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76 章 76 帝国宠后(23)免费阅读

第 76 章 76 帝国宠后(23)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番假惺惺的寒暄之后,戴维斯把苏游和刃皆虚一行请进了宫里的会厅,屏退左右之后,恳请埃苏把狄赫的叛徒本杰明带上来。

    本杰明私建军事基地、掳走艾优帝国未来皇后的事,埃苏早就让外交部跟狄赫帝国接洽过了,态度非常强硬,要求对方必须给出个说法。

    在电子视频信函中,刃皆虚有意暗示戴维斯,如果对方不能带领狄赫归顺艾优帝国,那么他有可能会帮助本杰明登上狄赫的皇位。

    这个提议本就是本杰明提出来的,pontos保留了当时所有的视频片段,可谓证据确凿。

    换了别的有脑子的英明君主,或许会考虑一下这事的可行性,但戴维斯不愧为著名的软蛋皇帝,居然真的害怕埃苏会这么做,在邀请埃苏访狄的时候,就已经透露出了归顺的意愿。

    因此,刃皆虚才会带着苏游来这里“访问”。

    本杰明不是走进会厅的,他是被装在便携医疗舱里被抬进来的。

    这几日在艾优帝国最高军事监狱里,他得到了来自陛下最高等级的“关照。”

    威尔斯安排了好几个拷问专家轮番上阵,用尽一切方法,陆陆续续从本杰明的口中掏出了很多东西,包括米斯星军事基地的一切相关情况、各种密电码和同行口令,以及亲王殿下所有的生意负责人和联络人,甚至他在别的星系的隐藏账户。

    除此之外,chiron破解了本杰明的个人ai助理,将狄赫帝国的宫廷防御方案和国防计划,连他们的星际布防图都已经弄到了手——毕竟本杰明是要想发动宫廷政变的,他所了解的情况,比埃苏派到狄赫的间谍知道得要多多了。

    总之,这次审讯的结果令刃皆虚非常满意,既惩罚了本杰明,又得到了非常有用的信息,简直是大获全胜。

    事实上,如果狄赫不肯就此归顺,根据从本杰明嘴里套出来的情报,艾优帝国能够轻松恭喜下狄赫的首都星,刃皆虚现在来“劝”,不过是不想多伤人命罢了。

    戴维斯站在医疗舱边,微微蹙眉,打量着里面这个他并不曾亲近过的兄弟。

    “放心,他不会死,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也能恢复得完好如初。”刃皆虚冷冷道,“怎么处置他,就看你自己的想法了。”

    “他到底是我的亲兄长,我怎么能看着他去死?”戴维斯轻轻抚摸着透明的舱盖。

    苏游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怨毒,果然,下一秒戴维斯又说:“他这辈子操劳太多,下半生还是安静修养吧。”

    皇家子弟难有真情,古人诚不我欺,苏游默默地想。

    刃皆虚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他无声地冷笑,随即问戴维斯:“上次我提议的事,你现在有最终的答案了吗?”

    戴维斯也没有废话,干脆利落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右手抚胸,恭敬道:“尊敬的陛下,狄赫愿意向艾优帝国称臣,谨以此事作为陛下与皇后大婚的贺礼,我,戴维斯,愿做帝国永远的忠臣。”

    苏游高兴地看向刃皆虚,大魔头此时一身军装,肩背挺直,特别有范儿,他双手背在身后,态度倨傲地对戴维斯说:“统一泽尔塔星系,是泽被万民的好事,你的决定是正确的。此后若你忠诚,我必不会亏待你。”

    “陛下是统一大业的天命之子,我愿永远追随陛下。”戴维斯仍旧保持着谦卑的姿态。

    密谈之后,戴维斯请刃皆虚和苏游去了政事大厅,在那里接受了记者的访问,公开宣布了归顺的决议,成为了当日最爆炸的新闻。

    归顺之后,刃皆虚会派兵进驻狄赫的首都星,也会派军队接管狄赫所有领星的军事防务。最初肯定会有一段互不信任的磨合期,但双方足够真诚、真正能做到上下一心,相信很快能够度过这段动荡的时光,迎来安宁与稳定。

    当然,狄赫的百姓其实并没什么想法,不管谁当皇帝,谁来统一,他们都会继续过自己的生活,不打仗才是全宇宙最好的事情。

    在回国的星舰上,刃皆虚和苏游坐在他们房间的沙发上,举杯相庆。

    “下一步最好是能尽快拿下哈迪斯,这样我们的星际国防线就能连成一片了,就算另外两个国家建立同盟,跟我们的实力依旧有很大的距离。”苏游开心地喝光了一杯红酒,脸上已经泛起红晕。

    刃皆虚拿起酒瓶,帮他把杯子斟满:“实不相瞒,登上星舰之前,外交大臣已经跟我汇报,说哈迪斯也表示了归顺的意思,等回国之后,我会跟对方皇帝通视频电话,稍后也让他来提亚星一趟,面对面商议。”

    “真的?!太好了!”苏游高兴道,“这真是我们大婚最好的礼物!”

    他激动地抓住刃皆虚握杯的手,与对方“咣”地碰杯,仰头一饮而尽。

    “宝贝,你说你是不是旺夫?”大魔头高兴地把苏游抱在腿上,仰头舔去了他唇角的微红的酒渍,“自从订婚之后,虽然遭遇了一些事情,但总体而言,一直停顿的统一大业突然就有了进展。”

    苏游从侧坐改为跨坐,看着他亲爱的陛下,笑吟吟地说:“你这是什么封建理论糟粕?我怎么就旺你了?凭什么要我旺你?这一切也都是你努力得来的。”

    “不能再喝了,你醉了。”刃皆虚看着他目光迷离的双眼,心里有些想法汹涌澎湃,只怕按捺不住。

    “我脑子清醒得很!只是有点头晕罢了!”苏游抱住刃皆虚的脖子,忍不住轻声吃吃笑了起来,“虚虚,我爱你。”

    很爱很爱你。

    刃皆虚鼻尖蹭着他的鼻尖,两人的酒气似乎都缠绵在了一起:“其实我……没有那么想当这个皇帝,也没有太想完成什么大业,我只是……想跟你结婚。”

    要不是必须要完成这个穿书任务,我才懒得管什么泽尔塔还是德尔塔星系呢。

    “噫……昏君!”苏游手指划过刃皆虚的鼻梁、鼻尖、人中,最后到了嘴唇,在他略薄的双唇上轻轻按压,醉醺醺地小声笑道,“嘘,不能让别人知道,传出去你的一世英名……就没了。”

    刃皆虚张口含住了他的指尖,轻轻一吮,又热又潮的感觉令苏游突地头皮发麻,把手指缩了回来。

    他在陛下衣服上擦了又擦,口中喃喃道:“其实……我也不想管什么星系,我想跟你在一起,想……想……”

    苏游突然把头扭到了一边,不说话了,刃皆虚扳过他发烫的脸,追问道:“你想什么?”

    “想和你上炕!嘿嘿!”

    刃皆虚倒吸一口冷气,再也受不了这家伙不自知的撩拨,仰头吻了下去。

    唇齿交融,缠绵悱恻,他已经尽力让这个吻平静一点,温柔一点,可是吻着吻着,双方都在不经意间变了奏,从小夜曲变成了奏鸣曲,慷慨激昂,攻城略地。

    “唔……”苏游的鼻端溢出一声长叹,轻轻推开了刃皆虚。

    小陛下的存在感太强了,小皇后也一样,这样下去肯定要走火的。

    不是,小皇后是什么鬼?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可刃皆虚箭在弦上,实在不想忍了,他抱着苏游放在大床上,把人翻了过去,倾身压上:“宝贝儿,我自助了。”

    “哈哈哈,helpyourself~”苏游晕晕乎乎地大笑,像条鱼一样地扭了扭,郁闷道,“大婚怎么还不到啊,我都等不及了……”

    再接下来,他就说不出话了,久违的浓重而甜蜜的桃与梨的香气填满了整个房间。

    其实他们出访狄赫帝国来回用了四天,回到艾优帝国的时候,离大婚只剩三天。

    礼服刚刚做好——其实就像苏游之前说的,男人的衣服好做,不像婚纱什么的还挺麻烦,但两人大婚的套装是纯手工制造,每一个工序都细致而精密,从打版到最后的定型,都一丝不苟,差不多也就十多天吧。

    于是苏游和刃皆虚刚回到宫里,就被埃米尔拉去试礼服。

    艾优帝国没有婚礼前新人不能见面的风俗,他俩是一起试的衣服。

    陛下是军人,安冉是预备役军人,这次他们的礼服基本是按照军礼服的造型来设计,整体深蓝色调,象征着夜空,下摆则是燕尾,显得端庄而大气,礼服上装饰了碎钻,象征星河万千。

    刃皆虚的肩章上五颗星,已经是最高等级,苏游的肩章上只有一颗星,还是这次跟本杰明作战之后,陛下给他加的。

    两人穿好长靴和所有配饰,站在镜子前互相打量,脸上都挂着色眯眯的笑容。

    *实在是太托人了,他俩本来一个高大魁梧,英俊潇洒,一个身型纤瘦高挑,相貌出众,现在穿上这身衣服,不光被对方迷倒了,也被自己迷倒了。

    苏游感叹:“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帅过。”

    “又瞎谦虚。”刃皆虚看着他,满脑子只想着把那身笔挺整齐的*给扒了。

    苏游目光从脚底往上打量刃皆虚,那腿、那腰,那脸,啧!

    无所谓了,反正三天之后,这都是我的!

    “夜枭?你有空吗?”他在脑海里召唤道。

    夜枭上线:“有何贵干?”

    “能不能给我和虚虚拍张照?”苏游盯着镜子里俩人帅气的模样,吸了吸口水,“还有我俩的婚礼,你能不能多拍几张,帮我们存着?”

    在文中肯定能拍不少,但是带不走,如果夜枭能给拍的话,那就太好了,将来可以留作回忆。

    只恨之前没想起来这茬,要是《希望之刃》和《远古召唤》也能拍照纪念就好了。

    夜枭很爽快地应了:“没问题,其实前两篇文里我也帮你们留了影。”

    “真的?!还以为你看我不爽呢,没想到你这么体贴。”苏游挺意外。

    夜枭:“……”

    毕竟是第一次带双人组,当然要留念了,这都不懂,真是的!

    “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下了。”他有些郁闷地说。

    苏游“嗯”了声:“你去忙吧,不打扰你了。”

    “哦,对了,祝你和刃皆虚新婚快乐。我送了你们一个礼物,等你们大婚那天,会放在你俩的床头柜里,到时候再查看吧,再见。”

    夜枭好像害羞似的,说完这句就飞快下线了。

    噫……这小伙子,还不好意思了。

    放在床头柜的,能是啥好登西?

    苏游不禁展开了联想。

    “想什么呢?”刃皆虚看他*,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嘿嘿嘿,好事。”苏游把夜枭说的话告诉了刃皆虚,大魔头神色立刻变得意味深长,“哦,我知道了。”

    苏游意外:“你知道?”

    “我跟他提过,需要一些……东西,枭枭果然细心。”刃皆虚眉头舒展,笑得很那个,捏了捏苏游的脸,“其实也没什么,我查过oga第一次被永久标记会有些痛苦,问他有没有能减轻痛苦的道具。”

    永久标记?道具?

    苏游感觉自己的脑子要炸了。

    “是什么东西?!”他着急地问。

    刃皆虚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当时只问他有没有这样的东西,他说去找找看,别急,新婚之夜就知道了。”

    “老子才不着急!”苏游脸红了,“最好别是什么古怪的玩意,否则你就跟你的新婚之夜吻别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