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49 章 49 远古召唤(23)免费阅读

第 49 章 49 远古召唤(23)
    刃皆虚这个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凶狠地啃噬,只不过没有用牙咬罢了。

    唇舌占据了苏游的整个口腔,重重地吮吸着,苏游猝不及防,先吓了一跳,再加上方才的混乱,他实在没有心情回应,只觉得面前这个大魔头不太对劲,像是失去了神智,*控制了人性,十分不妙。

    于是他奋力挣扎推拒,想要将对方推开。

    可是刃皆虚觉察到了他的抵抗,不但没有收手,反而像是被激怒一般变本加厉,牙齿重重擦过苏游嘴唇,而苏游也在他的舌头上狠狠一咬!

    两人皆是满口血腥气,但或许是血液交汇引发了血契的保护功能,刃皆虚像是骤然恢复了灵台清明,松开紧紧禁锢着苏游的手臂,向后撤开,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苏游见他恢复意识,眼睛里那抹令人惊惧的蓝色也渐渐退却,担心地凑过去:“虚虚,你怎么了?”

    刃皆虚看到他唇角沾着血,心疼坏了,抬手替他轻轻抹去,将人一把搂进怀里:“对不起……我竟然伤了你……”

    “我没事,别担心。”苏游满脑子都是他方才那迷茫的样子,一颗心都被扭成了麻花,大魔头何曾如此无助过,看他遭受这些,比自己受罪还难受。

    他轻轻拍着对方的后背:“刚才是什么感受?为什么会失控?”

    “我也不知道,原本好好的,但是突然之间神识不受控制,陷入一片虚空,隐约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对面的人,全身心……占为己有。”刃皆虚的下巴搭在苏游肩膀上,缓声说道。

    苏游见他恢复了正常,也不再忌讳什么,干脆整个人跨坐在刃皆虚腿上,面对面与他抱得密不透风,希望这样的拥抱能够抚慰到对方。

    “所以其实你是被另一种力量控制了,对吗?”苏游说,“是那股奇怪的力量操纵你,想要反噬我?”

    刃皆虚犹豫片刻,说:“……不,不是我被别的东西控制,倒像是我被自己的欲念控制了。心中的善念被压制,恶念跳出来兴风作浪。所以我方才才会那样吻你。那其实是我心里真正想做的,想……想要你。”

    听他如此直白地说出心中的想法,苏游很是不好意思,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低声道:“之前就是这么想的吗?”

    “想过,但知道不合适,所以压制着。”

    “这种失控的情况,是不是第一次出现?”

    刃皆虚不假思索:“对,之前我从未失控过。”

    “咱俩这关系,你想这样那样也很正常,这倒没什么。”苏游轻声说,“但是真气冲击太猛烈了,我担心是你身体里伴生灵兽的血脉不受控制,或者……被派你来的那方所掌控了。”

    刃皆虚沉默片刻,才道:“我也不知道派我来的人是谁。但是从你这个角色的使命上来看,可能我背后的那方势力,并非善类。本以为只要我的神识在,不管背后有什么妖魔鬼怪都不用怕,我心里只有你,会牢牢护住你,但现在看来,是我托大了。”

    苏游抬头看他,竟见刃皆虚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无助神情,连忙抱着他的脸亲了一下:“你别难受,现在咱们在系统里,受故事情节摆布,个人能力是有限的,别想太多。”

    “我原本以为穿书进来做任务就行了,从没有想到要伤害你。”

    刃皆虚痛心疾首,他爱上苏游是凭借着一股不知所起的情感,然后感情逐渐加深,像是爱对方、保护对方都已经写进了灵魂里,成了一种本能反应,现在伤害了苏游,就像他背叛了自己,背叛了这种本能,这让他对自己都失去了信任。

    他不放心自己跟苏游在一起了——万一下一次失控,造成更大的伤害该怎么办?

    苏游紧紧抱住他,一声声地应道:“我懂,你当然不会伤害我,你爱我都来不及。”

    刃皆虚怎么可能伤害自己,他还弄不清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对自己那么好,或许爱自己就是刻在他的潜意识里,现在这样绝对不是出于他的本心!

    “别想了,我觉得不会有太大问题,方才我们血液交汇你就醒来了,看来目前这个血契还在保护我们。”苏游安抚道,“咱们尽快找到千跖,把它干掉,这个世界的任务就结束了。”

    刃皆虚搂着苏游向后一躺,把人紧紧扣在怀中,心甘情愿地给他当肉垫子:“嗯,你陪我一会儿。”

    “陪你。”苏游趴在他胸口,“永远陪着你。”

    他俩谁也没再吭声,努力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全都赶出去,专注感受着彼此的呼吸,胸口起伏的频率渐渐达成统一,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苏游却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躺在结界当中,身边的刃皆虚不见了踪影!

    他顿时觉得心惊肉跳,收起结界,四下寻找大魔头。

    然而找遍了附近的树林,都没有找到对方的影子。

    方才他们栖息的地方并没有打斗的痕迹,刃皆虚应该是自己离开的,那他去哪里了?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个信号?

    他又被别人控制了吗?

    苏游越想越害怕,就像心口空了一大块,没着没落的,这种感觉令他莫名委屈,竟然有些想哭。

    这篇文好烦人啊,为什么这么难?我们好不容易才重聚,为什么又要让我们分开?

    将情节设置成这样,到底是原文即是如此,还是系统在背后搞鬼?!

    苏游当即屏息,在神识中施了个法诀,试图从血契出发,寻找刃皆虚的踪迹。

    他没有用过这种法诀,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但下一刻他就听到了刃皆虚的声音:“阿言!”

    苏游立刻转身,看见刃皆虚神采奕奕地从不远处向他走来,便立刻冲了过去,当胸给了他一拳:“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早我见你睡得熟,便没有喊你,在附近寻了个高地,用真气俯瞰这附近的魔气走向,不知不觉时间久了。”刃皆虚讨饶地看着他,“抱歉,方才回去找不到你,我也很害怕,怕与你失散,怕你为我担心。”

    苏游努力调整着情绪,心想老子信了你的邪!

    我的大魔头绝对不会这样做,即便是要出去做什么事,一定会想方设法告诉我。

    况且俯瞰魔气什么的,需要单独行动吗?等我醒了之后不能再看吗?

    他肯定是被人操纵了!

    苏游相信刃皆虚,但不敢相信这个血契。他打定主意,先不说破,免得令刃皆虚难受,同时要好好提防血契里的那个“姬语”,在不能确定安全的情况下,绝对不再跟对方互通真气*了。

    “算了,是我反应过头,毕竟昨晚那事儿有点吓人。”苏游道,“一早起来不见你人影,还以为你被控制着跑丢了呢。”

    刃皆虚淡淡笑道:“怎么会。”

    “那走吧,咱们去厌水那边,该干嘛干嘛。”

    “嗯,走。”

    刃皆虚一转身,苏游却敏锐地发现,他身后衣袍下摆上有一小块布料像是被什么东西浸湿了,颜色深了些。

    看上去,有点像血。

    此处魔物的血液都是黑色的,若是染了蓝色衣袍,应当颜色更深才对。

    现在那处污渍明显比黑色浅了些。

    苏游以真气注入双目,再度看去。

    确认了,那块就是血。

    刃皆虚应当不会去猎杀什么动物,那么这只有一个可能,是人血。

    “阿言?怎么还不跟上?”刃皆虚回头看他。

    苏游赶忙收敛情绪:“哦,来了。”

    不管怎么样,守护我方大魔头!

    背后操纵他的那个势力,定然就是想利用血契将我们绑在一起,同时让他在不知不觉之间当个间谍。

    那么,如果我主动剥离血契,是不是就能护他一命?

    如果他对幕后黑手没了作用,对方也懒得杀他吧?

    苏游脑中胡思乱想着,与刃皆虚一起飞到了厌水附近,这次不再是上次猎杀蛇魔时的支流,而是真正的大河。

    河面很宽,称得上波涛汹涌,刃皆虚停在岸边,目光随着水流的方向望去。

    “能给我看看那些任务都是什么吗?”苏游问道。

    刃皆虚摊开手掌,很快一个小小的法阵便出现在了他的掌心,微缩的厌水大河上下游皆分布着几个任务光点。

    苏游低头仔细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咱们先去杀哪个?”

    “哪个都行。”刃皆虚道,“既然这些都是千跖的后代,只要杀得够多,总能吸引它现身。”

    这话倒是也有道理,苏游一时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便听了他的建议,选择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魔怪。

    那魔怪的巢穴在厌水附近的小山山坳中,打穿表层地面,两人很快找到了一处山洞,便看见了这个长得奇形怪状的玩意。

    这次的魔怪,非要用什么东西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一个硕大无比的蠕虫。

    浑身黄褐色,表皮有一层看起来很像硬壳的玩意,头顶长有触角,有点像最初形态的虚虚。

    “你最开始也是长了一个这样的脑袋。”苏游戳戳刃皆虚,“像个鼻涕虫。”

    刃皆虚笑笑:“那你是不是把我嫌弃坏了?为何还要抱着我?是图我能帮你止痒吗?”

    “不然呢?难道图你浑身粘液?”

    “嗯,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那会儿的一些触感,当时你胸口上有一个包,挺大,还凸起——”

    苏游面无表情地捂上他的嘴,一把抽出腰间的无名剑:“好了,请你闭嘴,专心伏魔,你看它都等不及了。”

    两人此刻站在巨大的地下岩层空腔里,面前大约五十多米处,就是那个蠕虫,对方似乎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谁知道眼前这两个生物居然聊起天来了。

    蠕虫看上去很不爽。

    它固涌固涌地向这苏游和刃皆虚“冲”过来,张开令人恶心的酷似菊花的大嘴,“嗷”地一声……

    吐了口唾沫。

    苏游简直无语,这货是仿着羊驼做的吗?

    当然,既然是高阶魔物,这货的口水还是很毒的,既恶心,又充满腐蚀性,将刃皆虚打出的防护罩瞬间腐蚀掉。

    “来吧,速战速决!”苏游将无名剑横起,心道,也要看看那幕后黑手到底想做什么!

    战斗过程乏善可陈,这次的蠕虫比上次的三头蛇魔好对付多了,联合苏游与刃皆虚的力量,没费多少功夫就将它斩杀,取出了其腹中明珠。

    但是接下来,苏游直截了当跟刃皆虚说:“这次我俩不能再一同炼化灵珠了,我担心上一次的情况再度出现。”

    “确实,那阿言你来炼化,我为你*。”刃皆虚点头道,“稍后再想办法传功吧。”

    苏游想,用最古老的滴血方法或许就行,毕竟血液能唤起血契的保护功能,防止对方再失控。

    于是他当即打坐,开始炼化蠕虫灵珠。

    苏游这么做,主要还是想看看是否能像上次遇到蛇魔神识那样,遇到这个蠕虫的神识。

    然而或许是蠕虫灵力不如蛇魔,没什么神识,这次他没有任何收获。

    真是令人失望。

    苏游明显感觉到,自己和刃皆虚的灵力越高,再炼化这些魔物的灵珠,对他们的提升的帮助也越来越小。是以刃皆虚也没忍心让苏游滴什么血给他,左右这次两人也没受什么伤害,他不需要“进补”。

    “况且,我的灵力低一些,方便你将来控制我。”刃皆虚始终担心自己*控,再给苏游造成更大的伤害。

    他说得有道理,苏游便也欣然同意。

    两人重新返回地面,寻了一处山巅,刃皆虚释放真气,感知周围的魔气,当他探测完毕,却是一脑门疑惑。

    “奇怪,为何我们灭了蛇魔和蠕虫,这附近的魔气不见减少,反而增强了许多?”

    苏游想了想,道:“难不成,千跖的这几个‘子女’是共享这些魔气的?比如说原本五个一起平分,现在还剩三个,就每处的浓度比之前更强一些?”

    “那也不对,我们消灭了对方,自然也消灭了它们的魔气,没理由杀得越多,他们反而越来越鼎盛。”刃皆虚否定道。

    苏游心烦意乱:“艹,不管了,先干掉再说!”

    但愿下一个魔怪的灵珠能有神识。

    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向另一处魔怪藏身处,接下来的几日,就像拔钉子一样,一颗一颗地将扎根在厌水附近几乎所有的魔怪全都铲除殆尽。

    可更令苏游和刃皆虚疑惑的是,那些魔气确实不降反升,浓重得连苏游都能明确地感知到了。

    他有一个非常不好的预感,似乎有什么坏事就要发生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