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42 章 42 远古召唤(16)免费阅读

第 42 章 42 远古召唤(16)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来源:..>..

    刃皆虚沉着脸,冷冷地看着那个猎魔人,对方撞上他的目光,明显瑟缩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苏游无奈地跟隗恕解释:“会长,这是个误会。”

    “不可能是误会!”那人抢话道,“我亲眼看见的,他身上全都是触手!”

    “有触手的就是魔怪吗?”刃皆虚沉声道,“你也未免太没见识了。”

    隗恕看起来倒是很沉着,转身看了眼那个猎魔人,道:“风子英,先别激动,等我把事情问清楚再说。”

    “就是,没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苏游很反感别人指着刃皆虚说他是魔物,对这个没什么出息的猎魔人没有半点好感,“再说上次你也没有亮出身份,我们怎么知道你是谁?!那黑雾山里全是幻境,你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的,我俩还以为你是幻觉,当然对你不气。”

    风子英没想到被人倒打一耙,气呼呼地想要冲上来,见刃皆虚在前,迈了两步又退回去:“那又如何?至少这个人有触手是真的!”

    嘿,苏游心里嗤笑,这人倒是不傻,不会被人带跑话题。

    他对隗恕做了个揖:“会长,这个误会我可以跟你解释,但是不希望这个人在场。”

    风子英一听就不乐意了:“有什么话不能在我面前说?莫非你们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以告人。”苏游好整以暇道,“不可告你。”

    这个句式骂人真是屡试不爽!

    “你!你们实在太过分了!”风子英气得跳脚,脸红脖子粗地指着他们,想骂又不敢骂。

    隗恕拉住他的胳膊:“你先去休息吧,这边的事我会处理。”

    吉问在旁边虽然没有吭声,但也对风子英使了个眼色。

    风子英无奈,只好恨恨作罢,离开了大厅。

    苏游与刃皆虚对视一眼,刃皆虚示意让他开口,苏游便点了点头,对隗恕和吉问道:“我的这位兄弟不是魔怪,他是我的伴生灵兽,刚刚化形不久,是以使用灵力的时候可以使用身上的触手。”

    “伴生灵兽?”隗恕和吉问听到这个词,诧异地对视一眼。

    苏游看到两人这副表情,又想到姜大和姜姓部落长老的反应,也有些疑惑。

    “这有什么不妥吗?”他认真问道,“伴生灵兽没有害过人,难不成你们还要排挤?”

    苏游下意识地挡在刃皆虚身前,不想让他看到别人讶异的目光。

    这目光太刺眼了,就像在他所在的世界里,别人提起同性恋这个词似的,不光惊讶,还带着一股鄙视,仿佛与众不同是什么大罪。

    但他个子没有刃皆虚高,并挡不住什么,刃皆虚被他这个动作搞得心头一暖,低头在他耳边轻声道:“无妨。”

    若是这个什么鬼剑衣会敢指指点点,老子掀了他都行!

    隗恕似乎看出了苏游和刃皆虚的不爽,连忙道:“非也非也,只是伴生灵兽这种灵物只在传说中出现,我们没有见过真实存在的,才会如此意外。”

    果然还是少见多怪!苏游心里嘀咕。

    一直没说过话的吉问突然开口,问刃皆虚:“不知阁下能否……能否现出真身,让我们一观?”

    “凭什么啊?!”苏游再度不爽,我家大魔头又不是任人参观的动物!

    刃皆虚再度低声道:“没关系,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知道我的力量,免得之后欺负咱们。”

    苏游这才不情不愿地让到一边,刃皆虚冷着脸色,骤然间释放出自己满身触手,触手如同灵蛇一般在半空中舞动,每一只尖端都亮起了刺眼的金色光芒,点亮了表皮绚丽的花纹。

    这画面连苏游都没见过,看得他惊呆了,心里连连感叹,我大魔头真的又帅出境界了!

    隗恕和吉问满脸叹为观止的表情,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

    苏游心里得意极了,哼,叫你们长长见识!

    隗恕看得呆了,甚至想伸手去抚摸触手上的花纹,苏游一个箭步再度挡在刃皆虚身前,皮笑肉不笑地说:“会长,这不太好吧?”

    刃皆虚见他回护自己的情态如此着急,不知道多开心,一只触手伸到苏游背后,在他后颈上轻轻一点,逗得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回头送了个白眼。

    “抱歉,第一次见,有些失态。”隗恕背起手,倒是没见怎么尴尬,赞道,“这形态确实令人赞叹,不知……阁下可否现出原形?我等也好了解是什么属性的生物。”

    苏游皱眉:“你可别得寸进尺!”

    虽然他自己也好奇,但对方这么提就有点过分了!

    刃皆虚收起了全身触手,沉下脸来,冷声道:“抱歉,我化成人形之后,就没了灵兽的形体,没有什么原形可以展现。”

    旁边吉问或许是觉得不妥,拉了拉隗恕的袖子,隗恕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作罢,但又继续问道:“不知阁下从何处遇到伴生灵兽的?”

    “海上仙岛。”苏游敷衍。

    隗恕感叹道:“难怪……”

    苏游抱起双臂:“怎么样,会长,我们已经交了底,现在你们还有所怀疑吗?上次我俩确实不知道黑雾山的任务也是剑衣会的,还有,若是那个什么……风子英对吧,能气点,我们也不至于跟他产生摩擦。”

    “子英的脾气确实急躁,稍后我会与他解释。”隗恕道,“两位灵力甚高,将来除魔之事少不得要依仗你们,剑衣会当然欢迎。小童儿,给两人登记造册吧。”

    说罢,隗恕和吉问两人先行离开了大厅,苏游和刃皆虚便看着小童儿拿来了两个木牌,走过来说:“请两位先缴纳会费。”

    苏游:“……”

    什么鬼?!入会还收钱?这是啥组织,也太现代了吧!

    刃皆虚更不懂这些,目光迷茫地看了苏游一眼。

    苏游问道:“什么会费?能不能详细说明一下?”

    “为了避免有人随便混入剑衣会,本会设置了入会费用。”童子面无表情道,“贝币、灵珠、奇珍异草皆可以,你们二人的话,两枚贝币或者等价物就够了。”

    入会确实需要筛选,但你们剑衣会是个猎魔人公会,测一下灵力不就行了?收钱什么的也太世俗了吧!

    不过收钱也确实好用,现在这个时候,还物物交换呢,能有点贝币的估计也舍不得拿来混入组织,肯出钱那自然是真心想加入。

    苏游无奈,从怀里掏出两枚最小的贝币,问道:“这俩够吗?”

    虽然他还有,但他舍不得。

    即便他和刃皆虚其实也用不着——俩人基本辟谷,不需要吃东西,喝水更好办,纯天然无污染的泉水到处都有,至于衣服,苏游有他的女王衣橱,刃皆虚看起来不需要换,真是个省钱的好老攻。

    但苏游现代人的抠门本性发作,就是舍不得这点没用的钱。

    童子垂着眼看了看,嗤笑一声,像是在笑他俩吝啬。

    苏游:“……”

    想打人的手蠢蠢欲动。

    “看你俩这副穷酸相,就这样吧。”童子眼皮耷拉着,面无表情道,“我先说一下,加入剑衣会之后,可以自行选择任务。我们的任务都是从悬赏得来,因此当两位完成任务之后,剑衣会要从所得的悬赏中抽取三成,能接受吗?”

    刃皆虚跟苏游说:“你管钱,你决定。”

    这话说得也太老夫老妻了吧!

    但是我喜欢!嘿嘿!苏游暗搓搓地想。

    他觉得三成不算高,是比较合理的抽成,况且两人来也不是为了挣钱,是为找那个什么千跖,便将两枚贝币推到童子面前:“能接受,就这么办吧。”

    童子将手里把玩了半天的木牌递给他们:“刻下能代表你俩的图形,以后要做什么任务,把牌子放进对应的口袋里就行了。不过刻完了先给我看一眼,我好记下来。”

    苏游接过木牌,顺口问:“有刻刀吗?”

    抬头便迎上了童子鄙夷的表情。

    啧,还是没适应自己有灵力这件事啊!

    童子见他已经明白了,便没再搭理他们。

    苏游拉着刃皆虚坐下,商量:“咱俩刻啥?这算是咱们的图腾了吧?”

    “什么都行,我听你的。”刃皆虚道。

    苏游瞪了他一眼:“什么都听我的,就是什么都我来琢磨呗?!”

    刃皆虚抿唇笑:“还是那么聪明。”

    “滚蛋,一起想!”

    刃皆虚想了想:“何必在此事上费力,随便取一个便好。”

    “那就……一只鸡?”苏游想来想去,有很多浮夸的想法,但是自己也不是什么杰出画手,设想容易实现难,最终还得向现实低头。

    “也行,姬氏兄弟,就画一只□□。”

    苏游哈哈大笑:“说鸡不说……”

    想到这里他戛然而止,算了,在刃皆虚还是姬语的时候,他已经传授过很多不该传授的现代颜色艺术,现在还是省省吧。

    刃皆虚倒也没追问,探出一只触手,用灵力在木牌上画了一只,嗯,简笔画小鸡。

    很简笔画那种。

    苏游差点没笑喷:“你们古代人不都是琴棋书画超牛逼的吗?”

    “你这是刻板印象。”已经混了现代血的大魔头认真道,“又没人教,我哪会画。”

    不过这只小鸡挺可爱的,苏游比着也在自己的木牌上画了个差不多的,然后把两枚木牌递到了童子手里。

    那童子刚刚拿出一块木板,准备誊抄他们的图案,抬眼看见两只丑鸡,又是“嗤”地一声嘲笑。

    苏游不顾刃皆虚的阻拦,在童子脑门上虚甩了一拳。

    童子没有抬头,边画边道:“你们先去隔壁测一下灵力,从后边那个门出去,会长就在那边。”

    果然还是有灵力检测这个环节,苏游和刃皆虚按照童子的指示,出门一扭头,就看见隗恕站在一个门口冲他们招手。

    看来这剑衣会不养闲人,会长和副会长吃抽成就行,不用出远门去卖命,现在就在这里充当工作人员。

    刃皆虚和苏游进了隗恕所在的那个小屋,看到地上两个法阵正隐隐约约散发出金光。

    “两位站上法阵,会有灵力进入你们的奇经八脉,别做反抗就好。”

    二人照做,果然有灵力从他们的足心缓缓汇入,苏游感觉到这股灵力在他的经脉中走了一圈,最终还从足心撤出。两人脚下的法阵红光大炽,隗恕面上闪过一抹震惊的表情。

    苏游好奇:“结果如何?”

    “早知两位应是灵力高超之人,果然是超高级的猎魔人。”隗恕感叹道,“假以时日,可成半神,半神之上,可就是神了!”

    半神?!这个评价还真挺高的!

    他与刃皆虚相视而笑,两人都很高兴。

    “过奖过奖。”苏游谦虚道,“接下来还有什么程序吗?”

    “还要了解一下剑衣会的历史。”隗恕引着他们向门外走去。

    交了钱,登过记,测过灵力,再学一学本会的历史和规矩,倒也是正常流程,苏游和刃皆虚便跟着会长进入了另一个小屋。

    这屋子没有窗户,显得乌漆嘛黑,地面上同样有个法阵,靠墙放着一排长凳。

    隗恕示意两人坐在长凳上:“这个需要一段时间,我就不在这里陪着了,看完之后你们可以去选任务,有事的话尽管去楼上找我。”

    苏游和刃皆虚同时点头,待对方离开之后,便见地面上的法阵突然亮了起来,自下往上投射出光芒,接着便有隗恕的人影被放大了两倍,光芒万丈地被呈现在他们面前。

    “……”苏游无语,“这就是远古时代的全息立体投影吗?”

    在上一篇文里,刃皆虚领教过这个,倒也没觉得特别新奇:“做得还似模似样。”

    可不么,苏游心里吐槽,这是啥剑衣会历史,分明是隗恕个人纪录片,讲述了他成立剑衣会的初衷与历史。

    不过苏游倒是没想到,剑衣会距今已经三十多年,这隗会长看起来也就二十啷当岁,还挺显年轻。

    这种破介绍跟现世的企业宣传片差不多,没多大意思,最后就是了解到了隗恕的野心,想要在整个泽洲大陆都成立剑衣会的分会,将所有猎魔人组织起来,好好为泽洲百姓服务之类的。

    苏游靠在刃皆虚肩膀上看得直打瞌睡,好不容易等这玩意放完,他跟刃皆虚商量:“你先去选任务,我想着再去找隗恕打听一下伴生灵兽的事。”

    怕刃皆虚在旁边,这姓隗的会藏着掖着,干脆自己先去问问。

    刃皆虚点头道:“好,我在大厅等你。”

    两人出了“宣传室”,苏游往前走了一截,看到楼梯,便上了二层。二层有很多空房间,有些比较大,看起来像是开会用的,其中有一间门口挂着一个木牌,上面画着一把剑的图案,从旁边窗户看进去,就看到隗恕正坐在里边。

    “姬言,找我有事?”对方看见他,主动招呼道,“请进。”

    苏游推门进去,气道:“黑雾山的事算是我们不懂规矩,但山中灵力已经被我们炼化,这把剑也已经认我为主,不可能再交给别人。为表歉意,这个任务的悬赏全归剑衣会所有,我和姬语分文不取。”

    隗恕笑道:“那也成,就分给风子英三成,也能平息他的怒火。”

    “全听会长安排。”

    “你来找我,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这隗恕的确是个人精,苏游也便不再隐瞒:“其实我并不了解伴生灵兽的来历,不知道会长是否能帮我解答一二?”

    “可以是可以。”隗恕笑了笑,表情颇有些意味深长,“但这也需要付出一点代价。”

    苏游:“……”

    这什么会长?财迷疯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