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46 章 46 远古召唤(20)免费阅读

第 46 章 46 远古召唤(20)
    转载请注明出处:..>..

    苏游看到这一幕,担心坏了,“倏”地便往刃皆虚的方向飞去,张开双臂接住对方,缓缓落在地上。

    “虚虚!你怎么样?”刃皆虚的脸色发白,看起来痛苦不堪,苏游还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一时间心疼得无以复加。

    对面蛇魔的两个脑袋依旧在咆哮,苏游抬手便给两个人加了防护结界,暂时能抵挡一小会儿。

    刃皆虚躺在他怀中,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别担心,只是外伤。是你给我的防护罩帮我挡住了烈焰。”

    “挡住那一下有什么用,你的触手还不是中招了?!”苏游心里难受,亲手砍掉自己的触手,肯定很疼吧。

    大魔头似乎看出了他心里在想什么,淡淡笑道:“没关系的,触手还能再长出来。哥哥之前不是也砍过吗?”

    “你少来!”提到当初那事儿,苏游颇有些不好意思,他当即握住刃皆虚的手,去试探对方的真气。

    看来大魔头并没有撒谎,他全身的经脉运转得十分稳健,伤势并不严重。

    “阿言,不用担心我。”刃皆虚突然将苏游拥入怀中,在他耳边轻声道,“这蛇魔已经被你砍掉一个脑袋,剩下的两个并不难对付,稍后你我一人吸引一个,仿效你方才的办法,让他们互相攻击。”

    苏游点头:“好,我们这次打个出色的配合!”

    两个蛇魔脑袋见他俩躲藏在防护结界之后,暴怒异常,一个拼命地喷火,一个玩命喷射毒液,把防护结界外边搞得肮脏不堪,两人视野被阻,险些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走吧,速战速决——唔!”

    苏游正想起身,不料被刃皆虚揽住后脑,结结实实地吻住。

    大魔头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这个吻来势汹汹,唇舌不由分说地将苏游堵住,令他一时之间无法抵挡,只能任凭对方摆布。

    但这次深吻来得快也去得快,刃皆虚出其不意地攻城略地,鸣金收兵得也非常迅速,整个过程苏游都是头晕脑胀的,待他反应过来,这个吻已经结束了。

    苏游:“……”

    打架呢,你在这儿发什么骚!

    外国电影看多了吧?!

    还挺会搞浪漫。

    刃皆虚看着苏游又羞又恼、涨红了脸的模样,心中觉得十分有趣,用尽全部意志力才按捺住再继续亲他的冲动,笑道:“哥哥给补一下真气。”

    苏游一边擦嘴一边站起身,恼火道:“补个屁,你真气比我还丰沛!”

    “那虚虚给哥哥补——”

    苏游转身一把捂住他的嘴,色厉内荏地威胁:“少学姬语说话!不好看!”

    大魔头越来越话痨了,人设有点崩怎么回事。

    刃皆虚笑笑,拉开苏游的手,正色道:“一会儿我去吸引三角脑袋,你负责肉瘤脑袋,如何?”

    “ok!”苏游干脆应道,挥手收去在蛇魔连番攻击下摇摇欲坠的防护结界。

    他与刃皆虚立刻向两边闪避开,重新振翅飞上半空,双双向两个蛇魔脑袋挥出明亮的剑光,并且趁着它们闪躲的时机,直冲着飞了过去。

    蛇魔脑袋或许是没想到这俩货居然敢迎难而上,像是讶异地后撤了一下,也是做好了战斗准备的那种姿态。

    与此同时,苏游和刃皆虚便飞到了两个脑袋中间,背靠背地面对这两人各自的目标。他俩的的无名剑和桃木剑已经脱手,飞在两人头顶,在真气的控制下幻化出千万道剑光,同时发动攻击。

    一刹那,白色剑光和金色剑光分别与红褐色烈焰及黑色毒液重重冲击在一起,苏游与刃皆虚防卫严密,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这波防御非常成功,苏游见面前的肉瘤脑袋眼睛已经气得冒红光,心中极为得意。

    “可气死它们了!接下来这波应该是最强的一次攻击,怎么样?用计吗?”他大声喊道。

    “用!注意闪避!”

    两人再度同时划出千万道剑光,攻击自己面前的蛇魔脑袋,这俩脑袋自然不甘示弱,张开巨口,同时释放了火焰和毒液。

    千钧一发之际,苏游和刃皆虚同时收敛真气,一左一右向两边躲去,两个蛇魔脑袋始料未及,那杀伤力巨大的火焰与腐蚀力超强毒液互相喷了对方一脸!

    遭受火焰袭击的三角脑袋立刻变得焦黑,口腔中发出响亮的摩擦声,很像是在呼痛,而不幸遭遇自家兄弟毒液腐蚀的肉瘤脑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整张蛇脸迅速发黑萎缩,深深凹陷下去,血肉飞快地被溶解,露出了底下的白骨,而白骨也很快变黑,哗啦啦地往地面上砸。

    几个呼吸之间,那偌大的肉瘤脑袋已经完全消失不见,留下了一个空荡荡的脖子还在不断向下腐烂,直到毒液已经被耗尽,才堪堪止住这势头。

    苏游飞在不远处的半空中,目睹这一场景,心中不由感慨——毒液威力可真大,方才大魔头一定很疼。

    两个脑袋先后被毁,“硕果仅存”的三角脑袋也被毁了容,更加怒不可遏,仰天发出一阵喑哑刺耳的长啸,整个大地都为之震动。

    据苏游所知,蛇没有声带,应该不能发生,这或许是它从内心深处发出的震动,引发了大地的共鸣声。

    现在刃皆虚和他分别飞在了蛇魔两边,眼下正是出手的好机会,两个人心有灵犀,立刻冲向这个三角脑袋旁边,不约而同地划出一道明亮剑光——

    两道剑光同时砍在三角脑袋的脖子上,将它的脖颈砍成了三段!

    然而就在最后这一刻,三角脑袋选择了攻击刃皆虚,向他喷射出最后一缕毒液!

    刃皆虚失去了半边触手,防卫不及,同侧的肩膀被毒液腐蚀,他迅速施了个法诀,制止了毒液在自己身体上的蔓延,但已经有部分毒素已经迅速沉淀进了他的经脉当中,开始吸食他的真气。

    苏游看着三角脑袋向地面上坠去,立刻飞到刃皆虚身边,与他双双飞远了些,生怕这脑袋里还有毒液没用完,临死再喷出来害人。

    “先躲远些,省得它诈尸!”

    直到落在地面上,苏游才注意到,刃皆虚右半边的肩膀一片焦黑之色,大惊失色道:“怎么回事?!”

    “别急……没事……”大魔头面色惨白,还要装出满脸轻松笑意,“稍稍被毒液腐蚀了一下,我已经控制住了。”

    苏游急道:“你怎么控制的?!难不成也要把肩膀砍了不成?!”

    “那倒不必,触手没有骨头,腐烂极快,但也能很快重生,砍了它不心疼,肩膀还有骨头支撑,用真气补救也来得及。”

    “老子信了你的邪!衣服扒了给我看看!”

    刃皆虚脸色白得发青:“别,不好看,等我修复好了,脱得一干二净随你看……”

    “还贫!”苏游眼眶发热,“嗞拉”一声就把刃皆虚右侧肩头被腐蚀得所剩无几的布料给扯开了,“这身体是老子养大的,你身上老子哪里没看过!”

    刃皆虚:“……”

    “那时候我还小,现在跟那会儿不一样——”

    下一刻,他嘴里就被塞了一团布。

    苏游红着眼睛看着刃皆虚:“别说话了!”

    别忍着疼,还要逗我笑。

    他自己也不想再说话,说话就想掉眼泪,此刻暂时让自己什么都别想,集中精神掐了个治疗法诀,往刃皆虚的伤口处缓缓注入真气。

    刃皆虚其实已算是强弩之末,他本可以用另一只手取掉口中布团,但他实在没有力气抬手,便闭上眼睛,感受苏游暖融融的真气在自己的奇经八脉中缓缓游走,一点点地修复经脉与躯体上的损伤。

    苏游以真气在他的经脉里循环了一圈,干掉了毒液的的毒素,清理完毕之后,便专注帮他清理创口。

    刃皆虚肩膀上的肌肉已经被腐蚀干净,白骨已经发黑,随着苏游的治疗,那骨骼慢慢恢复白皙,有粉色的肌肉开始重生。

    等到夜间降临,这肩膀才算恢复了七七八八,苏游运真气过度,满头都是汗,刃皆虚也恢复了力气,摘掉口中布团,轻声道:“阿言,省点力气,剩下小伤我自己可以。”

    苏游给他治伤,比跟蛇魔打一架消耗的的真气还要多,此刻瞄了一眼他的肩膀,也就没再多坚持,缓缓将真气收回体内。

    接着就觉得浑身发虚,直接往后躺倒在草地上,疲惫地闭上眼睛:“累死老子了。”

    刃皆虚也躺下,轻轻搬起苏游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胳膊上,要不是系统不让太亲密,他还想把苏游抱进怀里。

    “谢谢哥哥。”

    “少废话。”苏游喃喃道,“别这么不要命,你受伤我比谁都心疼。”

    刃皆虚尽可能地把他往怀里带了带:“幸好这次受伤没有关联到你,要不然可麻烦了。”

    “现在这样有差别吗?咱俩还不是各剩半条命。”

    “乖,不生气啊!”刃皆虚沉默片刻,轻抚他的头发,“以后我会更加小心。”

    苏游侧过身子面对他,睁开眼睛:“谁生气了,我、我就是难过。”

    “嗯,那不难过。”刃皆虚冲他弯了弯眼睛,抬手指了指头上,“哥哥你看。”

    苏游仰头,看黑色夜空中突然飞过来一群萤火虫,在他俩面前旋转舞蹈,缓缓组成了三个会移动的字“我爱你”。

    “远古时代,没有人认得这三个字吧。”刃皆虚在他耳边低声道。

    苏游心里很感动,但又很毁气氛地说:“读者可不是远古时代,你别浪过头了。”

    为了避免再被判违规,刃皆虚解散了萤火虫,苏游这才意识过来:“诶,它们是你的小胶盘变的?”

    “是啊,你想不出来要变什么,我就让它们先变萤火虫出来转转。”

    “真是聪明孩子。”

    这些假的萤火虫,引来了很多真的萤火虫,真真假假混在一起,照亮了两人头顶一小片黑暗。

    刃皆虚指挥着胶盘化成的萤火虫围着他和苏游飞,借着这明亮光晕的阻挡,他低头轻轻吻了吻苏游的嘴唇。

    苏游被光芒映得睁不开眼,没想到对方会偷袭,但大魔头这次只是轻吻,并没有深入,显得温柔许多。

    “你还真喜欢亲人。”他闭着眼笑道,“黏黏糊糊。”

    刃皆虚声音也含着笑意:“可能这一次离开你太久了,想想就害怕。”

    看起来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魔头,说离开自己会害怕,苏游的心立刻软成一朵,他凭着感觉凑过去,在刃皆虚脸上亲了口:“以后我们都不分开。”

    要是下一篇文还这样,我就干翻这个烂系统。

    胶盘萤火虫坚持不了多久,光芒逐渐黯淡,那些被它们吸引过来的真萤火虫也慢慢散去。刃皆虚和苏游没了阻挡,不敢再那么亲密,只得离对方稍稍远了一点点。

    “累吗?累就休息吧。有什么事明日再做。”刃皆虚打算设下一个防护结界,两人好好睡一觉。

    但苏游挣扎着坐了起来:“不成,还得去看看蛇魔身体里有什么好东西,咱俩好不容易打下来的,要让别人捡了漏多不好。”

    刃皆虚都听他的,两人便起身,回到了破碎的山体附近,先看见了最蠢的第三个蛇魔脑袋,在它半截脖子里发现了一颗灵珠。

    既然灵珠是在脖子里,而不是在蛇魔的主体内,那说明这个蛇魔或许会有三颗灵珠!

    果然,经过两人仔细查找,分别在三角脑袋和肉瘤脑袋的那两条脖子里,找到了另外两颗灵珠,可把苏游给乐坏了。

    “哈哈哈哈,留一个给隗恕,还剩两颗,正好咱俩一人一颗!”他开心道,“这波不亏!”

    两人真气都耗损得厉害,当即便打坐,双掌相对,共同炼化这两颗灵珠。

    不得不说,这高阶魔怪的灵珠蕴含的灵力真是丰沛,炼化之后,就像一支力量强大的营养剂注入他们的经脉当中,刃皆虚肩膀上的伤彻底痊愈,被斩断的几只触手也重新长了出来。

    苏游更是很快恢复了最鼎盛时期的状态,现在丝毫不觉得疲惫了。

    就在两人即将把两颗灵珠全部炼化完毕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两人脑海中响起,那声音听起来十分虚弱:“你们……是谁?为何要来将我赶尽杀绝?”

    苏游和刃皆虚皆是一愣,由苏游开口问道:“你是蛇魔的神识?”

    “是我。”蛇魔应道。

    刃皆虚不解:“何以你现在才现身?”

    “我的神识本就不强,三个头颅各自为政,无法聚合。”蛇魔答道,“是你们将其中两个合二为一,我才能勉强发声。”

    “但现在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复活了,所以想问个清楚,明明我与剑衣会约定好了互不相干,为何你们又来杀我?!”

    苏游冷笑:“果然!你跟隗恕都有什么约定?!他身为猎魔人,为何要护着你这个魔怪?!”

    “我——”

    蛇魔正要回答,突然间苏游和刃皆虚感觉到有一股外力入侵,夺走了眼前已经被炼化得七七八八的灵珠!

    两人猝不及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灵珠当空消失,而那要回答他们的蛇魔神识,也已经彻底消亡了。

    “艹!”苏游起身,回头看去,便见那个风子英站在不远处,正运起真气,将灵珠剩余灵力缓缓吞下,冲他们得意地笑了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