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87 章 87 权谋天下(6)免费阅读

第 87 章 87 权谋天下(6)
    ()  本以为还有时间准备筹谋,没想到江如珣这么快就开始做事了,苏游和刃皆虚必须得赶快跟上,不然恐怕很难提防对方的黑手。

    王府里的人手好办,到人牙子那里统一换一批便是了,可是安插在端王府的暗桩,就没那么容易,至少要寻些信得过的人才行。

    可这一时之间,去哪儿找这样的人手?

    “咱们不如换个思路。”刃皆虚突然道。

    俩人此刻已经回到寝室中,让下人奉上了一壶好茶。

    苏游啜饮着茶水:“你有好办法了?”

    “花钱自然就能买到情报。”大魔头突然打趣道,“不知道淳王殿下的身家,是否还要留着娶王妃?”

    苏游手里把玩着一把扇子,听了这话,他用扇子挑了挑刃皆虚的下巴,笑道:“王妃已经娶到手了,还留着身家作何用?当然全都给王妃拿去花。”

    刃皆虚抓住他的手,亲了一口:“咱们可以先借用江湖上的情报网,这样牵连比较小,以免被宫里人监视。”

    “唔,这倒是个好办法。”苏游道,“你能找到这情报网?”

    “他们打开门做生意,自然是不难找,我稍后便出去一趟,问问我一起习武的朋友。”刃皆虚站起身,“下午你就在府里待着,我去把这些事料理了。”

    苏游展开扇子,缓缓摇着:“不带我去啊,在府里多无聊……没有手机玩,没有电视看。”

    “我尽快回来,你要是累了就睡会儿,走了。”刃皆虚抚了抚他的后脑勺,冲他温柔一笑,转身出去了。

    漫漫长日真的很难打发,房间里又只剩下苏游一个,他百无聊赖,开始挖掘记忆里的各种碎片,想把收到的这些认知尽快消化掉。

    隋行舟常年生活在宫外,又是习武之人,一些江湖上的事自然也是清楚的,所以大魔头去办这事,苏游丝毫不担心。

    他拿出纸笔来画画写写,先把自己亲娘惠贵妃的事,拼凑出个七七八八。

    都是宫里的贵妃,又都生了儿子,儿子年龄还只差几个月,惠贵妃和丽贵妃天然就像是死对头。

    但惠贵妃为人心胸开阔,淡泊豁达,皇帝喜欢她,也是喜欢这样人淡如菊的性子,这才对她青眼有加,在丽贵妃受宠之前,惠贵妃几乎是被皇帝专宠多年,直到她怀了孕。

    这个时候,当时的丽妃才趁机而入,变着花样地取悦皇帝。

    皇帝虽喜欢淡雅的菊花,但也不免被妖艳的曼陀罗所吸引,很快就落入了丽妃为他编织的美丽陷阱里。

    丽妃那段日子研究很多宫闱秘方,果然不出多久,便也怀上了龙种,成功晋位为丽贵妃。

    身份相当,后来又都生了儿子,费尽心机也没能压惠贵妃一头,丽贵妃更视她为眼中钉,时时刻刻都想扳倒对方。

    随着江如驰和江如珣逐渐长大,她这个想法就越发的坚定。

    皇后只生了公主,没有皇子,太子便要从目前比较出色的几名皇子中选择。

    江如涯年龄最大,太子之位可能会先落在他头上,但只要一日不继位,这事儿就做不得准。江如涯生母虽然也是贵妃,但家族比较强大,不是好糊弄的人,丽贵妃便将矛头先指向了在朝中根基不深的惠贵妃。

    江如驰那个时候年纪还小,很多事情没有留意,他依稀只记得那阵子母妃身体不太好,找太医看过多次,天天都要喝药。

    据说那病还传染,他连给母妃请安都只能隔着帘子。

    只是没想到惠贵妃越喝身体越差,没撑到中秋,便撒手人寰。

    她去世后,也有太医专门来验尸,表明没有问题,皇帝才允许惠贵妃下葬。

    江如驰觉得母妃去世是被人害的,完全是因为两个小内侍的抱怨。

    当时惠贵妃去世,江如驰心里难过,可他已经十岁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能躲起来偷偷哭。于是他躲在书房书桌下偷偷哭泣。

    两名内侍进来打扫房间,说起惠贵妃突然薨逝,都觉得奇怪。

    惠贵妃明明才三十岁,养尊处优,身体向来很好,又深居简出,怎么会突然染病,怕不是有人有意故意让她患上这病?

    两人嚼了一阵舌根,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不少,当时的江如驰听到这个消息,迫不及待从桌子下面钻出去,抓着两个小内侍非要问明*。

    这可把那俩人吓坏了,当即跪下来哀求,说自己就是瞎说的,根本没这事,请二殿下千万别信。

    那时候的江如驰虽然年纪小,但也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有可能伤及这些下人们的性命,见实在问不出什么,便也答应不会将此事说出去。

    但他放不下母妃的死,偷偷跟照顾他的嬷嬷说了,把嬷嬷吓得半死,连连告诉他,不能多想,贵妃染病只是不幸,并没有任何心机暗算在里边。

    好说歹说,江如驰才答应不再追问,但真正让他死心的,是这位嬷嬷和那两名内侍都无缘无故地消失了。

    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多么弱小,根本不可能斗过背后这只看不见的黑手。

    但这是上辈子的江如驰,现在穿书回来,苏游可没有他那么好欺负,有些事,必须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他把同步到脑中的记忆理得差不多,便将沉鸢喊了出来。

    “老板有什么吩咐呀?”沉鸢是个活泼得让人无可奈何的性子,说起话来有时候连苏游都不知道怎么接茬。

    于是他就只能不接,直接说自己的要求:“你昨天给我们同步的回忆,我记得有些不太清楚,能不能选择特定的段落给我重放?”

    他本以为会遭到拒绝,要是夜枭,对方肯定会甩一个“no”字到他脸上,谁知道沉鸢语调欢快地说:“当然可以啦!不光可以重放,我还能带你回到那个环境亲自看呢!但是只能去你存在的场景。你要去吗?”

    “要!”苏游立刻点头。

    还有这种好事,岂能放过!

    于是他按照沉鸢的指示闭上眼睛,很快便觉得身子一轻,是熟悉的没有实体的感觉。

    再一睁眼,苏游发现自己落在了惠贵妃的敛翠宫。

    更令他意外的是,他身边竟然出现了一个小姑娘的影子!

    “你是……沉鸢?”苏游惊讶道。

    沉鸢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顶着一头紫色的头发,穿着t恤和牛仔裤,非常时尚的打扮。

    看到苏游的惊讶脸,她似乎很满意,笑道:“是啊,没想到我不止是数据吧?!”

    “那你现在是虚拟形象?”苏游好奇地问,“夜枭也有?为什么他没跟我提过?”

    “有啊,只不过系统为了减负,轻易不让我们以虚拟形象的方式出现,况且只是做任务指引,也用不着见面,在脑中对话不也是很方便吗!”

    苏游点头:“这倒是。可你现在这样出现在我面前,系统没意见?”

    沉鸢笑嘻嘻地说:“偷偷的嘛,你不会打我小报告吧?”

    苏游:“……”

    老子就算是想,也找不到别人啊!

    “诶诶诶,有人来了,你看吧,但是一次只能来一个场景,要不然太消耗能量了。”

    苏游循着脚步声看过去,便见惠贵妃在嬷嬷的陪伴下进了房间,虽然记忆是强塞进来的,但是骨肉亲情割舍不断,他看见惠贵妃的第一眼,便觉得情绪奔涌,若要是有实体,恐怕就要落泪了。

    当时十岁的他正在书桌上写字,见到母妃,恭恭敬敬行了礼:“儿子见过母妃。”

    “乖啦,继续写吧。”惠贵妃贵妃怜爱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稍后她坐在圆桌边,疑惑地跟嬷嬷轻声交流:“这远房的表姐我早就记不得了,见了面恐怕连认都认不出,怎么突然过来找我?”

    “嗐,许是想跟娘娘您套套近乎吧。”嬷嬷帮她倒了杯茶水,“若是不想见,我就回了她去。”

    惠贵妃想了想,摇摇头:“算了,到底是娘家人,见一面看看她有什么事。没得可能是家中遭了难,万般无奈才来找我。”

    “娘娘,您心实在太善,人人都想沾您的光,您也何苦被她们白占便宜。”嬷嬷无奈道。

    惠贵妃笑道:“我就当替驰儿积福吧,帮他广结善缘。”

    小江如驰坐得端端正正,一笔一划地练着字,听见这话,回头冲母妃笑了笑。

    苏游在一旁听着,不由地喃喃唤了声“娘”。

    嬷嬷吩咐了宫女,片刻后便有内侍引着一个妇人拎着一个小包袱进来。

    那妇人见了惠贵妃便热情地扑过去,惠贵妃尴尬地被她抱了抱,才挣脱开来。

    苏游想到,贵妃当年是患了传染病才去世,难不成就是这人给她传上的?

    若是处心积虑,那这妇人的牺牲也太大了吧?莫不是还有别的办法?

    他正疑惑,便听惠贵妃打了几个喷嚏,正要掏帕子,不料那妇人突然掏出帕子捂在了她的口唇上!

    苏游:“!!”

    这他妈的也太直接了吧!

    沉鸢在旁边道:“我看坏人就是这么害惠贵妃染病的!”

    “你还没走?!”苏游注意力被母妃吸引,沉鸢又没出声,他还以为对方把自己送到这里就消失了。

    沉鸢奇怪道:“我为什么要走?还得带你回去呢。好了,这个场景就只能到这儿了,咱们走吧。”

    苏游还没来得及多看惠贵妃一眼,身体猛地一沉,睁开眼睛,便已经又回到了他的房间当中。

    不过沉鸢的形象也已经消失了。

    “沉鸢,你还在吗?”苏游忧伤地问,“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女人的名字?她现在还活着吗?”

    “当然可以啦!那个女人叫卢似月,嫁了个师爷,现在还活着。”

    苏游又问:“能不能告诉我她在哪儿?”

    “嘿嘿嘿,老板,别玩我啊。”沉鸢笑嘻嘻地说,“我帮你帮得够多了,再帮就违规了。”

    苏游心想,您老这才违规吗?同一个系统,差别也太大了吧!

    “成,我自己查。多谢。”

    “气啥!老板,有事您说话,我下啦!”

    跟着穿回过去看了一个场景,苏游就觉得全身乏累,躺到床上琢磨,要找人查查这个卢似月,看看她到底跟丽贵妃有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更重要的是得找出强有力的证据。

    最好是能让皇帝自己发现丽贵妃不对劲,主动开始调查,这便省了说服他的力气。

    唔,看来明日进宫,少不得要跟这位父皇敲敲边鼓了。

    苏游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再有知觉时,感觉一个软软凉凉的东西在自己唇上碰了碰,随即闻到一股淡淡的糯米香气。

    他睁开眼,看到刃皆虚正用油纸捏着一块糯米糕放在自己鼻子跟前。

    “醒了?”大魔头笑眯眯地说,“刚才喊了你几声,完全没有知觉,用糯米糕一逗,立刻就睁眼。”

    苏游“啊呜”一口咬上糯米糕,扯了一块下来嚼着:“好吃。”

    “记得你爱吃,方才在街上看到有卖的,便买了回来。”

    “是吗?我都不记得我爱吃了。”

    “我可记得,以前我们一起上街,你就喜欢吃街边小吃,看到都挪不开眼。”

    苏游接过刃皆虚手里剩下的半块又咬了一口:“可能因为我以前在宫里吃不到吧。”

    刃皆虚宠溺地捏了捏他的脸:“怎么又睡着了,这样晚上还睡不睡?”

    “不是我想睡的,是被沉鸢折腾的。”

    苏游一边吃着糯米糕,一边把事情简单跟刃皆虚说了一遍,沉鸢能有虚拟形象的事儿也把他给惊着了。

    “不知道夜枭的虚拟形象是什么样的。”他好奇道。

    苏游想起那娃拽拽的音调,“哼”了一声:“肯定很欠打。”

    不过大魔头还是心系惠贵妃的事儿:“放心,卢似月的事我定能帮你查个水落石出。”

    “你办事我放心。”苏游卖了个萌,“么么哒!”

    刃皆虚亲了亲他:“既然睡足了觉,晚上跟我出去一趟吧?”

    “去哪儿?”

    “明月楼。”刃皆虚抿起嘴角,“老公带你逛青楼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