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61 章 61 帝国宠后(8)免费阅读

第 61 章 61 帝国宠后(8)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来源:..>..

    此前艾优帝国并不禁止娱乐记者报道皇家的各种奇闻异事,尤其埃苏陛下的婚事已经成为全民关心的话题,开放这样的讨论,利于拉近陛下和民众之间的关系,增加皇室的亲近度。

    但这件事关系到苏游的安危,刃皆虚必须要谨慎。

    尽管其他几个帝国的谍报人员无孔不入,关于安冉的信息泄露之后,他们或许也能很快就查到更多的资料,但自己这方要是傻呵呵地双手奉上,那也显得太没脑子了。

    刃皆虚去洗澡的时候,苏游悄*地让eros找出这段报道,想一个人重温的时候,发现已经寻不到丝毫踪迹,他也能明白,这是刃皆虚对自己的爱和保护,心里甜丝丝的。

    “哗哗”的水声从洗手间里传来,苏游想到昨夜见过的美好躯体,有些心猿意马,轻手轻脚地走到了洗手间门口,悄悄推门进去。

    浴室是毛玻璃,影影绰绰地能看到刃皆虚在里边冲洗着身体,整个洗手间充满了水蒸气,镜子也是模糊的,气氛氤氲而多情。

    刃皆虚自然能感觉到苏游进了洗手间,他勾起唇角轻笑,放缓洗澡的速度,就看这淘气包够不够胆子进到浴室里来。

    他本以为会是场拉锯战,谁知没过两分钟,门轴“吱呀”轻轻响了一声,苏游红着一张脸,顶着水汽推门进来。

    刃皆虚讶异地挑眉,心想我还真是低估他了,面上假正经道:“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看你洗这么久,怕你晕了,过来检查一下。”苏游内心唾骂,大魔头你个熊玩意,居然还跟我装!

    春宵一刻值千金,刃皆虚当然不会继续装,干脆地把他拉进了怀里,花洒立刻把苏游的头发全都淋湿了。

    “啧!能不能轻点,我眼睛里都进水了!”

    “看不清了是吗?”刃皆虚轻柔地托起他的脸,贴着他的耳朵低语,“但我知道检查身体的方式,不需要用眼睛。”

    苏游:“……”

    他大着胆子抱紧了刃皆虚,声音里带着不自知的甜腻:“陛下,如果你想,我可以配合你。”

    “……你想怎么样都行。”

    刃皆虚本来还在苦苦压抑,但苏游这话,就像打开了他神经上的某个开关,他再也控制不住,狠狠地堵住了那双被温水浸得嫣红的嘴唇。

    恨不得将人吃干抹净才好。

    浴室里的水声过了好久才停下,里面充斥着蜜桃和梨子交融的甜香。刃皆虚披上浴袍,又拿浴巾裹住苏游,将他抱去了卧室床上放下。

    其实两个人并没做什么,只是耳鬓厮磨过过瘾罢了,虽然临时标记能够使得苏游不再遭受情潮期的困扰,但刃皆虚还是心疼他,再加上了解到彻底标记的情况下oga要遭受怎样的痛苦,他无论如何都不舍得。

    只不过,苏游突然的主动和邀请,令刃皆虚在感到开心的同时,心里不免也觉得有点奇怪。

    之前苏游虽然谈不上什么清冷,但也不是很主动的那一挂,前两个世界里虽然也很享受各种亲昵,但是刃皆虚随便说两句骚话挑逗一下,他都会面红耳赤。

    现在突然这般十足依赖的情态,不太寻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刃皆虚想,能让苏游对自己献祭般主动,想必跟他在系统数据夹缝里看到的东西有关。

    许是自己曾经的遭遇极为悲惨,苏游这会下意识地这般抚慰?

    刃皆虚回想起第一篇文的结尾,他接触到仿生人芯片后看到的那个场景,他伤心欲绝地抱住了“二殿下”苏游。

    是了,苏苏从系统夹缝里回来,神情那么忧伤,又突然问他那几句古诗,而那个场景,就发生在古时候。

    如果自己有缘窥见两人的前缘,那么苏苏同样也有可能看到,甚至……可能比自己看到得更多!

    到底他们曾经发生了什么?

    苏游一直迷迷糊糊,不知道是水温太高了让他缺氧头晕还是怎么回事,明明没做什么,倒像是耗尽了浑身的体力,躺在刃皆虚臂弯里,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他侧过身,看着大魔头像是在思考什么兀自*,眉心微蹙,便抬手去给对方碾开。

    刃皆虚捉住他的手亲了一下,转头看过来,脸上浮起笑容,眉心自然就散开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又不是豆腐做的。”

    “唔,某些时刻,还挺像的。”

    苏游:“……”

    “你住嘴!”他不好意思地捂住刃皆虚那眸色深沉的眼睛,不想让对方再看自己了!

    他手捂得不严实,刃皆虚一抬头就吻住了他的掌心,然后把他结结实实抱进怀里。

    “冉冉,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别自己扛。”大魔头不想逼问苏游,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能这样暗示,“以后所有的事,都要我们并肩去面对。”

    苏游哼唧两声:“知道啦,陛下!我区区一个普通小公民,能扛什么事,才不会逞强呢!”

    但现在想想,不知不觉间,他好像再也不是之前的那条咸鱼了。

    多了些勇气、担当,心理也变得越来越强大。

    如果还有机会回到江如驰和隋行舟的那篇文,他一定要想办法扭转乾坤!如果那就是他和虚虚原本存在的世界,那他一定要把坏人干掉,再跟虚虚一起放马牧羊,过最快乐幸福的生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苏游很快睡着,沉入梦乡。

    接下来几天,刃皆虚晚上都到这边来过夜,两人就像最普通的情侣一样,白天上班各忙各的,晚上回家自己烧菜做饭,一起看电视节目,闲聊着度过每一个普通的夜晚。

    陛下担心苏游上了一天班还要做饭太辛苦,让pontos找出来各种菜谱,自己学厨,兴致勃勃做了一桌(黑暗)料理,等苏游一下班就能享用美食。

    然而苏游只尝了一小口,就很不给面子地吐掉了,眼含热泪(呕得)地抓住刃皆虚的双手,深情款款(吓得)地说:“我亲爱的陛下,做得不错,以后不要再做了。”

    忙活了半天的刃皆虚:“……”

    “你怎么不按牌理出牌?”大魔头委屈巴巴,“按照电视剧情节,再难吃不也要忍着说好吃吗?”

    苏游灌了一大杯水漱口:“你又没那么玻璃心,再说,昧着良心夸你,最后受罪的是我啊!不是,你做好之后自己没尝尝?”

    “我这不是想让你吃第一口嘛!”

    刃皆虚很苦恼,在心里把pontos骂了千千万万遍,都是这货一直夸他,说什么“陛下的心意最珍贵”,“陛下做的一定好吃”,“嗯,看上去就很美味”,他才敢给直接端给苏游吃。

    我怎么能相信一个没有味觉的人工智能!

    太失策了!

    但大魔头岂是轻易服输的性格,白天在不眠宫处理完政事,他特意把御厨叫来给自己上课,每天只学一道菜,积攒几天,也能做顿像样的家常便饭,甚至还学会了一款造型漂亮的甜品。

    苏游下班回到宿舍,再度看到一桌琳琅满目的饭菜,这回不假思索,夹了一大筷子送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对刃皆虚竖起了大拇指。

    刃皆虚非常诧异:“上来就一大口,不怕吐了?”

    “笨蛋,香气闻得到,能多差?”苏游擦擦嘴,搂过自家大魔头的脖子,狠狠亲了他一口,“要治理国家还要给我做好吃的,宝贝辛苦了。”

    刃皆虚紧紧箍住他的腰,低声笑道:“只要冉冉高兴,让我做什么都行。”

    自从上次让夜枭给他们念读者评论之后,现在听评论成了两人睡前的保留项目,虽然夜枭每回都是不情不愿,念得也木得感情,但至少那些评论内容都很让人开心。

    大多都是“啊啊啊啊我无了”、“快点do啊看得人好捉急”、“陛下什么时候求婚啊”、“是不是彻底标记了才能得到宇宙之力,陛下可真沉得住气”、“冉冉乖,妈妈不允许你这么快嫁人”……

    见安冉突然间多了很多妈粉,苏游乐得直打滚,心想要是早知道还有听评论这个功能,之前两篇文里就该让夜枭多念念——不过前两篇可能没有现在这么乐呵就是了。

    刃皆虚只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内容听,他翻身将苏游压在身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读者让那个,你说那个不那个?”

    “来啊!”苏游知道他就是纸老虎,擦枪走火那么多次,也没见他动真格的,以至于他偶尔怀疑自己的魅力,同时感叹大魔头的自控力,“我又没要求非要婚后,都星际时代了别那么老土行不行?!”

    刃皆虚的爪子抓住他的腰带:“这可是你说的……回头别求饶!”

    苏游自己把腰带扣解得哗啦啦响:“绝对不求!谁求谁是狗!”

    “你俩别太过分!我在还这儿呢!”夜枭恼火地咆哮,“不到限制级别没打马赛克你们知道吗?我要瞎了!真是后悔给你们安排这篇文!”

    夜枭骂骂咧咧地下线,刃皆虚和苏游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吃饭、睡觉、调戏夜枭,人生真是快活!

    除了阿萨和相田修,苏游也认识了另外两组保镖,分别是alpha女孩黛比和beta男苏哈什,以及两个alpha女孩组合姜真英和叶婷。

    听说这六个人是帝国特种保镖团里的精英,经常执行重要人士的防护工作,现在全天候围着他转,苏游还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为了避免自己成为刃皆虚的软肋,他还是要自己克服不自在的情绪,让人家好好工作。

    刃皆虚一直担心的安全问题并没有发生,苏游身边甚至连鬼鬼祟祟的人都没有一个,与此同时,星际国界线附近也没有什么撩骚行为,最近的日子可谓是风平浪静,像是有意给这两位小鸳鸯提供一段安心谈恋爱的时间。

    在这种温暖和谐的生活中,陛下的易感期到了。

    埃苏的易感期定期是每四个月一次,时间都是月初的1-3号,这都被御医和pontos记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同步到了eros那里。

    在易感期到来的前一天晚上,苏游就被eros提醒,他关心地问刃皆虚:“明天就易感期了,你打算怎么办?”

    根据埃苏的记忆,以前的易感期都是打医学院为陛下特制的抑制剂,这比普通的抑制剂质量要好,也不太容易令陛下产生抗体,导致易感期延长。

    “就打抑制剂呗。”刃皆虚表现得理所当然,“以前都是这样的。”

    上回埃苏是故意装作易感期不适,想借机勾搭安冉,苏游觉得全帝国最顶尖的医学家给陛下研制的抑制剂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也就没多给建议,只说:“那成,需要我帮忙的话,你尽管说。”

    大魔头轻轻“嗯”了一声,眼睛里狡黠的光一闪而过。

    第二天,苏游午休的时候给刃皆虚发消息,问他晚上想吃什么。虽然有抑制剂作用,易感期不太受影响,但也该给陛下吃点好的,好让他保持身心愉悦。

    谁知刃皆虚一直没有回复,eros反馈说pontos那边也没有理会自己,目前不太清楚陛下到底怎么了。

    理论上讲不太会出现线路不通的情况,苏游只当刃皆虚可能在开会,不方便搭理自己,也没多想,一头扎进工作当中。

    他和莉迪亚正在对chiron进行测试,将对方的全息投影放了出来,三人乐呵呵聊天聊了一下午,就差一盘瓜子一壶茶了。

    测试结果令苏游和莉迪亚十分满意,他们认为可以把这一阶段的chiron安装到机甲上进行实地检测,于是两人立刻提交了申请,等待院长批准。

    测试chiron的时候,为了避免互相干扰,苏游暂时关闭了eros,等到完活儿之后,他才重新开机,谁知道一打开,就收到了一大堆的文字和语音留言,还有无数个未接来电,全都是刃皆虚发来的。

    “冉冉,我好难受,你能不能来陪我?”

    “呜呜呜,你怎么不理我呢?”

    “易感期真的好难过……”

    “御医说上次的过敏症状还在,我不能打抑制剂。”

    “你怎么不接我电话,你在哪儿?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有一个oga不知道怎么混进宫里来了,他的信息素好难闻,但他好像是想勾引我,我把他关进监狱了!”

    “冉冉……你都不在乎别人勾引我吗?”

    苏游:“……”

    什么鬼?上次埃苏说的过敏不是扯淡吗?怎么这回还过敏?

    eros也迫不及待地告诉他:“在你关机的这段时间里,陛下拨打了1862次电话,平均每5秒钟一次,我看情况比较严重,要不你还是过去看——陛下又打来了,要接通吗?”

    “接!”苏游赶紧点头。

    “冉冉,呜呜呜……你终于接我电话了!”

    刃皆虚哭唧唧的声音立刻在苏游的耳朵里响了起来,苏游:“?”

    不好意思,你谁?

    这落差实在太大,以至于他完全没听出来这是那个说话刚劲有力的大魔头。

    然而他只是愣了这一两秒钟,对面刃皆虚就哇哇地哭了起来:“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我也不喜欢我这个样子……可是我控制不了……”

    苏游被他哭得脑子简直要爆炸,赶忙安抚:“没有没有,就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你在哪儿?”

    “我在寝宫里,乖乖的哪里都没去……”刃皆虚声音柔柔弱弱,“已经让侍卫彻查宫里的oga,我要把他们全都关起来!”

    不眠宫里的内侍官都是beta,但是有大臣和侍卫是a或者o,也许不是人家oga故意释放信息素,而是易感期中的陛下太过敏感。

    但是这么折腾,肯定有损他的英名!

    苏游立刻道:“我这就去找你,你继续乖乖的,昂?!”

    刃皆虚“嘤”了一声:“你快点啊!我派飞行器去接你!”

    苏游简单跟莉迪亚交代了一句,立刻冲出了门。

    天啊,易感期的大魔头,像是有点难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