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78 章 78 帝国宠后(25)免费阅读

第 78 章 78 帝国宠后(25)
    转载请注明出处:..>..

    典礼结束后,皇帝和皇后乘坐着一辆复古的热气球在提亚星闹市区缓缓飞过,接受市民们的祝福。

    刃皆虚和苏游全程手牵手,一秒钟都没有放开过。

    埃苏陛下的群众基础很好,再加上最近有两个帝国归顺,称得上极大的成就,百姓对他更加支持,自然爱屋及乌,也很喜欢这位皇后陛下。

    这环游的一路上,迎接他们的都是热情的欢呼和美好的祝愿,还有人大喊让皇后快些生育一个小皇子的。

    苏游:“……”

    他尴尬地看向刃皆虚:“你怎么想?”

    “这事儿看你。”大魔头坏笑,“我又没这个能力。”

    苏游犹犹豫豫地说:“也不是不行,体验一下也挺好。”

    “真的?太好了!”刃皆虚激动地捧着他的脸狠狠亲了一口,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虽然不是必须的,但能拥有我俩的骨肉,真是一种幸运。”

    苏游心想,呵呵,alpha都是大猪蹄子。

    折腾完这些,就到了中午的宴会,下午还要一起正式接见外国政要,总之一天时间匆匆而过,直到晚宴后,两人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不眠宫。

    但这并没完,还有一个程序,用中国古话就叫“拜见列祖列宗”,只不过在艾优帝国,叫做“瞻仰先人遗容”,实际上也就是把新加入的家庭成员带给以前历代皇帝皇后看看,走个过场。

    先贤展示大厅里挂满了艾优帝国历代君主及皇后的照片,其中也不乏男皇后,刃皆虚带着苏游,听着埃米尔念介绍,两人都听得昏昏欲睡。

    最后,埃米尔道:“接下来,等我出去之后,两位陛下可以向先帝后们许下自己的愿望,先人们灵魂不灭,会通过宇宙之神庇佑我们。”

    苏游心想,什么?怎么保佑?这些人要出来诈尸吗?

    埃米尔走出这展示厅,把大门一关,厅内为了凸显天花板上的星空图,等光本来就不怎么亮,现在显得阴沉沉的,有点吓人。

    “别怕,有我在呢。”刃皆虚拉过苏游,轻轻吻了吻他的唇。

    被这么多照片看着,苏游有点别扭,推了推他:“别——”

    这个时候,突然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从四周响起:“埃苏,安冉,恭喜你们今日缔结婚约,成为精神契合的一对伴侣。”

    苏游和刃皆虚惊恐地四下张望,没有看到任何人,刃皆虚紧紧拉住苏游的手,大声道:“你是谁?!”

    “我就是传说中的宇宙之神。”那声音笑笑,“怎么,你们不欢迎我吗?”

    苏游简直无语了,上一篇文有个没躯体的中二世界之神,这一篇还真有一个怪里怪气的宇宙之神。

    人的想象力真是无穷的。

    刃皆虚吃惊地看了看苏游,对那声音说:“原来你真的存在?你现在是要给我们指引吗?”

    “是啊,我会助你们尽快统一泽尔塔星系。”宇宙之神庄严道,“但你们都要听我的指挥,不能擅自违背我定下的规定。”

    苏游疑惑:“还有规定?”

    “当然,做任何事,都要遵循规则。”宇宙之神说道,“不过,规则也很简单,只有一条。”

    “就是在目标达成前,两位不许永久标记。”

    苏游和刃皆虚瞪大双眼,异口同声:“凭什么?!”

    “宇宙之力需要两个独立的个体来共同承担,一旦永久标记之后,oga就成了alpha的附属——不是人格意义上的,而是指生物意义。”宇宙之神振振有词,“你俩必须要保持生物上的独立才行。”

    听了这话,苏游和刃皆虚俩人只觉得匪夷所思。

    什么玩意?!这是认真的吗?为什么从逻辑上感觉不通呢?

    刃皆虚不解地问:“不标记的话,我和冉冉怎么灵肉合一、共同承担宇宙之力?如果需要保持生物性上的独立,岂不是跟谁都行?”

    “呵,你个alpha,其实就是想标记oga吧?”宇宙之神讥诮地说。

    刃皆虚:“……”

    我想跟我喜欢的人困觉怎么了?!天理不容吗?

    苏游举了举手:“那什么,其实我也想被他标记,我俩是真心相爱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宇宙之神道,“安冉,你携带能够唤醒宇宙之力的基因,我能感应到你心里的爱意,在你和爱人结婚之后,我才会现身,赐予你们力量。而你们必须为了这个力量而暂时控制不去标记对方,我相信在真爱的前提下,你们完全可以做到。”

    “这其实也是对你们爱情的考验,考验过后,灵肉合一才更加的美妙,不是吗?”

    苏游听着内心非常绝望,不,我做不到,为什么要考验,你都感应到我心里的爱意了,还考个屁?!

    刃皆虚表情同样生无可恋,想自己忍了这么久,终于忍到这一天,你告诉我还要忍?!还有没有天理?!

    “要是我俩结婚前就永久标记了呢?”他问道,“现在你还会出现吗?”

    宇宙之神答道:“自然不会,因此安冉的那位曾曾曾曾祖父并没有能获得这个力量。以前很多其实携带这个基因的oga都不太知道这个要求,在婚前便与被人彻底标记,无法获得宇宙之力,是以很多人才以为宇宙之力只是个传说。”

    好吧,不仅必须得忍耐着不能标记,还意外得知了安冉曾曾曾曾祖父的隐私,真是一个欢乐的夜晚。

    苏游和刃皆虚两人简直快要郁闷死了。

    “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宇宙之神说,“要么,选择永久标记,自动放弃获得宇宙之力的资格,要么,就按我说的去做,忍过这段时间。”

    刃皆虚冷静发问:“需要忍多久?”

    “这个取决于你们。”宇宙之神道,“我这次的使命是来帮你们统一泽尔塔星系的,如果你们使用宇宙之力得当,尽快统一的话,到时候我功成身退,你们就可以永久标记了。”

    呵呵,所以现在是要走设定了吗?!苏游心里冷笑,该死的作者,文坑了,这么沙雕的设定居然还能生效,真是……我真是@##¥¥%!

    刃皆虚无奈道:“需要现在就决定吗?”

    “你可是艾优帝国的皇帝啊?!这么没有事业心吗?就为了要标记你的oga,决定放弃统一大业?”宇宙之神的语调既意外又讽刺。

    苏游:“……”

    这个什么神,能不能不带情绪做事?为什么这么像人类?

    他恼火道:“我家陛下怎么没有事业心了?他只是问你一句,你揣测这么多干什么?”

    听苏游出言维护自己,刃皆虚十分欣喜,捏了捏他的手。

    宇宙之神无奈道:“我可以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考虑,明天的这个时候,你们还来这里,告诉我你们的决定。”

    “必须只能在这里吗?”苏游问道。

    “别处太嘈杂和污秽,这里最为洁净安宁。”宇宙之神说,“我喜欢在这里,怎么,不满意?”

    苏游a刃皆虚:“……”

    行,您是宇宙之神,您最大,我们愚蠢的人类不敢说话。

    怀着重重心事回到了寝殿里,苏游和刃皆虚并排往床上横着一躺,连礼服都懒得脱,只觉得身累加心累,话都不想说。

    不愿动嘴,就在脑子里说说话吧,苏游没好气地把夜枭叫了出来:“枭枭,你来解释解释,这设定是真的吗?!”

    “设定只说了宇宙之力,没有很详细,毕竟作者都坑了。”夜枭冷静回答。

    刃皆虚就不能冷静了:“既然如此,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夜枭声音听起来有些幸灾乐祸:“你问苏游啊!”

    苏游突然想起来,在米斯星军事基地那里,面对本杰明,他自己胡扯的那些关于宇宙之力的东西。

    淦?!难道是我坑我自己?!

    “不是吧!我胡扯的系统也采用?!”苏游一骨碌坐了起来,“你们能不能认真点?!”

    “我在第一篇文里就说过,你们的行为举止都会微小地影响着剧情的走向,忘了吗?这篇文已经坑了,那你们来到这里,对剧情影响就更大了。”

    “目前的文本中没有关于宇宙之神及其力量的描述,自然就会参考你的那个理论。”夜枭掩饰不住声音中的窃喜,“是你自己说,获得宇宙之力要靠血统和真爱,没说要彻底标记啊!”

    苏游气得在床上打滚:“我没提彻底标记,但也没说不能彻底标记啊!我不干!你们这是钻空子!”

    刃皆虚也出离愤怒了:“枭枭,系统这是故意的吧?!”

    “呐,系统跟你们的那个什么生活也没仇,故意这个干什么?”夜枭觉得这锅不能让他那尊贵的系统背。

    苏游冷笑:“系统就是见不得我们俩过得好吧!”

    夜枭无奈道:“你们就忍忍呗,有了宇宙之力,能够尽快统一泽尔塔星系了,不好吗?”

    苏游看看刃皆虚,心想一点也不好,本来还想多在这篇文里赖一阵子呢,现在突然就要拉进度条,不!开!心!

    “行吧,我们好好考虑。”刃皆虚跟夜枭说,“没事了,你先下线吧。”

    夜枭说了两句好听的就下了线,苏游还在陛下宽大的床上来回翻滚。

    “我不干!我要洞房!”他烦躁道,“老子要洞房!”

    刃皆虚翻身压在他身上,按住他的手:“别翻了,一会儿该头晕了。”

    苏游翻得气喘吁吁,又委屈又气恼,仰头看着刃皆虚,居然有点想哭。

    他抱住大魔头的脖子,一个翻身压在对方身上,恼火地吻了下去。

    刃皆虚知道他心里堵得慌,自己何尝不是非常失望,天知道他有多想要苏游,多想和他真正结合。

    他也带着怒气回应着苏游,两人吻得疯狂,不顾一切地扯着对方身上穿得整整齐齐的结婚礼服。

    可惜礼服实在太繁琐,里三层外三层,料子也结实,扯都扯不烂,他俩互相给对方解了半天扣子,才将将把外套、马甲和领带都弄下去,只剩下最后一层衬衫,气喘吁吁地对视了一眼,突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刃皆虚抱住苏游:“别生气了,气坏了身体我心疼。”

    “唉……咱俩就像吃不到糖闹脾气的小孩,真是幼稚。”苏游恼火,“但我真是不该胡说八道。”

    “那会儿你也是为了转移本杰明的注意力,是在自保,又不是耍嘴炮,别自责。”

    苏游靠在刃皆虚的怀里,贪婪地感受着大魔头枕头一样的胸肌,眼泪就快从嘴巴里流出来:“呜呜呜……”

    “宝贝儿,你要是想,我们就做,大不了不要这个宇宙之力,咱们还能多待会儿。”刃皆虚轻声道。

    苏游摇了摇头:“不行,不靠这个,未来或许还有变数,万一最后导致任务失败就得不偿失了。而且为了彻底标记就放弃宇宙之力,这对埃苏陛下的名誉有损,不好。”

    “我又不是……我又不在乎这个。”刃皆虚亲了亲他的额角,“我只希望你开心。”

    苏游仰头,也在他的下颌亲了一口,笑道:“今天能跟你结婚,我已经很开心了,陛下。”

    “我也是。”刃皆虚弯起眼角,然后又很认真地问他,“你决定了?”

    苏游点点头:“嗯,决定了,我们一定能忍住的,再说别的纾解办法也不是没有,没那么难捱。”

    刃皆虚看着他的眼神逐渐暗沉:“确实还有很多别的办法。”

    “对了!”苏游突然挣脱他,撅着*去够床头柜的抽屉,“我要看看枭枭送给我们什么礼物。”

    看着那挺翘的小*,刃皆虚只觉得嘴巴发干,狠狠地咽了咽口水。

    苏游从抽屉里找出一个小纸盒,打开一看,像是一枚栓剂:“说明书上说,永久标记之前,先将栓剂推进……能减轻疼痛,提升舒适度……”

    他声音越来越小,脸越来越红,突然感觉刃皆虚抱着他的腰把他往后一拖:“哎!”

    刃皆虚把苏游再度压在了身下,声音也变得喑哑:“宝贝,昨天你帮了我,今天我让你舒服。”

    “不用……”苏游突然开始害羞,下意识地推他的胸膛。

    刃皆虚把他的两手按在床上,吩咐道:“pontos,只留一盏夜灯,关好门窗,然后下线。”

    “是,尊敬的陛下,祝您和皇后陛下新婚愉快。”

    偌大的寝殿内,蜜桃与梨的香气再度甜蜜地交织在了一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