“……”

    又是这个套路!

    血液很快渗入剑中,苏游立刻感觉到,他与剑身产生了呼应,立即运起真气,果然,这把剑按他的意志在半空中漂浮起来,顺着他的指示转了几圈,再回到他们面前。

    刃皆虚笑道:“这把剑已经认你为主了。”

    “那你呢?”苏游很高兴地握住剑柄,爱不释手地打量。

    “我有触手和你给我做的桃木剑,已经够了。”

    这倒也是,苏游心想,有触手就很牛逼了。

    剑上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可能在这个时代能当文字读,或许是剑铭,但是并不像之前岩洞上的那些手势和小人那么好理解,连刃皆虚也看不出个名堂,两人只能不求甚解了。

    接着他们又把这洞内仔细搜了个遍,再没发现有什么其他宝物,于是两人立刻打坐,运起真气,将洞内弥漫的所有灵力都尽可能炼化吸收。同时,苏游还以真气解读了岩壁上所有的法诀,全部都记在了自己的脑中。

    折腾完这一番,又到了夕阳西下之时,两人从洞里出来,感觉体内真气更加充沛,灵力更强,也便再没有多耽搁时间,把指路的树叶拿了出来,展开金色羽翼,向它指示的方向飞去。

    大约飞了一天一夜,他们都没觉得疲惫,眼看叶片缓缓降落,苏游还以为法诀过期什么的,又对着叶子捏了定位法诀,谁知没有任何作用,那叶片还是慢悠悠地坠了下去。

    苏游与刃皆虚疑惑地对视一眼,跟着叶子一起降落在了地面,便看见了一块巨大的石碑,上边画着水流一样的曲线。

    “或许这里就是厌水?”

    刃皆虚认可地点点头:“有可能。”

    此处并没有河流,而是一处山脚下,俩人四下张望许久,才看见一个砍柴人慢悠悠地过来。

    苏游立刻迎上去,恭恭敬敬做了个揖:“麻烦,请问下,这里就是厌水地界吗?”

    “是啊!”砍柴人看到他热情地笑道,“壮士们也是猎魔人吗?”

    苏游点头道:“阁下真是慧眼。”

    “嗐,咱们这儿猎魔人多了,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刃皆虚礼貌地问道:“阁下是否知道剑衣会在何处?”

    “这个自然。”砍柴人往旁边指了指,“往那边走,在树林里,有一个树屋,那就是剑衣会所在地。”

    树屋?苏游心里直乐,这么时尚的吗?

    谢过了砍柴人,他与刃皆虚一边欣赏这边沿途风景,一边循着那人所指示的方向而去,走了没多久,就听刃皆虚道:“是不是那里?”

    苏游抬头望去,果然见到不远处有几棵大树被一个巨大的树屋包裹在一起。

    那树屋有好几层,打眼一看,按照现在的计量单位,每一层都得有三百平米左右,离地大概十米,走到近前,更觉得气势恢宏。

    “为什么要盖树屋?为了显得有逼格吗?”苏游不解。

    刃皆虚轻笑一声:“可能吧,毕竟是猎魔人的组织,怎样都得显得与众不同一些。”

    两人走到近前,便感受到周围布下了结界,但这结界并非是防御性质的,想必起到的也就是个门铃的作用。

    果然,片刻后,便有一个小童子从树屋的第一层出来,看到他们便问:“来者何人?”

    苏游恭敬冲他行了个礼:“在下姬言、姬语兄弟二人,慕名而来,想要加入剑衣会。”

    “哦。”小童随意打量他们一下,“那上来吧。”

    倒是挺随意的,或许是艺高人胆大?

    苏游有点担心地看了眼刃皆虚:“他们会不会感受到你身上灵兽的气息?”

    “不会,我已经收敛好了。”大魔头摸了摸他的头发,“我们现在的灵力很强,放心吧。”

    那就好,苏游一点头,两人施展轻功,轻松跃上了树屋的第一层。

    这里应该是一个公共的大厅,有桌椅板凳,墙上还挂满了画有各种图案的牌子,被放在画着另一种风格图案的小袋子里。

    苏游心想,可能这就是人名对应的任务?

    他与刃皆虚都在各自打量这个大厅,小童子也没搭理他们,正在俩人都在好奇接下来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时候,有一男一女两人从大厅的另一个门进来了。

    两人腰间都别着桃木剑,看起来都很精神抖擞,应该是很高级的猎魔人。男子脸上虽然挂着笑,但气质有那么一点高高在上,女子则面无表情,看起来很清冷。

    果然,童子向他们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剑衣会的会长,隗恕,这一位是副会长,吉问。”

    苏游与刃皆虚同时向两人作揖,做了个自我介绍。

    “在下姬言。”

    “在下姬语。”

    隗恕背着手走到他们面前,仔细打量两人:“你们想加入剑衣会?”

    “听闻在此处猎魔,需要加入剑衣会,我们特意慕名而来。”苏游谦恭道,“找到组织互相帮助,胜过单打独斗。”

    隗恕听了这话很高兴,点头道:“这正是我成立剑衣会的初衷,我们猎魔人要互助互利,不能互相斗争导致内耗,这岂不便宜了那帮魔怪。”

    “正是正是。”苏游笑道。

    这人一看上去就不像他所说的那般光明磊落,但不管他安着什么龌龊的心,能想出这个主意来,肯定很聪明。

    隗恕扭头吩咐道:“童儿,带他们录入名字,发放腰牌,从此就是我们剑衣会的一员了。”

    小童子点头道:“是”。

    这么简单就入会了?苏游和刃皆虚相视一笑,倒是挺顺利的。

    隗恕和那从头到尾没吭声的吉问正要离开,大厅里又来了一个人。

    苏游和刃皆虚正看着童子去拿木牌,没有回头,突然就听得背后有人爆喝。

    “就是他们!”那人大声道,“会长,是他们阻止了我在黑雾山的任务!”

    两人回头看,当真是那日在山洞里遇见的猎魔人。

    苏游懵逼:这人真不是幻觉?

    那人不仅不是幻觉,还指着刃皆虚,义愤填膺地大喊:“会长,他是魔怪,切勿被他骗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