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73 章 73 帝国宠后(20)免费阅读

第 73 章 73 帝国宠后(20)
    ()  大魔头说到前边几句的时候,苏游突然一阵心悸,还以为对方看出了自己心里藏有别的事,但听到最后一句,他有些愕然。

    刃皆虚有事瞒着我?

    刃皆虚居然有事瞒着我!

    哼,他也不是干不出来这种事。

    “什么秘密?”苏游仰头看他,佯装镇定。

    说出来我绝不打死你。

    唔,被人隐瞒的感觉真不好,那我之前看到的事,要不要也跟他说?

    算了,先看他说什么吧。

    刃皆虚把苏游的手捧到唇边,珍而重之地轻轻吻了吻他的手心:“还记得在《希望之刃》里,我说对你有不知所起的情愫吗?其实那篇文结束的时候,我看到了原因。”

    听到这个“原因”,苏游的心陡然跳乱了节奏。

    难道他……早知道?也一直瞒着我?

    他看到的那些,跟我看到的一样吗?

    “是什么原因?”苏游努力控制,好让自己的嗓音颤抖得不那么明显。

    刃皆虚垂眸,浓密的睫毛挡住眼神,他搂紧了苏游的腰:“临死前,我触碰到仿生人脑内的芯片,接着看到了一幅画面,是在古时候,我们像是在一间牢房里,我们就这样拥抱着——而我,亲手杀了你。”

    “我不知道我们有过怎样的过去,但看到那个画面,我心里非常痛苦,比杀了自己还要难受……苏苏,我穿越到你的那个世界,拥抱着你无法分开,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我们应该曾经彼此相爱,至少我深爱着你,只可惜,我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你叫什么,只是称呼你为‘二殿下’……”

    听到了开头,苏游便知道,刃皆虚所看到的情景,应当是与自己所见的如出一辙,只不过他只看到了两人濒死的画面,而自己是看足了全程。

    他突然再也无法忍耐,转过身去跨跪在刃皆虚的腿上,抱住对方狠狠亲吻。

    刃皆虚没想到这个时候苏游会吻自己,先是一怔,待他反应过来之后,便也抱紧了对方,温柔地回应。

    四周一片宁静,只余篝火燃烧时哔啵作响的声音。

    只是亲着亲着,刃皆虚突然感觉到脸上一片冰凉,他松开苏游,意外道:“怎么哭了?”

    苏游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来,他躲开刃皆虚打量他的目光,下巴抵在对方的肩膀上:“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

    “说不清楚,又怕你难过。”刃皆虚轻声道,“我还怕,你知道我曾经杀过你,就不会和我在一起了。”

    这句话的声音比之前放得还要轻,听起来那么卑微,苏游听着心口发疼,眼泪止不住,呼吸开始变得不畅。

    “不会的,虚虚,我会永远爱你。”他贴在刃皆虚耳边,艰难地说,“在那个世界里,我叫江如驰,你叫隋行舟,我们一直相爱,你最后杀死我,只是想尽快帮我摆脱痛苦……”

    刃皆虚捧起他的脸,惊讶道:“你怎么……这就是你上一次被送去数据裂缝里看到的吗?”

    “嗯,我们两个的前缘,我全都看见了。”

    苏游低声啜泣着,把他当时的所见所闻尽数告诉了刃皆虚,他描述得没有那么详细,只是简单说了事情的经过。

    尽管如此,光是听到“剜心”、“挖眼”这样的字眼,已经足够刃皆虚心惊肉跳。

    他其实并无法对自己的“剜心”感同身受,但是一想到苏游被人活生生挖去了眼睛,就疼得喘不过气来。

    “都过去了,苏苏,过去了,一切都会好的。”刃皆虚将苏游脸上的泪痕一一吻去,最后吻上他的眼睛,把人抱得更紧了些。

    苏游听见这话,不由失笑:“我们一起死的时候,这就是你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说得并没错,不是吗?我们还能再次相见,还能在一起。”

    刃皆虚心中情绪汹涌澎湃,不知道原因的时候,他已是如此深爱苏游,现在知道两人有着那样的前缘,心中更是狂喜。

    他们的情感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也不是一时冲动,是一生一世注定的爱恋!

    即便他们死而复生,不在一处,仍然可以跨越时空重逢,再度爱上彼此!

    “不知道那个是不是我们本来的世界,如果是的话,我俩都死了,又是如何复活的呢?”刃皆虚有些疑惑,“难道我们在那个世界里,也是执行任务?可是枭枭分明说过,执行任务的话,不会清除记忆。”

    苏游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方才哭得有些厉害,现在鼻子不太通气,深深吸了口气,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对了,隋行舟已经没有了心脏,但他的不知道是灵魂还是什么,能回到躯体里,好像是因为一个虚影帮了他。”

    “虚影?”

    “对,闪得太快,我根本来不及看清楚,两个人死之后,我就回到系统空间了,不知道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

    刃皆虚蹙眉道:“现在不知道这个虚影是文中设定,还是系统助手——要不要问问枭枭?”

    “先别问了,按理来说我们不该知道这些事,我不想……引起系统警觉。”

    “就算警觉又能怎么样?我们一直在被系统摆弄,什么都做不了。”

    苏游也知道自己的想法过于牵强,但他心中莫名就是有些害怕,怕现在平静美好的生活再度被打破。

    “总之,就先别问吧,万一这孩子搞不清楚情况,跑去再查什么,又挨罚呢?”

    刃皆虚轻抚着他的后脑勺:“嗯,听你的。”

    原来两人心中藏的是同一个秘密,现在说出来之后,彼此间再也没有阻隔,情感上觉得更加亲近了些。

    刃皆虚也总算知道,为什么这一篇文里苏游对他几乎百依百顺,原来是因为心疼自己。

    他吻了吻苏游的头发,心里想,我一定会弄清楚这件事,一定会。

    如果有机会再回到那个世界,我会让伤害你的人不得好死!

    这颗星球夜间小凉风阵阵,苏游刚哭过,身体里没存住热量,被风一吹就狠狠打了个冷战,刃皆虚赶紧把他抱得更紧了些。

    “咱们要不别在这里待着了,往里走走,看看有没有山洞什么的。”大魔头把自己的作战服外套脱下来给苏游盖上,隔着外套抱着他。

    “嗯,那咱往前走走。”

    他刚想挣脱刃皆虚,谁知道却被对方紧紧束缚着腰不松开。

    大魔头托着他的*站了起来,轻笑道:“就这么抱着走,腿盘我腰上。”

    苏游:“……”

    “我腿又没断,这样太羞耻了!”他觉得小陛下似乎有抬头的趋势,脸立刻就开始发烫。

    刃皆虚才不管,他一边踢开篝火,踩灭火堆,一边笑道:“这里又没有人,羞耻给谁看?在这种原始之地,就该放飞本能。”

    “怎么,不想忍了?想提前那什么……圆房?”苏游的长腿没地儿放,只能盘他腰上。

    不知道大魔头怎么忍的,反正他蹭得有点来感觉。

    “忍肯定是要忍的,就差最后一步了。”刃皆虚让pontos把外接设备的手电筒打开,抱着苏游往前走,“但你实在太诱人,让我越来越难忍,我想蹭蹭过过瘾还不行吗?”

    黑暗中,苏游面红耳赤,趴在刃皆虚耳边小声说:“也不用,要是找到山洞什么的,我帮你。”

    “嘿嘿。”大魔头笑了两声,加快了脚步。

    其实这么大个人,叫人这么抱着走不是很舒服,但刃皆虚想抱,苏游就随他去了,打算让他过过瘾,一会儿自己再下来走。

    刃皆虚吩咐pontos扫描一下前方的路况,看看有没有可以栖身的场所。

    片刻后,ai发回来的地图显示,在前方两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排废弃的小平房,应该可以暂时在里边过一夜。

    听到这个消息,两人都很开心,苏游拍拍刃皆虚的肩膀:“放我下来吧,能走快一点。”

    可是这会儿的大魔头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胜负欲高出平均值,死活不放手:“怎么?你担心我抱不动你?放心,就算抱着你,也不会影响我走路的速度。”

    苏游哭笑不得,盘紧了他:“我敢信不过你吗?行,那咱快走吧。”

    刃皆虚加快脚步,按照pontos规划好的路线,大步往小楼那边走过去。

    两公里而已,陛下不到二十分钟就快要走到了,用手电筒一照,不远处确实有一排被刷成深色的小房子。

    苏游回头一看,不禁皱了皱眉:“这什么地方,怎么跟米斯星上那个军事基地——啊!”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整个身体往下坠,原来是刃皆虚一脚踩空,抱着他摔进了个地洞里,两个人滚了几级台阶才停下!

    刃皆虚没想到脚下还有坑,这一摔真是始料未及,幸好摔下去的时候他给苏游当了肉垫,才没摔坏他的宝贝儿。

    “没事吧?”他赶紧把苏游再抱了起来。

    苏游摇摇头:“都摔你身上了,一点事没有,你呢?”

    “好着呢,这地方并不深。”刃皆虚用个人终端照了照周围,发现这里其实不是什么地洞,而是个地堡。

    他往上看,地堡入口上是覆盖了厚厚的一层落叶,此刻被他们踩出了一个洞,透进了些微夜色。

    pontos满含歉意地说:“抱歉,陛下,方才没有顾得上扫描地下,是我的失误。”

    “算了,这倒算是个意外惊喜,进去看看。”刃皆虚拉着苏游站起来,两人都点亮了手电筒,往地堡里面走去。

    个人助理的资料包里没有这么久远的存档,他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但两个人对地堡这种玩意都非常熟悉,尤其是修建得如此粗糙及隐蔽的,肯定不是民用设施。

    越往里走,看到的东西越能证实两人的猜想。

    墙上挂着的全是用哈迪斯语写就的管理条例,一路看过来,刃皆虚和苏游已经确定,这就是个曾经的军事基地。

    哈迪斯的科技水平落后,这里被废弃了许久,两人没有怀着能从这里找到有用之物的期望,他们打开了空气交换机,非常好奇地在里面溜达,顺便进行安全检查,如果没有危险物,就不出去了,在这里过一夜也挺好的。

    地堡里有一个小型的兵器展览室,不知道是不是长官的个人收藏,里边存了各种各样的刀剑,从古欧洲到古亚洲,还有现代的击剑,零零总总不下二十把。

    刃皆虚从里边挑了把古华国式的,拿在手里掂了掂,苏游看他表情欣喜,问道:“比起你原来那把如何?”

    他指的是大魔头还是大魔头的时候用的那把,没能看见实物,还有点遗憾。

    “我那把是旷世奇兵,这个不过是个粗糙的工艺品,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

    但说归说,许是怀念自己的旷世奇兵,刃皆虚还是将这把剑带在了身上。

    苏游看他一身星际军装,手里拿了把古剑,明明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产物,在刃皆虚身上却丝毫也不觉得违和。

    人帅真是能扛造型啊!

    俩人沿着地下的通道继续往前走,转过弯去,面前突然豁然开朗。

    苏游一抬眼,当即怔住了,兴奋地扯了扯刃皆虚的袖子:“快看!”

    刃皆虚还端详着手里的剑,听到苏游激动的声音才抬起头,也被震惊了。

    他们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停机坪,而原本应该光秃秃的地方,居然还有一架机甲孤零零地停在那里!

    苏游欢呼雀跃地跑了过去,围着这款古老的人形机甲不住地打量。

    他们所在的泽尔塔星系目前所用的机甲早就不再是人形设计,而是各种更利于太空战的造型,顶多还保有人形变形的选项。

    看到这种古老造型,苏游很兴奋,总觉得像是走进了动画片里。

    “eros、pontos,快快检查一下这个东西还能不能用?!”他恨不得自己上手,但是被刃皆虚以安全原因制止了。

    pontos彬彬有礼地回答道:“皇后陛下,这里有备用发电机,如果您允许的话,我们可以给这架机甲充能,同时还可以将chiron安装在上面,由他来进行检测。毕竟他是为机甲而生的,这方面比我们要强得多。”

    如此一来那就更好了,苏游忙不迭答应。

    就在他和刃皆虚围着人形机甲打转的时候,eros和pontos已经把这地堡里的各种设备给搞明白了,两个ai瞬间接入了地堡的信号发射器,建立了更大的局域网,将chiron写了进去。

    等人形机甲通电联网之后,chiron迅速掌握控制权,在机甲内运转了起来。

    没过多久,苏游和刃皆虚便听到了他熟悉的声音:“尊敬的两位陛下,很高兴看到你们平安。”

    “谢谢你掉线之前为我们做出的安排,多亏这个我俩才能活下来。”苏游诚恳道。

    chiron声音很愉悦:“这是我应该做的。”

    刃皆虚跟着问道:“这机甲能用吗?”

    “有些小故障需要修复,修好之后可以使用。”chiron非常笃定地说,“乘坐这架机甲,两位陛下一定可以平安回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