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53 章 53 远古召唤(完)免费阅读

第 53 章 53 远古召唤(完)
    ()  刃皆虚怔怔地看着苏游,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吞噬了你,变成灵力增强一倍的魔物,以魔气对抗他,对吗?”

    “我家大魔头就是聪明,管他魔气还是灵气,只要能把这混球弄死,咱们就算维护了泽洲的安宁。”苏游轻抚着他的脸,“来吧,速战速决,这把干翻他!”

    刃皆虚托着苏游的后脑,看那样子很想再亲他一次,苏游赶紧挡住:“别了别了,这任务马上不就完事儿了吗?之后随便你亲。”

    “这可是你说的!”

    “……”苏游寻思我也没不让你亲啊,是系统不让亲!

    他抬头看向天空,见那乌云还在兀自翻滚,便将双手递给刃皆虚:“事不宜迟,搞快点。”

    刃皆虚与他双手相抵,眸色深沉地看着他:“这次……是要真的合体了。”

    “虚虚,在这个任务里,能与你同生共死,我很荣幸。”

    苏游微笑着说完,便感觉到刃皆虚的真气如泉水般从自己的掌心注入,沿着他经络迅速游走,而他丝毫没有觉得痛苦,全身暖烘烘的,就像是被大魔头紧紧拥在怀中。

    结界中打坐的两人周身闪烁起真气的光芒,蓝色的魔气与红色的真气渐渐交汇,混合成一团明艳的紫色。

    紫色光越来越盛,最终突破了结界,径直冲向了天空,渗透进了千跖的黑色魔气中!

    千跖方才被苏游重创,才堪堪找回控制力,而方才苏游设下的结界,令他忽视了眼皮底下突然出现的两股灵力,此刻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反应过来时,已经被那紫色光晕重重包裹并渗透了进来。

    这紫色光于他而言,犹如跗骨之蛆,完全挣脱不掉,两团魔气紧密相融,而刃皆虚控制紫色这团,逐渐膨胀起来。

    “蠢材!蠢材!”千跖完全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用这种方式,他无力反抗,在半空中发出暴躁的咆哮,迎接了他的宿命。

    是魔物,终究要被铲除!

    永远有勇者为了天下的和平与安宁,甘愿前赴后继地付出一切!

    人间,永远邪不胜正!

    然而令苏游意外的是,他好像没有完全“死”。

    他以为自己被吞噬后等于死亡,接下来等着回归系统空间就行了,毕竟这波要是干不掉千跖,俩人可能就得从头来过。

    谁知他没了躯体上的知觉,神识却还清醒。

    苏游能清楚地感觉到刃皆虚做了什么——他们化去人身,真气融合,无孔不入地渗透到了千跖的魔气当中,与其融合,炸裂,即便他没有了视觉,也能感觉到那令人瞬间眼瞎的亮光。

    而且他还没聋,能听到震耳欲聋的“轰轰”声,好似九天玄雷当空劈下,好似真神诞生,收了千跖这个妖孽。

    随后,整个世界变得安静下来,静得令人窒息,他听不到刃皆虚的声音,周围仿佛虚空一般。

    他的神识,才渐渐融入黑暗。

    苏游本以为,这下总算该回到系统空间了,谁知他是被一个声音唤醒的。

    “姬言?醒醒。”

    “谁?”

    “是我,世界之神。”

    苏游:“……”

    我淦,他怎么还在?!

    对了,上次在黑雾山,他说等我做完想做的事,我的神识要全部归他。

    如果这样的话,应该是我们已经把千跖消灭了。

    这下就放心了。

    “你和那千跖到底什么关系?”想起这茬,苏游还是有点生气,“明明是你把伴生灵兽给我的!”

    世界之神好整以暇:“我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给你那一束光,是我在帮你啊。”

    到这里,苏游算是把事情捋清楚了,之前是自己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世界之神应当是没什么坏心眼,而刃皆虚之所以被千跖利用,完全因为那条携带了千跖魔气的小蛇。

    世界之神应当与这个什么鬼千跖毫无关系。

    “行吧,算我谢谢你。”苏游心道,这个世界确实很克,就算解决了千跖,还有世界之神这个神秘的未知力量在这,难搞。

    幸好不用对付他。

    “那么,你该兑现诺言了吧?”

    苏游有点不情愿,哼哼:“凭啥,当初在黑雾山,又不是你帮的我,是虚虚把我从那团脑子里拽出去的!”

    “你已经答应了,现在不得反悔!”

    “可你要我的神识到底要做什么?!你不是擅长听墙角吗?那我知道的你都知道啊!”

    “我要做什么和你无关!”

    世界之神的声音陡然变得恼怒,苏游怂怂的,心想这就生气了?不至于吧,我争辩两句而已,还能把你怎么样啊?!

    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吸力迎“面”而来,纵然苏游现在是股神识,也能“感知”到自己卷得七扭八歪。

    其实应该就是组成自己的数据被吸走了吧,不是说人在这个系统里,其实就是一组数据吗?

    那上回夜枭受罚肯定也跟这差不多,真是相当……难受。

    苏游觉得“头晕眼花”,还有点莫名其妙的“恶心想吐”,好像有一部分什么东西从自己“体内”被抽走,而他好像处在失重状态,叽里咕噜旋转个不停。

    啊啊啊啊!这要搞到什么时候啊!

    在“洗衣机”里被搅了半天,苏游突然间听到许多杂音,像是有人在说话。

    或许是“世界之神”也吸取了别人的神识,现在连自己都能听见?

    不,不止能听见,还能看见。

    苏游像是突然恢复了视觉,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乌漆嘛黑的地方,仔细看去,像是古代的……牢房?

    而他自己确实也是有身体的,只不过就像在系统空间一样,并没有实体,确实还是一组数据。

    什么情况?世界之神这是把他给搞到哪儿去了?

    “二哥,对不住了。”

    一个青年的声音从面前传过来,苏游抬头看,待他的“视力”适应了周围这火把照亮的光明后,他看见面前牢房里站了几个人,都是侍卫打扮,便好奇地过去一看究竟。

    反正别人也看不见他。

    苏游“穿”过侍卫们组成的人墙,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

    牢房一角,靠在墙上奄奄一息的人,赫然就是自己!

    一模一样的自己!

    那个他,怀中抱着的,像是同样昏死过去的——刃皆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在他们两人面前站着的那个富贵青年,正无奈地摇头道:“不是我想害你,是现在的情况,不容我们二人同时活着。自古皇位之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应该明白。”

    “我……我并无心与你、与你相争……”靠在墙角的“苏游”虚弱道,“若你……手下留情,放我、我与行舟……自去……”

    富贵青年单膝蹲下,认真地看着他:“二哥,别傻了,一代贤才如你,若你不死,将来我的皇位如何能坐得安稳?!”

    “苏游”缓缓抬起眼皮,哀痛地看着面前的弟弟:“如珣,若、若我肯……就死,你能不能……能不能放过……行舟?”

    此前在他怀中一动不动的刃皆虚,也就是此时“苏游”口中的行舟,听到这话,突然间挣扎地抓住他的手,以气声道:“二殿下……不可!”

    如果现在有实体的话,一直旁观的苏游,定会头皮发麻!

    “二殿下”这个称呼实在太熟悉了,原来这就是时常在他梦境里出现的场景!

    这就是他和刃皆虚的过往?!

    “二哥,你说你到底图的什么?”如珣站起身,冷笑道,“堂堂一个皇子,喜欢谁不行,偏偏恋上自己的贴身侍卫,说出去真是丢了我们大昱皇室的脸!不过,要是我不戳穿,你俩还没互诉心声呢吧?”

    “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还到死还都不敢说出口,二哥,江如驰,你又蠢又胆小,真不知道那帮大臣看上你什么!”

    他话音刚落,在江如驰怀中的行舟突然暴起,双手抓住那位江如珣的领子,将他按在地上。

    “你……你再说……再说他一句,试试?!”行舟气喘吁吁,看得出他恨江如珣入骨,恨不能将他剥皮拆骨才能解心头之恨。

    但行舟此刻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他这一动,周围的侍卫们稀里哗啦围上来,将他拖到一边去。

    在旁边一直看着的苏游担心得要命,甚至想伸手帮他拦住这些人。

    眼前的这位“行舟”虽然气质上不像他的大魔头,那个江如驰也不太像自己,可很明显,这应该是他们最初的样子,是他们一直想要寻找的前缘!

    可是这一世,他们竟都没有告诉过对方自己的心意?

    但苏游相信,即便没有宣之于口,他们心里都明白!

    方才那般彼此相依的模样,已经足见两人情深,苏游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代入了他与刃皆虚的感情,即便自己现在没有实体,也已经开始觉得心痛。

    地上的江如驰,眼睁睁地看着行舟被侍卫拖到一边,却根本没有力气去拯救对方——

    因为苏游明显看得出,他的双腿已经被人打断,膝盖以下两条裤腿,全被血液浸透了!

    “行舟……”江如驰只能喃喃地呼唤着他的名字,黯淡无神的眼中流出无助的眼泪。

    江如珣站起身后,狠狠踹了地上的行舟几脚,骂道:“隋行舟,*的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原来虚虚在这里的名字叫“隋行舟”,真好听。

    苏游蹲下,看着虚弱地躺在地上不断大喘气的男人,心疼地伸出手去抚摸他的额头。

    可是他的手只能从对方的身体里穿过去,什么都碰不到。

    “来人!”江如珣大声道,“侍卫隋行舟冲撞三皇子,有谋害之嫌,被当场捉拿,赐予——剜心之刑!”

    听到这话的江如驰突然间大声吼道:“不要!”

    “三弟……哥求你……”江如驰双手并用地爬到江如珣脚边,抓住他的袍角,苦苦哀求,“求你放过他……我死!你想要我怎么样都、都行!”

    隋行舟缓缓侧过身,去握江如驰的手腕,痛苦道:“二殿下,别、别为我求情……不要……辱没了你自己……”

    侍卫们已经围了上来,两人按着隋行舟的腿,两人按着隋行舟的上半身,其中一人硬生生地将他的手从江如驰的腕子上掰下去。

    苏游看着那只脏兮兮的手在半空中努力去抓着什么,心如刀割。

    “住手!快住手!”他疯狂地在几个侍卫之间窜来窜去,试图能用上一点力气去阻挡,可是他的努力始终徒劳无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第五个侍卫走过来,手中匕首捅进了隋行舟的胸口。

    “噗嗤”一声,鲜血溅了趴在地上的江如驰满脸,他惊惧地睁大了双眼,撕心裂肺地大喊:“行舟——”

    地面上的隋行舟咬牙一声不吭,始终侧着脸,温柔地注视着江如驰:“二殿下……保重……”

    “二哥,这可不怪我,是他自己找死。”旁边负手而立的江如珣好整以暇道,“再说,我这是为你好,他活在世上,会毁了你的名声!”

    苏游愤怒地站起来,冲着他不停挥拳:“闭嘴吧*!闭嘴!”

    可是那拳头只会从江如珣的脸上穿过,丝毫伤不到他。

    “行舟……”瘫在地上江如驰深深看着隋行舟的双眼,看着那双眼睛逐渐黯淡无光,最终变得了无生气,痛哭流涕道,“对不起……我、我……我太没用了……”

    然而苏游却看到隋行舟的虚影从那躯体中站起来,走到一边,忧伤地看着江如驰。

    “隋行舟?”他试探地去叫对方的名字。

    然而隋行舟并看不到苏游,也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他只顾盯着自己的爱人。

    苏游茫然,难道两人是不同类型的数据?或者,此刻的隋行舟,是鬼魂?

    “啧啧啧啧,太可怜了,真是太可怜了。”

    江如珣摇头晃脑地走到江如驰身边:“怎么能让二哥你目睹如此可怕的场面呢?来人,快别让二殿下‘看’了!”

    “是!”

    苏游登时大惊:“你要做什么?住手!快住手!”

    隋行舟也怒了,疯狂地冲过去阻拦:“你们放开他!别碰他!”

    然而没人听得到他们的话,没人能被他们阻拦。那染着血的匕首被传到了另一个侍卫手里,而这次他们只派了两个人去按住江如驰。

    “啊——”

    江如驰忍不住失声大喊的时候,苏游觉得自己的双眼也像被尖利的物体刺了一下,痛得下意识地捂住。

    难道……难道此前自己的眼睛时不时剧痛,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二殿下!”隋行舟跪倒在地,痛苦地怒吼,“二殿下……行舟护不住你,行舟……对不起你!”

    酷刑结束,江如驰双目紧闭,脸上全是鲜血,有他自己的,也有隋行舟的。

    他双手在地上颤抖地四下抚摸着,去寻找隋行舟的尸体,而隋行舟的虚影蹲在他身前,无数次地想要去拥抱他,却只能从他身体中穿过去。

    苏游痛苦极了,他却只能呆呆地站在一边,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江如珣满意地看着面前的画面,吩咐道:“走吧,让二哥与他的……朋友,好好告个别。”

    侍卫们跟在他身后,列队出去,牢房里很快变得空空荡荡,安静得只能听到江如驰在地面上爬行的窸窸窣窣声。

    隋行舟尝试了无数次,都抱不住他的二殿下,他愤怒地朝天大吼:“啊啊啊啊啊啊!江如珣,即便化成厉鬼,我也要找你报仇——”

    “老天!求你让我暂时回魂,让我……让我带他走!不要再折磨他了!下辈子我愿当牛做马,永堕畜生道!”

    突然间,一个奇怪的影子出现在了苏游身边,那是一个人形,但看不清面孔,浅淡得就像一缕青烟。

    那个影子抬手一挥,隋行舟的虚影便回到了他自己的身体内。

    苏游瞠目结舌地看到,胸口顶着碗大个缺口的隋行舟突然挣扎地起身,膝行着挪到江如驰身边,颤抖地抓住他的手,温声道:“二殿下!”

    “行舟?”江如驰激动地反握住他的手,不住地上下摸索,“你、你没死?”

    隋行舟将他拥入怀中,泪流满面道:“我来带殿下……和我一起走。”

    “我……我跟你走。”江如驰流下两行血泪,“天涯海角……生死相随!”

    “我们永远在一起。以后……不会再有痛苦了。”

    隋行舟摸到地上被人丢下的匕首,转过身来,从背后抱住江如驰,一步步挪到墙角靠住。

    苏游没有留意之前的那个影子什么时候走的,他看着隋行舟的举动,心中冒出一丝不祥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

    隋行舟靠稳,抱好江如驰,在他耳边轻声道:“别怕,二殿下,一切都会好的,痛苦……很快就会结束了。”

    “行舟,只要……与你、在一起……”江如驰似乎知道了他要做什么,脸上露出淡淡微笑,“我……什么都……不怕。”

    “嗯。”隋行舟轻轻吻了吻他的额角,拿出方才捡起的匕首,抵住江如驰的心口,继续喃喃道,“一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话音未落,他突地用力,匕首径直刺穿了江如驰的心脏!

    苏游看得心惊肉跳,失声大叫,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会与刃皆虚这般相拥着醒来。

    因为这曾是他们一起死去的模样!

    他定定地望着靠着墙相拥而死的隋行舟和江如驰,“大脑”感觉一片混沌,突然间他的眼前变得模糊,再度陷入黑暗,“身体”也腾空而起,再度被卷入了“数据流”。

    再感觉到光亮的时候,他听到了刃皆虚的声音,声音明朗,透着喜悦,与方才的隋行舟完全不同。

    “苏苏!你终于回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