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81 章 81 帝国宠后(完)免费阅读

第 81 章 81 帝国宠后(完)
    ()  有了那栓剂的帮助,苏游整个过程当中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他下意识地打开自己,愉悦地接受刃皆虚与他合二为一。

    刃皆虚终于跟此生最爱灵肉相融,并在他的身体里,埋下一颗小小的种子。

    过去的几天“君王不早朝”,刃皆虚一回宫就投入了政务当中,毕竟刚刚统一泽尔塔星系,很多琐碎的事情都要处理。

    苏游休息了几天,也回到研究院上班,两人各忙各的,日子平静而快乐。

    只不过刃皆虚也偶尔觉察到苏游情绪不太对,好像很容易急躁,但陛下缺乏相关认知,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当对方工作上不太顺心。

    一个月之后,皇后陛下做了个体检,得到了个令不眠宫上下都欢欣鼓舞的结果——他怀孕了!

    “冉冉!”刃皆虚得知这个消息,立刻往寝宫赶来,因为苏游被御医要求卧床休息。

    陛下很想扑过去抱住自己的小娇妻狠狠亲吻,但被旁边御医的眼神一扫,立刻就不敢动了,唯恐伤及胎儿。

    他坐在床边,握住苏游的手,激动道:“真是太好了!我们就要拥有自己的骨肉了!”

    苏游神情冷淡,“哼”了一声:“为什么alpha不能生孩子,凭什么oga要遭这个罪?”

    刃皆虚:“……”

    他不解地望向一旁的御医,御医垂下眼,对陛下摇了摇头,那意思就是“别问”。

    好好安抚了苏游之后,刃皆虚和御医离开寝殿。

    “冉冉的脾气怎么突然变了?因为怀孕吗?”这也太夸张了吧!

    御医叹了口气:“受激素影响,皇后陛下的情绪起伏比较大,陛下这段时间好好照顾他,千万别惹他生气。”

    刃皆虚点头应了,又问:“所有oga都这样吗?”

    “确实都这样,但……”御医为难道,“仪器显示,皇后陛下的反应比别人都要强烈好几倍,因此对情绪的影响也更夸张,之后随着胎儿的成长,他的情绪波动也会更加显著……”

    刃皆虚担心道:“有多显著?”

    稍后他就明白了。

    之前那个说话做事都很讲道理,很少发火,特别冷静有耐心的苏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心情喜怒不定、一秒钟情绪可以发生八次转折的糙汉苏游。

    这状态一下子把刃皆虚给搞懵了。

    大魔头没有照顾过孕妇,自然更没有照顾过孕夫,即便他抽空看了很多相关书籍,看到苏游的时候,还是会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苏游前几个月孕期反应有点重,除了孕吐、没有食欲之外,整个人性格都变了。

    他不爱洗澡,也不爱刮胡子,头发也不许人碰,似乎这些毛发都是他的安全感,一剃掉就像失去了什么保护膜似的。

    但不洗澡对身体不好,对胎儿更不好,苏游为了宝宝着想,勉为其难天天冲一下,头发胡子是坚决不能动。

    好在oga体毛不重,他胡子没长多少,几个月下来不过是一层厚厚的胡茬,但头发就已经能扎成小辫了。

    刃皆虚不知道怀孕竟会令人改变这么大,联系到自己易感期的反应,他能够知道其实这个时候的苏游自己更难受,因此在安全、健康的前提下,苏游想怎么样他都尽可能地去包容,信息素的安抚就没有断过。

    苏游一开始还能发觉自己性格的变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自己先适应了,或者说,被激素主导了。

    这对他来说算是件好事——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却无法自控,那才是痛苦,要是浑然不知,也算能傻得幸福。

    刃皆虚看到苏游呕吐、食不下咽的时候,十分揪心,但他也不想劝苏游为了孩子勉强多吃。对他来说,孩子虽然重要,可苏游更加重要,他不想在对方在身体上遭受痛苦的时候,还要在精神上感觉*迫。

    “我是不是很没用?”苏游其实想为肚子里的孩子牺牲,但他怎么都咽不下去那些味道其实已经很好的营养餐,“别的oga都能做到,我就不行。我是不是没有母爱、不,父爱,不,母爱?”

    他最近有点自我定位错乱,总觉得生娃的是妈妈,可他自己分明又是个父亲,有时候光琢磨这个问题,他就会走神走上半天,最后搞得自己特别郁闷。

    刃皆虚让内侍官把床上小饭桌端走,将人搂进怀里:“谁说的,我的宝贝全宇宙最棒。”

    “瞎说吧你,现在真行,谎话张口就来。”苏游现在油盐不进。

    “我没瞎说。”刃皆虚温声道,“最棒又不代表没缺点,你是个活生生的人,自然不完美。但我觉得不完美的你就是最好的,最真实。”

    苏游“呵呵”两声,想挣脱他的怀抱:“所以你确实觉得我很没用喽?”

    刃皆虚抱紧了他:“不是的,牺牲自己的感受去成全宝宝,这个不是目的不是吗?也不是衡量你是否有用的标准,这是道德绑架,不是爱。”

    “我们现在要解决的是你和宝宝的营养问题,也没有必要通过强迫你吃东西来解决,对不对?为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可以每天打营养针,这样就不用勉强自己了。”

    苏游被他感动得要命,一头钻进他怀里呜呜大哭:“虚虚,我好害怕别人说我不是好妈妈,不,爸爸,诶……”

    “就是爸爸。”刃皆虚轻抚着他的头发,“不是有很多动物都是爸爸怀孩子吗?以后别再纠结了。”

    苏游抹着眼泪摇头:“动物是动物,人是人啊!”

    刃皆虚:“……”

    诸如此类的情况经常发生,大约就是怎么哄都不行,苏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可把刃皆虚心疼坏了。

    他要是知道孕育生命会让苏游遭这么大的罪,当初就绝对不会让对方怀孕。

    泽尔塔联邦帝国后继有没有人跟他有屁关系,他最宝贝的爱人要遭受九个月的折磨,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在查了相关资料、找御医咨询过之后,刃皆虚又试探地问苏游:“宝宝,咱们要不要把胎儿取出来,放在人工育婴袋里去?现在它还很小,只有一个拳头大,御医说只需要一个很小的手术就可以结束,对你和胎儿的健康都不会有影响。”

    其实现在很多人都不再亲自怀孕了,而是从头开始就选择人工孕育,是以皇后陛下宣布怀孕的时候,还曾一度震惊过整个帝国。

    顶级oga这么娇贵的身体,亲自怀孕,忍受那非人的折磨,皇后陛下太伟大了!

    面对刃皆虚的提议,苏游表示拒绝:“怀都怀了,你让我把它取出来?还说不影响健康,鬼才信!还有,你口口声声都叫它‘胎儿’,是不是根本不认它是咱们的孩子?”

    “当然认啦,怎么可能不认。”刃皆虚耐心安抚,“咱不是决定先不检查性别也不取名,要保持神秘感嘛,我不知道怎么叫它。”

    苏游冷冷道:“借口!叫宝宝不就行了。”

    “那不成,你才是我的宝宝。”刃皆虚厚脸皮地凑过去抱住他。

    苏游突然就高兴了,赏赐陛下一个亲亲:“我是你的宝贝,它是你的宝宝。”

    刃皆虚“嗯”了一声:“你们都是宝。”

    “诶,虚虚,我头发又长长了。”苏游捋了捋自己的披肩发,兴奋地问,“我好不好看?有没有那种怀孕的光辉?”

    刃皆虚:“……”

    实话实说,这题有点送命。

    苏游长得好看,长发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可他现在还留着唇上一圈胡子,这画风就有点怪异。

    好在大魔头不知道“如花”这个角色,否则多多少少也得往那个方面去联想。

    本来说好不再跟苏游撒谎的,可是这一刻,刃皆虚心一横,挤出满脸微笑:“好看,我家冉冉最好看了。”

    “那你能不能帮我扎头发?”苏游比划着,“就我最初见你的时候你的那个造型?”

    刃皆虚明白,他指的是自己大魔头的那个古装发型,痛快点头:“没问题!”

    于是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陛下成了苏游的专属tony老师,每天负责打理他的造型。

    刃皆虚还特意让pontos给他找出长发发型大全,非常认真地学习,保证苏游的发型不重样。

    苏游天天捧着镜子看自己的丸子头、法式辫还有大魔头的半束半披,就差说“魔镜魔镜我问你,我是不是世界上最美的人”了。

    后来,刃皆虚想了个一个办法,他把夜枭叫出来,买了一个“感同身受”卡,实时同步苏游身体和情绪的感受,好让自己能了解得更加具体一些。

    卡片生效的那一刻,刃皆虚的心疼得都在颤抖。

    原来我的宝贝每天都遭受这样的折磨!

    睡觉睡不好,看到食物就反胃,每天干呕得感觉五脏六腑都翻出来了,一会儿热一会冷,怎么都不舒服,很多细小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情绪也忽悲忽喜,信息素的抚慰作用根本不大,这一切都只能苏游一个人去扛。

    御医说,因为顶级alpha和oga所孕育出来的孩子本身基因强大,所以给予苏游的影响也会很大,只能皇后陛下多忍忍了。

    刃皆虚心想,五个月后,咱看看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小魔怪!

    用“感同身受”卡的事他没有跟苏游说,自然也让夜枭保密。大魔头一直与苏游同步着,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如果不能为对方分担,至少能做到了解。

    好在随着孕期的增长,胎儿也渐渐成熟,除了肚子坠得厉害之外,之前的种种影响已经没有那么强烈,刃皆虚也终于松了口气。

    在御医和产科专家的关注下,苏游的预产期到了,刃皆虚陪他住进了宫里早就准备好的产房。

    虽然俩人说好了剖宫产,麻醉之后不需要alpha信息素的安抚,但刃皆虚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留下苏游一个人。

    预产期后第一天,苏游便出现了明显的宫缩,产科专家表示时候已到,皇后陛下应该进手术室了。

    手术室就在产房隔壁,由最一流的专家主刀。这位专家在陛下灼灼目光的注视下顶住了考验,顺利把宝宝取了出来,并亲自为苏游缝合。

    刃皆虚没有管孩子的事儿,眼睛只盯着苏游的肚子。他其实并舍不得让对方挨上一刀,但听说顺产更痛苦,因此他才当机立断决定要剖。

    产科专家一边缝合一边安抚他:“陛下不用担心,现在我们的技术很成熟,剖宫产不会影响到皇后陛下以后的生育……”

    “生什么生,不生了!”刃皆虚摸着苏游的头发,声音陡然变得温和,“可不生了。”

    苏游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他家大魔头的脸。

    刃皆虚一直坐在床边等着,看他一动就凑上前去:“冉冉,感觉怎么样?有哪儿不舒服吗?”

    其实在加速愈合剂的作用下,他肚子上的那块刀口已经愈合得七七八八,苏游一点感觉都没有,看到刃皆虚关怀的表情,心里暖融融。

    他拉住对方的手:“宝宝呢?”

    “哦,在育婴室,有育婴师照顾呢。”

    “男孩女孩?”

    刃皆虚:“……”

    老实说,他不知道,他的注意力全在苏游身上,*即便想跟他说,看到他那副生人勿近的气场就退到一边去了。

    苏游敏锐地捕捉到刃皆虚眼中一闪而过的心虚,顿时皱了皱眉:“你不知道?”

    “是女孩!”刃皆虚迅速让pontos调取了育婴室的数据,及时回答了问题,才没有惹得苏游发火,而他也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做父亲的激动心情,低头亲了亲苏游的唇,“冉冉,我们有了个女儿,是个oga。”

    苏游方才听到是女孩,就觉得很开心,抿唇笑了:“女儿,你喜欢吗?”

    敢说不喜欢就给我死去!

    “喜欢,你生什么我都喜欢。”刃皆虚又吻了吻他的手,心想,我最喜欢的还是你。

    随后*把襁褓里的小姑娘给两位新晋父亲抱了过来,苏游抱着自己怀胎九月生下的女儿,感叹道:“可*的不容易啊!”

    刃皆虚捏捏女儿的小手,温柔地说:“你好啊,未来的女王陛下。”

    安文森和米娟,还有莉迪亚本就守在宫里,等内侍官通知苏游已经醒过来之后,他们激动地冲进来,又看小姑娘,又看苏游,陛下被挤出了包围圈,只能凭借优秀的身高注视着自己的爱人。

    他从未感觉如此幸福。

    当天的新闻头条被“皇后顺利诞下一女,泽尔塔联邦帝国或将迎来一位女王”的消息给占据了,原艾优帝国的百姓们高兴得要命,处处都在议论这件事。

    又过几日,不眠宫新闻发言人公布了公主殿下的名字“苏婕”,至于为什么取这样的名字,大家都不知道,只有苏游和刃皆虚清楚。

    “苏”自然是苏游的“苏”,“婕”就是“皆”的谐音,给孩子取这样一个名字,代表他们两个来过这个世界。

    泽尔塔联邦帝国统一的琐碎工作直到统一后四年才完成,于是苏游和刃皆虚也就很幸运地在这里陪了苏婕四年。

    四岁的小丫头遗传了两个父亲的优点,长得粉雕玉琢,是个漂亮的小团子,被称为是星系第一美人毫不为过。

    苏游从chiron的系统上复制了他主人格作为了苏婕的个人ai,苏婕从会说话开始就跟chiron互动,仅仅四岁,就已经聪明过人,小嘴儿像抹了蜜似的,整天说些萌言萌语,逗得两个父亲开心得要命。

    根据基因检测,她不出意外地继承了苏游宇宙之力的血脉,这让两名老父亲大为放心,至少在他们离开之后,还有宇宙之力能够守护着他们的女儿。

    一个春日的午后,刃皆虚一手抱着苏婕,一手跟苏游牵手,三人刚走到不眠宫中间的廊桥上眺望远处的风景,夜枭第一次在没有召唤的情况下上线了。

    “抱歉,两位,我不得不来通知你们,马上你们就要结束任务,离开这篇文的世界了。”

    苏游和刃皆虚心里不约而同地“咯噔”了一下,彼此相望,看到对方眼中都是浓浓的不舍。

    可这四年确实是赚了,不好意思再赖着不走。

    夜枭知道他们舍不得,安慰道:“这篇文到目前为止读者满意度很高,你们任务完成得非常顺利。”

    “苏婕怎么办?”苏游不由问道,“我们走了,她不就没有爸爸了?”

    刃皆虚蹙眉道:“你们是不是会找两个跟我俩一模一样的人来冒充?”

    “不不不,不是这样。”夜枭解释道,“这篇文已经完结了,结局会停在这里不动,不会再有后续发展。苏婕不会觉察到你们的离开,你们会静止在现在这最美好的一刻。”

    可是苏游心里仍是难受,这是他亲生的女儿,这四年一直由他亲自照顾,这种骨肉分离的滋味他不想再尝第二次。

    刃皆虚看出了苏游的心思,问夜枭:“枭枭,我们将来还能跟她重逢吗?比如作为系统奖励什么的,等我们完成任务,把女儿还给我们。”

    夜枭:“这……”

    “算了虚虚,苏婕在这里是个孩子,可她离开这篇文,只是一个名字,一串数据。”苏游眼眶红了。

    “这倒不是。”夜枭突然说,“我们也是可以有实体的,只不过我不敢保证你们能获得这种系统奖励。”

    刃皆虚搂住苏游的肩膀,对夜枭说:“帮我们尽力争取好吗?付出什么代价都行,之后的任务我们也会更认真地完成,所有的积分可以都——”

    “抱歉。”夜枭无奈道,“我真的不能保证,不能给你们虚假的希望。”

    苏游搂住刃皆虚的腰:“算了,别强求了。”

    刃皆虚忧伤地垂下眼,怀里的小苏婕发现他不对劲,抱住他的脖子问道:“父皇,你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呀?”

    “我没有不高兴,今天跟宝贝一起出来散步,心情很好。”陛下挤出一张笑脸,捏了捏他乖女儿肉墩墩的小脸。

    苏游悄悄擦去眼角渗出的眼泪,跟夜枭说:“枭枭,帮我们拍张照吧。”

    “没问题!”

    “爸爸,你来。”苏婕脆生生地叫着苏游,从头上摘下一枚小黄花发卡,别在了苏游头发上,“还是你戴着好看。”

    苏游从刃皆虚怀中接过她抱着,点了点她的小鼻尖,笑道:“在爸爸心里,永远是小公主最漂亮。”

    刃皆虚低下头,和苏游一左一右,亲在苏婕的脸颊上。

    苏婕“咯咯”地笑着:“呀,我好幸福呀!父皇、爸爸,我爱你们!”

    一切就此定格,画面中间的小姑娘笑得极为开心,她身侧的两个男人,笑容惆怅,看起来却又无比幸福。

    愿大家还能再次相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