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85 章 85 权谋天下(4)免费阅读

第 85 章 85 权谋天下(4)
    ()  沉鸢听到这个问题,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她才回答:“不是你说的吗?”

    “我从没有说过我知道结局。”苏游冷冷道,“你也只是告诉我,这个世界我俩失败过,并没有跟我说过后面结局的事。而且,之前你也清楚,我俩对这个世界的经历没有记忆了。”

    “所以你是从何得知,我知道结局的?”

    沉鸢嗫嚅着:“我、我不记得了,我就是推测……我真的不知道……呜呜呜……为什么总要逼问我啊,我又不会害你……”

    苏游:“……”

    又来这一招!

    “算了,不问你了。”他无奈叹口气,“先这样吧。”

    “那我下线了!有事叫我,再见!”

    等确认沉鸢离开之后,刃皆虚问苏游:“你觉得她有问题?”

    “你不觉得?”苏游反问。

    大魔头沉吟片刻:“确实表现得不太正常,但我觉得她没有害我们的动机。”

    “嗯,我也还没想通,就先不纠结这个了。”苏游说,“希望枭枭那边真的平安吧。”

    眼下两人正在江如驰的房间里,周围没有人,苏游拍了拍榻上空出来的地方,冲刃皆虚挑眉:“过来宝贝。”

    刃皆虚被他这动作逗乐了,如他所言坐了过去。

    想到之前在《远古呼唤》里的遭遇,考虑到两人在现在这篇什么《权谋天下》中是一直双向暗恋的关系,大魔头现在不敢跟苏游表现得太亲昵,以免再遭受系统惩罚。

    苏游现在脑子分成了三部分,一块还没从《帝国宠妃》里出来,颇为留恋那里的生活,一块受到两人在这篇文中前史部分的影响,心中颇为缱绻,更想跟他的大魔头亲亲抱抱举高高。

    第三部分,则充满了对沉鸢的不信任和对夜枭的担心,以及对当下情况的无语,其实是相当烦躁的。

    他心情不好,又躁又乱,想跟自己老公腻歪一会儿都不行,气得翻身骑在了刃皆虚身上:“我看你就是安生日子过久了,一点都不‘魔’了!你是大魔头好吗,要不要这么守规矩?!你别叫大魔头了,叫大善头吧!”

    刃皆虚:“……”

    “这是什么词?”他无声地笑了,双手与苏游十指相扣,仰头看着对方,温声道,“我这不是怕受了惩罚,会连累你遭罪吗?”

    苏游趴在了他怀里:“我看才不会有惩罚,咱俩这都说了多少跟本文无关的内容了,也没见沉鸢上线提醒咱们。”

    “唔,如果这要算违规的话,我们可能得一直违规了。”刃皆虚搂住苏游,“毕竟没有积分,也没办法换沟通卡。”

    “违规就违规,老子不稀罕。”

    “嗯,苏苏不怕,我也不怕。”

    苏游忽然想起什么,支起脑袋看刃皆虚:“想拉进度条,合法亲亲抱抱也ok啊,反正我们在这篇文里已经是双向暗恋了,现在表白不就完了。”

    “表白?”

    “嗯!”苏游笑眯眯地勾了勾刃皆虚的下巴,“小船哥哥,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喜欢我吗?”

    刃皆虚看着他这副模样,笑弯了双眼:“二殿下,如驰,我一直都喜欢你,深爱着你,只想与你在一起。”

    “哇,这么巧!那你现在可以亲亲我了吗?”苏游舔了舔嘴唇,做出一副贪婪的模样。

    刃皆虚抱着他侧身躺着,扣住他的后脑,温柔地吻住他。

    这一吻极致缱绻,带着上一篇文中的帝后情深,又带着属于隋行舟对江如驰的多年渴望,以唇舌的温柔交缠,抚慰了一切的爱别离与求不得。

    苏游被他亲得神魂颠倒,手臂紧紧箍住刃皆虚的腰,腿也扣住他的腿,整个人都扒在人家身上。

    双唇分离时,两人都微微有些气息不匀,刃皆虚抚着苏游被他亲得水光润泽的唇,轻笑道:“这样满意吗?”

    “不满意……”苏游跟他的大魔头贴贴,“我想要你……”

    想回味一下永久标记的感觉。

    刃皆虚眼角瞟了一下窗外,外头天光大亮,他亲亲苏游的嘴角:“白日宣淫?”

    “我想什么时候淫就什么时候淫,管他白天还是黑夜。”苏游不爽道,“你回古代来,代入角色可真快。”

    大魔头被闹别扭的苏游给逗乐了,笑道:“什么代入角色,我只有一个角色,就是爱你的人。”

    “噫……”苏游撇撇嘴,转过身子背对刃皆虚,“肉麻。”

    刃皆虚从背后结结实实抱住他,一如两人重逢那时:“看来系统真的不管咱俩了,随便我们说什么做什么都没有出来判我们违规。”

    “哼,他们就是欺负老实人,我们之前就是太老实了。”苏游轻轻地咬着大魔头的手,“现在这篇文是我们的,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刃皆虚垂眸想了想:“可为什么咱们回到这里来,却没能恢复记忆?如果是重给我们一次机会的话,带着原有的记忆,不是会更方便吗?”

    “或许之前的记忆会对我们造成影响。”苏游说,“其实我也不想变成原来那个江如驰,太好欺负了,真不敢相信我以前竟然是那么一个大包子。现在老子虽然一直是条咸鱼,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咸鱼。”

    “有道理,而且从现在这个节点开始,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保有之前的记忆也没什么用。”

    但刃皆虚想回忆起更多他们曾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而不是只有那几个片段。

    “其实……我感觉再过一阵我们就能想起来更多事。”苏游又转了回来,看着刃皆虚,“这次同步故事背景的方式与之前很不一样,或许有些细节被我们忽略了,但已经被传输进脑海的东西不会消失,慢慢也能想起来。”

    刃皆虚蹭蹭他的鼻尖:“嗯,但愿吧。”

    “不说了,我想睡会儿。”苏游打了个哈欠,“方才被一通数据传输弄得脑子疼。”

    刃皆虚抱住他:“睡吧,我陪你睡。”

    躺在自家大魔头的怀里,苏游特别有安全感,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或许是揣着的心事比较多,也或许是那些数据在大脑里作祟,他的梦也特别多,一小段一小段的,都是江如驰和隋行舟的细节,倒是很甜蜜,很有趣。

    但是一堆古代的画面中,又*了不少现代的画面,有办公室,有电脑,苏游感觉自己苦逼得像条狗,天天就是在电脑前办公。

    好像唯一的消遣就是在一处阳光灿烂的茶座里,他和一个人共饮咖啡,就像是忙中偷闲似的。

    然而这安静的时光没有持续多久,他像是在跟另一个人吵架,吵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自己情绪特别激烈,也特别委屈。

    架吵完了,他又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那人轻柔地拍着自己的后背,低声哄劝:“好了,别跟那混球一般见识。”

    声音有点熟悉,听着像刃皆虚,苏游觉得真好,梦里也有虚虚护着我。

    他下意识地喃喃道:“虚虚……”

    “……在呢。”腰间搭上了一只手臂。

    苏游缓缓睁开眼,眼前的大魔头也睡眼惺忪地看着他,两人相视而笑。

    “怎么了,梦见了我了吗?”刃皆虚笑道。

    苏游低头钻进他怀里:“何止,全是你,我就说那些数据在咱们脑子里会发挥作用。”

    “我也是,梦得乱七八糟,好像还有上一篇文里的一些记忆。”刃皆虚闭上眼,“这么睡可真累。”

    两人又腻歪了一会儿,见外面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又觉得肚子里空空的,才从榻上坐起来。

    刃皆虚出去叫人送了茶水进来,又传了膳,许是王府的厨子早就有了准备,晚膳很快就端上了桌。

    苏游身为淳王,自然什么都不用做,他撑在榻上的软垫上,看所有事情都准备停当,才缓声吩咐:“把隋侍卫的器具用品都搬到本王这里来,从此之后,隋大人与本王坐卧不离,见他如见本王,他的话即是本王的话,你们明白了吗?”

    一众下人低头齐声道:“明白。”

    刃皆虚默默看着他摆谱,忍俊不禁。

    “还有,本王的房间,若没有通传,谁也不许随意入内,若要清扫,必须提前请示,如有违反,勿怪本王从严惩治。”

    “是,殿下。”

    苏游摆摆手:“好了,你们下去吧,本王不需要伺候。”

    所有的下人行过礼之后,便陆续离开房间,将门关好。

    刃皆虚环顾四周,没有听到别人的声音,便放下心来,走到苏游面前,向他伸出手:“好了,起来吃饭吧,我的淳王殿下。”

    苏游这才收起了方才的冷酷脸,笑嘻嘻地拉着他的手起来:“我演得还行吧?”

    “演技不错,就是太大胆了点儿。”刃皆虚牵着他的手坐在桌边,“咱俩这样同吃同住,你是怕不落人话柄吗?”

    苏游饿坏了,接过筷子就夹了口菜送进嘴里:“落就落,我才不怕。”

    “既然大殿下还是太子,说明你父皇还活着呢,你就不怕他对你不悦?”刃皆虚给他斟了杯茶放在手边。

    苏游摇摇头:“放心吧,长久以来形成的印象不会一下子崩塌,江如珣要是想毁我,得一件事一件事地来。但现在他还顾不上我。”

    “对了,之前沉鸢说大殿下的事,你有什么打算?”

    提到这事,苏游的神情就变得凝重许多:“一定不能让大哥被江如珣害死。”

    “现在不管从亲情还是玩法上,我都要保住大哥。有他在,就算我们兄弟三个三足鼎立互相抗衡,也好过我自己直接面对江如珣那条疯狗。”

    “而且大哥是太子,权力更大,我应当与他结成同盟,提防江如珣。”他说到这里,顿了顿,望着刃皆虚,“我这么说话,你觉不觉得太寡情了?”

    “何以见得?”

    苏游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这明明是我们原来的世界,可是我只觉得和你亲近,对别人一点感觉都没有。或许我本来和他们也不亲吧,唯一亲近我母妃已经去世那么久了。”

    “不,我也觉得奇怪。”刃皆虚给他夹菜放进碗中,“自从回来之后,我一点也不想回家见父母和兄长。我只知道他们是我的亲人,但也仅此而已——是不是那部分的情感还没有恢复?”

    苏游大口干饭:“或许吧,过阵子再看看。既然完成任务就要离开,或许不再产生牵绊也是好事。”

    总是真情实感的话,这样一次次进入一个故事,又再度离开,实在是太难受了。

    这次离开《帝国宠后》,又没能跟爸爸妈妈告别,想想还是难过。

    刃皆虚道:“大哥既然是太子,皇位肯定由他来继承,你与他感情甚笃,又怎么可能去害他而得到皇位?如果通过一些手段让他主动让位,这般费尽心机,不知道算不算正经手段。”

    苏游大口咀嚼着,满脸若有所思,没有立即回答。

    片刻后,他才道:“我觉得拿到皇位这件事,还得再看看。”

    “我明白你的意思。”刃皆虚接口道,“我俩原本是这本书里的人,不是穿进来完成任务的,既然我们死了,说明是原作者把我们写死的。”

    “只不过可能be结局令读者不满意,系统需要穿书者回来改变结局,恰好我们中了这个什么彩蛋,所以我们从原生角色,变成了执行任务的穿书者。”

    “现在我们重来一次,这个‘拿到皇位’的任务目标是系统定下的,是系统要让我们去拿皇位。”

    苏游点头道:“知我者,虚虚也,给你点赞。”

    刃皆虚淡淡笑了笑,夹了块肉片送进他嘴里。

    “这个沉鸢有点怪,我不太相信她的话,包括这个任务目标。这系统本来就鸡贼,我怕咱们被利用。”苏游边嚼边说,“虽然能被利用干什么还不清楚,但我不想糊里糊涂就换了个系统助手,她让咱们干什么咱们就照办。”

    “我们先不冲皇位,尽量做到先自保,然后看情况,拖延下时间,希望能联系上夜枭,确定任务没问题再说。”

    刃皆虚笑眯眯地抚摸着苏游的后脑勺:“小脑瓜越来越聪明了,我都听你的。”

    吃过饭后,俩人到这座王府里转了一圈,又把所有下人都叫出来认了认脸。

    苏游很随机地挑选了几个人,替换掉了现在贴身伺候自己的这几个,但他也并不能完全信任王府里的所有人,打算回头有空,尽可能将能接触到自己的下人们都换一遍。

    以前权谋他根本不在行,大魔头当时也是个心思敦厚的人,现在俩人虽然都比之前更聪明机警了一些,但也不确定能不能斗得过宫里这帮满脑子都是弯弯绕的混球。

    还是得小心才行啊!

    淳王府非常大,俩人溜达完一圈,苏游又觉得累了,想回去睡觉。

    刃皆虚蹲下,后背冲他:“上来,我背你。”

    “嘿嘿,那我不气了。”苏游立刻跳上他宽阔的后背。

    刃皆虚稳稳背起他,往两人住的院子走去:“这回真是猪八戒背媳妇了。”

    苏游:“……”

    “谁是你媳妇!我现在是淳王!”

    “好好好,我的淳王殿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