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80 章 80 帝国宠后(27)免费阅读

第 80 章 80 帝国宠后(27)
    ()  大魔头来势汹汹,那眼神好像要吃人,看得出来是真憋坏了。

    苏游推着他的胸口,有点惊慌:“哎!还没问过宇宙之神,而且这玩意放了三个多月,会不会过期了啊?!”

    “怎么可能,夜枭给的东西,还能过期?”刃皆虚低头吻他,缠绵好一会儿才放开,“星系已经统一,我们再也用不到宇宙之力了,不用再问那个‘神’——怎么,你不想吗?”

    想当然是想,可是突然这么着,苏游莫名有点害怕。

    毕竟在现世里他都还没那个过,现在身为oga,好像更可怕,也不知道这个栓剂管不管用啊……

    “我也想,但是……”

    苏游话还没说完,嘴巴又被大魔头给堵上了。

    这次的吻侵略性更强,看得出来刃皆虚这次势在必得,连信息素都变得十分浓郁。

    苏游总觉得最近他的吻技好了很多,自己一挨亲,就会被亲得头晕脑胀,毫无还手之力。

    亲着亲着,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起了反应,后颈的腺体火烧火燎的,似乎也在渴望着对方。

    只是苏游莫名其妙不能放松,虽然他也很陶醉于目前的亲吻,可就是无法全情投入。

    刃皆虚也感觉出来他不对劲,强忍着想要进一步的想法,松开了他。

    “宝贝儿,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紧张?是因为担心成结会疼吗?”大魔头亲了亲苏游的手指,“我保证,要是你觉得疼,我立刻就停下来。”

    苏游连连摇头:“何必呢,那多残忍。我就是觉得现在还没做好准备,不如……等我情潮期到了再说?那个时候的身体状况或许更适合。”

    他的情潮期现在全靠刃皆虚的临时标记度过,每次都没有痛苦,还会觉得特别幸福。

    “这倒也是,那会儿你的身体或许更容易接纳我。可是情潮期的话……很容易怀孕。”刃皆虚垂着眼睛,长睫毛挡住贼光闪烁的眼神,“你想好了吗?如果不想的话,我找御医弄点安全的避孕药。”

    苏游突然就觉得心累,唉,本来应该想干就干,现在怎么平白多了这么多顾虑,大男人叽叽歪歪的太不爽快了!

    “想好了。”他点头道,“我想好好享受这次永久标记,等到身体最合适的时机正好,避孕药不用了,要真的怀……了,那就……怀吧。”

    不在abo设定的文里,还没办法体验一把怀孕生子的感觉,既然赶上了,咱也就试试,再说怀的还是和大魔头的娃,自己的亲生崽,在现世俩男人是不可能生孩子的,现在就当弥补这个遗憾了。

    就是……这娃生了,能带走吗?

    到时候我和虚虚走了,留下娃一个孤孤单单,多可怜啊……

    刃皆虚没有苏游想那么多,他只是勾了勾对方的手指,卖惨道:“那咱就定在你这一次的情潮期,不能再拖延了啊!虽然御医知道我俩是因为宇宙之力的缘故不能永久标记,但是现在统一大业已成,还总拖着,他肯定会觉得我有问题。这样我多没面子?!”

    “嘁,大猪蹄子,就顾着你的面子!你就不考虑我要承受什么?!”

    苏游胸口突然涌上一股邪火,丢下这句话,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怒气冲冲地背对刃皆虚躺着了。

    咦……怎么感觉有点不对?我为什么会这样?

    是不是过分代入oga的感情了?但愿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能尽快出戏。

    刃皆虚也是一脸茫然,瞅着苏游气鼓鼓的背影,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呐,只要苏苏生气,说明我就是有错,别问为什么,哄就对了。

    “宝贝冉冉……”暴君陛下黏黏糊糊地隔着被子抱住苏游,吻了吻他的耳朵,“我错了……你什么都别怕,到时候我一定会很温柔。”

    苏游在心里想,哼,狗alpha,到时候你根本控制不住你寄几!当我没看过性教育影片吗?!还骗人!

    他气愤地浑身一扭,把刃皆虚给怼开了。

    大魔头:“……”

    oga的心我看不懂!

    苏游的情潮期就在两周之后,这两周他莫名其妙焦虑得厉害,几乎连工作都做不下去。

    现在他还在帝国机甲研究院做研究员,已经着手开始开发chiron更高级的功能,即便这款人工智能已经无敌了。

    只不过莉迪亚已经离开了研究院,自告奋勇地跑去了以前的福玻帝国做驻军。她现在已经是一名beta,再也不用受信息素的困扰,看得出来过得非常开心。

    苏游每天只能通过视频电话“骚扰”自己的好朋友。

    莉迪亚一语道破天机:“冉冉,你这是永久标记焦虑症。”

    “啥玩意?”苏游一怔,他怎么不记得还有这个。

    莉迪亚笑话他:“嗐,你这种性格比较强悍的男性oga都不觉得自己会害怕永久标记,所以才不关心这方面可能产生的心理问题,自然不记得了。”

    “那我该怎么办?”面对好友,苏游也不假装没事,诚恳发问。

    “找心理医生聊聊,多看些相关书籍让自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做些能让自己放轻松的事,以及,跟陛下说一说心里的困扰。”

    苏游心里当即就否决了这最后的提议,开玩笑,跟刃皆虚嘤嘤嘤吗?太丢脸了,我不干!

    莉迪亚看他眼珠转来转去,就知道他未必听话,肯定自有主意,便也不多劝,转而道:“别担心,据说跟相爱的人永久标记,最那个什么的时候会产生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感,你跟陛下这么恩爱,到时候一定会非常快乐。”

    苏游想象了一下她所说的这种“快乐”,脸颊不由自主开始发烫。

    “哦对了,冉冉,你要是不想怀孕的话,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莉迪亚嘱咐道。

    苏游犹豫了一下:“我……决定顺其自然。”

    莉迪亚瞪大眼睛:“什么?你说真的吗?我的天!以前你可是坚决不想生孩子的!啧啧啧啧,坠入爱河的oga真是毫无原则啊!”

    好在莉迪亚那边要去忙工作,没有跟他多扯,苏游才算逃过了一劫。

    他慎重考虑后,觉得要跟刃皆虚拥有一个美好的第一次,确实需要解除心里的担忧。

    于是苏游找了心理医生沟通,又看了很多书,慢慢状态好了很多,想到最初惊吓过度的自己,还觉得挺好笑。

    哎,这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很有趣。

    这两周里,刃皆虚表现得很正常,没有给苏游任何压力,只是到了他情潮期的前一天晚上,把他接到了上次婚前俩人一起泡过的温泉山庄。

    苏游顿时明白,那温泉有点催那什么的意思,或许在私汤里那啥,会更放松,也会……嗯,更有兴致。

    情潮期第一天,苏游一直没有出现症状,但刃皆虚担心他随时会发作,便也不敢带他走远,两人一直都在山庄房间里待着,做个*,玩会儿游戏打发时间。

    他们住的房间自然是最大最豪华的,房间内就有一个巨大的浴缸,温泉水直引,只要苏游开始有反应,刃皆虚就会立刻把人扒了带过去。

    当然,alpha也能释放信息素,导致oga强制出现情潮期反应,但是大魔头怎么舍得“拔苗助长”,这一整天都表现出十足的耐心,安静等待。

    吃完晚饭,俩人凑在沙发上看节目,苏游恶作剧地怼了怼刃皆虚的肩膀:“嘿嘿,我到现在还没那个,你是不是等着急了?”

    “怎么可能,你早晚要被我吃掉,我才不急。”刃皆虚好整以暇道。

    苏游心里狂笑,还“不急”,今天你看我后颈几次我能不知道?那眼神都快憋*了!

    都是男人你骗谁?!

    刃皆虚确实有点等不及,他觉得自己这辈子还没这么焦躁过,虽然现在眼睛盯着面前的全息电视屏,可上边演的什么他完全不知道,注意力全在苏游那边,以及自己的鼻子上。

    只要一闻见信息素,他就行动。

    谁知苏游突然扑了过来,把他压倒在了沙发上。

    刃皆虚心里一哆嗦:“你要干什么?”

    “你。”苏游简短道,然后贴在他的唇上说,“亲亲我呗,我等不急了……上次我不是和你亲了之后就开始了吗,你试试?”

    刃皆虚这还犹豫啥,张嘴就含住了苏游水润的双唇。

    苏游完全没有发觉,自己像个磨人的小妖精,抱着大魔头不断索取,但这个吻确实有效,两人缠绵没多久,厅里就像打翻了蜜桃果酱,甜蜜而浓郁的果香登时将他们包裹起来。

    刃皆虚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松开苏游,发现他的脸又红又烫,惊喜地问:“冉冉你是不是……”

    “嗯……”苏游迫不及待地低头去吻刃皆虚,用行动回答他。

    大魔头兴奋坏了,确认裤子口袋里那枚栓剂还在,抱住苏游翻身就下了沙发,进了浴室。

    他长腿踢上门,把苏游放在浴缸边缘,一手小心护着,另一只手去开水龙头。

    苏游这会儿已经头晕脑胀,他觉得自己好像没了脊梁骨,身体软成一滩泥,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像藤蔓一样缠在刃皆虚身上,或者融进他的身体里,与他合二为一。

    “哗哗”的水声当中,刃皆虚站在浴缸边,小心翼翼地抱着苏游,本想帮对方*服,但苏游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贪得无厌”地吻着他,唇舌纠缠。

    刃皆虚一边与他亲吻,一边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装着栓剂的小盒子,摸索着放在浴缸的台子上,然后去解苏游的腰带。

    谁知这个时候,这个大脑已经掉线的家伙,搂着他的脖颈就往后倒去。

    刃皆虚本就弯着腰,重心靠前,苏游这么拽他,只听“哗啦”一声,两人便跌进了水里。

    “祖宗!”刃皆虚下意识地护着他的后脑,“摔坏了头可怎么办?!”

    浴缸很大,苏游的脑袋倒是撞不到另外一边,里面的水也差不多有六分满,稍微有点浮力,幸好刃皆虚护得及时,苏游只是喝了一口温泉水,并无大碍。

    他“噗”地把水喷出去:“我是一条鲸鱼~”

    刃皆虚:“……”

    这看来就是摔坏了吧!

    大魔头跨跪在浴缸里,一只手还得捞着苏游,这娃目前是一点力气都不用,身娇体软直往下坠,目光迷离地看着他,口中喃喃地叫:“老公……”

    刃皆虚被这声喊得头皮发麻,可现在苏游几乎是要平躺在水中,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苏游伸手抓住他的领子,用力往下一拽——

    苏游沉到水下,刃皆虚的脸也浸在了水中,两人在温泉里下意识地屏息,亲密无间地接吻。

    自此,浴室里水波的哗啦声就没有再停过,蜜桃和梨子的信息素气息前所未有的浓烈,浴缸里多了两条快乐戏水的鱼儿,不管怎么扑腾,两条鱼始终紧紧相贴,彼此相连。

    苏游这次情潮期,可以称作皇帝皇后陛下最“荒淫”的一段日子,他俩整日全被信息素把持,一会儿是鱼,一会儿是禽兽,总之就没做过人。

    最不做人的就是大魔头,还说温柔,呸!又凶又霸道,还很强硬,害得苏游整天嘤嘤叫。

    当皇后陛下情潮期过了,离开温泉山庄,回不眠宫见到其他内侍官和大臣的时候,两人突然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过去的几天真是羞耻又快活!

    永久标记过之后,苏游感觉和刃皆虚之间的感情有了一个质的飞越。

    之前他们已经够心心相映的了,现在那种亲密的感觉,就像两人已经变成了一个,不用眼睛看,只凭气息和直觉,就能判断对方所在何处。

    信息素的存在无疑是把双刃剑,产生压迫感的时候会令oga痛苦不堪,但真的情到浓时,又比身为普通人时更加能体会到那种灵肉合一的愉悦。

    已经互相标记的两人彼此互为归宿,只要闻到对方的气息,就觉得温暖和安全。

    一切比想象中还要美好,如果这是一场梦,苏游情愿永不醒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