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66 章 66 帝国宠后(13)免费阅读

第 66 章 66 帝国宠后(13)
    ()  苏游原本是满怀欣喜地踏上归途的,因为出差,跟刃皆虚分别了好几天,这又在家里住了一段时间,见不着他的大魔头,他也很煎熬。只是爸爸妈妈牵挂他,他不太好表现出总想离开的意思。

    好在米娟体谅小情侣刚订婚肯定不愿意分开太久,催着他回去,苏游这才就坡下驴,迫不及待返回刃皆虚的怀抱。

    这会儿跟着他的是相田修和阿萨,三人乘坐的是刃皆虚派去的飞行器,按照非常普通的飞行路线返回帝国机甲研究院,按照飞行器的速度,整个行程顶多需要十五分钟。

    苏游上车之后,本来还想跟刃皆虚说一声,但后来想飞行器都是对方派来的,pontos肯定是立刻将自己上车的事跟刃皆虚同步了,那便别再发信息去骚扰对方,以免影响他的工作。

    他本以为,刃皆虚要是闲着,可能会主动联系自己,既然没联系,那就肯定在忙。反正十五分钟就到了,不必急于一时。

    因为安氏夫妇的家在郊区,飞行器等于要从郊区飞至闹市中心,本来按照既定规划路线飞行得好好的,但是自动驾驶ai突然执行了急停。

    苏游意外:“出什么事了?”

    “不好意思,安先生,收到空中塔台的提示,前方发生了交通事故,需要我们稍——”

    “候”字还没说出来,苏游便感觉到飞行器遭遇了一次相当严重的撞击,ai系统突然失效,飞行器失去了动力和平衡,被撞得径直往地上摔去!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飞行器落了地。尽管全包裹的座椅能够起到强大的减震作用,但苏游还是被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耳朵被噪声震得不停轰鸣,一时之间精神恍惚,眼前尽是虚影。

    下一秒,一支冰凉的枪口就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同时有个声音冷冷地说:“老实点,起来跟我走!”

    苏游感觉自己被从座椅里掏出来,拖出了飞行器外,扔在地上。然后有个模糊的人影在他面前放飞了个什么东西,那玩意摇摇晃晃地飞到他头顶上,向他投下了昏黄的光晕。

    接着“咻”地一声,他就到了另一个地方,面前像是有一扇透明的窗户,窗外似乎站了许多人,大家都在盯着他看。

    什么鬼?我被传送到了动物园?

    巨大的恶心感山呼海啸地袭来,苏游根本来不及想清楚这些事情,下一秒就晕了过去。

    -

    刃皆虚听到苏游出事,整个人顿时慌了。

    他一直强大而冷静,从未如此慌张过,但是奇怪的是,这种感觉对他而言似乎并不陌生,就像是某个已经记不起的噩梦重现了似的。

    他让pontos立刻联系跟车的保镖,对方却始终没有接通通讯,不知那边到底情况如何。

    而pontos跟飞行器的系统ai也断开了联系,这让刃皆虚更加担忧。

    pontos冷静地劝慰他:“尊敬的陛下,您的生命体征现在非常不稳定,请您不要太过慌张,未来的皇后陛下一定不会出事。”

    这种安慰对刃皆虚不起作用,他只有看到苏游好好站在自己身边,才能相信这样的屁话。

    通讯器收到了治安大臣打来的电话,是路人经过发现事故现场,向交警局报警,交警一听飞行器的型号,便知道这是陛下的专车,立即一层层向上汇报,最终到了治安大臣那里。

    这段时间他们也掌握了初步情况,治安大臣汇报道:“目前看来是操作系统失灵才引发了坠落事件,目前正尝试重启系统,但还没有取得进展。至于两名保镖……他们全都被击毙,发给陛下您的那条信息,应该是其中一人临死前发出去的。”

    刃皆虚没有心思听下去,这明显是一起蓄谋的绑架事件,他必须要赶往现场亲自看看。

    pontos试图劝告陛下不要以身涉险,被陛下毫不留情地关闭了语言功能,侍卫长爱德华得知此事,看着陛下的脸色,也闭上嘴。

    陛下与未来皇后的感情多深,他整日跟在两人身后,心里十分清楚,若是此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尽管希望渺茫,他也一定会去现场。

    但是为了保证陛下安全,爱德华紧急调来了一辆防御性能极佳的机甲,载着陛下在十分钟之内抵达了事发现场。

    看到飞行器在地面上砸出的深坑,刃皆虚只觉得脑子一阵眩晕——这么高摔下来,苏苏会不会受伤?

    研发飞行器系统ai的专家也已经赶到了现场,开始对目前死僵的系统进行恢复,而治安大臣已经拿到了附近摄像头的内容,通过全息立体投影放给刃皆虚看。

    于是刃皆虚面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他看得很清楚,飞行器急停之后,侧面有一辆小机甲狠狠撞了过去,将飞行器撞落,接着机甲缓缓降落,从上面下来了三个戴着面具的恶徒。

    飞行器的系统ai失灵,门锁也已经失效,恶徒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门,把半昏迷的苏游从里边拖了出来——毫无尊重,像拖死人一样地拖出来。

    看到这里,刃皆虚不由地攥紧了拳头,现在他已经想把那三个人全部徒手撕烂!

    其中一个恶徒放飞了某款圆形的无人机似的东西,那“无人机”飞到了苏游头顶,放射出的光晕瞬间将他包裹,下一刻,苏游便消失在了当场!

    “这是什么装置?”刃皆虚问紧急赶来的军事大臣。

    治安大臣明显感觉到这件事不同寻常,又涉及到未来的皇后陛下,是以机智地将军事大臣也拉了过来,便于分析现场情况。

    事实上他的直觉非常准确,这种装置他根本毫不了解,而军事大臣一看到就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是一款最新型的便携传送器。”军事大臣浓黑的眉毛皱在一起,几乎快要挤出墨汁来了,“我也是前几天才收到相关情报,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拿来用了。”

    刃皆虚阴沉着脸:“是哪国研发的?”

    “这……”军事大臣犹豫片刻,“不是哪一国研发的,而是星际军火贩子搞出来的东西。”

    星际军火贩子是一群游荡在各个星系之间的亡命之徒,他们拥有庞大的财力,养着一帮疯狂的高智商科学家,专门研发各种先进的军事设备。

    这帮人发的就是战争财,他们就像是苍蝇一般,围着像泽尔塔星系这样有战乱发生的地方,向科研能力不佳的弱国出售军事武器来敛财。

    可以说是一群毫无立场和原则、认钱不认人的聪明*。

    如果传送器是他们搞出来的东西,就很难判断苏游被传送到了哪个国家,想了解这个传送器、以及谁购买了这个东西,就必须要联络星际军火贩子,花钱从他们口中买情报。

    此前这帮人曾经试图接触过埃苏,但埃苏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们。

    艾优帝国的军事实力是五个帝国中最强的,暴君绝不会向这种品行卑劣的混球们低头,可是现在看来,刃皆虚不得不主动联系对方,以求能尽快找到苏游的下落。

    刃皆虚望着坠毁的陆地飞行器,心中焦躁异常。

    但愿苏苏没有受伤,但愿……对方不要伤害他,并且尽快向我提出赎人的要求。

    我可以付出一切,只要他能安全归来!

    这时候ai专家也有了初步结果,小步跑过来,向刃皆虚行礼:“启禀陛下,现在可以确定,飞行器的系统ai是遭到了恶意入侵才会僵死。对方使用了有针对性的解码器,瞬间入侵并解锁,否则飞行器不会从半空中坠落。至于这种先进的解码器,可能也是星际军火贩子的产品。”

    刃皆虚沉默,这一阵子太风平浪静,令他丧失了警惕,才导致今日这个情况。

    一切都是他的错,他就不该让苏苏一个人回来!

    “保护现场,尽快寻找驾驶机甲的这三个人,迅速想办法联络上军火贩子的头目,我要亲自跟他对话。”刃皆虚冷冷吩咐道。

    军事大臣立刻脚后跟一并,敬了个军礼:“遵命!”

    -

    苏游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被转移到了一个牢房里。

    这个牢房四壁是柔软的泡沫,床尾处有类似塑料材质做成的马桶和洗手盆。他则躺在一张柔软的床垫上——没有床架,只有床垫。

    这里面找不到任何一种尖锐锋利或者坚硬的东西,应该是用来防止关在里边的人自戕。

    床头一侧墙壁上有下拉的小桌板,旁边有一扇三十厘米见方的小门,应该是用来传送食物的。

    除此之外,这里封闭得非常严实,苏游仰头四下打量,能看到天花板四角上有十分明显的摄像头,他的一举一动应该都在被人监控了。

    妈的,也不知道这是被哪个国家的人抓来了。

    平静生活这才过了几天啊就来这出,要是查出幕后黑手,一定要让他好看!

    我遭点罪没什么,现在又要让我家虚虚担惊受怕,这就不能饶恕!

    苏游恼火地想,猛一动手臂,发觉还有些疼,低头一看,手肘处贴了一块消毒胶布,撕开一看,肘弯处的血管上有很清晰的一个针眼,看来是被人抽过血。

    这是把老子当什么实验对象了吗?

    哦对,可能是因为那个什么鬼宇宙之力?所以要验验血看看里面有什么成分?

    苏游心里觉得好笑,这又不是原力,还能测出来?

    发现针眼之后,他立刻低头开始检查自己身体其他方面有没有异样,令他松一口气的是,目前他还全须全尾,什么都没有少,摸了摸后颈的腺体,完好无缺,没有被人碰过。

    后面……嗯,也很好,没有被人占便宜。

    咦,个人终端还在,只不过被关机了。

    也难怪,这东西手上的外接设备可以直接摘掉,但内置部分要做手术才能彻底取出来,可能出了艾优帝国,它就没什么效果了,没必要多此一举。

    苏游立刻启动了个人终端,片刻后,听到了eros熟悉的声音:“安冉,你现在还好吗?”

    “你知道我出了什么事?”

    “我一直醒在,陪你被传送过来,但稍后被他们彻底关机了。”

    “关机前的事你还记得吗?”

    “记得,我播放给你看。”

    eros给他放出了整个劫掠过程的全息立体录像,前半部分跟苏游迷迷糊糊的感知是一样的,他最先是被传送到了一间观察室里,有他印象中的大扇透明玻璃,后面站着一排身穿科研*的人。

    在他晕过去之后,有两个人进来对他的生命体征进行观察,同时抽走了好几管血样。

    苏游看到那大粗针管子恼火得要命:“抽了这么多血?难怪我现在头晕眼花的。”

    只不过抽血结束之后,那科研人员就关闭了他的个人终端,录像到此为止。

    “eros,你的功能现在还剩多少?”

    片刻后,对方回答:“没有任何权限,没有定位功能,暂时不能连接网络。”

    苏游:“……”

    所以现在这个ai,就成了不能联网的爪机了呗。

    “行吧,好歹你还能陪我聊天,免得我在这里憋出精神病来。”苏游说,但是他心里挺着急,觉得还是得尽快找机会逃出去才行。

    他站起身来,在床头附近仔细寻找了一番,果然看到了一个按钮,上面画了个小喇叭的图案,应该是通话按钮,于是他按下后大声喊道:“你们到底是谁?快放我出去!”

    要不然我老攻来就要来打你们了!

    对方很显然不会照做,因此苏游喊得也相当不走心,但他本着烦死对方的原则,不停地点按那个按钮,有时候就点着玩,有时候会嚎上两嗓子。

    看守也明白他在捣乱,完全不理会他。

    苏游折腾了一会儿,脑袋又开始疼了,肯定是之前飞行器摔地上那会儿给震的。

    “哎,你们既然绑我来,肯定知道我是谁!”他恼火地按下按钮,怒道,“现在这样是待之道吗?!”

    谁知道苏游话音刚落,床头不知道什么缝隙里突然飞出来一条胶带,将他的左手牢牢固定在了墙上,他努力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有成功,很机智地没有再做徒劳的反抗。

    他方才只是烦人,如果外面看守不想搭理他,完全可以关闭音频,只通过摄像头观察他。现在突然把他绑住,很明显是有人要进来。

    果然,下一刻,就听门口响起了“滴滴”两声,这个监狱的门缓缓向上升起,有个男人走了进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