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59 章 59 帝国宠后(6)免费阅读

第 59 章 59 帝国宠后(6)
    ()  第二天在刃皆虚怀中醒来,一睁开眼,苏游唇角不由自主地带上了笑意,他看了看沉睡的大魔头,不好意思地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

    哎呀呀呀,想到昨晚上自己的举动,实在太羞耻了……

    但……跟喜欢的人这样那样,真的很开心。

    他们经历了两个文中世界,到现在才能有这样进一步的举动,已经很迟了好吗?!

    这次要感谢枭枭帮我们选了这篇文。

    刃皆虚感觉到苏游的小动作,也已经醒了过来,眼睛还没睁,便偏过头吻住他的额头,抬手将人抱紧:“昨晚辛苦你了。”

    他这把声音微哑而有磁性,响在苏游耳边,简直就像是撩人的音乐,这一大早的,刚被临时标记过的oga顿时有点不好。

    “还不是怕你忍得太辛苦?!”苏游的声音比他还哑,他悄*把身体往后撤了一点,不让刃皆虚发现他的秘密。

    但陛下大长腿一伸,直接把他夹了过来,两人的秘密互相暴露,刃皆虚睁开眼,撞上苏游目瞪口呆的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昨天见过了还这么惊讶?”

    苏游的脸烧了起来:“谁知道你是不是受了这个alpha血统的影响……万一你将来不是……了,谁知道还会不会……这样。”

    “那个我有信心。”刃皆虚鼻尖去蹭他的鼻尖,轻声道,“但至少在这个世界里,我会让你很快活。”

    苏游忍不住想踹他,接着就被大魔头扣住了脑袋,深深吻住。

    “夜枭!”苏游在脑中大喊。

    刃皆虚:“……”

    “你这样我可就有心理阴影了。”他松开苏游,神色有些郁闷。

    大魔头这一板起脸,还真有暴君那个味儿。

    苏游讪讪:“我有重要问题要问他。”

    夜枭等眼前马赛克散了才开口:“啥事儿?”

    苏游转了个身,躺在刃皆虚怀里,刃皆虚也结结实实地抱住他。内侍官拉开了厚重的窗帘,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暖洋洋的,两人都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

    “我们现在这样算进展太快吗?系统有没有什么意见?”苏游担心地问道。

    “目前没有,读者评论显示,虽然看起来有点跳,但你们俩很甜,他们觉得可以接受。”

    刃皆虚很感兴趣地问:“都有什么评论,可以给我们念念吗?”

    夜枭:“……真的要听?”

    “要听!”苏游莫名感受到了他语气当中的糟心,心想这评论一定很有意思。

    “就念几条啊!听着!”夜枭用不带感情的电子音开始念。

    “小草莓莓说,啊啊啊啊啊好甜!终于有进展了!陛下男友力x!”

    “一颗小黄豆说,怎么就不能彻底标记?!埃苏你是不是不行?gkd!”

    “夏绿绿说,噫……关键时刻拉灯了,埃苏你要对我们家安冉冉好哦!”

    念了三条,夜枭冷冷道:“好了,就这些吧。”

    刃皆虚吻了吻苏游的后颈,轻笑:“我不行?!到时候让他们看看我到底行不行。”

    “放心吧你,他们肯定都看不到。”苏游缩了缩脖子,“全都给你框框或者删除——对了枭枭,我们在这篇文里不可描述的话还会被处罚吗?”

    夜枭继续不带感情:“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没有影响到文章标签的不可描述不会被处罚,只会被覆盖,你们可以尽兴,读者们看不到。”

    “人道主义?”

    “自然,总不能让你们谈恋爱却不许深度交流吧,那这恋爱还怎么谈?”

    苏游“啧”了一声:“系统还挺体贴的。”

    “那必须!没事我先下了,不打扰你俩真情实感。”夜枭实在不想当电灯泡。

    刃皆虚故意使坏:“等等,跑什么,你以前带的穿书者总也穿过有cp的文吧?”

    “我以前是只带一个,谢谢。”夜枭声音闷闷的,“另一个人有他自己的系统助手,这种情况,人多了才不尴尬。”

    苏游跟着添了一句:“对了枭枭,如果两个穿书者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情投意合在一起了,系统发不发份子钱?”

    夜枭:“……你想得美!再见!”

    见把夜枭气跑了,两个始作俑者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自从他们相遇之后,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安逸过,刃皆虚和苏游都十分贪恋这种感觉,在床上赖了半天,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才不得不起身洗澡洗漱。

    内侍官把小饭桌搬过来架在床上,两人靠在床头一起吃早饭。

    苏游越吃越享受,这简直是电影里看到过的古欧洲贵族待遇有没有!

    只可惜昨天下午到晚上刃皆虚没有处理政事,早上又陪他,已经耽误了很多事情,一会儿吃完这早午饭,就必须要去跟大臣们开会。他怕苏游刚被临时标记过,身体还不舒服,已经帮对方在帝国机甲研究院请了假。

    院长接到电话,一听是陛下亲自打来的,连苏游要请多少天都没敢问,连声说让他好好休息,工作的事儿不用担心。

    但苏游觉得自己没问题了,刃皆虚不在身边,他一个人留在不眠宫里会很别扭,决定一会儿就去上班。

    毕竟他化身安冉之后,还没有好好感受一下工作环境,这篇文要谈恋爱不假,本职工作也得好好履行才是。

    刃皆虚之前是担心他情潮期紊乱容易出问题,现在既然标记了应该没有大碍,便也随他去了:“等你下班我去接你。”

    “还回这里吗?”苏游偷眼看看四周,内侍官们虽然没有进来,但也都守在门口,还有很多侍卫在外面,“要不你去我家里?就咱们俩,行吗?”

    或许刃皆虚同步了埃苏的一些习惯,也或许他作为一个古代大魔头,也能很快适应被许多人伺候的感觉,但苏游做不到,被一群人围观还是别别扭扭。

    “好啊,去你家,但还是得给你配侍卫,这个你要听话。”

    苏游:“……”

    莫名其妙的,这人当了陛下就多了个这个口头禅,动不动叫人听话。

    这种被管着的感觉也挺好的,嘿嘿。

    “好啊,你安排就行了。”苏游乖巧.jpg。

    刃皆虚又道:“那冉冉,咱俩能不能加一下个人通讯?”

    苏游刚喝了口橙汁,听到大魔头这句小心翼翼的话,差一点喷出来。

    居然还没有互留通讯方式,这进展程度不匹配啊,哈哈哈!

    “eros,出来跟陛下打个招呼。”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全息投影的男孩形象从他的个人终端里出来,站在床边跟刃皆虚行了个抚胸礼。

    “早安,尊敬的陛下,我是eros。”

    其实这也是苏游第一次见到他的人形投影,面前的男孩也是差不多二十四五岁的年纪,是古欧洲裔的金发男孩形象。

    刃皆虚很有礼貌地向他一点头:“你好。”

    “埃苏,你的ai叫什么名字?”苏游好奇。

    刃皆虚抿唇一笑,房间内便响起了一个雄浑有力的声音:“安先生你好,我叫蓬托斯(pontos),名字取自于古希腊神话中的‘海神’。”

    伴随着这声音,一个身着管家礼服的高个子男人出现在了四柱床尾,彬彬有礼地向苏*礼。

    他身高差不多跟刃皆虚一样高,是个亚麻色头发、褐色眼睛的男人。

    同eros一样,pontos也一样接手了不眠宫所有的智能系统,其实它才算是真正的不眠宫大管家,比内侍长埃米尔的权限大多了。

    苏游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小品里的一句话,顺口引用:“哈,看来你们都是‘斯’字辈儿的。”

    pontos很快检索出了这句话的来历,配合地笑了起来。

    刃皆虚有些不明所以:“你们在打什么机锋?”

    “回头让他告诉你吧。”苏游故意卖了个关子。

    “淘气。”刃皆虚也没有追问,而是宠溺地笑了笑,“pontos,把我所有的权限都共享给安先生,他将会是艾优帝国未来的皇后。”

    pontos回答道:“好的,陛下,欢迎您,未来的皇后陛下。”

    虽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直接被称“皇后”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苏游耳根发烫,连忙道:“谢谢。”

    同时他心里还在暗暗吐槽,明明是男皇后,就不能发明个相对应的词吗?

    偏头看见刃皆虚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他,苏游才后知后觉,连忙也对eros说:“一样一样,我的权限也都共享给陛下。”

    听了这话,刃皆虚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安冉的权限,不过是区区一辆摩托车,一间单身宿舍的门禁,还有研究院和研究室的通行密码,陛下要是想要,分分钟可以搞到,现在搞这种平等“交换”,真是幼稚得可爱。

    eros与pontos开了连通线路之后,同时对两位主人行了个礼,全息影像便一起消失。

    稍后刃皆虚让内侍官们把小餐桌端走,又叫人把苏游已经洗好烘干的衣服送过来,两人一起换好了衣服。

    刃皆虚没有穿军礼服,而是穿了普通的军装*,这跟暴君埃苏的性情有关,毕竟现在也是处在战时,埃苏既是艾优帝国的君主,也是最高军事长官。

    苏游看着他穿军装的样子简直挪不开眼,非要亲手帮他打领带,穿外套,有点享受这个打扮自家老攻的过程。

    刃皆虚见他望着自己的眼睛直冒星星的模样很是受用,便随他去了。等装扮完毕,他一手揽住苏游:“冉冉,身体还有哪里难受吗?要不要我再用信息素安抚你一下?”

    “不用,我好得很。”苏游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不过我隐约记得,昨夜标记之后,我闻到的信息素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刃皆虚也亲亲他的眼角:“嗯,我的信息素不是单一味道,你不是把这个气息比作古代的鹅梨帐中香吗?需要威压的时候,当中的沉香味儿会很浓很冲,示好的时候,檀香的气息比较明显,我们俩亲热的时候,梨子的香味儿更浓一点。”

    “我后来好好看了看埃苏的记忆才想起来。”他贴在苏游耳边悄悄说。

    苏游:“……”

    这还是个学渣型大魔头,这么不爱念书的么。

    离开不眠宫,刃皆虚自然是用他的超快速陆地飞行器把苏游送回研究院,这才依依不舍地与他告别,返回去忙正事。

    苏游目送飞行器消失在空中,这才挂着一脸收不回去的甜蜜微笑,进了办公大楼。

    安冉在研究院算是半工半读,在做项目的同时,也会接受导师的辅导,可以说,手里的项目既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考试成绩,将会记录进他的课业总成绩里。

    他主要的研究范围就是机甲操作系统的进化迭代,因此上次埃苏缴获了敌国机甲,才会兴奋地送过来让他“把玩”。

    “安冉?”

    苏游回头,认出这是研究院院长,连忙打招呼:“院长好。”

    “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还来上班?”院长担心地上下打量他。

    这位院长是名beta,应该没闻出来苏游身上信息素的变化,不然也不会这么问。

    苏游笑笑:“我没事了,不能耽误工作。”

    院长半信半疑,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那你量力而行,有什么问题就赶快回去休息,别让陛下担心。”

    万一在我手里出了差错,恐怕陛下会把我流放到最边远的那颗星球上去吧。

    “放心吧院长,我一定会的。”

    告别了忧心忡忡的院长,苏游终于到了自己的研究室,迎接他的是同事莉迪亚的姨母笑。

    莉迪亚是名漂亮的女性oga,身材高挑,留着一头栗色的长卷发,相貌非常出众,身边不乏追求者。但她只希望享受性自由,对生儿育女不感兴趣,是个不婚主义者,毕生最大的心愿就是驾驶着机甲在前线冲锋陷阵。

    安冉和莉迪亚从大学时候就是同学兼好友,俩人一起考进了研究院,又争取到共享同一个研究室,可以说,除了自己的ai助手eros,莉迪亚算是安冉最好的朋友。

    莉迪亚凑过来打量他:“啧啧啧,听说你昨天被陛下抱走,今天满面春风地回来,怎么样?这次进展顺利?这味道……你被临时标记了?!”

    “昨天……出了点意外。”苏游不太好意思,坐到自己的工位前,点亮编程器,但他跟莉迪亚也没什么可遮掩的,坦诚道,“情潮期紊乱提前,御医检查不适宜打抑制剂,就让陛下……临时标记了一下。”

    莉迪亚抱着双臂,好奇追问:“怎么会紊乱?你一直很正常啊?莫非他用信息素强迫你了?”

    苏游:“……”

    看来埃苏给人的印象确实不佳,一个两个的都这么猜测他。

    “没有,就是个小意外。”

    那小学鸡般的操作失误就不要跟别人说了。

    “之前你不说对他没兴趣吗?怎么突然肯让他临时标记?”莉迪亚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是什么让你回心转意了?”

    虽然跟刃皆虚结婚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但是作为安冉本人,还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慢比较好,于是苏游只是说:“他人其实不错,就先跟他交往看看,这回是意外,除了临时标记也没别的好办法,你别想太多。”

    他话音刚落,便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莉迪亚过去把门打开,只见两名身着深蓝色军装作训服的beta男子站在门口,立定行了个军礼。

    其中一名主动道:“您好,我们来找安先生。”

    苏游赶忙过去:“找我?”

    “安先生好!”说话的那名男子从个人终端调出一张证书给安冉看,“我叫阿萨,他叫相田修,我们是奉陛下之命,前来贴身保护你的,这是我们的派遣书,请安先生接收!”

    苏游看这阵势,整个人傻了。

    旁边莉迪亚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