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65 章 65 帝国宠后(12)免费阅读

第 65 章 65 帝国宠后(12)
    ()  苏游从没有想过,刃皆虚会把求婚仪式搞得这么浪漫,看来他真是下了不少功夫。

    这首诗在别人听来,只能理解那表面浪漫的一层,最真实的含义,只有他们两人才懂。

    他们有着尚未查探清楚的前缘,又一同经历过不同的世界,用生生世世来比喻,再形象不过。

    “你愿意与我结婚,做我永恒的爱人吗?”,这个问题其实完全不用问,两人对答案都心知肚明。

    苏游望着自己深爱的人,坚定地点了点头,伸手把刃皆虚拽了起来,笑道:“我愿意!亲爱的陛下,我也爱你,我要永生永世和你在一起。”

    刃皆虚微笑着把戒指戴在苏游的手指上,接着便将人拉进了怀中,低头温柔地吻住。

    一抹追光照着一对相爱的人,在漫天星空的见证下,两人将誓言以吻封缄。

    下一刻,广场上空变亮了许多,四面骤然升起的烟花照亮了夜空,苏游仰头看去,发觉之前的冥王中队和双头鸮全都悬浮在军事基地上空,为他们两人演绎出了烟花满天的效果。

    “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是吗?”苏游仰头看着刃皆虚,笑得甜蜜。

    刃皆虚挑眉:“求婚是蓄谋已久,跟到这里,算是临时起意。”

    他知道苏游一定不会拒绝自己的求婚,又想给对方一个难忘的记忆,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会让pontos向整个帝国现场直播,得到所有国民的祝福。

    只可惜为了苏游的安全,目前只能在au300上举行这个求婚仪式,还得保证秘密不得外传。

    好在军人是最善于保守秘密的,有他们见证,场面不算太冷清。

    pontos按照陛下的要求,将全部过程录了下来,将来可以在婚礼上播放。

    “我会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刃皆虚抱着苏游,轻声道,“你成了皇后,敌国要想打你的主意就得慎重考虑,毕竟掳走一个皇后和掳走一个平民的代价是不一样的。而且……咱们圆房之后,不管有没有‘宇宙之力’,反正你一切都是我的,他们别想惦记。”

    苏游乐不可支:“圆房……什么土气的说法哈哈哈。”

    好期待,嘿嘿!

    要是能用自己本来的身体就好了,这oga的身体好像痛苦更多一些。

    嗐,要啥自行车呢。

    现在想想,不知道是不是oga的激素在作祟,他忽然对生娃啥的也没有最开始那么抗拒,毕竟这在现实世界当中根本不可能实现,能感受一下也挺有趣。

    而且,苏游也越来越能感受到一点,喜欢一个人,真是什么都愿意为他去做,哪怕男人生娃这种事。

    求婚仪式结束之后,苏游便被带去了陛下乘坐的皇家一号星舰,返回提亚星。

    埃苏的星舰自然安全性和舒适性都是第一流的,这几日出差,苏游完全没有休息好,陷入到星舰寝室的大床上,他没跟刃皆虚说上几句话,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刃皆虚洗完澡,本想搂着他做点少儿不宜的事情,谁知道出来看到一个睡得喷喷香的猪宝宝,有点遗憾,不过心里更多是暖融融的。

    尽管还没有举行婚礼,但现在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了。

    他钻进被窝,拉起被子盖住两人,在苏游后颈上轻轻吻了吻,心里想:“我爱你,苏苏。不管在哪个世界里,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苏游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一睁眼想起昨天的事,觉得幸福又开心,他看着刃皆虚的眉眼,忍不住凑过去,在对方唇上“啵”地吻了一下。

    谁知道还没来得及躺回去,便被大魔头一把搂住,翻身压在了身下。

    用不着去闻信息素有多猛烈,光小陛下的精神状态,就让苏游明白,陛下现在是多么的斗志昂扬。

    “还打算要等到新婚之夜吗?”他双颊发烫,轻声问道。

    刃皆虚一寸寸地吻过他的脸颊、嘴唇、脖颈,呢喃道:“都忍到现在了,自然要等新婚之夜。”

    “我帮你吧。”苏游伸出魔爪。

    “不用,你这些天太辛苦了,我不想累着你。”刃皆虚把他翻了过去,“我自己解决吧。”

    “嘁,累着我,真有自信。”

    “只是事实罢了。”

    这个办法虽然是不需要苏游做什么,但是结束之后,他莫名也累得够呛,趴在柔软的枕头里不住地喘气,接着被刃皆虚抱着进了浴室清理干净。

    出来以后,躺在换了干净被褥的床上,刃皆虚抱着他,低声道:“再睡会儿,饿了的话我叫人送些吃的过来。”

    “不饿。”苏游靠在他怀里,疲惫地说,“想睡。”

    刚一合眼,就听见eros在通讯器里说:“安冉,妈妈发过来了通话邀请,方便接听吗?”

    “嗯,接吧。”许久都没跟父母通话,昨日既然订了婚,也应该告知二老一声。

    刃皆虚知道是安冉母亲打电话过来,便离开了寝室,给苏游留点个人空间。

    “喂,妈妈。”接通视频电话之后,苏游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变成了一个小孩子,很有一种撒娇的冲动。

    画面中的米娟笑得很慈祥:“冉冉,出差快要回来了吗?”

    “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明天就能到家。”

    “这次辛不辛苦?”

    “还好,这次一切都很顺利,就算辛苦一点也值得。”

    安冉的工作是需要保密的,米娟也就没有多问:“出差结束之后,有假期吗?有的话能不能回家来住几天?”

    “有的,等我安排好就通知你们。”

    “好好好。”一听儿子要回家,米娟的笑容更深了。

    苏游看着她的神情,心情变得澎湃:“妈,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说吧……”米娟看着儿子突然变得羞涩的神情,猜道,“你恋爱了?”

    “嗯,恋爱了,他……昨天向我求婚,我答应了。”

    “太好了!对方是谁呀?你的同事吗?昨天向你求婚,应该是和你一起出差的人?”米娟也激动了起来。

    苏游顿了顿:“是埃苏陛下。”

    米娟:“……”

    安冉与母亲无话不谈,之前曾跟埃苏约会过三次的事米娟也知道,米娟不太希望儿子跟皇室有什么牵扯,后来两人的事情不了了之,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现在听到这个“噩耗”,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毕竟方才儿子说已经答应了对方的求婚。

    苏游看到母亲卡壳的表情,也知道她肯定是想到了埃苏“暴君”的名头,赶紧解释:“妈,他对我很好的,之前的那些都是误会。他本人私下里很温柔,心地也很善良,要不然我也不会答应他。”

    这话他自己听着都觉得有些勉强,埃苏战场上杀伐决断,约束大臣的手段也十分狠辣,不然也不会被人称为“暴君”。

    再说,哪有人会相信一个帝王真正心地善良,和平时代或许会有,但埃苏?不可能。

    米娟也没多问两人怎么发展的,而是问:“冉冉……那你看,爸爸妈妈方便见见他吗?”

    “能!我跟他说!肯定可以见!”苏游连忙道,“他本人真的好,没有架子,等我放假回家的时候就带他回去!”

    米娟看他答应得这么干脆,迟疑道:“可他毕竟是陛下……”

    儿子你可不要恃宠生娇,失了分寸,万一让陛下暴怒可怎么办!

    “放心吧妈妈,我来安排,你见了他就知道了。”

    结束通话之后,苏游兀自发了会儿呆,心想这么快就要带刃皆虚回家见父母了,真是好开心!

    门口传来敲门声,刃皆虚在外头问:“冉冉,我可以进去吗?”

    苏游从床上跳下去,打开门,本来想一头扎进对方怀里,却见大魔头端了个托盘,托盘上放了满满当当的食物。

    刃皆虚满面笑容:“宝贝,给你做了些吃的。”

    寝室里有餐桌,两人便坐下来共进“早餐”。

    大魔头对这篇文中的世界适应得更好了,完全不再像个古代人。他前阵子学做的都是苏游喜欢的口味,偏古地球的亚洲餐,现在欧式餐点也是信手拈来,这一顿有炒鸡蛋、培根三明治,熏肠等等,饮品是咖啡和果汁。

    “辛苦啦,我的陛下。”苏游还没坐下,先低头亲了亲他。

    刃皆虚搂住他的腰,让他侧坐在自己腿上:“不辛苦,为冉冉做什么我都高兴。”

    苏游夹了块鸡蛋喂进他嘴里:“那我让你做别的呢?敢答应吗?”

    “做什么?叫我的名字?”刃皆虚一边咀嚼,一边促狭道。

    苏游:“……”

    又是西游记的梗!

    “跟我回家见爸妈!”他拍了一把刃皆虚的肩膀,挑眉道,“敢不敢?”

    刃皆虚:“……”

    他眼里看到的只有苏游,平日除了叫“冉冉”朗朗上口之外,安冉这个人设的其他社会关系他都没怎么放在心上,更忘了对方还有父母这回事。

    现在想想还得见岳父岳母,莫名就有些紧张。

    不应该啊,又不是他真的父母。不过苏苏得倒是代入得相当真情实感。

    “这有什么不敢的?”大魔头轻笑,“本来也该去见一面的。”

    苏游点头道:“成,我回去不是可以放假嘛,你就挑你有空的时间,让pontos告诉eros就行了,我提前跟爸妈打招呼,咱们一起回去一趟。”

    “不用邀请他们来不眠宫吗?”

    “别了,还是在家里他们能自在一点。等之后有需要的话,再带他们进宫参观。”

    这事儿刃皆虚没有任何异议,全凭苏游安排,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并且宜快不宜慢,没过几天,就到了“毛脚儿婿”上门的时候。

    那天大魔头按照苏游的要求,没穿军装,而是一套休闲西装,他准备了一大束米娟最喜欢的花,与苏游一起出发。

    毕竟这是埃苏陛下,就算“微服私访”,礼数也得过得去。接到安冉已经出发的信息之后,安文森和米娟就等在了门口。

    片刻后,陆地飞行器“嗖”地开了过来,急停在了半空中,缓缓落下。老两口诧异地看到陛下先下了车,然后绕到另一侧,亲手开门,把自家儿子牵了出来。

    安文森aa米娟:“……”

    这陛下,好像还真的挺疼我儿的。

    苏游看到父母,激动地冲过去与他们两个拥抱:“爸,妈!”

    刃皆虚拿着花走近,礼貌地躬身:“伯父,伯母。”

    安文森和米娟突然腿软,接过花之后赶紧弯腰行礼:“陛下。”

    不管儿子再怎么说埃苏平易近人,陛下这气场真不是盖的,尤其是这顶级alpha的威压,不用释放任何信息素,都会让beta和oga本能瑟瑟发抖。

    这互相行礼的样子像极了车祸现场,苏游拉着父母,赶紧把刃皆虚带进了屋里,紧紧跟随的保镖们立刻守住了小屋的前后门。

    老两口没招待过陛下,一时间有些麻爪,苏游再三叮嘱他们不用特殊对待,于是两人也就是搬出平日里的待之道,泡茶啦,端上一些小吃啦,四个人围坐在餐桌边,你看我我看你,彼此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游看得出来,刃皆虚虽然表面上装得很镇定,但仍是有点紧张,要不然端着茶杯的手怎么有点抖呢。

    几人随便聊了两句,场面不能再尴尬,米娟起身道:“我去做饭,陛下您稍等。”

    “我去帮忙。”安文森陪着笑,立刻跟上。

    目送他俩进了厨房,刃皆虚才小声问苏游:“我是不是吓着他们了?”

    毕竟是个暴君人设,再和蔼也有限。

    苏游笑笑:“皇帝陛下大驾光临,他们肯定也紧张,你今天表现得很不错了,很有礼貌。”

    不管是大魔头还是埃苏本人,什么时候这么谦卑过,能做到这样彬彬有礼实属难得。

    “但你是不是也紧张?”他握住刃皆虚的手,感觉一手汗,有点发凉。

    但大魔头不肯承认:“我紧张什么,你都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

    “成,那我不管你了。”苏游没拆穿,抿唇轻笑。

    米娟做了一桌子好菜,坐下来吃饭的时候,桌子上的气氛热闹了一些。安文森在教育部工作,刃皆虚便与他讨论了一下帝国目前的教育制度,说起来还头头是道的。

    这还是苏游第一次见刃皆虚正经聊工作的样子,感觉他家大魔头真是帅爆了。

    安文森跟陛下的一些观点不谋而合,对他的态度开始有所改变,从之前的拘谨审视,逐渐敞开心扉,目光中逐渐带了些钦佩。

    米娟注意到的是,陛下虽然在聊天,但同时也下意识地留意着自家儿子的需要,及时递上餐巾纸,及时斟满热茶,总之不管他在做什么,总有一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安冉身上。

    这种事情是假装不来的,全都出自本能,单从这些细节上就能看出来,陛下是真的喜欢安冉,这样她就放心了。

    午餐结束,刃皆虚起身,彬彬有礼地向二老鞠躬:“谢谢伯父伯母的招待。”

    苏游望着米娟和安文森眼中流露出的认可,觉得特别的幸福。

    关心他的人、爱他的人都围绕在身边,这真是可遇不可求的运气。

    但米娟看了看安文森,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才开口道:“陛下,年轻人的感情,我们做父母的不该多干预,但您的身份过于特别,我们还是有些话想说。”

    “您尽管说。”刃皆虚谦卑道。

    “我们一家没有爵位和高贵的身份,尽管冉冉分化成了顶级oga,但是在我们看来,他只是我们的宝贝儿子,和他是什么血统没有关系。”米娟声音不大,语调却很坚定,“我希望您以后能尊重他,爱他,真正将他视为人生伴侣,而不是为了其他什么别的原因跟他在一起。”

    苏游听着米娟一席话,眼眶发酸:“妈……”

    刃皆虚揽住苏游的肩膀,对米娟和安文森认真道:“伯父伯母,冉冉就是我的命,我会永远把他放在第一位。我也知道这种保证没什么说服力,且看将来我的行动吧。”

    “大婚后,冉冉就是艾优帝国的皇后,我的一切也都会是他的,包括我自己。”

    他的话掷地有声,苏游一激动,勾住他的脖子,轻轻吻上他的唇。

    然后才意识到父母都在看着,脸立刻就红了。

    安文森和米娟看到这幅画面,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相视而笑。

    刃皆虚还有别的事要忙,没有多待,吃完饭就离开了,苏游留在家里小住几天,两个人只能晚上通过视频电话联系。

    除了忙于政事,大魔头最感兴趣的就是跟埃米尔讨论大婚事宜,除了必须得他拿主意的事情,其他的打算都留给苏游去决定。

    这天晚上睡前通话,陛下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冉冉,我好累啊……”

    言下之意,你什么时候回来,快帮我分担。

    苏游逗他:“你让pontos把需要我解决的事发过来不就结了,没必要我本人回去才行吧。”

    “当然不行,很多东西必须看实物才能决定,而且你得回来量尺寸,制作婚礼礼服。”

    “不就是西装吗,又不像礼服裙子那么麻烦。”苏游笑道,“晚回去两天也能做。”

    刃皆虚:“……”

    “行吧,那我今晚去你家住。”大魔头不卖惨了,改走霸道总裁风,“反正我就是要跟你住在一起。”

    苏游心里快笑弯了腰:“你别来,回头搞得我爸妈都睡不好。不逗你了,明天我就回去,咱们晚上见。”

    第二天刃皆虚的事务并不是很多,他便命人准备好了食材,送到了苏游宿舍里来,打算为对方做一顿美食。

    餐桌上还有一束漂亮的七彩玫瑰,刃皆虚非要亲手修剪,不小心被尖刺扎破了手指。

    鲜红的血珠溢出来,他突然间觉得心猛地沉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就在这个时候,pontos突然道:“陛下,收到了保镖发来的紧急信息——安先生在返程路上遭遇偷袭,被人劫走了!”

    方才还被刃皆虚珍惜地捧在手心里的七彩玫瑰此刻散落一地,一向沉稳的陛下立刻夺门而出,慌张得连门都忘了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