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63 章 63 帝国宠后(10)免费阅读

第 63 章 63 帝国宠后(10)
    ()  好在稍后不久,内侍官们把饭菜送了过来,解救了“人间百灵鸟”苏游。

    刃皆虚的易感期症状虽然有所好转,但粘人的行为几乎是下意识的,寸步不离苏游,去洗手间也得跟着,从背后黏黏糊糊抱着他,就差给他扶着了。

    苏游:“……”

    “你别看。”他脸红道,“把头扭过去。”

    刃皆虚脸埋在他肩膀上:“我闭上眼睛啦!”

    唉,这个撒娇粘人的大魔头,怎么说呢,倒也挺可爱的。

    可能还因为长得帅,苏游反复思考,要是不好看,可能爱意都会减少。

    没办法,谁让自己是个肤浅的颜狗呢。

    自我吐槽归吐槽,但他也知道,不管大魔头变成啥样,两人早就锁死,分不开了。

    易感期的刃皆虚还挺难伺候,就算俩人看投影电视,他这个不喜欢,那个不好看,嘤嘤嘤地往苏游怀里钻,真的要来点少儿不宜的吧,他又义正辞严说“不行”、“不可”。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苏游拳头硬了。

    刃皆虚看到苏游眼神闪过一丝不耐烦,立刻就敏感地开始闹:“冉冉讨厌我了吗?冉冉不爱我了吗?”

    苏游心里安排eros:“给我把他这行为全都录下来!”

    不过录完他就心软了,算了算了,大魔头也是身不由己,自己情潮期的时候也没多好看。

    要是alpha的易感期也能通过咬一口腺体就能解决该多好,苏游保准能给他咬得到处全都是牙印!

    “怎么可能?”调节好情绪,他捧着大魔头的俊脸狠狠“啾”了一口,“虚虚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

    刃皆虚看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修长的手指绞着睡衣系带,羞涩地说:“那就好……我、我也知道我粘人,我会尽量控制。”

    “不用,你想怎么样就说,在我面前不必伪装。”苏游为自己方才那片刻不耐烦感到内疚,“我们该互相照顾的。”

    “嗯,就知道冉冉对我最好了!”

    但漫漫长夜,总得找点事打发时间,尤其现在才提亚时间晚上十点。

    提亚时间只比地球时间长两个小时,苏游和刃皆虚适应起来没有什么困难,现在也就等同于地球上的晚上八点,两人方才睡过一个小时,就寝的话也太早了些,还是得找些事做。

    既然不能做少儿不宜的事,那就做些有益身心的吧。

    苏游想来想去,灵机一动,问刃皆虚:“咱俩去约会怎么样?”

    本来也是要弥补这些的,花前月下,谈情说爱。

    “去哪儿?”大魔头一听要出门,居然有点露怯。

    其实苏游并没什么约会经验,虽然他是个写手,但写的那些故事里感情线也不算多,约会戏码更少,在这方面他简直就是个直男,毫无浪漫细胞,说到约会,基本就是吃饭逛街看电影三件套。

    若要是平时,像平民那样找个繁华的地方,吃个小饭、逛条小街,再去电影院里感受一番——电影院肯定还是比不眠宫的影视厅有趣多了。但很显然,现在刃皆虚不适宜去人多的地方,逛街和看电影都歇菜了。

    苏游拉着他的手,故作神秘:“你要相信我的话,就和我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大魔头眨了眨眼,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紧张。

    “蒙上眼睛,什么都不问,跟我走,我让你看的时候你再看。”苏游逗他得了趣,看他这副模样有些忍俊不禁。

    刃皆虚沉默片刻,嗤笑一声:“这有什么不敢!走!”

    诶……心里属于埃苏的那部分悄悄“嘤”了几声,补充道:“我不要去有oga的地方。”

    别人的味道都好难闻。

    “放心,那里只有我们两人。”苏游握紧他的手,“跟我走吧。”

    陛下要出门,少不得要打扮一番,刃皆虚不要苏游穿他原来的衣服,非要内侍官们找出来两套看起来差不多的衬衫和西裤,勉强当做情侣装,甚至还别出心裁地叫出pontos和eros,让他俩的虚拟影像也穿上了情侣装。

    苏游:“……”

    这样真的好吗?人家两个不是一对,不要拉郎配啊!

    易感期时候的大魔头不仅脆弱得像朵娇花,还是个恋爱脑。

    穿情侣装没问题,苏游也有一点喜欢这样,可以向全世界证明身边这个傻子帅哥是属于他的,只是这次去的地方可能没有人,没办法被人看到。

    装扮完毕,已经过去了快一个钟头,苏游亲手给刃皆虚戴上了眼罩,紧紧抓住他的手:“别怕,我一直牵着你。”

    刃皆虚与他十指相扣:“不许放开我哦!”

    两人从寝殿的阳台走向停在紧急停车场的飞行器,这会儿保镖已经换成了姜真英和叶婷,她们看到陛下走过来,立刻拉开了车门。

    苏游哄孩子似地小声跟刃皆虚说:“抬脚,上飞行器。”

    坐好之后,他帮大魔头系好安全带,在脑中吩咐eros:“去研究院。”

    片刻后,飞行器停下,刃皆虚“咦”了一声:“冉冉,你带我回研究院了吗?咱们晚上住你宿舍?”

    “不,还是回宫里住。”易感期不宜乱跑,至少宫里有御医,有什么事还能及时处理,苏游牵着刃皆虚小心翼翼地下了飞行器,“你怎么知道这里是研究院?”

    “这些日子天天从宫里往这儿跑,时间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刃皆虚唇角高高勾起,看起来很开心,“只要一想到来见你,我就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下意识地会自己计数,方才也下意识地数来着。”

    没想到他每天是这样的心情,苏游听得心里软绵绵的:“可是你怎么知道我来的是这个方向?”

    “要去没人的地方,你的权限也就是这里了吧?不然还能去哪儿?”

    看来大魔头虽然性格暂时发生了变化,但智商没有任何问题。

    “虚虚真棒,一猜就猜中了。”苏游鼓励地认可道,“我有东西给你看。再猜到的话就别说出来了,给我留点面子。”

    刃皆虚偏头吻在他的额角:“猜不到啦!我等着看惊喜。”

    他渐渐感觉到了这个游戏的乐趣,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苏游,让对方带领自己,并且充满期待。

    目前的研究院办公楼里空无一人,也没有奇怪的oga的气味,手也紧紧跟苏游牵在一起,非常安心。

    苏游同样觉得有趣,以前都是刃皆虚比他强大,尽管他并不认为自己很弱小,但也会下意识地依赖对方,现在能够由自己来全盘掌握大魔头的一举一动,心里还挺爽的。

    被人依赖的感觉是这样啊,重任在肩,愿意为他遮风挡雨。

    刃皆虚乖乖地由着苏游带着他走来走去,一句话都没有多问,他感觉两人进了一间房又很快出去,然后坐电梯去了一个非常空旷的地方,周围的气息闻起来,唔,有机油味儿,倒也不难闻。

    “好了,虚虚,先站在这儿。”苏游制止住他,“你自己乖乖站在这儿,我就走开一下。”

    刃皆虚其实完全没问题,但他故意要闹苏游:“不行,冉冉……要不你唱首歌吧,我听着你的声音就不怕了。”

    片刻后,苏游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只是在轻轻哼唱,但是此地应当相当空旷,衬得他的声音非常空灵,刃皆虚觉得真是好听极了,他立刻让pontos搜索这是什么歌,得知是古地球的一首电影插曲,名叫《alovewillnevergrowold》,来自电影《断背山》。

    苏游知道刃皆虚一定会去查这首歌是什么,倒省得自己再去跟他解释了。

    他心里说,认真听,这是我在对你表白。

    刃皆虚确实听得很陶醉,不过也没能听多久,他感觉苏游回到身边,跟他说:“做好准备了吗?我要摘下你的眼罩了。”

    “嗯,好了。”

    眼前光线黯淡,有一片全息的星空投影,投影中站着一个金色头发的青年男子形象,他高大英俊,笑容可掬,对着刃皆虚低头行了个抚胸礼:“很荣幸见到你,我的陛下。”

    刃皆虚:“……”

    他鼻子都快气歪了,方才气氛搞这么好,怎么现在出来一个男的?!

    ai也不行!

    苏游看他表情不悦,赶紧解释:“这就是我一直在开发的ai。”

    “chiron?”刃皆虚知道他工作内容是什么,这些资料都会定期汇报给陛下。

    “嗯,反正整个帝国你的权限最高,我这也不算泄密。”苏游得意地说,“让你看看我的劳动成果,再让他带我们在星际兜个风。”

    兜风是不可能真正兜风的,苏游没有这个狗胆独自带陛下驾驶机甲进入太空,万一有什么闪失,他承担不了这个责任。

    这里是模拟机甲训练场,他刚才忙活一阵,就是先跑去自己研究室,把chiron的数据全部带过来,安装在模拟机甲系统上。

    苏游拉着刃皆虚坐进驾驶舱:“最近工作进展很大,实际上已经可以进行实地测试了,但是申请还没有批下来,这次我就带你来这儿感受一下。”

    “只有我俩,一起遨游星河。”

    chiron的全息立体投影消失,机甲里响起了他的声音:“尊敬的乘,请坐稳,旅途马上开始。”

    苏游帮刃皆虚系好安全带和其他安全设备,前后检查无误后才放心。

    虽然这里只是模拟舱,但是一切都跟太空里一模一样,稍有不慎还是可能会出差错。

    刃皆虚喜欢看他为自己忙活,乖乖巧巧地配合,眼睛里含着笑意一直打量他,心里甜蜜得直冒泡。

    准备停当,苏游便道:“chiron,可以了,出发吧。”

    他与刃皆虚一直手牵手地坐在座椅上,机甲驾驶舱发出轻微颤抖,经过几秒的失重状态,很快稳定了下来。

    通过操作台上的进度显示,两人乘坐的“机甲”已经进入了太空,目前是“遨游”模式。

    “chiron,将座椅放倒。”

    “好的,先生。”

    刃皆虚听到座椅响起了“滴滴”的提醒音,两人并排向后躺去,再下一刻,面前的一切陡然消失,彻底变成了广袤无垠的星空。

    就好像两人漂浮于其中似的。

    这种功能并不新鲜,埃苏是知道的,同步了他的记忆的刃皆虚自然也不会多么惊讶,但是此时此刻,他手里握着爱人的手,两人并排地躺着漂浮在太空里的感觉,令人的灵魂都感到震颤。

    “冉冉,这种感觉……好奇特。”大魔头像个好奇的孩子四下打量,“好像整个宇宙都只有我们两个。”

    苏游偏过头,笑着看他:“这样感觉安全了吗?”

    “嗯,很安全。”刃皆虚轻轻吻住了他的唇,“冉冉我爱你。”

    苏游侧过身子,同样亲了他一口,笑道:“我也爱你。”

    这种静谧的太空气氛实在太好,不适合交谈,两人互表心意之后,安静地亲吻了片刻,便肩并肩地欣赏周围美好的风景。

    尽管太空广袤,有你便不孤单。

    第二天,苏游跟院长补充汇报了昨夜的事情,顺便请了几天假,陪刃皆虚彻底度过了易感期。

    这个时期的大魔头没有安全感,因此俩人基本没出寝殿,一起打游戏、看电影、聊天、纯睡觉,时间也算好打发。

    最后那一天,他们吃过午饭,躺在床上睡了个午觉。苏游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觉刃皆虚正在盯着他看,便嘟囔地说了句“看什么”。

    “冉冉……”刃皆虚的声音恢复了原本的低沉,神情却非常不自然。

    苏游盯着他看了几秒钟,见他面色可疑地泛红,甚至不敢跟自己对视,突然反应过来:“你易感期过了?”

    方才刃皆虚睡醒,意识到易感期的影响彻底退却,这两天的回忆风暴一样地冲击了他的大脑。

    虽然在易感期中,他也能勉强分清楚哪一部分是自己,哪部分是埃苏,但那会儿他的大脑像是被什么东西包了起来,不甚清醒,羞耻感没有这么重,而现在这一回想,就跟看高清电影似的,每一帧每一秒,都在他的大脑皮层反复播放。

    还有通讯器里他和苏游的通讯记录,啊啊啊啊啊,简直无法想象那个人是自己!

    实在是太羞耻了啊!

    刃皆虚垂眸,目光不知道看哪里,表情复杂地说:“过了,我……”

    “过了就好!”苏游突然翻身跨坐在他身上,恶霸似地捋了捋袖子,“总算能折腾你了!来吧小皇帝,今天别想逃出我的手心!”

    大被蒙头,里面的人肢体交缠,动作激烈得狠,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两个异形在打架。

    苏游早就猜测到刃皆虚度过易感期之后会觉得羞耻,他可不想让大魔头难受,早就准备了这一招。

    管他什么羞耻心,都能被一场激烈的亲昵消弭掉,如果不行,那就两场。

    寝殿内弥漫着蜜桃与梨子结合的甜蜜气息,久久不曾散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