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58 章 58 帝国宠后(5)免费阅读

第 58 章 58 帝国宠后(5)
    ()  气氛实在太好了,苏游完全不想再拒绝他,心道快就快点吧,反正算下来两人也算约会第四次了,虽然前几次进展不佳,但也碍不着这次突飞猛进不是?

    大魔头不知道从哪里学到新的了,想亲就亲嘛,居然还要问,这叫老子怎么回答?

    苏游看着刃皆虚情意绵绵的眼神,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低头吻了下去。

    这一次没有惊慌失措,也不需要偷偷摸摸,正大光明地抱在一起,柔软的舌头滑过光滑的齿列,吮吸纠缠,情愫再也不用刻意压制,任由它们随意飘散……

    两人亲了许久才分开,额头相抵,呼吸相闻。

    双方气息都有些凌乱,尤其刃皆虚明显闻到了苏游散发出来的信息素的味道,那甜蜜撩人的滋味已经让他起了反应,但他努力控制住自己往更深层面发展的想法,只能用力抱紧苏游,像是要把人揉进自己身体里。

    苏游更是心脏咣咣跳得厉害,血液在血管中飞速奔流,全身都在发热,欲念一发而不可收拾,他不知道现在刃皆虚是怎样,只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他完全不能满足,想要更加深入交流。

    他下意识地偏头吻上刃皆虚的耳垂,喃喃道:“继续啊……”

    刃皆虚被苏游火热的气息搞得心痒难耐,但他知道一旦继续,就再也控制不住,只能硬生生地将苏游的脑袋扣在自己肩膀上。

    “我也想……”大魔头觉得自己被炙烤得快要冒烟了,但还是咬紧牙关道,“但是不行,冉冉,御医说你身体刚恢复,还有些虚弱,我们不能……再说,若是真要那样,我要正式娶你过门……”

    苏游把脸埋在刃皆虚颈窝,心想,左看右看也看不出大魔头居然还挺传统,上一篇文里还以为他要把自己就地正法呢,这一篇就要讲究明媒正娶了?

    行吧,方才确实也是自己冲动了。但……那什么,大家都是男人,大魔头忍得辛苦,我就不辛苦吗?

    淦!

    两人“冷静”片刻,算是找回了一点神智,刃皆虚便带着苏游返回寝宫,打算让他早些休息。

    苏游自从醒过来之后,一直觉得自己身体没什么大碍,用不着对方这么小心谨慎。但能被宠爱也是一种幸福,大魔头怎么安排他就怎么听吧。

    他们手牵手走在小径上,头顶是布满星辰的夜空,四周鲜花绽放,时不时还能听到夜莺的歌声,环境无比浪漫,苏游也莫名地心潮澎湃。

    “诶,今晚我睡哪?”他故意逗刃皆虚,“总得给我安排个最舒服的地方,比如——你床上?”

    陛下的大床是真舒服,那床垫估计无比贴合人体工程学,躺上去全身骨头和肌肉都被支撑得稳稳当当,睡在上边睡眠质量都要提升好几个等级。

    刃皆虚捏了捏他的手,笑吟吟地说:“行啊,你睡我的床,我去隔壁睡。”

    苏游:“……”

    这人原本不是骚话连篇来着?!怎么突然正经了起来?

    来对线啊!

    “为什么?你不想挨着我吗?”苏游不爽地说,“亲都亲了,是不是想不认账?”

    “当然不是——”

    苏游越想越气,觉得血直往脑子里涌,他突然甩开刃皆虚的手,站在原地不肯走:“埃苏,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心里到底怎么看我?”

    “冉冉,你怎么了?”刃皆虚担心地再度去牵苏游的手,却被他再度甩掉,那么大一个魔头突然间手足无措,毕竟苏游还从未对他这样过,“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发脾气。

    “没有!我没那么娇弱!别动不动就觉得我不舒服。”苏游也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一股邪火,就好像小孩要吃冰淇淋却得不到满足似的,看着眼前的人也又爱又恨,满脑子都是“好气啊,我想要你你为什么要拒绝我”!

    刃皆虚把他拥进怀里,轻声安抚:“好好好,是我错,怪我没说清楚。我喜欢你,冉冉,一直都喜欢你,你也对我有好感对不对?我宣布,从此刻起,我们是正式的恋人,好不好?”

    “谁要你宣布……”苏游脸颊滚烫,依偎在他怀中,手里紧紧拽着他休闲装的布料,小声嘟囔,“谈个恋爱还要昭告天下吗?”

    刃皆虚心里暗暗发笑,这个别扭的苏苏更加可爱了,真想好好疼疼他。

    但是现在,情况有点不太对劲。

    “冉冉,你的信息素为什么越来越浓?”他用额头抵住苏游的额头,心中更觉得不妙,“体温也很高,是不是发烧了?”

    苏游的确觉得脑子晕乎乎的,浑身发热也发软,像是没了力气,只想紧紧贴着刃皆虚,想要对他这样那样,方才还以为是过度的亲密所导致的不冷静,现在也感觉到这股邪火越烧越旺,似乎是出了什么岔子。

    但是他莫名就是不想承认,嘴硬道:“……没有,我好着呢!”

    他以为自己气沉丹田,说话声音铿锵有力,实际上在刃皆虚听来,那简直是一句呓语。

    “别硬撑!难受一定要说出来!”刃皆虚把他打横抱起,加快脚步往寝宫走去,“御医说你受到我的信息素压制,又打了安慰剂,激素紊乱的情况下,很可能导致情潮期提前到来,所以我才想把你留在宫里暂住,要真出了什么问题,也能及时照看。”

    苏游下意识紧紧抱住刃皆虚的脖子,他只觉得全身燥热,出了一身粘汗,凉风吹在皮肤上,迅速带起一片鸡皮疙瘩。

    他仰头轻咬了一口刃皆虚的下颚,哼哼唧唧道:“情潮期……哪有那么容易,怪你过分迷人,eon,baby……”

    刃皆虚:“……”

    他不再管苏游胡言乱语,没有接话,一心只管往前走。身后远远跟随的内侍官们也不敢冲上去接人,只能一路小跑跟在陛下身后。

    相似的场景再度上演,御医着急忙慌跑过来给苏游看诊,确定是情潮期提前到来,问道:“陛下与安先生有没有其他亲密接触?”

    “只亲了,算吗?”刃皆虚看着在床上不安扭动的苏游,坐在他旁边将人隔着被子囫囵抱住,轻声安抚,“冉冉,我在这儿呢,别怕。”

    御医叹了口气:“本来就激素紊乱,这一动情更麻烦。陛下,原本单纯的情潮期提前,我可以给安先生注射抑制剂,但他先被陛下的信息素干扰,又接受了安慰剂,现在要是再加上抑制剂,恐怕对他的身体不好,接下来几次情潮期都会很不稳定,也更加难熬。”

    “那到底该怎么办?就这么硬撑着吗?!”刃皆虚脸上浮现不满之色,心想这都弄不了,养你们这帮御医有何用?!

    暴君要发怒,御医吓得单膝跪地:“陛下别担心,如果您实在心疼安先生,可以对他进行临时标记,再释放轻微的信息素进行安抚。当然,如果双方情投意合,彻底标记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情潮期这种玩意,对苏游真的是相当陌生,就算脑中有安冉的记忆,这躯体体验真的不怎么美好。

    他内心中从未如此渴望另一个人的存在,觉得身体空空荡荡,急需什么东西来填满他,全身的血液和细胞似乎都在呐喊着想要投入刃皆虚的怀抱,与对方融为一体,再也不要分离。

    这种感觉迟迟得不到满足,他又会觉得非常委屈,像是被人抛弃了,世界纷纷扰扰,像一片汪洋大海,而他就像在一片树叶上漂流着的小虫,只需要微小的一朵浪花,就足以将他扯入深深的海底。

    偶尔清醒,苏游又十分嫌弃自己这种悲悲戚戚的想法,讨厌这样依附别人才能生存的自己,就像是不能独立的寄生虫。

    总之,他时而被身体掌控,时而被大脑左右,整个人被欲念和想法撕来扯去,变成了一团被搅得混乱的肉泥。

    与此同时,他浑身燥热得要命,情不自禁地扯开了身上的衬衫,又像是皮肤饥渴症发作,不顾一切地想要抱紧什么。

    可苏游能触摸到的只有刃皆虚的手臂,他不顾一切地攀着对方,将那手臂抱得紧紧的,在自己胸口蹭来蹭去,闭着眼蹙着眉,痛苦地喃喃道:“好难受……嗯……”

    寝殿里依旧没有开大灯,只亮着了几盏小夜灯,昏黄灯光映照下,苏游这副情态十足诱人——衬衫几乎已经全被扯了出来,前襟大敞,露出了白皙泛着粉色的肌肤,西裤包裹的长腿骑在被子上来回扭动,劲瘦的腰肢微微摇晃,透着无尽的*。

    刃皆虚本就被苏游大量释放的信息素撩得兴致高涨,已经在凭借顶级alpha的意志力苦苦克制,可是看到这副画面,他更加无法自持。

    “虚虚……我想要你……”苏游脑子已经不清楚了,他早忘了什么安冉和埃苏,只记得刃皆虚,拼命把对方的手臂往自己怀里拉。

    大魔头被他拽着,以一个十分别扭的姿势,跪趴在床上,可怜自己抵抗住内心的恶魔已经很不容易,作为唯一一个清醒的人,还要顾着走剧情。

    他用空闲着的右手撩开苏游的额发,在汗涔涔的脑门上轻轻一吻,笑道:“什么‘虚虚’,帮我取的昵称吗?”

    “唔……”苏游感觉到了他柔软的嘴唇,转过头来急切地寻找,没有找到,失落地双脚乱蹬了一下,又委屈地把脸埋在枕头里,小动物一般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刃皆虚心疼坏了,他想抱着苏游,不想让对方感觉孤单。

    “冉冉乖,我脱掉外套抱着你,就一下。”

    他的胳膊一抽出来,苏游怀中骤然空虚,他更加难受,整个人翻过去趴在床上,像是在要用床铺填满他空虚的怀抱。

    不过这空虚没有持续多久,几乎是下一秒钟,苏游就被一对强有力的臂膀抱在了怀中,熟悉的气息和感觉包围了他,令他觉得安全。

    两具身体紧紧贴合,他的不安感消失了,另一种想法就变得尤为强烈,他鼻尖蹭着刃皆虚的耳畔,在对方的侧脸流连忘返。

    刃皆虚被他这样对待,又被蜜桃香气的信息素淹没,脑海中只剩一点点理智勉强维持。

    在苏游这种被生理控制的情况下,他当然不会做什么彻底标记的事,但临时标记,还是可以考虑的。

    一来可以让苏游减轻痛苦,二来他也顺便宣誓主权,以免自家宝贝再被别人惦记。

    刃皆虚双手抱紧苏游,两腿夹住他的双腿——这其实也是一种禁锢,避免对方过分扭动,让自己失守,尤其在两人反应都十分强烈的现在。

    “冉冉,让我临时标记你,可以吗?”大魔头贴着苏游的额头,任凭他在自己脸上唇间蹭来蹭去,苦苦压抑着内心的猛兽,“临时标记之后,至少我能用信息素安抚你。”

    苏游目光迷离地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蹭他的脸:“嗯……虚虚想怎么对我都行……我是你的……”

    这声音撩人得紧,刃皆虚听了只觉得头皮发麻,他怕自己再这么下去真的会忍不住做点什么,于是立刻把苏游转了个方向,从后颈处拉下对方的衬衫。

    先前他还在想oga的腺体会是什么模样,现在问题得到了解答。

    在苏游修长后颈的下方,被衬衫领子严严实实挡住的地方,有一块明显的心形凸起。

    刃皆虚从埃苏的记忆里读取到,oga的腺体平时并不明显,只有情潮期或者剧烈情动的时候,才会红肿凸起,以方便alpha标记。

    可是咬人标记什么的,还真的没操作过,会不会出问题?

    他手指轻轻从那凸起上划过,苏游敏感地缩了缩脖子,口中下意识地发出了低吟:“虚虚……”

    刃皆虚再也按捺不住,迷恋地低下头,轻轻吻上了那形状漂亮的腺体,那里蜜桃的气息更加浓烈,他的苏苏俨然一只鲜嫩多汁的桃子,吸引得他情不自禁的张嘴,咬住那块最甜蜜的果肉——

    果然,蜜蜂不用别人教它们如何采蜜,一个顶级alpha的生理本能也自然令他知道如何做临时标记。

    刃皆虚将信息素顺利地注入苏游的腺体内,他怀中的宝贝随着这一记凶狠的噬咬发出了疼痛的尖叫,随即则是满足的喟叹。

    好像一股沁凉的泉水注入血管,苏游感觉自己浑身的燥热都被冷却了下来,身体再也没有那么紧绷,血的流速终于放缓,心脏也慢慢跳得安静。

    再接下来,白天闻到的“鹅梨帐中香”的气息缓缓将他包裹,这回信息素中的梨子香气明显放大,像是与他的蜜桃香混合在了一起,令他感觉越发安全舒适,像被温暖的棉被从头到脚包起来,头不疼也不晕,情潮退却,神智渐渐恢复清明。

    刃皆虚从后背抱着他,声音嘶哑地问道:“冉冉,你好些了吗?”

    从他的角度看,苏游腺体红肿得更加厉害,甚至还流了血,这令他无比担心。

    苏游转过身,对上刃皆虚一双赤红的眼睛,仰头亲吻了他:“我没事了,放心吧——现在我全身都是你的味道,很舒服。”

    刃皆虚:“……”

    乖乖,注意措辞好吗?

    苏游自然注意到他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眸色暗了一分,也知道大魔头为自己解了情潮,自己却忍得很辛苦。

    他凑到刃皆虚耳边,轻声道:“你帮了我,现在换我来帮你。”

    夜灯照着床铺的方向,在对面墙上打下长长的影子,有身影晃动许久,才缓缓归于平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