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48 章 48 远古召唤(22)免费阅读

第 48 章 48 远古召唤(22)
    :..>..

    苏游疑惑地看了刃皆虚一眼,刃皆虚再次注入真气,运转任务法阵,依旧只能看到别处的待选择任务,厌水附近却干干净净,美好得犹如世外桃源。

    “的确是看不到了。”刃皆虚眉头微皱。

    “我来试试。”

    担心是刃皆虚略含魔气的真气受到了某种限制才会这样,苏游注入自己的真气去运转这个法阵,谁知结果仍是一样,他们依然看不到厌水附近有任何任务。

    上次看的时候,分明还有好几个明亮的光点在闪烁!

    苏游转头去问在一旁整理各种木牌的童子:“麻烦问一下,为什么厌水附近的任务都看不到了?”

    “可能是被别人完成了吧。”童子头都没回,漫不经心道。

    苏游立刻否认:“不可能!那些都是高阶任务,目前剑衣会里还没有人能去做。”

    “嘁,你俩别这么得意,会长的灵力也很高,说不定他心情好,自己去除魔了呢?!”

    刃皆虚冷声道:“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两日之内把所有的高阶魔怪都除掉。”

    童子有些不耐烦,回头看他们:“说不定不是剑衣会的人干的,这些任务虽然委托给了剑衣会,但要是别的猎魔人想除魔,我们也阻止不了。”

    “还有,或许魔物已经离开厌水这里,发出悬赏的部落已经把那边的标记给取消了,也有可能。”

    苏游冷冷地想,老子怎么这么不信呢?!

    他对刃皆虚轻轻摇了摇头,意思是再问也没用,两人便一起离开了大厅,站在树屋不远处的树下商量。

    “肯定是隗恕怕我们再去找这些高阶魔物,想办法把那些任务给隐藏了。”苏游道。

    刃皆虚点头:“嗯,他不想与我们起争执,又不让我们去杀那些魔物,便用这种方法阻止我们。”

    “你还记得上次都标记在哪儿了吗?”

    “记不太清,只知道在那附近。”刃皆虚拉住苏游的手,“别急,我们去厌水附近慢慢找也行,至少我对魔气的感知比较敏锐,相信很快能找到。”

    苏游确实有些急躁:“我对别的魔物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想快点找到千跖!”

    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总觉得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刃皆虚将他拥入怀中:“阿言,没关系,我们再想办法。”

    苏游的下巴抵在刃皆虚的肩膀上,他闭了闭眼,确实觉得有被安慰到,毕竟大魔头带给他的安抚作用是无与伦比的。

    片刻后他睁开眼,看见了从树屋二层一闪而过的某个身影,突然计上心来。

    晚间时分,太阳收起最后一抹光晕,整个树林被黑暗笼罩着,剑衣会的树屋只有防护结界在闪烁着微光。

    吉问就住在这树屋上,她面对着窗口,正准备打坐,却看到有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窗前起舞。

    萤火虫她不陌生,但她还没有见过这些小虫子居然那么大胆,敢飞到她的窗口外,便好奇地走过去,探出身体,想要跟那些萤火虫做个“友好交流”。

    谁知她刚刚露出头,黑暗中突然有一根手指伸到她的额间,轻轻一点,她顿时感觉有股强大的灵力冲击自己的神识,当即便晕了过去。

    就在吉问身子往地面跌落的时候,二楼下方有一双手连忙托住她,把她从窗户中拖了出来,接着这人后背亮起了金色羽翼,照亮了他的面孔,正是苏游。

    苏游拖着吉问飞离树屋,潜伏在上方的刃皆虚随即跟上,两人把副会长带到树林的另一处,才将她放下唤醒。

    吉问一睁眼,便看见苏游和刃皆虚两人打坐在自己面前,而她背靠大树,被一个结界束缚住了。

    “你们想干什么?!”

    苏游立刻举起双手:“别急,我们只是想跟你谈谈。”

    上回他们发觉吉问跟隗恕似乎有不同意见,觉得她会是个突破口,于是才将她掳了出来。

    吉问下意识地看向苏游身后的刃皆虚,表情冷淡:“如果是想好好谈谈,为何要选择这种方式?在剑衣会里不能谈吗?直接找我不能谈吗?”

    苏游:“……”

    这是身高差的问题,还是个人魅力的问题?

    刃皆虚淡淡道:“自然是有些话题不方便在剑衣会里说。”

    吉问紧紧盯着他,眼中防备之意稍缓:“还是因为千跖?”

    苏游心里叹了口气,看来是个人魅力的问题,他后退几步,站到刃皆虚身侧,低声道:“你来主问吧。”

    关键时刻还是得用美男计。

    刃皆虚偏头看了他一眼,唇角微勾,似乎已经领会到了对方的醋意。

    “我不会跟别人快乐的,哥哥不要neng死我。”

    苏游脑中陡然听到了大魔头这句话,吓了一哆嗦,不知道对方是用什么方式把声音传到自己脑中的,片刻后反应过来,转头一看,果然看见一条不听话的触手正凑在自己手边,微微释放着金色的光芒。

    “少废话,快办正事!”他冲刃皆虚一甩头。

    刃皆虚便面无表情地看着吉问:“隗恕是不是把厌水附近的高阶任务都隐藏了?”

    “你们既然懂了,何必要来问我?”吉问垂眸,“难道你们觉得我会背叛他的意愿?”

    借着夜色,苏游握住刃皆虚的手,与他连通真气:“这姑娘应该是喜欢隗恕,还是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刃皆虚点头,随即对吉问道:“撇去这些不谈,你不觉得他的做法很可疑吗?”

    吉问沉默片刻,仍旧违心道:“他是为了我们好,不希望大家以身涉险,这些年猎魔人步履维艰,魔怪的力量很强大——”

    “就因为如此,光杀那些低阶魔怪才没有什么意义,我们才要将这些盘踞在厌水时间最久远、力量最强大的魔怪除去,这样才能真正守护一方安宁。”刃皆虚道,“除非,你也觉得隗恕这样与魔怪合作的办法是正确的的?”

    听到这话,吉问猛地抬头,眸光中闪过一抹愕然。

    苏游看了她的眼神,心中冷笑。

    她果然知道,隗恕也果然有交易!

    刃皆虚向前走了一步,靠吉问近了些,半蹲下去,看着她的眼睛,温声道:“就算喜欢一个人,也不应当如此是非不分。如果世上没有魔怪,猎魔人也并非就没了用处。男耕女织,照样可以平安幸福地过活。与魔怪达成契约,难道你心中能感觉安稳吗?你们就不怕将来魔怪反噬?”

    “我不想!可是我说服不了他!”吉问眼眶泛红,“我不想他出事,也不想对不起世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苏游:“……”

    大魔头这么快就击碎对方的心防,老子微微有些醋意了怎么办?

    刃皆虚继续对吉问道:“有时候,一点点伤害或许可以挽救对方的性命,但你若是继续为虎作伥,最后你们两人可能也会分崩离析,甚至还会拉着世人为你们陪葬。”

    “现实容不得你优柔寡断,现在的情形也很明确,我们就是要找到千跖,将其诛杀,杀掉它之后,它手下的这些魔怪必定撑不了多久。最难的事由我们来做,只需要你告诉我们,千跖到底在哪里。”

    吉问沉默了许久,最后深深叹了口气:“我真不知道千跖藏身处,但我可以把厌水附近那些高阶任务的落点告诉你们。”

    说罢,她掌中打开一个微型的法阵,那是厌水局部的地形图,被隐藏的任务光点浮现其上。

    “我太了解他了,你们拿了蛇魔那个任务,他很明显不高兴,我料到他会做手脚,所以就先复制了一份。你们拿去吧。”

    刃皆虚从她掌中接过法阵,收入了自己的灵力当中。

    吉问怅然道:“我这样做,可能会害死你们,你们难道不介意吗?”

    “自然不会,这也是我们的选择。”

    苏游见问得差不多,跟过去问道:“关于千跖,你到底了解多少?”

    上次炼化蛇魔灵珠,能够与其对话,或许杀掉其他魔怪,也能如此拷问对方。但要是一个个地杀魔怪也太费功夫了,而且两人灵力虽高,万一不小心有损失——两张复活卡都不知道够不够啊!

    “我曾看过传承,对千跖确实知道一些,但后来被隗恕打断了,此后他严加防备,我便再没有机会看到。”吉问低声道,“千跖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魔神,从来没有人能打败他。有人认为,厌水附近这些高阶魔物都是他的爪牙,或者说,都是他的……”

    苏游猜测:“后代?”

    吉问点头:“差不多吧,据传,千跖不再出现,是因为他已经不需要亲自捕猎,这些爪牙会为他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如果爪牙数量维持稳定的话,就不会再有新的高阶魔怪产生。”

    “你觉得,隗恕是因为这个才与高阶魔怪们达成互不侵犯的协议?”刃皆虚问道。

    “嗯,我们既然杀不掉千跖,何必去惹他,杀害了他的后代,他还会制造新的后代出来,我们猎魔人才有多少能力,怎么与这样源源不断的魔怪对抗?”吉问自嘲道,“所以,隗恕的办法也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他至少能让猎魔人少死一些,还能活得好一点。”

    苏游无奈,对方说的也很在理,有的时候能维持住一种平衡,也就不想再耗费人命往上冲。

    想到这一点,他不禁想到了那个同样要维持平衡的中二“世界之神”,心生反感。

    平衡,或许只是不作为的借口吧。

    吉问也没有什么新鲜资料能够提供给他们,两人便将吉问放了回去,稍后在附近设置了一个可以*的防护结界,准备在里头过一夜,明日再去厌水。

    他们循例打坐练功,真气连通运转片刻,苏游突然觉得不太对劲。

    此前刃皆虚的真气十分平和,虽然有点点魔气,但不会冲撞到他,但是今夜,对方似乎分外不平静,真气在他的全身经脉中横冲直撞,征服欲相当强。

    苏游猛地想起伴生灵兽的传承,心里猛地一沉——怎么回事?难道刃皆虚想要反噬自己?

    不不不,不是刃皆虚,是那灵兽,或者说,是派这个灵兽来的人,要动手了吗?

    他这一分神,刃皆虚的真气占了上风,竟然开始侵蚀他!

    苏游微微睁眼,面前的大魔头神色如常,只有眉心稍皱,可是苏游所感觉到的对方的真气,却完全不平静,此刻正在他的身体里疯狂地攻城略地。

    饶是苏游自己真气也很强劲,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不小心错失了抵御的先机,现在他浑身发软,只能由着对方予取予求,感觉自己要被刃皆虚吸食殆尽。

    “虚虚……”苏游艰难地发出声音,勾了勾大魔头的手指,他双手已经没了力气,但是刃皆虚的手心牢牢吸住他,令他挣脱不开。

    苏游并不想伤害到刃皆虚,自然不可能暴力挣脱,只能苦苦哀求,希望唤醒对方:“……虚虚,我好难受,你、你怎么了?”

    刃皆虚的眉峰皱得更厉害,却像没有听见一般,真气攻势丝毫不减!

    苏游用尽全身仅剩的力气,奋力挣扎,同时大喊道:“姬语!我受不了了,你停下来!快停!”

    他的剧烈反应终于有了作用,刃皆虚突然停止了真气攻势,也断开了两人之间的连接。

    苏游看着他陡然睁开双眼,眼睛却是浓厚的深蓝色,从中看不到半分人性!

    “虚虚,你怎么……”

    苏游吓坏了,伸手想去抚摸刃皆虚的脸,不料刃皆虚扑过来将他按在地上,阴暗到不见一丝光芒的眸子紧紧盯着他,随后凶狠地吻了下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