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44 章 44 远古召唤(18)免费阅读

第 44 章 44 远古召唤(18)
    苏游早就知道这个隗恕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他要是不对自己有所隐瞒,那简直不符合戏剧逻辑。

    现在证实这一点,反倒令苏游和刃皆虚放心,至少能够明确对方隐瞒的事是跟千跖有关,不用再费力去猜想。

    只要两人私底下逆着隗恕的想法去做,最后一定能够打探到千跖的线索,还能逼隗恕露出他的本来目的,这就是一石二鸟的事。

    刃皆虚跟苏游想法一致,他俩便不再纠结,展开后背的金色羽翼,径直往厌水方向飞去。

    在剑衣会的那个任务结界中,只要在相应的任务上打好标记,一个指路符就会相应地出现在猎魔人的真气当中,执行任务的猎魔人便可以随着这个指路符直接定位到任务触发地,相当于现世的gps定位,相当方便。

    两人沿着指路符的方位很快到了一条山中小溪附近,便收起了翅膀,在溪边四下打量。

    此处有一个大山形成的天然拱洞,下边溪水潺潺,再加上现在正值春夏相交之际,天气晴好,山中树叶茂盛,颇有一种“鸟鸣山更幽”的感觉,比天然氧吧还天然氧吧。

    苏游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觉得自己的肺在这远古时代真是得到了最好的滋养。

    “这条小溪是厌水的支流。”之前苏游听传承听了许久,刃皆虚闲得无聊,在大厅里将这边的地形记了个七七八八,他顺着溪水流淌的方向指过去,“往那边走,很快就能找到小溪与厌水的交汇处,要先过去看看吗?”

    苏游蹲在溪水边,捧起沁凉的水洗了个脸,又喝了几口,摇头道:“算了,还是先执行任务,去找那个什么鬼蛇魔。”

    “嗯,听你的。”

    刃皆虚看着他满脸挂着水珠,整个人显得鲜嫩欲滴,突然间又放出触手,去卷周遭的叶子,故技重施地在周围形成了一个屏障。

    苏游警惕:“你要干嘛?每回都摘叶子,这也太破坏自然环境了!”

    “想亲亲哥哥。”刃皆虚一把将人揽入怀中,搂着苏游的腰,低头在他唇上轻吻。

    苏游虽然被他酸出一身鸡皮疙瘩,但还是很享受这番耳鬓厮磨。

    要是这个混球没有去舔他脸上的水珠就好了!

    是不是沾染了灵兽的习气啊,怎么突然就爱舔人了呢?

    树叶屏障徐徐散去,苏游不得不再度蹲在地上,用溪水重新洗脸,顺便用那凉水给自己火热的两颊降个温。

    刃皆虚站在一侧,背着双手,好整以暇地欣赏他这副害羞的姿态,气得苏游转头就冲他泼了一捧水:“混球!”

    大魔头反应敏捷,“嗖”地用触手划出一个圆形的保护盾,不仅将水全部挡住,还全部反弹了回去,兜头泼了苏游一头一脸。

    苏游:“……”

    “别过分啊!”他恼火道,“仗着有特长欺负人!”

    刃皆虚笑盈盈地走向他,他又赶忙退后一步:“干什么你,别过来!”

    “帮你弄干水啊。”

    苏游擦了擦脸:“鬼才信你。”

    “是真的。”刃皆虚往前走了走,离他一米处站住了,“派”了一条触手缓缓伸过去,用真气释放了一些温热的气体帮苏游缓缓吹干。

    像个电吹风似的,还挺舒服。

    苏游也就心安理得地享受对方的伺候,刚才亲得过瘾吧,现在服务一下也是应该的。

    谁知道这小风吹着吹着,就越来越近了——

    “姬语!”苏游沉下脸,“触手从我衣服里拿出去!”

    刃皆虚微微笑道:“抱歉,触手反应不太灵敏,没料到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苏游可太不信了:“呸,骗谁呢,给你这触手一根绣花针,它能绣出一整幅百鸟朝凤,还说不灵敏?”

    刃皆虚装得满脸正经:“时而灵敏,时而不灵敏。”

    “满嘴跑火车!”

    “在你身边,我的心都是乱的,触手还能顶什么用。”

    “少来,甜言蜜语对我不起作用!哎,怎么还往里伸?!你要不要脸。”

    “哦,抱歉,它迷路了。”

    “……”

    骚死你算了!苏游真是又爱又恨。

    其实久别重逢,又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小情侣想亲密也是正常的,要是没有被系统的探照灯大眼紧紧盯着,俩人可能还想不可描述。

    但算了吧,辛苦的穿书狗哪有这个自由?

    简直比当明星还累,没有一点隐私就是说!

    刃皆虚对魔气天然有感应,简直就是个指魔针,有他在苏游向来不用动脑子,跟着走就成。

    谁知两人沿着溪流走了几步,大魔头突然停下,一根触手伸出来,“噗”地释放出来一个金光灿灿的透明泡泡,缓缓落在苏游身上,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苏游:“……”

    说真的,释放这个泡泡的声音真的就是“噗”,听起来很像那个啥。

    “这什么?”他不甚愉悦地问。

    刃皆虚说:“保护罩,这里魔气泛滥,先做好防护。”

    “咱俩现在灵力水平差不多好吗?”苏游郁闷道,“干嘛又给我搞这个。”

    显得我很弱似的。

    也有点奇怪,苏咸鱼发现自己越来越在乎这个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好胜心。

    “魔物常常爱偷袭。”刃皆虚表情严肃,“多一层防护能安心一些。”

    苏游在识海里寻找到这个什么保护罩的法诀,运起真气,抬手一弹指,也给刃皆虚从头到脚罩了一层。

    不过他释放出来的保护罩莫名其妙微微发粉,看着大魔头就像被罩在一个粉红泡泡里似的。

    苏游看着直乐,要是有相机给他拍下来就好了。

    但为什么我的真气泡泡是粉色的?!大魔头就是金色的?!不公平!

    刃皆虚见这操作,颇有些无奈,但感受到对方的爱意,他心里也颇为欢喜,偏头看着苏游,半是宠溺半是威胁:“小心我的触手再迷路。”

    “那我就给你剁了!”苏游咬牙切齿。

    刃皆虚摇了摇头:“这样你会失去很多快乐。”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苏游翻了个白眼,暗暗安慰自己,不气不气就不气,气死我来无人替,这大魔头虽然骚话连篇,便宜了别人可不行。

    估计刃皆虚也怕再次违规,没有继续胡说八道,而是开始专注地观察周围的动向,同时每隔一段路就释放一个小胶盘。

    “你不说几个时辰就会枯萎了吗?”苏游好奇道,“那还装它们做什么。”

    刃皆虚解释道:“粘在吉问衣服上那个得不到养料,自然会枯萎,这些落在溪边、地面上的,能自己从溪水和土壤里汲取养料,可以坚持得更久一些。”

    “哦,原来它们也是有主观能动性的啊。”苏游越想越羡慕,自己也能有触手就好了,怪好玩的。

    刃皆虚见他满脸艳羡,更想逗他:“其实它们还能化形,化成一些低等生物,自由活动。”

    “比如呢?”苏游果然更加好奇。

    “什么都行,你想让它们化成什么?”

    苏游没过脑子:“小鸡?”

    刃皆虚:“……”

    “不对,鸡不是低等生物。”苏游挠了挠腮,“最好是能飞的,扑棱蛾子?”

    “能想点有美感的吗?”

    “蝴蝶?不成,太多小说里都是蝴蝶,会被说ky的。”

    “那你慢慢想吧。”

    苏游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到底让刃皆虚的小胶盘化成什么,两人倒是走到了小溪的宽阔处,大魔头突然停住了脚步。

    “此处魔气最旺,咱们要对付的是蛇魔,应该需要下水。”

    “那就下吧。”苏游说出了经典语录,“来都来了。”

    刃皆虚看着他微微一笑,先行一步走进了溪水间。

    这溪水表面上看起来一片宁静祥和,水流也不深的样子,果然下边大有玄机。刃皆虚才走了几步,便感觉脚下陡然变深,整个人掉入水中!

    “虚虚!”苏游赶忙跟着跳进溪水里,他念了个避水诀,在水中来去自如,很快便看到了刃皆虚的蓝色袍角。

    刃皆虚也已经释放了避水诀,等苏游进来之后,两人便循着魔气最浓厚的地方游了过去。

    此处溪水十分清冽,方才苏游尝过,也很甘甜,却没有什么生物存在,连泥土里的小螃蟹小蜗牛都没有,水中更是不见半条鱼,可见这里魔气深重到其他动物都无法生存,这不禁令苏游和刃皆虚同时提高了戒备。

    刃皆虚带着苏游一直往下沉,游了一小会儿,两人便看到一个宽阔的地下水道,水道中遍布各种各样的枯骨,大多属于人类,有的被水草缠住动弹不得,有的就在水中悬浮着,看起来颇为可怖。

    避水诀是罩在全身外层的一个气泡状薄膜,与之前的保护罩不同,它不会消失,是以在避水诀内的人可以开口说话。

    苏游看着这一具具整齐的白骨,疑惑地问:“蛇魔这么巨大,到底怎么吃人?为什么骨架剩得这么完整?”

    之前在黑雾山也是,那些山洞里的人骨和动物骨头也是很完整。

    难道它们不是吞食吗?

    “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我猜,魔怪吃人应当是用魔气将人或动物的肉身炼化吸食,而非普通怪兽那般囫囵吞枣。”刃皆虚看到水道旁边有一个巨大的孔洞,便示意苏游往那边去。

    两人落在孔洞外,谨慎地打量了一番。在苏游看来,这个孔洞大概四五米高,三米多宽,要是按这个尺寸,这位蛇魔先生的体型应该不会太小。

    他与刃皆虚谨慎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并排走进了孔洞中。

    走进去不远,溪水就渐渐变浅了,直到消失不见,苏游与刃皆虚便收起避水诀,将真气聚于双目之中,以便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视物。

    都已经快要接近半神了,自然不用像以前那样再用真气点亮剑尖或者触手尖,能用这种方式倒是挺高端,而且看得更加清楚。

    这个水下洞穴上下壁非常光滑,可能是长久以来被蛇魔的身躯摩擦所致,但是令人觉得惊悚的是,这洞壁上画满了各种各样蛇类竖瞳的图案,并且丝毫没有被磨损。

    苏游看到这密密麻麻的竖瞳,顿时浑身发毛,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下意识地往刃皆虚身侧靠了靠。

    大魔头饶是见多识广,在他自己的那篇文中也没见过这种恶心的玩意,好在他胆子更大一些,伸手牵住了苏游的手。

    “别怕,我在呢。”

    永远温热的手心令苏游感觉安全,但苏小咸鱼还是嘴硬道:“谁怕了,我这是想保护你。”

    “好。”刃皆虚的声音带着笑意,“哥哥保护我。”

    两人手牵着手,小心翼翼地往更深处走去。

    但苏游和刃皆虚并不知道,洞壁上的那些眼睛原本是不动的,然而在他们走过去之后,纷纷眨了眨眼,竖瞳转动,齐刷刷地望向他们的背影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