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62 章 62 帝国宠后(9)免费阅读

第 62 章 62 帝国宠后(9)
    ()  苏游刚跑到研究院大门外,刃皆虚的陆地飞行器就已经停在了那里,车门自动落下,自动驾驶系统ai对他打招呼:“安先生,下午好。”

    “嗯好。”苏游带着这会儿当班的两个保镖黛比和苏哈什钻进了飞行器里。

    片刻后,飞行器抵达不眠宫,不知道是不是按照刃皆虚的要求,它没有停在顶楼的停车场,而是停进了东翼三楼寝殿外延展出来的紧急停车场,苏游下了飞行器,立刻就可以通过阳台门进入寝殿。

    看这情况,苏游的心不由揪了起来——刃皆虚到底怎么了,搞这么大阵仗!

    内侍长埃米尔正等在阳台门边,见到飞行器降落,已经敞开门迎接苏游。

    他恭敬地鞠躬道:“安先生,下午好。”

    “陛下怎么样了?”苏游见埃米尔似乎有话要说,便停下了脚步,急切地往窗户里张望着。

    埃米尔低声道:“陛下的确是还对抑制剂过敏,他本打算咬牙坚持,但是下午与外交大臣召开会议的时候突然发作。易感期的情况您应该也清楚,陛下目前脾气暴躁,对oga的信息十分敏感,对于喜欢的人,尤其是临时标记过的oga却又非常依赖。”

    “而且平日里越强大的alpha,到了易感期就变得愈发脆弱,现在他非常的……粘人,方才一直联系不到您,他突然就消失了,我们几乎把不眠宫翻了个底朝天才找到他,原来他把pontos的定位功能关了,一个人……躲在衣柜里哭了好半天。”

    苏游:“……”

    刃皆虚躲起来哭?这也太魔幻了?

    不,就从方才那通电话的情况来看,虽然魔幻,但应该也是事实。

    “御医没说还有什么办法吗?”他急忙问道。

    埃米尔遗憾地摇了摇头:“临时研制药剂也来不及,再有什么药物现在用也无济于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您用信息素安抚他——虽然上次闹得不愉快,但这次我见您与陛下感情渐深,相信不会再发生同样的情况。”

    苏游不是不想,而是担心自己不太熟练,毕竟他本人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

    “您……不会嫌弃这样的陛下吧?毕竟他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都展现在你面前了。您要知道,他也不想这样,这是他与自己的dna在作斗争,他本人是最痛苦的。”埃米尔看着苏游迟疑的表情,大着胆子问道。

    陛下的情况他不该随意告诉别人,但面前这位应该是目前唯一能够帮到陛下的人,他也就知无不言了。

    苏游立即摇头:“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嫌弃他,只是担心我做得不好会令他更不舒服,而且他持续保持这样极度负面的情绪,对身体的伤害会很大。”

    埃米尔看上去松了口气:“只要您愿意,这一点不必担心。你们是临时标记的关系,您只要释放信息素,对陛下就有足够的抚慰力量。那么就快跟我来吧。”

    埃米尔心底其实对安冉还没有完全放心,如果不能通过自己这一关,他是不会让这人见陛下的。

    但是幸好,他在安冉脸上没有看到一点抗拒,反而是深深的关切之情,这才放了心,带安冉往寝殿方向走去。

    “陛下以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吗?”苏游问道。

    埃米尔答道:“身体不适宜用抑制剂的时候,他也会自己扛过去。但是以前他都把自己关在书房不见人,直到易感期度过之后才会出来,至于那几天他到底有多难受,我们就不太清楚了。”

    “或许是现在心中有了先生您,他发作起来便有了想要依靠的人,才会看起来更加脆弱一些,不过我也相信,您会让他的易感期变得好过许多。”

    苏游认真地点点头:“我一定会尽力。”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进了宽敞的寝殿,可是四柱大床上空空如也,并没有刃皆虚的踪影。

    苏游很明显地闻到了刃皆虚的信息素,但是其中的沉香和檀香气都非常淡,只有梨子的气息很浓,闻起来令人觉得他十分柔弱无助。

    “人呢?”苏游疑惑地问埃米尔。

    埃米尔指了指墙角的大立柜,轻声道:“在那儿。”

    “还没出来?!”

    “他不肯出来。”埃米尔悄悄地说,“这里就交给您了,为了陛下的尊严,我和其他人不便出现在这儿。陛下已经给您不眠宫的权限,您有什么需要可以通过ai直接通知我们。”

    苏游点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待对方放轻脚步离开后,缓步走到立柜外边。

    “虚虚,是我,你在里面吗?”他先小声地跟刃皆虚打招呼,避免吓到对方。

    立柜里没有人吭声,苏游屏息等待,片刻后才听到里面传来轻轻的啜泣声。

    他才小心翼翼地将立柜拉开一条缝,浓郁的梨子气息扑面而来,透着一股强烈的“好难过要冉冉安慰”的情绪,真是令人我见犹怜。

    “冉冉……”黑暗中,刃皆虚低声呢喃,“真的是你吗?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苏游:“……”

    这搞什么鬼,方才电话里不是说了马上到吗?

    易感期的alpha会没有安全感到这个地步?真是领教了。

    他迟疑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立刻释放出自己蜜桃味的信息素,试图去安抚刃皆虚。

    对方的声音明显雀跃了一些:“真的是你!这不是我的幻觉?!”

    “当然是我,现在可以出来了吗?”

    “不……我不想出去,外面的味道很难闻,也、也不安全,呜呜呜……”

    苏游看不到刃皆虚的脸,心里担忧得近乎烦躁,但他又怕贸然动作会吓到现在如此敏感的大魔头,只能耐着性子,柔声问道:“那……我进去陪你好吗?”

    这个柜子看起来很大,连刃皆虚那么高大的身形都能容纳,再加上瘦瘦的自己,应该没问题。

    立柜里面传来对方吸鼻子的动静,接着是刃皆虚非常不自信的声音:“……我现在……很不好,怕你见了,不喜欢……”

    “怎么可能?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让我进去吧,我想抱抱你,让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好吗?”

    里面的人又考虑了几秒钟,才轻轻“嗯”了一声。

    苏游尽可能轻柔地拉开立柜的门,钻了进去,他还没有坐稳,就被熟悉的怀抱一把抱住了。

    “冉冉,我好想你……”刃皆虚紧紧抱住他,脑袋贴着他不停蹭来蹭去,“你不回我信息,我就叫人去拿了件你的衬衣,上面有你的味道,我闻着觉得安心。”

    这事儿在方才来的路上eros已经告诉过苏游,他当时听了只觉得好夸张,现在看到刃皆虚的状态,才知道没有最夸张,只有更夸张。

    苏游以一个比较拘谨的姿势被刃皆虚抱着,但这柜子里空间也没剩多大,由不得他调整。他也紧紧抱住对方,释放出更多的信息素,一时间这立柜里蜜桃的气息十分浓郁。

    “这样好点了吗?”他虽然是gay,但到底也是个男人,没有女性那种天然的温柔,看到别人哭唧唧还是有点不耐烦。但此刻他抚摸着刃皆虚的脸,真实地触碰到对方脸上的泪痕,什么诧异、猎奇的感觉都没了,只剩下心疼。

    他又想到了隋行舟,那个无助地抱着江如驰,一边流着泪,一边杀死自己爱人的侍卫。

    大魔头的脸上应该有笑容,或者桀骜不驯的神情,独独不该有那么多的眼泪。

    苏游跨坐在刃皆虚的腿上,抱着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吻,继续问:“这样呢?”

    如果能抚慰到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易感期里的刃皆虚就像一个毫无安全感的小宝宝,此刻更加粘人,嘴唇贴着苏游的额头一寸寸地向下亲吻,身体也紧紧贴着他,像是什么皮肤饥渴症大爆发。

    这样的亲密接触下自然两人都会产生反应,苏游毫无保留,随便他摆弄,但刃皆虚哭唧唧归哭唧唧,仍旧克制着自己想要彻底标记苏游的本能,仍是没有做到最后,只是随便解决了一下了事。

    立柜里混合信息素的浓度得有如实质,仿佛为他们筑起了坚固的堡垒,这里就像苏游和刃皆虚的nevernd,是只属于他们的浪漫天地。

    苏游抱着刃皆虚的脖子,轻喘着低声说:“虚虚,你舒服一些了吗?如果还是不行,彻底标记我也可以,这样咱们以后都能好过一点。”

    “好多了。”刃皆虚用汗涔涔的鼻尖在他的脸颊上蹭了蹭,“冉冉,我很喜欢你,喜欢得可以克制住那些想法。我要给你最盛大的婚礼,要在全体国民的面前与你结婚,我要给你一个最难忘的新婚之夜,而不是让你这样委委屈屈地在衣柜里被标记。”

    这话说得实在太动人,苏游手指下意识地描摹着他的锁骨,满心甜蜜地说,“你的心意我明白,我只是想让你高兴。”

    刃皆虚握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和你在一起,已经是我最高兴的事,我不想你受一点委屈。”

    “嗯,那就都听你的。”

    刃皆虚的状态稍稍有些缓解,想起方才自己小哭包的模样,心里其实有点不太好意思。

    抑制剂过敏什么的完全是鬼扯,他只是想试试不打抑制剂是什么效果,谁知道一下子玩脱了。

    虽然目前的状态有点羞耻,但能在苏游面前暴露这样软弱的一面,又能获得对方的安抚,两人的关系在不知不觉间更进了一步。

    忙活了这一遭,他俩都有点累,亲亲密密地拥抱着睡了过去。

    这一觉只是补充体力,其实并没睡多久,而且说实在的,在立柜里睡着也不舒服,大概一个多小时,俩人就醒了过来。

    “虚虚,能出去吗?”苏游通过立柜门缝向外看了看,天已经彻底黑了,寝殿里亮起了柔和的灯光,eros告诉他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但他不知道刃皆虚到底情况如何,补充道,“不是催你哈,我可以陪你一直在这里待着,但你消耗了太多体力,需要吃点东西。”

    刃皆虚虽然很不想放开他,但理智上也知道不该一直窝在这个柜子里,便点头道:“出去吧,只要和你在一起,我没什么问题。”

    他将苏游打横抱起,苏游有点不好意思:“我能走,又没有真的做什么。”

    “我不想让你走路。”刃皆虚虽然还是有点赖赖巴巴,但是已经恢复了他平日里状态的六成,与方才小哭包的样子相比,现在只是一个柔软敏感的大魔头,眼角眉梢都透着柔情蜜意,被昏黄的灯光一照,双眸愈发显得深邃而多情。

    两人从立柜里出来,身上所剩无几的衣衫都已经被揉搓得像抹布卷,刃皆虚把苏游放进床上的被子里裹好,然后叫内侍官送来了换洗的干净衣服。

    苏游也没闲着,他把四柱床的床帐放下来,释放了许多信息素,让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内充满了蜜桃气息,尽可能多地给刃皆虚提供安全感。

    刃皆虚也钻进被窝抱着他,突然就开始唱“找呀找呀找朋友”,苏游猝不及防地被这儿歌给逗乐了,笑了好一阵才跟他连通。

    “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给读者听的,还要用内线?”他侧躺过去,看着大魔头英俊的脸庞。

    “方才那个样子,不是我,你得分清楚。”刃皆虚表情严肃,“这都是什么易感期的作用,我本人绝对不会这样爱哭,也不会这么没安全感。”

    苏游忍俊不禁,看来是担心酷哥风评被害,特意来解释。

    他在被中握住刃皆虚的手,眨了眨眼:“我知道。”

    “那就好。”刃皆虚感叹,“连我自己都觉得烦人。”

    方才他似乎是被*成了两个人,一种情绪令他觉得十分孤单无依,害怕被安冉抛弃,另一种属于他本人性格的部分,则对自己目前的情况表示非常难以理解。

    一时间“呜呜呜人家想要冉冉”,下一秒属于刃皆虚的那部分就开始骂自己“我怎么成了这个德行”,接着又“啊控制不了想他,他怎么还不来”,然后“刃皆虚你闭嘴这样恶不恶心。”

    整个过程左右互搏,十分精彩。

    苏游被他这表情搞得忍不住哈哈大笑,伸手捏了捏刃皆虚的脸:“其实偶尔这样,倒是挺可爱。没谁规定男人必须强大,在我那个时代,有首歌叫‘男人哭吧不是罪’,唱的就是这个意思。”

    “哦?”刃皆虚很感兴趣,“没听过,苏苏唱给我听吧。”

    苏游:“……”

    好像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刃皆虚不让他用人工智能放,非要他唱给自己听,不唱撒娇,说自己好难受,说冉冉不爱他了呜呜呜。

    苏游满脸黑线,这表演痕迹过于明显了好吗?!

    但他还是唱给了刃皆虚听,没办法,一看到他眼睛泛红,自己的心就软得不像话,唱首歌而已,也没有多羞耻。

    刃皆虚鼻端嗅着属于自己和苏游的混合信息素,搂着人听着歌,觉得这过的简直是神仙般的日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