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43 章 43 远古召唤(17)免费阅读

第 43 章 43 远古召唤(17)
    转载请注明出处:..>..

    苏游叹了口气,心想老子有多少钱能这么挥霍?!

    但他还没有开口,隗恕看出了他的心思,笑道:“我不是要收钱,是需要别的东西。”

    不要钱,难道要人?

    想要我家大魔头?做梦!

    许是看苏游的表情突然变得惊悚,隗恕连忙道:“你可别多想,我只是需要你下次除魔之后收获的灵珠罢了。告诉你伴生灵兽的过往,需要用法力释放传承,这个比较耗费功力,要一点灵珠来恢复,并不过分吧?”

    苏游心道这确实不过分,但算盘也算打得精明,毕竟自己和刃皆虚已经是超高级的猎魔人,选择的任务只会高不会低,那收获的灵珠所蕴含的灵力自然也是也比寻常任务中得到的要强得多。

    “没问题。”他干脆应道,反正自己现在的灵力很强,给隗恕一颗灵珠也算不得什么。

    隗恕笑容可掬:“兄弟是个痛快人,但是灵珠缴获之前,还得麻烦你先拿几枚贝币冲抵,等灵珠取回之后,再来将贝币赎回。”

    苏游:“……”

    你还真是贼不走空。

    他正要掏钱,却被隗恕连忙阻止:“不用给我,交给大厅里的小童儿即可。”

    看他这副想要钱又嫌钱脏的模样,苏游心生不爽:“那我得等会儿下楼才能给他,你先带我去听传承吧。”

    “当然当然,姬兄弟已经是我剑衣会的人,我又怎么会怀疑你不守信呢?”隗恕起身向外走,“请随我来。”

    苏游跟着隗恕上了树屋的第三层,走到一个看起来防守很严密的房屋。

    这屋的门口用一个法阵锁着,仅凭感觉,苏游便知这个法阵的防御力量十分强大,就算联合他与刃皆虚两人之力,一时之间也很难突破。

    隗恕走到跟前,释放真气解开法阵,带着苏游走进去。

    这个房间比之前看投影那个更加封闭,里边一片黑黢黢,这里头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结界,走进去哇凉哇凉的,像是能把人的精气神都吸走似的。

    “姬兄弟,你站在此处不要走动。”隗恕拉着苏游站在了进门不久的一个点上。

    苏游心想,*要敢说去买橘子,老子打死你。

    隗恕自然不懂这个梗,他只是走到一边,激活了面前一个闪烁着白色光芒的法阵,才招呼苏游:“过来吧。”

    苏游走到近前,按照他的指示踏入法阵中央,法阵上面的花纹立刻缓缓流动了起来。

    “姬兄弟,打坐运功,接纳法阵中的灵力,问出你心中的疑问即可。”隗恕道,“我在此为你*。”

    苏游一边盘腿坐下,一边笑道:“如果我多问别的问题,你会知道是吗?”

    “那是当然。”隗恕道,“这里都是前辈们一代代传承下来的记忆,其中也蕴含了强大的灵力,稍有不慎,就算姬兄弟你这样的超高级猎魔人也未必承受得住,建议还是一次只问一个问题,问多了也没好处。”

    苏游心想,那可不,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

    “开始吧。”他不再跟隗恕臭贫,闭目运起全身真气,徐徐与法阵的灵力相交融。

    待他感觉到这股外来的灵气运转到大脑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开始说话。

    “我的孩子,你好啊。”

    声音很和气,苏游很愉悦:“您好,不知道怎么称呼?”

    苍老的声音答道:“叫我先祖就行啦!你的灵力等级很高,不错!是个努力的孩子。”

    “谢谢先祖的夸奖。”苏游礼貌道。

    “既然来听传承,你有何事不解?”

    “我想知道伴生灵兽之事。”

    先祖虽然没有形象,但苏游莫名觉得他像是捋了捋胡子,然后才颤巍巍地说:“伴生灵兽啊……你为何想知道有关它的事情?”

    “嗯……是我一个朋友想了解。”苏游心想老头应该也不懂这个梗,正好拿来糊弄一下,“难道先祖也看不起通过与伴生灵兽结血契而一起*的人吗?”

    “哈哈哈哈,当然不是!不管怎么*,只要人心是好的,走的是正途,那就没有错!有什么可看不起的!”

    老头子们果然还是睿智,不像姜大那样的年轻人这么偏激。

    先祖笑了几声:“既然你想了解,那我就跟你说一说。”

    伴随着他的声音,苏游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副画面,很有点剪纸动画那feel,估计先祖们不知道如何表达,又强行想要给传承配上图像,就只能用剪纸小人了。

    “其实,在猎魔人诞生之初,每个人都会选择与一个灵兽结成血契。”先祖娓娓道来,“因为我们猎魔人,本是神的徒弟,是替神仙来猎杀魔物的,但我们又不是神,很难具备他们那么高的灵力,神担心我们斗不过魔物,便将他们饲养的灵兽赠予我们,让它们来帮助我们尽快提高自身的修为。”

    苏游便看到眼前的剪纸小人配合演出了同样的场景:一个身穿长袍、长得很像神仙的人,把一只小兽扔给了地面上的男子,然后小兽化成很小的模样,钻进了男人身体里,就跟当初虚虚与他结成血契的流程一模一样。

    先祖继续道:“待结成血契之后,伴生灵兽会将自身的灵力与主人共享,迅速提升对方的境界,稍后猎魔人也应当用自己的灵力回馈,随着两人灵力等级不断提高,灵兽就可以化生成人。他可以看做是猎魔人终身最好的战斗搭档,双方是同生共死、互相滋养的关系。”

    等小兽从那男子身体钻出来以后,就在旁边逐渐化成各种形态,逐渐变成和男子身高相仿的人,两人一起猎杀魔怪,虽然只是剪纸小人,但也看得出两人关系真的很好。

    “可是一件事总会有正反两面,若猎魔者心地善良,始终与人为善,也不骄不躁,能够踏实*,那么跟伴生灵兽的关系就会很好,很向正面发展,若有人心术不正,急于求成,就有可能双双走火入魔。”

    苏游明显看到,眼前两个人正遭受烈火吞噬,而原本是伴生灵兽的那个,突然间将另一个男子吞入腹中。

    “伴生灵兽说到底只是一只灵兽,没有什么道德的约束,若是猎魔人心存善念,它便纯净无暇,若是猎魔人不走正道,那这灵兽就会彻底释放它的*,会比猎魔人本人还要坏,甚至将其主人吞噬,以获取双倍的力量。”

    苏游这时突然明白:“所以有的魔物,或许本来曾经只是伴生灵兽?!”

    “是的,在那些急于求成的年代,很多猎魔人被自己的伴生灵兽吞噬后,那些灵兽反倒成了魔物。”

    苏游深深叹息,这不就是司空见惯的“屠龙者反成恶龙”的故事吗?但我和虚虚肯定是不会的。

    “神仙没有料到,原本他们的好意会变成这般模样,于是他们又告知了猎魔人们剥除血契的方式。”先祖继续道,“但是这个方式太过痛苦,需要猎魔人从骨血中拔出灵兽们的全部存在,不啻于剥皮拆骨,同时还会耗损身体的一半灵力。因此很多猎魔人虽然知道该怎么做,但对自己下不了手。

    于是苏游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画面中一个又一个的猎魔人,被他们的伴生灵兽吞噬,就此变成了魔物。

    “所以再后来,很多猎魔人就不再选择与伴生灵兽结成血契,宁愿一个人慢慢*,通过猎魔获得灵珠,提高自己的灵力。人们终于踏实下来,大地上作恶的魔怪也比之前少多了,至少不会再有猎魔人自己转变成的魔怪。”

    “长久下来,就再没有伴生灵兽出现了。直到现在,它就成了传说中的存在。孩子,事情就讲到这里,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苏游认真道:“伴生灵兽都是神仙赐予的吗?”

    “如无意外,都会是这种情况。”

    “那意外又是怎样的呢?”

    “这……”先祖笑了起来,“意外可就很多了,恕我也不太清楚。也许有的是自己从神仙那里逃跑的,有的是魔神派来的,不一而足。”

    苏游想了想,算了反正虚虚不会是害我的那种,问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于是他礼貌道:“谢谢先祖,我没有问题了。”

    谁知先祖却道:“你的那个朋友,需要知道剥除血契的方式吗?”

    苏游:“……”

    这老头,怎么好像有点懂那个梗?!

    听完传承之后,苏游起身写过隗恕,两人一起离开小屋。

    当隗恕释放灵力将门口的法阵重新封死之后,苏游才问:“会长,你是否听说过魔神千跖的下落?”

    “千跖?”隗恕皱了皱眉,“它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魔神,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其具体下落,只听说在厌水附近的山里。你为何要打听它?不会真的以为它还存在吧?”

    苏游疑惑:“难道它不存在?”

    “就算存在,也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就如同还有伴生灵兽*术的那个年代,恐怕也有上千年了吧。”隗恕笑道,“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它再作怪,肯定早就死了。”

    苏游心说我可太不信了,现在我不就有伴生灵兽*吗,所以千跖肯定还活着!

    难道老子在这玩的是等待戈多?!

    要真这样,回去就把系统给拆了!

    苏游返回大厅的路上,便见刃皆虚站在大厅门口处,负手而立,隔着围栏望向远方,听见他回来的声音,偏过头来,冲他淡淡一笑。

    哎,我的大魔头,可真好看!苏游在心里感叹。

    “选好任务了吗?”

    刃皆虚道:“选了几个在厌水附近的高阶任务,等你回来再决定。”

    两人走到大厅里的任务法阵前,现在他们已经被录入法阵当中,只要注入真气,就可以查看其中的任务。

    刃皆虚打开法阵,便见圆形符文中间渐渐浮现起一处地形,山间夹着一条宽阔的大河,应该就是厌水。这其中有几处明亮的光点,应该就是代表着魔怪出没的地方。

    “剑衣会里如我们这般灵力高强的猎魔人并不多,所以这些任务他们都不能去执行,任我们挑选。”刃皆虚放大了厌水边的地势,指着几个巨亮的光点道,“你来选吧。”

    苏游盯着那些光点,犹豫不决,便听旁边有个女声突然开口:“恕我冒昧,你们可以选择那个降服蛇魔的悬赏。”

    两人回头一看,是副会长吉问正走到他们身边来。

    “为何?”苏游好奇。

    吉问道:“不好意思,方才你与会长说起千跖,被我不小心听到。这个蛇魔所在之地离厌水最近,也最靠近传说中千跖的巢穴。”

    “你既然知道,为何没有去猎杀千跖?”刃皆虚问道,“干掉这种大魔神,既造福百姓,又能获得高阶灵物,还能间接灭掉它麾下的魔怪,一举三得之事,何乐而不为?”

    吉问自嘲地笑道:“你也太高看我了,我虽然是剑衣会的副会长,但只是中级猎魔人,没有那个本事。”

    “量力而行是对的,没必要好大喜功送了性命。”苏游拿过刃皆虚手中的木牌,丢进了对应着蛇魔任务的那个口袋里,同时也在结界中留下他的灵力标记。

    稍后,两人便离开的树屋,开始往厌水那处赶去。

    吉问刚刚走出大厅,就遇上了等在门口的隗恕。

    “你为何要跟他们说这么多?”隗恕阴阳怪气道,“莫非你对那个灵兽很感兴趣?”

    吉问看着他,眼神中闪过一抹伤痛,但她没为自己争辩,而是反问:“为什么那么多厌水附近的任务,你都不让动?”

    “那里的魔怪魔力高强,不是我们的人能动得了的!”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吉问冷声道,“明明有一些魔怪并没什么本事,随便几个中级的猎魔人就能将其诛杀。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隗恕的面色彻底沉了下来:“这些事与你无关,你最好别管!”

    苏游与刃皆虚还在树林里走着,他将从先祖那里听到的所有事都告诉了对方,只是隐去了剥除血契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跟刃皆虚说,生怕对方心里会没有安全感。

    毕竟刃皆虚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姬语的时候,就特别怕失去自己,反正苏游不打算剥除,就没必要把这事说出来令对方担忧。

    “大概就是这样,但我觉得咱们没必要担心,反正你不会害我。”

    刃皆虚摸了摸他的脑门,温和笑道:“当然,你是虚虚独一无二的哥哥,虚虚自然不会害你。”

    苏游:“……”

    “人高马大的,这么撒娇你恶不恶心?”

    刃皆虚故意逗他:“哥哥喜不喜欢?”

    苏游再度无语,但心里想,还是……有点喜欢。

    我家大魔头怎么样我都喜欢。

    幸亏现在他听不到我脑子里在想什么,哈哈哈!

    刃皆虚眼神突然不对,眉峰一皱,苏游立刻问:“怎么了?”

    “那个隗恕,有事情瞒着我们。”

    他将隗恕与吉问的对话跟苏游复述了一遍,苏游长出一口气。

    “太好了!说明厌水那边果然有问题!我们这次没去错地方!”他想了想,疑惑道,“你是怎么听见的?留了什么偷听的结界在那边吗?”

    刃皆虚笑了笑:“那倒没有,后来我没有再见到隗恕,没空做手脚。我是留个了触手上的小胶盘吸在吉问衣褶里,能够偷听到她与隗恕的谈话。不过这胶盘离开我不出几个时辰就会干瘪枯萎了。”

    “啧啧啧。”苏游连连摇头,“真是诡计多端大魔头——但是干得漂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