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52 章 52 远古召唤(26)免费阅读

第 52 章 52 远古召唤(26)
    ()  看清楚千跖面容之后,苏游瞠目结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头皮全麻了。

    刃皆虚当即张开双臂,将他护在身后,低声道:“阿言,那不是我!那真的不是我!”

    “我知道……我知道……”苏游喃喃道。

    那张脸,不,对面的那个人,虽然从头到脚都跟刃皆虚一模一样,但光凭眼神和表情,他完全能够分辨出来,就跟当初分辨出姬语不是大魔头一样。

    但是苏游越想越生气,可恶,为什么要变成他的样子?!

    这样玩弄别人的感情,很有意思吗?

    苏游“唰”地抽出无名剑,奋力向千跖划过一道剑光,被对方触手瞬间放出的防护罩轻而易举地挡住。

    “哦?不喜欢这张脸?那我换一换。”千跖轻笑道。

    接下来,对面的男人陡然一变,变成了苏游的面孔,只不过变的是身体,触手依旧悠然地在空中飘着。

    这下苏游倒不觉得怎么样,除了看自己长触手有点怪之外,就是看着自己的脸挂着那种得意洋洋的表情,觉得还真挺欠揍的,心想以后尽量避免做这个表情吧。

    但刃皆虚陡然怒了,他终于能体会到之前苏游看见姬语时候的感受,况且眼前这货分明是故意的——这种手段他心里清楚得很,就是要利用、玩弄别人的情感,令人方寸大乱,好趁虚而入。

    哼,大魔头心想,都是我以前玩剩下的,还好意思拿到我面前舞?!

    他恼火地竖起全身触手,向千跖放射金光!

    千跖早有防备,自然也将这攻击轻松化解,笑道:“怎么,对着主人的脸,也能下得去手?!”

    苏游飞到刃皆虚身前挡住他,质问千跖:“那个什么二百五世界之神和你有什么关系?”

    “世界之神?”千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我从未听过。”

    苏游意外——什么意思,难道世界之神派出伴生灵兽,跟千跖没有关系?

    不过这个神经病沉默片刻之后,突然自言自语:“莫非是他?不,这不可能,他已经被我吞噬了。”

    听到“吞噬”一词,苏游与刃皆虚诧异地对视一眼。

    “你吞噬过谁?”苏游嗤笑一声,问道,“难不成你也曾是谁的伴生灵兽?”

    千跖飞近了一些,看着他们,歪了歪头:“是又如何?难不成你还看我不起?”

    苏游:“……”

    还挺会倒打一耙的。

    刃皆虚拉着苏游向后退了几步:“祖宗你离他远点!”

    苏游:“……我没事!你才离他远点,谁知道那货要对你动什么歪脑筋!”

    “我的主人啊……”千跖突然出神,像是在回忆往事,“那可是泽洲的最后一个神。”

    苏游好奇道:“神也会有伴生灵兽?那不是为了让猎魔人迅速提高灵力才开始有的办法吗?”

    “当然是神仙们试过好用,才介绍给愚蠢的人类啊!”

    “你吞噬了他,所以才变成了最大的魔神,是吗?”苏游追问,心想莫非自己之前推断错误?

    如果这里的最后一个神被千跖吞噬,那个“世界之神”又是谁?

    是另有其人,还是就是这个千跖曾经主人的精神力?那么他给自己安排一个伴生灵兽,就是为了毁灭千跖,好夺回控制权吗?

    想来想去,苏游觉得自己的脑子突然乱了。

    “当然。”千跖冷笑,“他那么不中用,我当然要把他吞噬掉,让所有灵力归我所用。”

    刃皆虚冷声道:“若你的主人是泽洲的最后一个神,那么后来……”

    “后来?就只剩下那些灵力低微的猎魔人。”千跖“哼”了一声,“一些愚蠢的凡人罢了!”

    苏游反唇相讥:“可就是这些愚蠢的凡人最终打败了你,将你封印!你有什么脸在这儿臭显摆?!”

    “上次是我大意了。”千跖并没有被苏游激怒,面色冷淡道,“谁知道那些人类,成千上万个低阶猎魔人,竟然甘愿同时牺牲性命呢?”

    “哼,愚蠢!”

    他简简单单一句话,竟然道出了千年前那场封印大战的*。

    苏游甚至能想象到当年那场前赴后继的惨烈画面,那时候的猎魔人灵力并不高,但是他们愿意贡献出自己的所有灵力,只为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共同绞杀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魔神!

    姜大说得对,这个世上,其实并没有什么神,只有这些努力用着微弱灵力保护百姓的猎魔人。

    他们才是泽洲大陆真正的守护神!

    人类终将靠着自己的努力,战胜一些邪魔,守卫自己的疆土!

    想到这里,苏游突然间热血沸腾,想要马上捋起袖子大干一场,将面前这个混球彻底干掉!

    “或许他们愚蠢,但他们成功了。”刃皆虚手握桃木剑,全身触手炸开,释放全身灵力,整个人像被一个金色的光球包裹起来,“只要有杀死你的办法,我们甘愿尝试!”

    “对!只要能弄死你,同归于尽又如何?”苏游将全身真气注入无名剑,整把剑突然暴涨十几倍,高高地飞在他头顶上空,闪烁着耀眼的白色光芒,“跟他拼了!”

    千跖看着面前两个人,嗤笑:“愚蠢!”

    苏游与刃皆虚互相对视一眼,轻轻点头,几乎在同一时间,刃皆虚手中的桃木剑和触手放射出金光,苏游头顶的无名剑划出万道银光,铺天盖地地向对面的千跖飞去。

    魔神不慌不忙,他连触手都没有用,看上去只是轻轻一甩袖子,天地间陡然刮起一阵巨大的墨色旋风,立刻将苏游和刃皆虚的金银光吞噬于无形!

    两人被这旋风迎面攻击,被打得七零八落,就像两颗坠落的石子,在空中划了一条抛物线,重重地向地面跌落。

    而这还不够,千跖冲他们再度打出一道旋风,想要一招结果了他们——

    苏游和刃皆虚同时大声喊道:“枭枭,最强护盾!”

    “来了!”夜枭立刻上线,当即给他们套上了两个球形护盾,将千跖挥来的旋风结结实实地挡住。

    但抵抗袭击的同时,这护盾也“哗啦”一声被击碎了!

    苏游:“……”

    这千跖的灵力,比他娘的仿生人红色激光还要强啊!

    两个人在半空中艰难地稳住身形,缓缓落到地面上,刃皆虚大步跑了过来,拉着苏游检查:“受伤了吗?”

    “没有,这个最强护盾确实厉害,没有被千跖的灵力波及到。”

    夜枭担忧道:“小心啊二位。”

    “当心也没用了。”苏游无奈道,“敌人太强,用上复活卡,都不知道能不能打赢他。”

    “总之有需要就喊我,我随时待命。”夜枭怕影响他们打架,迅速下线。

    飞在天上的千跖此刻感应到跟前还有两股很强的灵力,知道方才竟然没有将他们一下打死,十分诧异。

    “你们竟然能抵得过我这一击?”他不可置信道,“这才多少年,现在的猎魔人居然这么强了吗?”

    千跖看向他们两人,身后的触手轻轻晃动一下,刃皆虚刚要把苏游护在身后,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扼住脖子提了起来,骤然被拖上天空。

    “虚虚!”苏游以真气将恢复了原型的无名剑召回手里,紧跟着飞向空中。

    千跖冷声道:“别过来,过来我马上弄死他。你们俩是共生的,杀一个送一个,这笔买卖我最划算!”

    苏游应声停住,悬浮在空中担忧地看着刃皆虚。

    大魔头被扼住脖子,所有的触手都垂了下来,整个人恹恹的,与他隔空相望。

    他何曾被人如此控制威胁过?!可在这篇文的世界中,却步步被掣肘。

    看着对方无能为力的神情,苏游觉得就像有人将自己的心拧成了麻花。

    千跖这么做有什么意思?想杀便杀就是了,何苦要这么威胁?无非就是想拿捏他们俩,逗他们玩就是了。

    好像猫捉了老鼠不肯一口吃掉,非要玩腻了、把猎物的精神都摧毁了,才将对方吞吃入腹。

    多么残忍!

    “阿言,对不起。”刃皆虚突然向苏游大喊道,“我又要擅自做决定了。”

    苏游紧张地盯着他:“你想干什么?!”

    “方才我骗了你。隗恕用法阵套住我俩,让你想明我的来处时,其实我能看到你的记忆。”刃皆虚抬起双手,做了个运功的起手式,“我知道了剥除血契的方式。”

    他的胸口突然放射出万丈金光,全身触手陡然炸开,千跖被他这个动作引得一怔,松开了束缚着他的力量。

    “这是什么缺心眼的灵兽啊!”他冷笑道,“真是丢我们灵兽的脸。”

    苏游看他全身被金光包裹,痛苦地大喊:“你住手!你快点住手!”

    他向刃皆虚冲了过去,却被对方的金光弹开,只能眼睁睁地望着他的大魔头身上像是燃烧起了金色的火焰,身躯却一点点缩小!

    这是剥离血契的过程,灵兽会一点点散去灵力,同时它的形态也会逐渐降级,最终变成最原始的模样。

    作为与对方建立了血契的猎魔人,苏游能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全身也难受极了,就像有一股生命力从他的血脉经络中被活活地抽了出去。

    听取传承时,先祖告诉过他,主动剥离血契的那一方最痛苦,但如果是猎魔人主动剥离,之后损失一半灵力,至少生命能够保存。

    但要是灵兽剥离血契,痛苦程度是双倍的,不仅灵力尽失,连化形都无法维持,最后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苏游一直不肯跟刃皆虚说这个办法,就怕对方铤而走险,再度牺牲自己。

    虽然他们有复活卡,并不怕死,任务失败大不了删档重来,可是他不能忍受刃皆虚备受折磨。

    任务中的每一分痛苦,都是真实存在的啊!

    “虚虚!我求你了,住手好吗?!”苏游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眼前的金光中,刃皆虚的身体已经不复存在,触手也消失不见了,在苏游模糊的视野中,最终看到一个肉粉色的软哒哒的虫子,最终化作一抹淡得不能再淡的光影,骤然飞进了他的身体里。

    然后他便听到了刃皆虚的声音:“苏苏,别慌……”

    “你个笨蛋,现在就留下我一个,我怎么对付得了他?”苏游痛苦道,“我还不是一样要死?!”

    伴生灵兽临死前,冲进了他体内,将自己仅剩的灵力留给了苏游。

    可这有什么用呢?

    苏游狠狠擦了一把眼泪,看着不远处还以自己的面目示人的千跖,运起全身真气,无名剑再度放大数十倍,悬浮在他头上,做好了战斗准备。

    千跖就像是看笑话似地看着他,甚至冲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搞快点。

    苏游死死咬住嘴唇,做了个假意冲击的动作,果然骗得千跖甩出了墨色旋风,他便借着这个机会,操纵无名剑在旋风中击穿了一个孔洞,而他便从这孔洞中穿了过去,以身为刃,重重刺向千跖!

    对方始料未及,全身触手大张,向苏游放出万道灰色光箭!

    那一刻,苏游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忍着剥皮拆骨之痛,散去人身,将自己所有真气外化,裹挟住所有灰色光箭,像一个明晃晃的□□,反向飞到千跖身边,将他包裹了起来。

    “轰”地一声,天崩地裂。

    失去知觉之前,苏游听到千跖气急败坏地咒骂了一句:“愚蠢!”

    对啊……人类,就是这么愚蠢。

    可我们总会取胜。

    片刻后,他睁开眼,见到了在系统空间等待的刃皆虚。

    “苏苏!”大魔头关怀地冲过来,可两人在此处没有实体,没有办法触碰对方。

    苏游不想再责怪他什么,急切道:“千跖应当是被我重创了,我们快些回去,加把劲把他弄死!枭枭,快给我们用复活卡!”

    “收到!”夜枭简短地应道。

    苏游和刃皆虚眼前同时亮起白光,再睁眼时,两人回到了厌水边被河水冲毁的堤岸上。

    天空中没有了千跖的形体,乌云却像陡然增大了几倍,兀自盘旋着卷成一团,像是有什么力量在痛苦挣扎。

    “那就是千跖!”刃皆虚道,“我看得见他的魔气!”

    苏游没吭声,放出一个隐身结界,抱过他家大魔头的脖子,狠狠吻住对方的唇。

    刃皆虚先是一愣,随即搂着他的腰,以更加凶狠的攻势回应着他。

    苏游将人抱在怀里,亲在嘴上,这才觉得踏实,毕竟他又失去对方一回。

    此刻来不及缠绵,两人心有灵犀地克制住心中的欲念,很快松开彼此。

    感受到两人之间还存在着血契,苏游正色道:“我们硬刚,肯定是刚不过他。但是方才的办法启发了我。”

    “虚虚,”他紧紧盯着刃皆虚的眼睛,“吞噬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