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77 章 77 帝国宠后(24)免费阅读

第 77 章 77 帝国宠后(24)
    猫不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礼服试好,婚礼的流程两人也都牢记于心,大婚前一天,婚礼彩排的时候,苏游见到了莉迪亚。

    这姑娘突然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整个人看起来跟以前很不一样。

    苏游有些好奇,要知道之前不管什么事,莉迪亚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形象上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却没有跟他说。

    “咦,怎么舍得剪掉这一头秀发——”他走向莉迪亚,正想调侃,突然眉头一皱,“你对腺体做了什么?”

    离得近了,他能够明显闻出来,莉迪亚那股若有若无、只有oga能闻到的信息素气味不见了。

    “先取出了oga的腺体,beta成形术还要过阵子才能做,看我恢复得还行吧?”莉迪亚笑道,“没提前打招呼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苏游无奈:“为什么要这么快摆脱自己的性别特征?就算剪短头发也不代表什么,这个你心里清楚。”

    “明白明白,再说我也没有不想做女性,只不过不想做oga罢了,剪头发不过是个形式——从头开始嘛!”莉迪亚端着手里的香槟,向他举了举,笑道,“宝贝儿,新婚快乐啊!”

    如果说苏游以前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女孩说不想再做女孩子,这次做过oga之后,他有了深刻的体会。那种时刻被注视、被当做猎物觊觎、被当做物品来品头论足的感觉实在令人觉得恶心。

    到这篇文中来,如果不是有刃皆虚护着,不是生活在六性平等的艾优帝国,苏游觉得那对自己来说一定是一场灾难。

    不过他明白莉迪亚的想法,她想做beta,是不想被信息素控制,既然这是她的选择,那作为朋友,就应该尊重。

    “谢谢你。”苏游张开双臂拥抱了她,“也祝你将来能过得幸福。”

    莉迪亚拍了拍他的后背:“放轻松,别这么激动,现在做腺体手术已经很简单了,我现在完全不影响正常生活。偷偷跟你说,闻不到alpha的臭味真的太好了!”

    苏游:“……”

    有一说一,有些alpha的味道确实挺难闻,比如本杰明,那气味直冲脑子。

    虽然大多数合法的alpha不会在不该释放信息素的情况下乱放,但oga天然对气息比较敏感,尤其他和莉迪亚那种血统比较好的oga,常常能闻到一些alpha身上飘出的淡淡味道。

    这对人的嗅觉简直是一种折磨。

    “好了,别抱着我了,你看陛下过来了。”莉迪亚笑道,“真是莫名其妙,明明我之前是个oga,不知道为什么陛下看着我也总露出一种防备的眼神。”

    苏游松开她,看着走过来的刃皆虚,笑道:“你不是说要跟我oo恋吗?他可能比较警觉吧。”

    刃皆虚走到近前,莉迪亚对他行了个礼,就迅速离开了。

    “她腺体出什么问题了吗?”陛下作为星系顶级alpha,对气味也很敏感。

    苏游把莉迪亚的决定告诉了他,刃皆虚讶异地挑眉道:“真是一个勇敢的人,佩服。”

    在进入穿书系统之后,他们遇到过不少优秀的女性,第一本里边的孙萌、椎名心、菲欧娜和艾斯黛拉自不必提,第二本里的吉问虽然存在感不高,但也是名有正义感、十分出色的女子,这里的莉迪亚,更让苏游感觉到灵魂震颤。

    她们的无畏精神都让人肃然起敬。

    “希望我们也能做到善良又勇敢。”苏游对刃皆虚道,“美好的品质与性别无关,适用于一切人类。”

    刃皆虚宠溺地亲亲他的额头:“我可是大魔头,跟善良没什么关系,你已经既善良又勇敢了。”

    “你才不是大魔头,那不是真正的你。”苏游不愿意听刃皆虚自我诋毁。

    他是被人放进那本书里的,他真正的身份是隋行舟。

    “我就知道,在你眼里我什么都好。”刃皆虚笑道,“跟我眼中的你一样。”

    彩排顺利完成,没有出什么差错,结束之后,两人就没什么工作了,主要任务是休息,好以最佳的状态迎接明天的婚礼。

    陛下暂停处理政务,带着苏游跑去郊区泡温泉。

    这个星球有一些特别的矿产,温泉的效果也比古地球的花样多,据说这里有一种温泉,泡完皮肤明显会又白又亮,整个人也精神焕发,而且听说温泉水渗入毛孔,会有一些纳米级的矿物质进入血管,调整血液循环,让人雄风大振。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也不能说得再透了!

    刃皆虚虽然言简意赅,但苏游看着他的眼神立刻就明白了。

    摔!这是什么不正经的温泉!

    苏游揶揄道:“你还需要振什么雄风?对自己这么不自信?”

    “那倒不是。”刃皆虚好整以暇,“只希望能锦上添花。”

    苏游:“……”

    泡的时候还是很舒服的,两人在一个直径三米左右的圆形私汤里,穿着泳裤,分头坐在了直线距离相距最远的地方。

    本来私汤这里不用穿衣服,可现在苏游怕俩人都裸着要出事,新婚之夜就在明夜,离得越近越难忍耐。

    刃皆虚自然也想避免擦枪走火,但是现在他后悔了,后悔不该跟苏游同一个汤,俩人就该各自泡不同的汤池,离得越远越好!

    现在他看着苏游被热汤熏得全身泛粉,犹如一片漂亮的桃花花瓣,令人就很想捏在指尖揉搓。

    在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刃皆虚就趟着水向苏游走过去。

    “你不要过来啊!”苏游尽可能往下沉,只露了个脑袋在外边,“回去你那边,跟我学,只露着脑袋就行!”

    他不知道自己像桃花瓣,只觉得刃皆虚像奶油巧克力,让他也想舔两口。

    噫……这温泉有毒!

    刃皆虚还是到了苏游旁边,刀山火海都过来了,一汪池水能挡得住什么。

    他紧紧搂住苏游,温热滑溜的皮肤相贴,苏游顿时就失去了抵抗力,软弱地说:“控制好你自己啊。”

    “冉冉,明天就大婚了,新婚之夜我有些紧张。”刃皆虚眸色暗沉,“现在能不能也排练一下?”

    苏游羞愤地闭上眼,心道,这人怎么什么借口都说得出来?!

    呐,排练还是排练了,反正以前也排练过很多次。

    双方都很沉溺于其中,而且都有了新的领悟,认为这次的排练收效甚好,明天正式演出肯定会效果更佳。

    回到不眠宫里,内侍官们已经准备好的一些工具,帮助两位陛下修手、修脚、修脸、修眉、做面膜。

    两位都是新郎,护肤程序就没有那么繁琐,走过这种基本的流程就行了。

    晚上就寝前,刃皆虚在寝殿外走廊,抱住苏游亲了又亲,恋恋不舍地说:“真希望一下子就能到明天。”

    “十二个小时,只有十二个小时了。”苏游仰头看着他,心里同样不舍又激动,“我们等了这么久,终于到了这一天。”

    刃皆虚把苏游拥进怀里:“我心跳得太快了,你听。”

    他只是让对方听自己有多激动,苏游却想到没了心脏的隋行舟,紧紧抱住了面前这个温热的身躯。

    心脏跳得无比有力的身躯。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将来会很幸福。

    第二天上午八点钟,苏游被内侍官唤醒,洗澡、洗漱,吃饭,然后做发型、穿礼服,打扮好之后,被带出了卧室。

    “陛下呢?”他忍不住问道。

    陪着他的内侍官笑道:“陛下去礼堂那边了,他要先去接见一些重要来宾。”

    艾优帝国皇室不信宗教,因此典礼不会有任何宗教性质,只会在礼堂举行。这次,狄赫和哈迪斯,两个已经归顺的帝国国君前来参加婚礼,出于礼貌,埃苏陛下要先去打个招呼。

    苏游原本想给刃皆虚出主意,可以借着这次婚礼邀请福玻和克瑞斯帝国的皇帝前来参加,顺便搞点小动作,把他们给扣住,“和平”统一。

    但他转念一想,一来不想让自己和刃皆虚的婚礼掺杂任何杂质,二来,另外那俩国皇帝也不是傻子,肯定不来,哪能那么好就中计。

    嗐,苏游,宫斗权谋啥的就别想了,以前你就不行,现在肯定还不行!

    他被内侍官带着到了礼堂附近的休息厅,莉迪亚已经换好礼服等在那里。

    傧相礼服的事情苏游没有过问,现在看见,才意外发现莉迪亚穿的是一套白色西装,而非裙子。

    在苏游的固有认知里,女孩子在重大典礼上自然是要穿裙子的,但很显然,安冉不应该这么想,因此苏游没有表现出震惊,满面惊喜地称赞道:“这套礼服真好看。”

    莉迪亚看到今天的安冉,那才叫一个惊叹,冲上来拉着他的手转了好几圈:“冉冉,你可真是太帅了!幸亏你的丈夫是陛下,否则肯定会有很多人为你打破头!”

    “哪有那么夸张。”苏游心里喜滋滋的,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好看,也就没过多谦虚。

    莉迪亚捏了捏他的手:“紧张吗?”

    “有点。”说不紧张是假的,毕竟今天是真·万众瞩目。

    莉迪亚安慰道:“没事,陛下在呢,你紧张的时候,只要看他就行了。”

    “嗯。”苏游点点头,“谢谢你今天来陪我。”

    “冉冉!”

    门开了,安文森和米娟也都穿着礼服冲进来。

    皇家婚礼不同于平民,为了保证安全,婚礼流程上就不会有“接新郎”这一项,因此今日婚礼,新郎的父母是被人接进宫里来会合的。

    “爸爸,妈妈!”苏游冲过去跟他俩拥抱,虽然昨天彩排时已经见过面,但今日不同昨日,在看到父母的这一瞬间,他的眼圈就红了。

    米娟抽出纸巾给他擦眼泪:“大孩子了,都要结婚的人了,别哭。”

    安文森在旁边嘿嘿直乐:“这孩子,一激动就爱哭。”

    跟父母聊了一会儿天就到了举行婚礼的时间,一个内侍官带着米娟先去了礼堂,留下安文森要带安冉入场,莉迪亚跟在后面陪他。

    婚礼正式开始时,苏游手里拿着一束简单而精美的花,跟着引领他的工作人员,与父亲肩并肩地走在通往礼堂的走廊上,心脏已经快从嘴巴里跳出来了。

    他听着皮鞋走在木地板上的声音,一下一下,内心十分雀跃——这就是通向幸福的脚步声啊。

    不知道等在礼堂的刃皆虚,是否与他一样心情激动呢?

    等苏游一行人到了礼堂门口,管弦乐团开始演奏艾优帝国的婚礼赞歌,在浪漫优雅的乐声中,苏游看到了站在红毯另一端的刃皆虚。

    他的陛下穿着与他相配的礼服,带着满脸幸福的笑意,在不远处等着他。

    “儿子,走吧?”

    安文森慈祥地看了眼苏游,苏游向他轻轻一点头。

    安冉不是女儿,不用挽父亲的手臂,两人肩并肩地向红毯那端走去。

    苏游一直望着刃皆虚,脸上无法抑制地露出笑容,他没有看脚下的路,两人视线一直相连,看彼此越来越近。

    最后,刃皆虚突然跳下台阶,急切地走到苏游面前,令全场所有宾大为震惊。

    苏游吓了一跳,小声道:“你干什么?”

    “对不起,伯父。”刃皆虚这话虽然是对安文森说的,但是眼睛一直看着苏游,“最后那几步我等不及了,您能不能在这里就把他交给我?”

    安文森哈哈大笑:“当然可以,我看冉冉也等不及了。”

    他拉起苏游的手,又拉起刃皆虚的手,将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刃皆虚立刻就紧紧握住苏游。

    “陛下,这是我最疼爱的独生子,将来就是你的另一半了,希望你能够尊重他,爱护他,祝愿你们相爱一生,白头到老。”安文森认真地说。

    苏游眼眶红了:“爸,我会幸福的。”

    “父亲,我会比爱我自己还要爱他。”刃皆虚认真道。

    安文森点点头:“好,去吧。”

    刃皆虚拉着苏游的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两两相望地走到了红毯尽头,站在了典礼台上。

    “亲爱的,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惊喜。”刃皆虚不想在婚礼上叫别人的名字,便用这个最常见的称呼代替,“相信我们有着生生世世的缘分,这一辈子不够,我要永生永世做你的爱人,永远爱你、敬你,做你最忠诚的伙伴和伴侣。”

    苏游此刻心潮澎湃,他紧紧握着刃皆虚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地说:“虚虚,幸好我没有错过你,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誓言,但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以此来证明我对你的爱。我爱你,永远。”

    花童为他们送上戒指,两人接过对戒,各自为对方戴上,还没等司仪开口,刃皆虚就一把将苏游拉进怀里,深深吻了下去。

    在被宾的欢呼和乐声淹没的那一刻,刃皆虚低声在苏游耳边说:“我爱你,苏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