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86 章 86 权谋天下(5)免费阅读

第 86 章 86 权谋天下(5)
    ()  古代条件没有星际条件好,在上一篇文里各种生活设施都是超级符合人体工程学,回到古代来,床上褥子垫得再多,也睡得腰酸背疼。

    而且这具皇子的身体好像比oga还柔弱,苏游睡了半夜各种不舒服,一直无意识地在床上翻身。

    最后还是把自己给翻醒了。

    刃皆虚心疼地搂住他:“我给你按按吧。”

    苏游趴在床上,刃皆虚便跨跪在他身侧,从肩膀缓缓揉起,他的手劲恰到好处,按得苏游肌肉又酸又麻,接着还贼舒服,方才的难受劲儿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虚虚,有你在身边真好。”苏游趴在枕头里,喃喃地说,“你怎么永远都这么强大,从第一篇到现在,你都那么厉害,好像也没有这么明显的不适应,我咋这么废柴……”

    刃皆虚淡淡笑道:“你是智商担当啊,用脑子就行了,不靠体力。我就只会蛮干,当然得身体好护着你。”

    “啧,真会说话。”苏游扭头看他,表情中不无得意,但还是夸奖刃皆虚,“别自谦,你要脑子不好使,能当大魔头?”

    刃皆虚低头亲了他一口:“但是跟你就没法比了。”

    “我觉得我们差不多,只不过你武力值高,如果拼武力能赢的话,何必费脑子。”苏游趴着说,“我呢,好像身体就一般,只能靠脑子了。”

    刃皆虚按到了他纤细的腰,眸色一暗:“宝贝,你还是这么瘦。”

    其实在四个世界穿梭,他们的身体还是自己原来的身体,只不过在特定世界里会进行极其微小的调整。

    在前两个世界里,苏游的身体条件和他原本是一样的,到了《帝国宠后》,随着oga的设定,面部线条变得圆润,身体骨架偏细,看着瘦,其实挺有肉。刃皆虚抱着他的时候还觉得软乎乎的,两人特别喜欢贴贴。

    到了现在这个《权谋天下》,苏游个子还是以前那么高,但比前两个世界里还要瘦削一些,正经是个弱不禁风的读书人。

    从江如驰之前的记忆可以看出,这是个怕疼、不爱吃苦的娇娇王爷,也难怪这高床软枕他睡得都不舒服,简直就像是“豌豆上的公主”。

    苏游扭了扭*:“手往哪儿摸呢?帮我*还是揩油呀,我可是有证据。”

    小侍卫的存在感极其明显。

    刃皆虚躺回苏游身边,平躺着把他抱在自己怀里给他当人肉垫子:“趴我身上睡吧。”

    “诶,虚虚……”苏游心猿意马,手里卷着刃皆虚衣领的布料,一点点地扯开了他的里衣,“上篇文你是alpha,就很厉害,现在变回普通人了,还有……那么厉害吗?”

    刃皆虚无声地笑了笑:“你现在能感觉得到吧。”

    “呐,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呗。”苏游挑眉,眼睛里直冒精光。

    “骡子,马?”刃皆虚捏捏他的脸,“瞅你这比喻,野心太大了。”

    苏游嘿嘿笑着,偏头趴在大魔头健壮的胸肌上:“引用一句电影台词——‘人要是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我来验货吧。”

    “别闹,快睡。”刃皆虚按住他作乱的手,“眼下没有脂膏,不方便,我怕弄疼你。”

    苏游也就是口嗨,喜欢营造一点气氛,要真想搞点少儿不宜的,就不说这么多台词,直接演打戏了。

    “好吧,亲亲老公晚安。”

    “宝贝殿下晚安。”

    刃皆虚抱着他,心里兀自发笑,回到这个世界里,苏游好像比以前娇了好多,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或许是代入的记忆在作祟,他要把江如驰之前从未表达出来的深情毫不保留地表达出来,所以才会这样吧。

    许是白天因为头疼睡多了,这才折腾了一会儿,消耗掉精力,又躺在极富弹性的大魔头怀中,苏游很快入睡,一夜无梦到天亮。

    刃皆虚现在不仅是他的侍卫,还是他的“大丫鬟”,伺候着他梳洗、更衣,就差给他喂饭了。

    苏游换好衣服,头发被金冠束起,一张白皙俊秀的脸在银白色绣暗纹的锦袍映衬下显得神采奕奕,端的是一个英俊儒雅的少年郎。

    刃皆虚抱着手臂,隔着几步的距离,毫不收敛自己欣赏的目光。

    他身着左胸绣着银线游鱼纹的黑色侍卫服,玉带勒出一把劲瘦的腰,高大的身形更显英武非凡,苏游一看他的身体,就联想到两人这样那样的时刻,啧,腹肌摸起来手感真棒。

    “淳王殿下。”刃皆虚突然开口。

    苏游:“嗯?”

    大魔头坏笑:“擦擦口水。”

    苏游:“……”

    吃过早饭,闲着没事干,两人又开始遛园子,在春光中把王府欣赏了一遍。

    鸟语花香中,苏游和刃皆虚坐在花园的秋千架上缓缓晃悠着,着实有点无聊。

    “咱们得主动出手吧?”刃皆虚搂着苏游,“这么坐着不是个事儿。”

    苏游靠在他肩膀上:“不知道为什么,回到这里来,又想当咸鱼了。”

    刃皆虚笑了两声:“一直穿书是挺累的。”

    “从我看过的权谋小说来看,咱们得有几件事要做。”苏游说,“昨晚打算把王府下人都换一遍是一件,但是得慢慢来,不能一下子全换了,要不然肯定会引人注目,而且换掉的人,要记好对方去向,万一七拐八绕的到了对头那里,咱也有线索可排查。”

    刃皆虚点头:“嗯,这个你放心。我还打算找一些信得过的人手,安插在江如珣府里。”

    苏游抄着手,琢磨道,“大哥那边也得安插些人,帮我盯着他,万一有什么异动,咱们也能早点知道消息。”

    “成,我尽快安排。”

    苏游在昨天传送过来的记忆当中反复扒翻:“明天循例我要进宫见父皇,过去看看情况,你是他赐给我的侍卫,自然也能一起去。咱就趁这个机会掌握一下宫里的情况。”

    “好。”

    “唉,不想搞权谋,搞权谋好累。”苏游嘤嘤嘤,“费脑子掉头发。”

    刃皆虚宠溺地笑:“咱不费那些心思,等把情报网建立起来,我们就待在暗处盯着,敌不动我不动。”

    “哦对了,有件事我要做。”苏游突然想起来,“我要查我母妃真正的死因。”

    “已经过去十年了,恐怕有些难。”

    苏游摇摇头:“再难也要查,上一世我就没能给母妃报仇,这次我一定要找出真凶。”

    “嗯,我们尽力而为。”刃皆虚道,“惠贵妃的死怕是跟丽贵妃脱不了关系,若是能查清楚这件事,能为娘娘报仇,也能重创丽贵妃*,也能削弱江如珣的气焰,正可谓一箭三雕。”

    这时有下人遥遥喊了一声:“殿下,端王殿下来访。”

    苏游现在很怕有人偷听他们说话,让人必须在三丈之外就要表明身份,下人们就只能扯着嗓子喊。

    “嘿,正愁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呢,这人送上门来了。”苏游冷笑,看了刃皆虚一眼,“咱们会会他!”

    苏游和刃皆虚返回前厅,便看见江如珣一身锦衣华袍,背着手在厅里四下转悠,一看见他俩,便堆起了笑容。

    刃皆虚虽然一看见他就烦,但还是耐着性子先行了礼:“参见端王殿下。”

    “二哥。”江如珣向来跟隋行舟不对付,便没搭理他,向苏游拱手行礼。

    皇家子弟血统好,他样貌自然过得去,只是见了真人,苏游愈发觉得他的确是獐头鼠目,眼神都透着邪性。

    “三弟,今儿怎么有空来我这儿了?”

    苏游一指旁边的椅子,俩人分别坐下,刃皆虚站在苏游身旁,面容冷峻,犹如一座铁塔。

    江如珣笑笑:“好阵子不见了,想过来探望探望,不知道二哥近来是否安康?”

    苏游心想,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多谢三弟惦念。”他笑盈盈地说,“丽贵妃身体可好?”

    江如珣显然是没料到江如驰会问候自己母妃,愣了愣才道:“还过得去。”

    “那就好,贵妃娘娘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得多注意休养才好,万一生了病,可是会要命的。”苏游慢悠悠地说。

    这话真是阴阳怪气,但江如珣也不好反驳,毕竟他今天来确实是有事,只能把火憋在心里。

    “谢二哥记挂。”他单刀直入,说明来意,“二哥,我们兄弟三人许久未聚,前几日有朋友给我引荐了一个西域舞团,那些舞姬个个容貌艳丽,舞姿不凡,我便想设宴,邀请你与大哥一同到我府上欣赏,不知二哥赏不赏脸?”

    苏游心想,这怕不是要搞事情?

    他淡淡笑了笑:“大哥那边意下如何?”

    “大哥已经答应了,他知道你平素深居简出不爱热闹,特意让我务必要劝你出门。”江如珣目露央求之意,“你就答应吧。”

    苏游假装咳嗽了几声:“最近倒春寒,我确实受了凉,不过大哥三弟诚意邀请,我哪好推辞。你这宴会定在哪日呀?”

    “五日之后!”见他答应,江如珣立刻兴奋道,“太好了!父皇总说我们兄弟之间该多走动走动,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肯定也很开心。”

    苏游挑眉:“哦?西域舞姬的事,你也敢让父皇知道?”

    “嗐,我就只是欣赏,欣赏而已。”

    江如珣一提西域舞姬,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司马昭之心,完全掩饰不住。

    苏游指了指了他:“你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有些事还是检点一些,别太过分。”

    “是,多谢二哥叮嘱。”江如珣起身行礼,“那我就不耽误二哥休养了,告辞。”

    他笑容满面地转身离去,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两人用多么仇恨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

    苏游心疼地握住刃皆虚的手:“虚虚不气啊,不气。”

    “没事,我能忍住。”大魔头脸色铁青,语调却很温柔,他把苏游抱在腿上坐着,“我就是心疼你,若不是我们一时之间无法离开这里,我方才真想一刀捅死他了事。”

    苏游抱着他的脖子:“千万不能冲动,报仇都是小事,我不能再失去你一次,听见了吗?”

    “嗯,放心。”刃皆虚挤出一抹微笑,“我会为你保重我自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