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51 章 51 远古召唤(25)免费阅读

第 51 章 51 远古召唤(25)
    隗恕此言一出,苏游深深震惊,他下意识地去看刃皆虚,见对方也是满脸惊诧,心中稍安。

    即便隗恕说的这件事是真的,至少现在的这个大魔头不是被控制的那个“姬语”,不然他方才见到吉问和风子英两人,表情不该那么镇定。

    “若是如此,你为何不早告诉我们?”苏游怒道。

    隗恕冷哼一声:“你上来就挑明要杀千跖,谁知你们是什么样的人,万一我说出*,你们立即就来把封印解了,那该怎么办?!如果你们释放了千跖,却又杀不掉它,届时岂不是会天下大乱?!”

    苏游听懂了,这对隗恕来说,理由十分充分。况且自己还不是一人前来,身边还带着一个伴生灵兽。

    猎魔人都惧怕灵兽反噬,隗恕更加不会信任自己。

    “以几个魔怪来封印魔神,多亏当初封印它的那个人想得出!”苏游不由冷笑,难怪魔怪杀得越多,魔气反而越盛,“可你既然做的是件好事,为何不能告诉吉问?若是知道*,她定然不会把那几个魔怪的位置告诉我们。”

    隗恕无奈地看了看吉问,吉问回望他的目光充满了忧伤。

    突然间,苏游明白了,隗恕这么做,是想让所有非议都由自己来承担,不想连累到任何人,尤其是他喜欢的女子。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市侩又圆滑的男人,心中藏的是一把正义的尺。

    有些事情,确实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但不是说现在这几个高阶魔怪是千跖的后代吗?”许久不出声的刃皆虚疑惑道,“现在又说是用来封印它的,到底你们两人谁说的是真的?阿言,切勿轻易相信他们。”

    隗恕冷笑:“魔神如何有后代?那不过是它被封印后自行*的结果!现在这几个魔怪死后,魔气便聚拢起来,回归千跖体内——姬言,你们炼化过这些魔怪的灵珠,是不是没有发觉功力大涨?”

    苏游心中一惊:“确实如此!原来是因为这样!不过,为何蛇魔的灵珠内有部分神识,别的魔怪灵珠却没有?”

    “因为三头蛇魔是这些高阶魔怪中最强的一个,它可以拥有微弱的神识,能控制其他几个魔怪,我的契约便是与他签订的。风子英抢走了你们那颗灵珠的剩余部分,听到了蛇魔的神识,才第二天半夜跑来找我。”隗恕苦笑道,“没想到,就遇上了前来杀我的姬语。”

    又提起这件事,苏游异常痛苦地看向刃皆虚,他情不自禁地向对方走去,谁知道,大魔头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阿言……别过来。”刃皆虚垂眸,“我怕我随时会失控。”

    这些天他意识到体内魔气反噬,一直在苦苦与其做斗争,原来一切都是徒劳,自己无法控制的那部分恶意,居然能够将他原本的神识蒙蔽,跑出去杀隗恕。

    苏游冲过去拉住他的手腕:“我不怕!那天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毫无记忆,但清醒的时候,脑中也莫名充斥着一个念头,就是要把这些魔怪全部杀掉。”刃皆虚苦笑,“我以为是杀千跖的意愿太过迫切,现在看来,是幕后黑手在掌控我。”

    苏游不由皱起眉来:“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不可能是千跖,那会是……”

    “定是安排灵兽到你身边来的人,上次你说你在海上仙岛发现的他,你到底记不记得,你们是怎么遇见的?”隗恕问。

    苏游摇摇头:“不记得了,当时我被闪电击晕,醒来就发现他在我身边。”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帮二位回忆回忆!”

    隗恕话音未落,便突然出手,他挥手甩出一个法阵,将苏游和刃皆虚套在其中,而恰好苏游正扯着对方的手腕,霎时间,法阵迅速连通了两人的识海,通过两人不自知的记忆,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苏游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扯回了当日的荒岛上,狂风暴雨中,他看见自己正痛苦地在土坡上挣扎,应该是在遭受体内乱走的真气的凌虐。

    他这才看到,原本伸出海面的那些触手全都逐渐散去,只留下最为粗壮的一条,缓缓靠近小岛的岸边,尖端放出银光,引了闪电到他身上,将他击晕!

    随后,在晕倒的那个苏游身上,有一个扭动着的肉粉色的东西提前苏醒,一扭一扭地从他身上爬了下去,每爬几步,就长大一点,逐渐从手掌长变成了手臂那么长。

    正是苏游最初见到的虚虚的形态!

    原来是这样!这个伴生灵兽,应该就是那只触手释放出来的那抹银光幻化而成!

    而那只粗壮的触手,应当来自于那位中二的“世界之神”!

    说什么要维持世界的平衡,我呸!

    接下来,两人相处的一幕幕迅速闪过,很快到了他们除掉蛇魔之后,返回蛇魔巢穴查探的片段,苏游清楚地看到,一条小蛇钻进了刃皆虚的衣服当中,而当时的自己竟一无所知!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刃皆虚才变得不对劲。

    看来,如果说这只伴生灵兽是“世界之神”安排到自己身边的“钉子”,那么那条携带着千跖魔气的小蛇,就是启用这颗“钉子”的钥匙!

    现在一切都变得显而易见,这个“世界之神”,跟被封印的千跖之间一定有着紧密的联系,或许两者根本就是一体共生,所谓的“世界之神”,根本就是千跖,或者是它的精神力!

    骤然间,束缚着他与刃皆虚的法阵消散于无形,苏游睁开双眼,回到当下,他手里还紧紧抓着刃皆虚的手腕,面前是呈防护姿态的吉问,和面色更加苍白的隗恕。

    苏游立刻扭头去看刃皆虚:“你看见了吗?”

    刃皆虚摇摇头:“我眼前是一片虚空。”

    隗恕剧烈地咳嗽起来,好一阵子才平息,“姬言,现在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苏游看了刃皆虚一眼,随后对隗恕道,“此事既然是因我们而起,自然由我们负责。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如何才能重新封印千跖?”

    “苏苏,不能这么做!”刃皆虚与他十指相扣,真气连通时,在他脑中道,“如果不能释放千跖,我们怎么完成任务?!那岂不是会永远困在这里?”

    苏游还来不及回答他,便听隗恕面色凝重道:“先把这个魔物放了,稳住千跖的结界,稍后,还请姬言你把吞噬的灵珠能力返还复原——”

    刃皆虚大声道:“不可!灵珠已经被炼化了,若要返还,这个过程无异于剥皮拆骨!不是说那些灵珠没什么用吗?为何要复原?!”

    “只有复原这些灵珠,才能在此基础上重塑那些魔怪,将已经聚拢的魔气重新分离开来,封存进那些魔怪体内,对吗?”苏游目光沉沉地望向隗恕。

    隗恕轻轻点头:“聪明。”

    “虚虚,先把地上这个魔物解开。”苏游看着刃皆虚,在脑中对他说,“稍后我们问问夜枭,或许想完成这篇文的任务,还有其他出路,未必就是将千跖诛杀作为结局,若是能将它永远封印,或许也是读者乐意接受的。”

    刃皆虚眸色暗沉地与他对视许久,点头道:“好。”

    大魔头身后所有的触手全部炸开,尖端对准地上的蜻蜓人,苏游紧紧盯着他的侧脸,忽然间觉得不对,猛地将他推开——

    “你别……”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便觉察到两人一直保持连通的真气陡然被刃皆虚所控制,自己骤然失去力量,两腿一软,跌入对方怀中。

    因为这个人是刃皆虚,是自己的伙伴和爱人,苏游从未把他当成伴生灵兽,所以这次放松了警惕。此刻他后悔不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刃皆虚触手上的金光全部射向地上的结界,结界立刻收缩,将那蜻蜓人瞬间吸干!

    变数是在突然间发生的,吉问和隗恕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其实就算来得及,他们也未必是刃皆虚的对手。

    “姬语!”苏游怒道,“你怎么能这么做?!现在清醒的是哪一个你?!”

    刃皆虚深深凝视着他,在脑中道:“是我,苏苏,我一直就不是什么好人,我很自私。恐怕是我们相伴这段日子,你被我的表象蒙蔽了双眼。”

    现在……你看清楚了吗?

    你还会继续喜欢我吗?

    就算你恨我,我也不能眼睁睁看你受伤!

    我必须要完成任务,带你离开这个世界。

    不是的!苏游连连摇头,他浑身瘫软,心中更是充满了无力感,眼眶不由自主地发酸。

    一定不是这样的,大魔头是被幕后黑手控制了!

    地面上的蜻蜓人遗骸突然间烟消云散,剩下一颗小小的灵珠,被刃皆虚眼疾手快地收起,张口吞入腹中。他在体内迅速将这颗灵珠炼化,运送到全身经脉当中。

    苏游靠在刃皆虚怀中,突然浑身一震,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而且对方还渡过来一股真气,想必是方才从那蜻蜓人的灵珠中所收获的。

    见到蜻蜓人已死,吉问十分担忧,已经顾不上苏游和刃皆虚在做什么,拉着隗恕后退一步,离他们远了些,紧张地问:“怎么办?会不会……”

    “会。”隗恕叹了口气,冷声道,“之前的魔气已经很重了,现在……只剩最后一个魔怪,肯定封印不住千跖……”

    他话音还没落,整个山体已经开始微微颤动起来。

    先前这里被蜻蜓人的银针已经搞得千疮百孔,有摇摇欲坠之势,现在无数石块不断簌簌下落,更是濒临坍塌!

    “先出去再说!”吉问揽住隗恕的腰,迅速离去。

    苏游还来不及挣脱刃皆虚,就被对方带着也飞出了洞口。

    四人来到山外,悬浮在半空中,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辽阔宽广的厌水河面上突然卷起了巨大的漩涡,一只堪比沧龙大小的巨大鱼型魔怪从漩涡中跃出,它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控制住了,痛苦地摇头摆尾想要挣脱。可即便它体型庞大,也挣不脱束缚它的那股力量,只能接受自己的命运。

    苏游几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偌大的一条“鱼”,霎时间便被炼化成一团黑雾,被虚空中看不见的怪物吸食殆尽。

    “那就是……最后一个魔怪吧?如此说来,炼化它的,应该就是——”

    “千跖。”不远处,隗恕沉痛道,“它出来了。”

    “时隔几千年,它又自由了!”

    苏游扭头看向他们:“吉问,你带隗恕走吧。事已至此,我们做下的错事,由我们来弥补。”

    吉问并不领情,冷冷道:“何必如此瞧不起人,别忘了,我们也是猎魔人,除魔是我们的义务!”

    “此一时彼一时,会长灵力殆尽,你的灵力也不高,留下来只能送死。”苏游语重心长道,“不如快些离开这里,尽可能去保护百姓。”

    隗恕沉吟片刻,拍了拍吉问的手:“走吧,可能姬言的出现和千跖封印被拔除,是他们的宿命。天塌下来,我们两只蚂蚁在这逞强也无济于事,咱们还是去联合其他猎魔人,带领百姓能逃多远逃多远,多布些防护结界。”

    “那……此处就交给你们了。”吉问不确信地看着苏游和刃皆虚。

    苏游认真一点头:“我们会尽自己所能。”

    隗恕扫了刃皆虚一眼,对苏游道:“你当心安全。”

    “放心。”苏游微笑,悄悄握住了大魔头的手。

    事已至此,并不能完全怪刃皆虚。

    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控制利用,他自己心中定然更加难受。

    刃皆虚方才那样做,谁都能怪他,只有自己,不能说他半个“不”字。

    吉问和隗恕双双向他俩一点头,迅速离去。

    此刻天地已经轰然变色,黑沉沉的乌云聚集在一起,将这白昼瞬间变为黑夜!

    很显然,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再能控制那个解除了封印的家伙。

    苏游冲着虚空中大喊:“千跖!你现身吧!藏着掖着算什么本事?!”

    “千跖?是你们给我取的名字吗?哈哈哈哈!真是有趣!”一个爽朗的声音震彻大地,震得苏游耳根发麻,“只有你们愚蠢的人类和低等魔怪才会拘泥于形体,至于我,是无处不在的!”

    淦,这傻缺中二的说话方式跟那个什么鬼“世界之神”如出一辙,还说不是同一个?!

    刃皆虚抬手便给苏游落下一个防护罩,他飞在苏游身前,警惕地四下张望:“既然是无处不在,那你就滚出来亮个相!”

    千跖沉默了片刻,居然答应了:“好,那我们就见一面吧!”

    天上传来轰隆隆的雷声,厌水里的河水暴涨数十丈,已经将河两边的堤岸冲毁,就在这样万物俱损的环境下,一个人类的身躯突然从虚空中显现出来,离苏游和刃皆虚越来越近,长袍在空中飞舞飘扬。

    一同飘扬的,还有他后背生出的无数条触手。

    那张脸,赫然是刃皆虚的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来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