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88 章 88 权谋天下(7)免费阅读

第 88 章 88 权谋天下(7)
    ()  明月楼是京城极富盛名的青楼,还是比较高档的那种,里面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没文化的人都不敢进门,只能在楼外仰望,听听姑娘们弹的小曲儿。

    可江如驰现在是二殿下,去明月楼实在不太合适。

    虽说江如珣整日流连于烟花柳巷,完全没人管,但江如驰去的话,那就是ooc,一定会引起别人警觉。

    苏游看着刃皆虚眼神里的促狭,捶了他一拳头:“别闹。”

    刃皆虚抓住他的手腕:“真没闹。这明月楼其实就是江湖第一情报楼,今日我去找了*,是他帮我牵了头,拿到了进明月楼的口令。”

    “真的?!”苏游激动道,“是哪个*这么厉害?”

    隋行舟从小爱习武,拜过不少*,有几个是江湖草莽,整天神出鬼没不见踪影,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是那个教我练剑的梁*。”刃皆虚说,“本来我是想找师兄来着,没想到*在他那儿,我一说来意,他便说这事包在他身上,出去没有两个时辰,就要来了口令。”

    “这明月楼的口令一天一换,只有得了口令才能去找他们委托,看来咱们运气是真好。”

    苏游立刻跳下床:“我要乔装打扮和你一起去!”

    刃皆虚看着他翻箱倒柜,又道:“对了,我在人牙子那里买了十个家奴,先把里院的人换了。那些人的身份都有文书,又是我临时去买的,别人肯定来不及做手脚。后天人牙子会把他们送过来,到时候我亲自验视,保证不出差错。”

    “这事儿你盯着就成。”苏游脱下宽大的外袍,换了件月白色的小袖,腰带一束,整个人从飘逸变得挺拔了许多。

    刃皆虚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顶短纱帷帽扣在他脑袋上,帷帽上的轻纱垂下来,把苏游的脸挡得严严实实。

    苏游撩开纱帘,冲大魔头一乐:“考虑得这么仔细?我方才还在想,要是这会儿有口罩就好了,要是蒙面也太引人注目了。”

    “带你出门,自然要小心为上。”刃皆虚退了几步,欣赏他的苏游,怎么看都觉得好看。

    苏游能去逛青楼,哦不,去做委托人下单,十分兴奋,大步往门外走去:“快出发吧!”

    刃皆虚牵了马,两人同乘一骑,慢悠悠地往明月楼溜达过去。

    此前还想着能抱着苏游一起骑马,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真,大魔头心花怒放,一路上把人抱得紧紧的,美其名曰“夜间危险,他要好好保护淳王殿下”。

    苏游自然也愿意享受他的“保护”,俩人就这么黏黏糊糊地到了明月楼。

    刃皆虚先下马,让苏游在上边坐着,他牵着马到了明月楼门口,跟一个侍者说了口令,那侍者立刻点头,带他俩绕到明月楼后院。

    大魔头这才伸手把苏游从马上搀下来,跟着侍者进了明月楼后面的小楼。

    这座小楼跟前边恢宏壮观的明月楼挨得极近,看起来像是连在一起的,但走近了瞧,实际上是各自独立的两栋楼。

    进了楼里,侍者见苏游戴着帷帽,便给刃皆虚发了一条黑色面巾,让他把脸蒙起来。

    “明月楼做委托,双方皆不见面,避免泄露彼此身份。”

    侍者带他俩进了一个四面密封的小屋,小屋只得一丈见方,中间放着一张长条凳,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家具和摆设。

    “坐吧。”侍者道,“一会儿会有人来跟你们交谈。”

    他出去之后,苏游和刃皆虚坐在长凳上,好奇地打量这里——不过也没什么好打量的,根本什么都没有。

    刃皆虚蒙着面巾,更加凸显了高挺的鼻梁,他见苏游看向自己,露在外面的眼睛笑得弯了起来:“看我做什么?”

    “我的人,看看不行啊?!”苏游心说,我能告诉你其实我嫉妒你的鼻子?

    刃皆虚忍俊不禁:“随便看。”

    两人等了没多久,突然旁边木头墙壁上旋出一扇小窗,然后有个冷淡的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阁下前来所为何事?”

    “我希望有人替我监视端王府的一举一动,不知这生意明月楼做不做?”刃皆虚开门见山道。

    “大昱没有明月楼做不了的生意。”女子木得感情地说,“只要钱给够就行。”

    苏游好奇道:“这一单需要多少钱?”

    “五十两,每天。”

    苏游和刃皆虚对视一眼,目光交流:付得起!

    刃皆虚便道:“超出三十天打折吗?”

    苏游:“……”

    竟看不出大魔头居然还会讲价!

    “打,连续二十天之后,每天价格可以降至三十五两。”

    还真能打?居然能降这么多?!苏游心想,你这不是随口说的价格吧?!

    不过想想也对,要安插人进王府,最开始的日子肯定是最危险的,随着暗桩在王府里待得时间越久,其实他就越安全,危险程度直线降低,打折也是合理的。

    刃皆虚点头道:“这倒合理,就这么定了。”

    “官先买多少天?”女子道,“入端王府这种事,低于三十天我们不接。”

    苏游接口道:“那就先来个三十天。”

    “成,委托金全付。”

    “全付?”苏游疑惑,“哪有这种规矩?”

    女子淡淡解释:“这种暗桩很危险,万一被人识破,我们会给他们的家人支付高额的丧葬费和生活费,并且派人继续执行任务。明月楼名声在外,不会赖账,影响自己的声誉。”

    苏游心想,说得也对,双方都不见面,凭的就是信任。

    刃皆虚随即问道:“我们如何获得信息?”

    “潜伏的暗桩会每日向外传递信息,由我们的辅助人员统一收取到明月楼里来,交易达成后,你们会得到一套锁匙和一枚令牌,你们每日凭令牌回到这里,打开属于你们的那个格子,收取信息便好。”

    苏游心中赞叹,这方法在目前这个时代看来,算是很不错了。

    专业人办专业事,双方爽快成交,苏游掏了一千三百五十两的银票给那名女子,片刻后,果然有一个布包从那扇小窗口里丢了进来,打开一看,里边是一套锁匙和一枚很小的令牌,可以用绳穿了挂在脖子上。

    事情办完,侍者便来接他俩出去,带他们认了认领取信息的地方,随即整个流程就结束了。

    按照约定,明月楼需要几天准备时间,因此交易正式生效是在三天后,算一算倒也能赶得及在去端王府赴宴前开始,苏游顿时松了口气。

    两人离开明月楼,刃皆虚一手牵着马,一手牵着苏游,悠闲地在街上逛着。

    “既然有这么专业的情报机构,你说江如珣会不会也用他们了?”苏游突然想到这一点。

    刃皆虚沉吟片刻:“我觉得不会,江如珣和丽贵妃有的是时间培养自己的人,他们未必信得过明月楼,况且明月楼拿钱办事,有服务范围,也不会事事都听他们的。像江如珣这样的人,需要别人对他绝对臣服,肯定不会与人分享控制权。”

    “有道理。”苏游道,“也不知道你们永安卫会不会跟明月楼冲撞上。”

    永安卫就是皇帝亲卫,也是皇帝的猎犬,替他监视一切想要监视的人,隋行舟之前供职的仪鸾司就在永安卫的管辖之下,其实现在他的官职也还挂在永安卫的中所,不过就是皇帝安排他来贴身保护江如驰罢了。

    刃皆虚笑道:“我觉得不会冲撞,搞不好还会合作。庙堂人不问江湖事,各活各的罢了。”

    “秩序井然,倒是有趣。”苏游评价道。

    重要的事办妥,他俩心情都轻松了不少,遛着街边看到小吃摊,苏游又觉得饿了。

    “虚虚,我想吃馄饨。”他怕刃皆虚出于安全考虑不答应,便央求道,“我们坐下吃一碗吧。”

    刃皆虚确实担心他的安全,但想想有自己的保护,应当不至于出问题,便应了,在旁边的树下将马拴好,带着苏游坐到馄饨摊边。

    热乎乎的馄饨端上来,苏游摘了帷帽,立刻舀了一大勺辣油要往碗里浇,被刃皆虚的一声干咳给阻止了。

    大魔头意味深长地说:“你确定要吃这么辣?”

    “又没做,为什么不能吃?”

    刃皆虚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罐,放在苏游面前:“下午出去,买了这个。”

    苏游拿起来打开,里面传来一股淡淡的蜜桃香气,膏体是淡粉色的,看着很是温润滑腻,他一闻到那熟悉的气味,脸立刻就红了。

    “怎么买这个味道的?没有不带香味的吗?”

    刃皆虚望着他红透了的耳朵,笑道:“我喜欢这种香气,虽然比起你的味道差远了,但聊胜于无。”

    “噫……快收起来!”苏游把瓷罐推回给他,把脸埋在碗里,大口大口地吃起来那丁点辣油都没放的馄饨。

    快点吃,吃完回去验货!

    不过当晚并没有验成货,考虑到第二天一早要进宫,苏游不宜“操劳”,两人进了被窝之后只是抱着亲了一会儿,刃皆虚便把他抱在怀里哄睡了。

    第二天一早,苏游又打扮得贵气十足,刃皆虚换了黑色的侍卫*,陪着他一起进了宫。

    现在大昱的皇帝,他的父皇,年号宁合,被唤作宁合帝,虽然才刚满五十岁,但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是以去年匆匆封了江如涯为太子。

    现在江如涯每日都会进宫帮宁合帝处理政务,宁合帝就歇在寝殿里,时睡时醒,连床都懒得下了。

    到了皇帝寝殿外,刃皆虚自动站在门口,冲苏游一点头。

    苏游对他笑笑,待太监通传后,进了寝殿。

    “儿臣见过父皇。”苏游向床上的宁合帝跪下行礼。

    宁合帝见了他,居然来了些精神,叫太监扶着坐起来:“驰儿来了,起来吧。这么久也不进宫来一趟,是不是不惦记朕这个父皇?”

    苏游站起身,谦恭道:“儿臣岂敢?只是近日儿臣感染了风寒,怕过给父皇,便不敢进宫。这不,刚一好转就赶紧过来了。”

    宁合帝淡淡笑着,上下打量他,片刻后才道:“你这一病,病得倒比先前精神了许多。”

    “是吗?”苏游摸了摸脸,笑道,“那倒是件好事。”

    “当然是,以前你整日里没精打采,看着病恹恹的,现在整个人气质略有不同,倒是……凌厉了一些,朕看着觉得不错。”宁合帝夸赞道,“朕的儿子,不能太过温润,还是有些霸气的好。”

    苏游低头道:“谨遵父皇教诲。”

    他心里暗自嘟囔,皇帝果然还是眼尖,一眼就看穿我和之前不一样。

    江如驰本人对皇帝的感情很复杂,谈不上亲近,但也有父子之情在,只是这位父亲,辜负了他母妃,甚至还放任母妃病死,连查都没查过,这就令江如驰心寒了。

    苏游现在见到宁合帝,心里同样没有唤起亲情,跟看到惠贵妃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驰儿啊,你学问不错,若是有时间,也进宫来帮帮涯儿。”宁合帝笑道,“他现在开始处理政事,你是他弟弟,将来也要辅佐他成为一代明君,现在就该多多交流才是。珣儿整日不学无术,朕是不指望他了。”

    苏游谦逊一笑:“我只是读得书多,政见上不如大哥,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

    “帮不上也得帮!你们是亲兄弟,他最能信赖的人就是你了!”

    “儿臣遵旨!”

    场面话说说就算了,苏游心想,要是我上赶着帮忙,大哥肯定觉得我觊觎太子之位,何必呢。

    宁合帝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驰儿,你也是时候再结一门亲事了,最近有没有中意的姑娘?”

    苏游心中陡然泛起一股恶意,很想跟他说自己是断袖,根本不能娶妻,不知道会不会把宁合帝气得当场断气。

    要是皇帝死了,江如涯就能立刻继承皇位,江如珣就没希望了,苏游也方便下手搞他。

    不过还是算了,万一没气死皇帝,那肯定就会连累刃皆虚,毕竟如果江如驰是断袖的话,隋行舟就是另一半的头号嫌疑人。

    在这个权谋的故事里,苏游觉得自己必须得冷静,这不像前边几个世界打打杀杀就够了,搞不好是真会送命的。

    “回父皇,儿臣暂时不想娶妻。”

    若要是回答没有,皇帝下一句肯定是“那朕替你寻一个”,还是直接拒绝的好。

    宁合帝疑惑地看着他:“为何?你大哥和三弟儿子女儿都好几个了,你到现在还不成亲,成何体统?!”

    苏游一撩袍子,跪在皇帝面前:“近些日子,儿臣常常梦到母妃,心情实在悲痛,没有成婚之心,请父皇赎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