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50 章 50 远古召唤(24)免费阅读

第 50 章 50 远古召唤(24)
    大魔头除魔热情高涨,这才过了两天,两人只剩下两个魔怪没有铲除,可谓战功彪炳,所向披靡。

    刃皆虚对于所得的魔怪灵珠全都不再染指,只是苏游在炼化灵珠的时候,再也没有遇到过魔怪的神识,而且除了最初蛇魔的灵珠蕴含丰富灵力,后面的几个魔怪似乎都只是普通水平。

    魔怪一个个死亡,厌水附近的魔气却越来越重,浓郁得周围山上的花草树木都开始枯萎,野兽也已经逃窜得没了影子,一如先前他俩所遭遇的那座黑雾山。

    原本充满鸟语花香的山林,现在变得死气沉沉,就连晚上在山中露宿,苏游都觉得此处十分压抑,像是被什么扼住了脖子。

    这夜休息时,等刃皆虚建好了防护结界,苏游认真道:“虚虚,我们要不要暂时停手?杀了这么多魔怪,似乎没有一点用处,你不觉得奇怪吗?”

    “确实奇怪。”刃皆虚盘腿坐着,神情严肃,“但停下来有用吗?就算我们的目标不是寻找千跖,按照猎魔人的义务,也该杀掉这些魔物。”

    道理是没错,但苏游总觉得这样下去意义不大:“我想回剑衣会,找隗恕好好问问。”

    “为何问他,他什么都不会跟我们说。”

    “他也不太对劲。”苏游蹙眉道,“你看,他为了阻止我们来杀这些高阶魔物,用灵力将任务隐藏,说明他与这些任务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照理说,我们杀了好些魔物,他应该亲自来阻止我们。可为什么他迟迟不现身?”

    刃皆虚沉吟道:“或许……他认为自己来了也没用?毕竟他的灵力不敌我们二人。”

    “不,咱俩又没有看过他的灵力测试结果,怎么知道他真的不如我们?”苏游现在觉得自己确实有些疑神疑鬼,但仔细想想,隗恕这个人身上有太多的疑点,“他能凭一己之力建成剑衣会,还维持了这么久的运转,灵力肯定很高,或许早就到了半神的等级。”

    “如果像你猜测的这般,他为何一早不开始阻止我们?”

    刃皆虚说得也没错,苏游又觉得自己的怀疑也确实没什么证据支持,烦躁不安地在结界内走来走去。

    “别多想了,还剩两个魔物,或许杀掉它们,一切就迎刃而解。”刃皆虚拉住苏游的手腕,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苏游靠在大魔头富有弹性的胸肌上,深深叹了口气:“就是我心里实在不踏实。真想问问夜枭,啧,破系统,就算卖个‘去掉错误答案’卡也行啊!我愿意把所有积分都贡献出去。”

    “他才不会说,要是能说,早就把我就是姬语的事告诉你了。”刃皆虚亲了亲他,“有我在呢,不会有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苏游摇头道:“我其实更担心你,就怕幕后黑手对你做什么手脚,利用你干坏事,怕你自己都不知道。”

    也怕你为了保护我,再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

    “既然说到这个,苏苏,这次听我的好吗?”刃皆虚紧紧抱着他,与他额头相抵,“若是我有什么不对劲,你就杀了我。”

    苏游气得狠狠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胡说八道什么?!就算你真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也不可能杀你。顶多把你绑起来,等我完成任务,咱们一起回到系统空间就没事了。”

    “我就知道……关键时刻,岂能妇人之仁?”

    “你少来,别用激将法,老子不吃这套。”苏游试图推开他,可大魔头的双臂硬得跟铁栏杆似的,完全挣脱不开。

    刃皆虚紧紧抱住苏游,就像要从他身上攫取什么力量似地一直贴着,又像是只有这个模样才能令自己安心:“苏苏,告诉我,之前在剑衣会听传承的时候,有没有了解到跟伴生灵兽解除血契的办法?”

    听他这么问,苏游心里猛地一抖。

    来了来了,他终于问了。

    传承里所有的事,苏游都告诉了刃皆虚,独独剥除血契的方法,他提都没提,就怕这个家伙为了保护自己,在关键时刻剥除血契。

    这混球不是干不出来。

    但苏游不会再允许他自我牺牲了。

    “没有。”他干巴巴地说,“我没想过这事,也就没问,传承里那老头也没说。”

    刃皆虚若有所思道:“但我觉得应该是存在这个办法的。既然灵兽可能反噬主人,神仙们没有那么傻,肯定准备了解救措施。”

    大魔头温柔地托起苏游的脸,手指缓缓拂过他的双唇,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是不是不想告诉我?你放心,这次我不会轻举妄动,凡事一定与你商量。”

    “少来。”苏游冷哼一声,“你若是不打算轻举妄动,何必问我这件事?”

    刃皆虚抿唇不语,片刻后道:“苏苏,我不喜欢这样。”

    不想和你心生嫌隙。

    苏游顿时眼眶发热:“难道我就喜欢吗?谁叫你有前科!”

    “好吧。是我不对,之前害你担心了。”刃皆虚叹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凡与你安全相关的事,我就下意识奋不顾身。你说是不是因为那些我俩记不起来的过往?”

    可能大概或许是,但苏游心情十分不爽,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

    “记不起来的事,说也没有用。休息吧,养足精神好想办法。”

    刃皆虚也没有异议,从身后抱着他躺下。自从上次他失控后,俩人再没有真气连通过,也就没再通过打坐的方式过夜,选择了普通的睡眠模式。

    苏游心里记挂着事情,神识始终无法安静下来,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梦。

    最后有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他的手,似乎给了他许多安慰,令他烦躁的思绪渐渐趋于平静。

    然而就当苏游感觉自己即将入睡之时,有一股真气突然从掌心钻入,沿着经脉缓缓运转,继而想要侵入他的识海!

    是刃皆虚!他到底想做什么?!

    苏游佯装熟睡,真气不做抵抗,甚至有意识地放他的神识进入自己的识海。

    表面上看似平静,但苏游心里十分紧张,他觉得自己就是在打一个豪赌,如果放进来的这个是被幕后黑手掌控的姬语,说不定自己就此便被对方反噬了。

    但是幸好,随着对方神识在他识海里不断试探,苏游确认,这是刃皆虚在试图从自己的识海里寻找剥除血契的方法。

    如果是“姬语”,肯定不会想着剥除血契,毕竟他还得在自己身边当间谍呢。

    苏游佯装要醒过来,转过身紧紧搂住刃皆虚的脖颈。刃皆虚果然怕他觉察到,便立刻从他的识海中退了出去。

    “虚虚……别伤害自己。”苏游假装发出一句梦呓,“我会心疼……”

    他感觉到面前的刃皆虚轻轻叹了口气,将自己抱得更紧了些,此后再没有任何动作。

    苏游总算是放了心,但神识中始终有部分在站岗,无法彻底入眠。

    但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刃皆虚突地睁开眼,双眸再度被蓝色魔气占满,但片刻后,魔气很快褪去,一切恢复如常。

    大魔头看着怀里的人,珍而重之地在他额头上一吻。

    第二日醒来,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往了下一个魔怪的藏身处。

    剩下的两个魔怪,一个在厌水河道附近,另一个在不远处的山岩中。原本苏游觉得千跖可能藏在河中,因为他觉得千跖就是海上那个触手怪,这厌水是通往大海的,先从水里下手可能更能接近它的踪迹。

    谁知刃皆虚莫名其妙非说要先干掉山里那个,理由也很牵强,说因为山里这个不用念避水诀,好解决。

    这意外押韵的理由令苏游不怎么信服,但也觉得无所谓,反正最后都要干掉,先杀谁不是杀。

    于是他跟着刃皆虚径直飞进了岩缝中,用灵力一路劈开山石闯进去——俩人早就不再像以前那般偷偷摸摸、不,谨慎地掩饰行踪,而是大摇大摆勇闯魔巢,往好听里说是孤胆英雄,往坏里说,就是光棍光环无所畏惧。

    动静这么大,自然是早就把里边的魔怪吵醒了,这回这个是长翅膀的,像一只巨大的蜻蜓,三对透明翅膀不断震动,发出巨大的嗡嗡声,而翅膀中间的那个主体,就有点恶心了。

    那东西长得像个人的形状,但是个放大了至少三倍的人体,没有人类的手和脚,只有三对巨爪,下半身很长,酷似蜻蜓。而它的头上没有五官,顶部长着两只同比例的长触角,和……一个洞。

    那个洞或许是嘴,但同时也是它进攻的利器,见到敌人来袭,洞里就缓缓探出一根巨长的口器,冲着苏游和刃皆虚放射银针。

    那银针十分厉害,或许上边还有毒液,两人真气凝成的防护罩被它一戳就破,这要是真的扎到身上,搞不好半条命就没了!

    好在一支枪没办法同时对付两个人,苏游和刃皆虚早就形成了默契,这次大魔头来吸引注意力,苏游负责发起进攻。

    这蜻蜓人口器中不断射出“银针”,幸好刃皆虚反应灵敏,躲闪及时,那些针“咣咣咣”地扎在了山岩上,引发山岩不断爆裂,整个山洞都在摇摇欲坠。

    杀了这么多魔怪,苏游也已经非常有经验,他闪到这蜻蜓人的身后视觉盲区处。不过这个视觉盲区是他猜的,毕竟这个蜻蜓人脑袋上没有长眼,谁知道它视野范围在哪儿。

    见蜻蜓人锁定刃皆虚,苏游挥动无名剑,蓄起全身真气,划出了一道闪亮的剑光——

    接下来“砰”地一声,对面竟然自下而上地闪过一道绿色剑光,全力阻挡了苏游的这一剑!

    但对方的灵力不如苏游高,蜻蜓人还是被他的剑光重创,身体直直地从半空中跌落下去。

    苏游和刃皆虚见状,顾不上寻找到底谁是这个程咬金,立刻跟着蜻蜓人降落,同时挥剑想要给它的痛快。

    谁知道蜻蜓人受伤之后,竟然迅速缩水,变成了寻常人大小。

    这下更好办了,苏游与刃皆虚同时挥剑,想要干脆了结这魔物的性命,谁知道对面飞来两道剑光,再度将他们的剑光消弭于无形。

    这他妈的到底是谁?!

    “住手!”对面传来一句大吼,苏游抬头,来人居然是风子英和吉问!

    刃皆虚才不理会这两人,当机立断地甩下一个结界,将蜻蜓人困在其中。

    吉问来不及阻挡,只能拿剑指着刃皆虚,厉声道:“放开它!”

    “这是魔物!你何以要护着它?”苏游见状,也用剑指着吉问,“你到底站在哪边?!”

    吉问一反常态,用一种怨毒的目光看向刃皆虚,怒道:“他才是真正的魔物!我被你们骗了!”

    “你们到底有完没完?!我不是已经跟你们说明白了吗?!”苏游恼火地问风子英,“是不是你打小报告?!”

    风子英看起来像是受了严重的伤,面色发白,显得十分虚弱,但整个人的气质与之前完全不同,不再那么畏畏缩缩,看起来淡定自若。

    他淡淡地冲苏游一笑:“关于伴生灵兽的传承你已经听了,它会反噬主人这事儿你也已经知道,我确实是没想到,你会对一个来路不明的灵兽如此信任。”

    “什么意思?”苏游意外地看看他,又扭头去看刃皆虚。

    大魔头脸上表情晦暗不明,负手而立一言不发。

    苏游后知后觉感到不对:“方才阻挡我的剑光是你们两个发出来的?风子英没有这么强的灵力,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谁?!”

    想到对方提到他听过伴生灵兽传承之事,他如遭雷击,诧异道:“你……你是隗恕?为什么你会是风子英的模样?!”

    “是因为那天晚上,姬语前去剑衣会,想要杀掉隗恕!”吉问咬牙切齿地看着刃皆虚,“那夜风子英也在,被姬语发现,便想连他也杀掉,幸好隗恕灵力强大,假死后神识躲进了奄奄一息的风子英体内,才得以活下来!”

    苏游诧异地看向刃皆虚:“哪天?不可能!他一直与我在一起!”

    吉问冷笑:“你仔细想想,是真的吗?”

    “不可能……”尽管苏游很快想起来,那日清晨刃皆虚莫名消失又突然出现,尽管他想起来沾在对方袍角的一块血迹,可是他始终无法相信,这事会是刃皆虚做的,“虚虚,不是你,对吗?”

    刃皆虚脸色铁青,垂着的双手已经紧握成拳:“自然……不是我!”

    “你还敢撒谎!”吉问气得抬手就是一道剑光,但是被刃皆虚灵敏地抵挡住。

    隗恕声音嘶哑:“阿问,别冲动,那夜袭击我们的,的确不是眼前这个姬语,而是他体内的魔气。他是被人操控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夜自己干了什么。”

    “你们……口说无凭,我凭什么相信你们?”苏游知道这话说得底气不足,但他就是无法接受刃皆虚做了那样的事。

    隗恕淡淡道:“姬言,我来并不是要告状,而是想要告诉你们另一个事实。若不是姬语想要杀我,事情也不会落到如此田地——当然,这或许就是操控他的那幕后黑手的目的。”

    “什么事实?”

    “你们怀疑我与魔物达成互不侵犯的契约,我承认,这契约确实存在。由于他们一直在作怪,悬赏也都存在,此前我也不方便将它们隐藏,但也没有猎魔人水平高到敢去挑战它们,此前一直相安无事,直到你们到来。”

    隗恕咳嗽了两声,才继续道:“我知道你们要去杀千跖,居然还能干脆地杀掉蛇魔,这才开始担心——”

    “我之所以跟这几个魔物达成契约,并非你们所想的那样,而是因为它们才是封印千跖的力量,若是将它们一一铲除,魔神千跖就会再度现世,危害人间!”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