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47 章 47 远古召唤(21)免费阅读

第 47 章 47 远古召唤(21)
    :..>..

    苏游出离愤怒了!

    这是什么行为?是赤果果的强盗行为!

    不光是强盗,还是硬从别人嘴里抠饭吃,实在太恶心人了!

    这货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隗恕派来的?

    也不知道他跟着自己和刃皆虚多久了,看来这人灵力不怎么样,隐匿行踪的本事倒是不小!

    苏游越想越气,简直想立刻上前教训这人一顿,被刃皆虚一把拉住。

    “阿言,别急躁,问清楚再说。”

    大魔头走向风子英,对方见过来的是他,紧张地后退了一步,举着桃木剑,威胁道:“别过来啊!剑衣会有规定,若是要诛杀会友,就会被立刻逐出剑衣会,并遭全天下猎魔人唾弃!”

    “哟,诛杀会友遭人唾弃,你这从别人嘴里抢东西的行为,又怎么评价?”苏游心里有火不能发,只能揶揄道。

    风子英冷笑:“你们上次抢了我应得的东西,我这次不过是来讨债的!可惜晚了一步——”

    “你要是早到一步,说不定就被蛇魔的毒液化成泥巴了!”苏游冷声道。

    风子英满不在乎:“你以为我会出手吗?当然是等你们杀了蛇魔才来取灵珠。”

    苏游:“……”

    不要脸得如此理直气壮,也真是个奇人。

    刃皆虚走到风子英面前几步处站定,冷声道:“这么说,不是隗恕让你们来跟着我们的?”

    “当然不是!”风子英恼火道,“他图你们灵力高,护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让我来跟踪你们?”

    “好,那我再问你,是不是平时隗恕不让你选厌水附近的任务?”

    风子英抱起双臂,一脸高傲:“我凭什么告诉你?”

    “不说是吗?”刃皆虚面无表情,释放出浑身的触手,“我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有问必答,我们就不追究你抢灵珠这件事。如果不配合——我们其实并不在乎剑衣会的什么狗屁规矩!”

    风子英原本笃定对方不敢伤及他性命,但是看刃皆虚现在这个表现,反而不太确定了。

    对方两人灵力都比他高,他显然不是对手,此刻更是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你、你别乱来!”

    刃皆虚深深凝视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我本不想乱来,但你最好别给我提供理由。”

    苏游最喜欢看他大灰狼的这一面,简直太帅了有没有!

    “那是因为厌水附近的魔怪都太强了,我们的灵力等级达不到,他不让我们来送死!”风子英畏缩道。

    苏游跟了过去,好奇地问:“你们就都这么乖乖听话?”

    “为何不听?命是个好东西,谁不想要?”风子英面露疑惑,“既然有更容易完成的任务,何必要选择这种会送命的?”

    “你们剑衣会的其他猎魔人也都这样想吗?”

    风子英点头道:“自然。”

    “可是隗恕灵力很高,为何不来斩杀这些魔怪?”苏游饶有兴趣地问,“你们就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会长天天那么忙,哪有功夫亲自来伏魔!”

    苏游和刃皆虚:“……”

    听起来还真是无法反驳呢!

    “算了,问他也没用,这就是个废物。”苏游对刃皆虚道,“让他滚吧!”

    风子英不爽:“你说谁是废物?!”

    刃皆虚冷冷地瞪着他:“说的就是你,不服气?”

    风子英看着刃皆虚身侧张牙舞爪的触手,秒怂,瑟缩地又退了一步。

    刃皆虚转身离开:“给你机会就快滚,免得我改变主意。如果我想的话,能把你炼化了,补足最后那点蛇魔灵珠的灵力!”

    风子英一听,吓得转身就飞走了,很快在夜空中消失了踪迹。

    “我才不信他是为了自己才偷摸跟来。”苏游对迎面而来的刃皆虚说,“一定是隗恕派来试图阻止我们知道*,不然怎么来得那么巧。”

    刃皆虚沉吟道:“不好说,他灵力不高,凭一己之力阻止我们,隗恕应当没有这么信任他。”

    说的也是,再怎么着也得隗恕亲自出马才对。

    苏游郁闷:“不管怎么样,咱们都错过了知道*的好机会。说不定这蛇魔知道千跖的下落呢!”

    “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确定了蛇魔与隗恕之间有约定。”

    “说不定就是个互不侵犯条约!”苏游突然想道,“这么多高阶任务无人做,也就是保护了厌水附近这些高阶魔怪!你看,魔怪多了也内卷啊,可以吃的人就这么多,他们之间肯定也有竞争。”

    刃皆虚明白了他的意思,接口道:“所以隗恕与厌水附近的这些魔怪合作,为它们清除其他地区的竞争者,而被保护的这些魔怪,实际上也会持续作怪,向世人证明隗恕的剑衣会是不可或缺的。”

    “真是沆瀣一气啊!”苏游唾弃,“说不定千跖就是这些高级魔怪的头头,所以隗恕死活不告诉我们它的情况!”

    刃皆虚冷笑:“那我们就挨着杀了这些魔怪,一个个去问!”

    “必须的!”苏游道。

    快点找到千跖,快点干掉这混球,快点结束这次的任务!

    没有听到蛇魔神识最后的答话,苏游和刃皆虚有些不甘心,两人沿着山体的破碎之处走进了蛇魔的巢穴,绕着它的尸身走了一遍,才知道实际上这个魔怪最突出的就是这三个脑袋,它的身体并没有多长,差不多和每条脖子一般长短。

    “啧,这结构还真够奇怪的。”苏游感叹。

    在巨大的巢穴中一无所获,他们决定离开这个又脏又臭的地方。

    往外走的时候,有一条小蛇从碎石缝里钻了出来,灵巧地跟在他们后面,钻进了刃皆虚的衣服里。

    刃皆虚走着走着,突然神色一变,愣在了原地。

    苏游往前走了几步,发觉身边人没跟上来,回头看见刃皆虚神色黯然地*,便走回他身边:“怎么了?身上哪里还有伤吗?”

    “哦,没事。方才想起来什么,突然又记不得了。”刃皆虚表情恢复正常道。

    苏游直乐:“你也是个金鱼脑啊!还有你这衣服,露肩装,时尚最时尚。”

    刃皆虚笑笑,把盖在肩头的头发甩开,释放灵力,为自己把衣服补好。

    “这还真是你自己变出来的的啊?”

    “是啊,你想要吗?我也给你变一身。”

    “少来,我又不是没衣服,就是不想像你那么骚。”

    “……”

    天色已晚,两人离开这附近的山林,在平原地区落下一个防护结界,打算就地睡一晚。

    骚气的大魔头非要把结界做成了可以*的,还把夜枭叫出来问是否能看见。

    “不能。”夜枭的声音听起来很不爽,“但这边建议你不要玩火,注意素质。”

    刃皆虚面不改色:“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想保有隐私,即便是穿书任务,也不必要每个细节都被读者看到。”

    “我能想什么?我只是一个纯洁的人工智能!”

    夜枭很生气,苏游觉得很过瘾。

    但等夜枭下线,他又有点担心,明显眼前这个大魔头,是有想法的。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苏游看着刃皆虚念了法诀,在地上用草编了个毯子,看着挺华丽,心里不由开始发慌。

    作为一个现代人,虽然在野外那啥啥可能是种情趣,但是他还是能在温暖的室内,在一个他感觉安全的环境——最好不是在穿书任务当中,而是在自己家里。

    这随时随地可能被窥探的感觉很不好啊!

    尤其第一次,有点仪式感可以吗大佬?!

    刃皆虚盘腿坐在毯子一角,看他满脸惊悚,促狭笑道:“那你又在想什么?”

    “没什么。”

    “那过来。”

    “过去干什么?”苏游瑟缩在另一边,“我不要睡觉,今晚我要打坐。”

    刃皆虚笑容如和煦春风:“你要我过去抱你过来吗?”

    苏游:“……”

    哼,算了,体型差不允许我对抗。

    他乖乖起身,坐到刃皆虚身边:“好了我过来了,但我警告你——”

    一个天旋地转,苏游被拉进了刃皆虚的怀里,大魔头搂着他,笑道:“警告我什么?”

    “不、不许胡来!”

    “定义一下,什么叫胡来。”刃皆虚低头在他额上一吻,“这样算吗?”

    苏游脸涨得通红:“……嗯,不算。”

    刃皆虚又在他唇上一吻:“这样呢?”

    “还行。”

    吻又落在了苏游手背:“这种算不算?”

    “不算。”苏游绷起脸,“但是触手伸进衣服就算!”

    刃皆虚笑了,不老实的触手收了回去,他抱着苏游躺下:“不闹你,就算我想做什么,也不会幕天席地。左右我当年在醉眠山还有府邸,怎么也得堂堂正正迎娶你过门,给你一个家。”

    哎呦,说得人心里怪甜的,苏游勾了勾唇角:“名分和房子什么的,慢慢努力,心意在就行,我也不在乎那个。”

    “哥哥真是容易满足,虚虚心里都过意不去了。”

    苏游:“……”

    萎了萎了,睡觉!

    他窝在大魔头宽阔的怀抱中,美美睡了一觉,睁眼便是天光大亮。两人收起结界,返回剑衣会。

    刃皆虚与苏游进了大厅,把剩余的一颗灵珠交给小童子,换回了抵押的贝币。

    这时隗恕恰好进来,见到他俩,便堆起满脸笑容:“两位果然厉害,那蛇魔盘踞厌水已久,居然被你们除掉,真是令人赞叹。”

    刃皆虚见到他,自然没有好脸色,苏游指着小童子正收起的灵珠道:“这是上次答应你的灵珠。还有,蛇魔的悬赏我们也不要,都归剑衣会所有。”

    “这……”隗恕意外,“何必如此视金钱如粪土?这让我等俗人情何以堪?”

    苏游心想,我管你堪不堪,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们想要的,是别的东西,会长应该明白。”刃皆虚冷声道。

    隗恕笑笑:“上次姬言与我提起过,但恕我爱莫能助。”

    “我有一事不太明白。”苏游不甘心,还是想试探隗恕,“除蛇魔是我们的任务,为什么风子英会突然出现?”

    隗恕一怔,随即苦笑道:“你该不是怀疑我派他跟踪你吧?他的灵力等级那么低,人也不怎么样,一旦被你们发现,随便一吓唬就什么都说了,我要是真想派人盯梢,也不会派他。”

    这话说得在理,不管做什么,风子英都不是一个好帮手。

    苏游放不下对隗恕的怀疑,紧紧盯着他:“你真的对大家毫无隐瞒?”

    “不管我做什么,都是为了大家好。”隗恕表情坦然,看上去很是问心无愧。

    接下来显然话不投机半句多,隗恕欠了欠身,表示告辞,随即离开了大厅。

    苏游与刃皆虚对视一眼,摇了摇头,便继续去任务法阵那边选择新的任务。

    他相信,只要他们杀的魔怪够多,总会发现千跖的线索。

    然而刃皆虚打开任务法阵之后,两人惊讶地发现,原本在厌水附近几个代表高阶任务的明亮光点,居然全部消失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