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82 章 82 权谋天下(1)免费阅读

第 82 章 82 权谋天下(1)
    ()  “啾啾,啾啾”,苏游听到鸟儿鸣叫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觉得脸上凉凉的,伸手一摸,竟是满脸泪水。

    他记起来方才不久,夜枭提醒他和刃皆虚就要离开《帝国宠后》,应是太不舍了,不知不觉就哭了。

    等等,刚离开上一篇文,不应该回到系统空间吗?怎么还有实体?!

    苏游坐起来低头一看,自己身穿宽袍大袖,是一身古装,正坐在一张榻上,周围的环境也像是古装剧里的布景,不由地怔了怔。

    什么鬼?又去了什么数据缝隙里了吗?可是不对啊,上次去到那个牢房里的时候,也一样没实体啊!

    这个时候大门“呼啦”一声被推开,外面的人迫不及待地冲了进来,口中大喊:“苏苏!”

    “虚虚?!”

    苏游瞪大双眼,讶异地看着眼前的刃皆虚,对方也身着古装长袍,明显是侍卫的打扮。

    而且这装扮,十分眼熟。

    他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双唇颤抖地问:“隋、隋行舟?”

    刃皆虚扑过去抱住苏游:“对,我们回到这个世界来了。”

    方才他是在外面长椅上被叫醒的,叫他的那个人许是这院子里的下人,喊他“隋侍卫”,让他进屋歇息,别在这里吹了风着凉。

    不知道为什么,刃皆虚一见那个人就觉得眼熟,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似的。接着再听“隋”这个字,他当即头皮发麻,抓住人家问自己叫什么。

    对方被他吓了一跳,像看傻子似地哆哆嗦嗦说“你是隋行舟隋侍卫啊”,刃皆虚当即明白了一切,然后问二皇子的房间在哪儿,那下人指了指这个方向,他直奔这里而来,心里好似知道就是这间房似地,不顾一切地冲了进来。

    看到苏游,他才松了口气。

    不管去了哪儿,只要两人在一起,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游伸手拿过榻边的铜镜照了照,里面的他确实束发戴冠,活脱脱一个贵族青年的模样,“咱们怎么直接过来了?夜枭呢?枭枭?!”

    刃皆虚也在脑子里喊了半天夜枭,可是依旧无人回答。

    俩人迷惑地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只知道江如驰和隋行舟的名字,前史什么的一概全忘了,这接下来可咋演?!

    而且现在是什么情况,俩人也是一头雾水,这不是擎等着回来再死一次?

    就在他俩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脑海中同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声音。

    “叮咚!恭喜两位来到了隐藏的彩蛋环节,我是二位本阶段的系统助手,沉鸢。”

    苏游:“……”

    不是,你们系统助手取名都这么清奇吗?

    沉鸢,就不觉得不吉利?

    刃皆虚疑惑道:“什么意思?”

    沉鸢笑道:“就是方才我说的那个意思,这个环节由我为两位服务。”

    “为什么会有这个彩蛋?”苏游问,“是什么触发了彩蛋?”

    “因为上一篇文两位表现优秀,才触发了奖励。”沉鸢声音愉悦而轻松,“这篇文中世界曾是两人失败过的地方,现在你们获得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苏游方才还不敢问这事儿,现在看来,是系统安排的,那就没什么可忌讳的了。

    “我们本就是这篇文里的人吧?”他试探地问道。

    沉鸢:“抱歉,这个我不清楚,我这里只显示你们曾经来过。”

    苏游想起在《希望之刃》里,夜枭曾经提过的保密等级,看来这位沉鸢也看不到更高级的内容。

    “那我们上一篇文的积分是多少?”刃皆虚问道。

    沉鸢依旧道:“抱歉,这个我也不知道。这篇是独立彩蛋,和其他任务并不相关。”

    “那我们岂不是没有积分买复活卡?!”苏游愕然。

    “是的,在这里,必须从零开始。”沉鸢声音甜美道,“相信以两位现在的实力,一定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刃皆虚心想,必须顺利,至少我要杀掉江如珣。

    苏游继续问道:“完成任务之后会怎样?我们会回到夜枭的系统空间吗?”

    “嗯嗯是的,你们会获得丰厚的奖励,再继续主线的穿书任务。”沉鸢声音愉悦地回答。

    这个彩蛋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苏游不禁纳闷,就为了半道拐出来多挣点积分?

    怎么越想越不对劲呢?

    他疑惑道:“为什么枭枭之前没有跟我们提过彩蛋的事?而且彩蛋任务必须完成吗?为什么把我们带过来之前不问我们一声?我们可以选择放弃吧?”

    刃皆虚没有苏游一下子想得这么多,但他自然觉得苏游想的是有道理的,这看个彩蛋看起来有点强买强卖的意思,越琢磨越觉得诡异。

    这一连串的问题显然问懵了沉鸢,她沉默了许久才回答:“那可能是夜枭工作不负责任——”

    “是吗?我觉得他挺负责的。”苏游生怕夜枭回头再被告一状,赶紧夸他两句,“是不是你没跟他说起这事,就自作主张了?”

    沉鸢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急:“不是的!我才没有自作主张!你好凶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苏游:“……”

    从来没有被女孩子撒过娇的他,突然就不知道该咋办好了。

    他冲刃皆虚使了个眼神,想让大魔头来,大魔头除了对苏游温柔,更不会哄女孩子,赶紧摇了摇头。

    “好好好,我调整态度。”苏游也知道刃皆虚这方面没什么用,只好放缓了语气,继续跟沉鸢尝试沟通,“什么叫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认识以前的我?这个‘以前’是指什么时候?”

    沉鸢慌张道:“就是这个故事里的你啊!你以前从不大声凶人。”

    “呐,人会变的嘛……”

    “而且你们干嘛这么纠结啊?回到自己曾经失败的世界,再重来一次,改变结局不好吗?”沉鸢不解地问道,“明明是好事,怎么这么大疑心,你以前……”

    苏游无奈道:“好了别再说我以前了,我现在跟过去不一样。”

    听到这话,刃皆虚惦记上了那个该死的江如珣,问沉鸢:“我们现在处于故事的什么阶段?”

    “你们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沉鸢的声音听起来惴惴不安。

    苏游看看刃皆虚,两人一起摇头。

    “你那里有我俩的资料,应该知道我们各自从不同的书里再相遇。”他转了转眼珠,“怎么,我们应该对目前这段经历有印象才对吗?”

    沉鸢:“我就是问问。”

    苏游aa刃皆虚:“……”

    俩人不约而同地想,这是什么无效沟通。

    苏游犹豫了一下,再度问道:“既然我们俩来自现在这本书,为什么死去之后离开,会失去记忆?这也是系统设定吗?从原生文失败离开的人就要被洗去记忆吗?”

    “诶……我也不知道呀!”沉鸢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我是新来的,不了解这个。”

    刃皆虚追问道:“既然你是系统助手,应该知道系统规则,怎么连这个都不清楚?”

    沉鸢突然就开始“嘤嘤嘤”:“你们干什么啊?为什么要逼问我这么多问题,人家真的不知道嘛!只是来带你们执行这个彩蛋任务而已……”

    苏游和刃皆虚被她一言不合就开哭给吓了一跳,无奈地面面相觑,同时叹了口气。

    “那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行吗?”苏游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点。

    沉鸢:“呜呜呜,你说吧……”

    “你可以跟夜枭联系上吗?”

    “我……我试试吧。”沉鸢吸鼻子的声音还挺明显,“你们放心好啦,他会知道的!”

    刃皆虚见什么都问不出来,已经失去了耐心:“好了,你现在快跟我们同步一下前史背景。”

    正好我和苏苏也顺便恢复一下记忆。

    “好的,你们俩先手牵手。”

    苏游无语:“还要排排坐分果果吗?”

    沉鸢愣了一下,突然笑了:“啊?哈哈哈!你现在好有趣!”

    “有趣有趣。”苏游敷衍她,拉住刃皆虚的手,“好了,开始吧。”

    之前夜枭下发背景和人物介绍的时候,基本都是以文字的形式同步到两人的脑中,谁知道这次,竟然是直接把影像塞进了他们的脑中。

    苏游和刃皆虚就像在《希望之刃》第一次触摸到仿生人芯片那会儿似的,大脑中顿时涌进了无数画面!

    江如驰与隋行舟相差两岁,一个是陛下的二皇子,一个是国子监祭酒家的小儿子,两人最初在宫里相识,隋行舟其实是江如驰的伴读。

    那会儿俩人一个六岁,一个八岁,一个是粉雕玉琢的小团子,一见人就笑得眉眼弯弯,一个是被教育得要事事稳重的小大人,行走坐卧十分规矩板正,只有在跟江如驰一起玩的时候,才偶尔露出些许属于孩童的稚嫩。

    那年宫里下了大雪,江如驰和哥哥江如涯、弟弟江如珣一起打雪仗,三个人的伴读们也都参加,但他们都不敢真的跟皇子们打,大多都是站在一边看。

    江如驰发觉隋行舟很拘谨,便去牵他的手:“小船哥哥,我们一起玩吧!”

    隋行舟吓了一跳,连忙挣脱,老气横秋道:“二皇子千金之体,在下不可随意触碰。”

    江如驰:“……”

    “别这么见外嘛,我们都认识半年了。”他依旧友好地向隋行舟伸着手,“来啊!”

    隋行舟看着二皇子肉乎乎的小手,颤颤巍巍伸过去,动作轻得像是要去抚摸一只蝴蝶。

    江如驰耐心地等着,这是他人生第一个真正的朋友,他知道这条小船定会向自己驶来。

    谁知接下来,他突然被对方紧紧搂在了怀里!

    伴随着“砰”地一声响,隋行舟抱住江如驰,用后背帮他挡住了江如珣扔过来的大雪球。

    那雪球是三皇子让手下太监给团的,特别结实,隋行舟觉得后背被砸得生疼,心想好在没有砸中二皇子,他的小身板可遭不住。

    “哟!隋行舟,这么忠心护主啊!”江如珣促狭地大笑,“你别做伴读,改做贴身侍卫吧!”

    他与江如驰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只比对方小一个月,却只能委屈巴巴地称对方为二哥。

    从小被惯得无法无天的江如珣总爱欺负乖巧的江如驰,好在他岁数不大,也闹不出什么花样,江如驰性格温顺,觉得自己应该让着弟弟,也从不与他计较。

    这会儿大哥江如涯已经十一岁了,他向来也喜爱江如驰多一些,看到江如珣偷袭对方,出言训斥:“珣儿!雪球团那么大做什么,万一伤了人怎么办?”

    “伤不了二哥嘛!”江如珣撅着嘴,“隋行舟都帮他挡住了。”

    隋行舟小心翼翼松开怀里的江如驰,担心地问:“二殿下,你没事吧?”

    “雪球都被你挡住了,我没事呀。”江如驰弯起眼睛,冲他甜甜地笑,“你被砸到了,疼不疼?”

    他推着隋行舟转过身去,抬起手轻轻拍去对方后心的雪球印子。

    “不疼的。”隋行舟说,“谢二殿下关心。”

    江如驰帮他掸着雪:“朋友就该互相关心啊。”

    “我们……可以做朋友吗?”隋行舟慎之又慎地问出这个问题。

    江如驰绕回他面前,认真地说:“小船哥哥,你就是我的朋友,我说的话你还不信吗?”

    虽然心里不怎么确定,可是对上这双亮晶晶的眼睛,隋行舟本能地点点头:“我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