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90 章 90 权谋天下(9)免费阅读

第 90 章 90 权谋天下(9)
    一听戏法,苏游装作很不屑的模样:“大哥,从小到大咱们什么戏法没见过,还能叫什么西域戏法给唬了去?”

    江如涯和江如珣从小就不是安生的性子,喜欢出宫玩,宁合帝也不爱把皇子圈在宫里,有意让他们出去多看看,因此对皇子出宫一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左右都有永安卫暗中保护。

    江如驰虽然不爱出门,但也有好奇心,也会被哥哥弟弟硬拉出去玩。后来大家都出宫建府,都在京城里住着,四处溜达也是常事。

    记忆中,隋行舟也陪他看过很多变戏法的,另外还有很多人特意想到王爷们面前炫技,三个小王爷长这么大,戏法看得实在不少,都看得腻了。

    “咱看的都是大昱的戏法,西域的又没见过。”江如涯充满向往道,“如珣还说,那些舞姬也很美,高目深鼻,腰身只有这么一点细……”

    他一边说一边比划了个小圈,脸上的表情……反正不是一个太子该有的。

    苏游:“……”

    这位大哥怎么也这样!

    “大哥,你还笑话如珣,正妃侧妃你也纳了不少,现在还惦记上人家西域舞姬了?”苏游调侃道。

    江如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腮帮:“男人嘛,不就图个新鲜,诶,对了,你什么时候才娶妻?真能憋得住!”

    “父皇刚念叨完我,你这又来了。”苏游无奈,“我不想娶妻,麻烦,再拖一阵吧。”

    江如涯看看旁边站着的刃皆虚,压低声音问苏游:“行舟也不是外人,如驰,你跟大哥说,你这般迟迟不肯娶妻,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刃皆虚在旁边一听,没绷住,抿唇笑了。

    苏游心里翻了个华丽的白眼:“大哥,你也不盼我点儿好。我没有隐疾,反正身上没有,要有就是脑子有,嫌麻烦病。”

    “嗐,是行舟教你的吧?他都二十二了也不娶妻,你俩可真行。”

    苏游觑了在旁边窃笑的大魔头一眼,心说,是他是他就是他!

    刃皆虚看到苏游圆溜溜的眼睛冲自己扫过来,回了他一个宠溺的眼神,笑得满面春风,像是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宝贝。

    苏游满意了,事不关己地说:“他三个兄长够开枝散叶的了,不缺他一个。”

    “话不能这么说,将来长辈若不在了,各房总要各过各的,你也不忍心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吧。”江如涯突然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怂恿道,“若是见了舞姬有喜欢的,不妨试试,得了趣你们就都想娶了。”

    苏游:“……”

    很想换个话题。

    估计太子殿下是被奏折搞疯了,言谈间总是往一些充满娱乐性的话题上引,苏游对这些又完全不感兴趣,实在不想跟他多聊,便借口说自己精神不济,要回去睡觉,匆匆告别。

    两人出了宫,没坐马车,打算在街上溜达溜达。

    见离宫门远了,苏游才无奈地说:“这位大哥若是登基之后,不会是个荒淫无道的皇帝吧?”

    “看来他是与你亲近,来说些这个,若是信不过你,必定装得端庄体面,不失风度。”刃皆虚道。

    苏游点头道:“此言有理。”

    可能大家确实为江如驰的婚事感到担忧,堂堂一个淳王殿下居然一直不娶妻,肯定成为皇室八卦中最值得探讨的一个瓜了。

    根据沉鸢向他传送的这些记忆,江如涯私下里性格确实活泼好动,要端也能端得起来,是个多面手,倒也是个帝王之才。

    两人在街上溜达了一圈,找了家看起来很不错的酒楼吃了顿午饭,又去茶馆喝茶解腻,听了片刻说书人说书,这才意犹未尽地回到了淳王府。

    一进门,便有管家前来汇报,说新买来的十个下人刚来了,正等着隋侍卫过目呢。

    刃皆虚看向苏游:“殿下要亲自看看吗?”

    “好啊!至少认个眼熟,也知道是自家人。”苏游欣然前往。

    下人院正房廊下摆了椅子给苏游坐,刃皆虚站在他身旁,片刻后,十个新来的下人便在管家的带领下,列队过来,在他们面前站了一横排。

    这些人五男五女,一个个在王爷面前做自我介绍。

    苏游扇子在手心里缓缓敲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听,观察着这些人的神情。看上去他们一个个老实木讷,都像是本分人,反正他目前是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下人都说完之后,他仰头看旁边的刃皆虚:“你觉得呢?”

    “目前看没有问题。”

    “成。”苏游点头,指向其中一个自称“水弋”的小丫头,“你,抬起头来看看。”

    他们都低着头,并不知道王爷在喊谁,旁边管家着急道:“水弋,叫你呢!怎么一点伶俐劲儿都没有?”

    水弋是把脑袋埋得最低的那个,这会儿被管家点了名,才怯生生地看向苏游。

    苏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也不吭声,吓得那水弋把头又低了下去。

    刃皆虚先前并没注意长相,现在一看,也发觉这姑娘长得不错,十七八岁,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裙子,很是娇俏可人。

    不是,苏苏这是要干什么?

    一向与对方心有灵犀的大魔头,也有点闹不准了。

    管家见两方都不说话,犹豫了片刻,过来请示:“殿下,您是想……”

    “一会儿把她送我屋来,不用等晚上。”苏游言简意赅,起身走了,刃皆虚紧紧跟上。

    剩下一院子人面面相觑,吃惊坏了。

    这就……看上了?!

    连管家都惊了,淳王殿下一直没娶妻,也没有侍妾,连通房都没有一个,现在这是突然开了窍吗?

    管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到水弋面前,弓着腰道:“姑娘真是有福气啊,请吧!”

    水弋眨了眨眼,眼中没有惊喜,倒是有点迷惑。

    这一边,刃皆虚忍着一路都没问,进了房里,把门扣紧了,才将苏游压在墙上,低头缠绵地亲了他片刻。

    “吃醋啦?”苏游笑盈盈地问。

    大魔头“哼”了一声,面无表情道:“要是个英俊的壮汉,我还有口醋吃,小女子怕是构不成威胁。”

    说是这么说,但苏游把注意力分给别人,他确实也有些微不爽。

    苏游看他垂眼不看自己,便知道他口是心非,心中窃喜。

    “嗯,你有这个信心倒是件好事。”他捏了捏刃皆虚的脸,“我已经有你这个英俊的壮汉了,还要别人做什么。”

    他话音刚落,外面敲门声便响了,女孩怯怯的声音传来:“淳王殿下,小的水弋求、求见。”

    苏游对刃皆虚往房门那边甩了甩头,自己走到榻上坐下,胳膊撑在软枕上,摆出个娇软少爷的姿态,等着见人。

    刃皆虚把门打开,那个叫水弋的女子进来,看了他一眼,她虽然声音听起来怯生生的,看起来倒是很镇定,不像是害怕。

    水弋到了苏游面前,福了一福:“奴婢见过王爷。”

    苏游脸上挂着讥诮的笑容,问道:“你叫什么?”

    “奴婢名叫水弋。”

    “哪两个字?”

    “流水的水,游弋的弋。”

    刃皆虚一听这俩字,突然像明白了什么似地,不可置信地看向水弋。

    苏游冷哼一声:“念过书吗?”

    “没有。”

    “名字谁给取的?”

    “村里先生瞎取的。”

    “还真是对答如流啊。”苏游抄着手,睨着水弋,“藏藏掖掖,欲盖弥彰,你怎么不取‘得雪’呢?还挺尊重我智商。”

    水弋低着头:“殿下说什么,我不明白。”

    “装,还装!真当我认不出?!”苏游起身,走到水弋面前,轻轻戳了戳她的额角,“装成下人混进我家里来,想干什么啊?沉鸢!”

    方才听到苏游问对方名字,刃皆虚已经有所猜测,但系统助手化身真人出现在文中,这对他们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他并不敢笃定。

    听苏游这么说,他这下才真正意外:“真的是沉鸢?”

    “你怎么看出来的啊?!”沉鸢不装了,直接投降,“我还特意换了张脸。”

    苏游没好气道:“你取个‘翠花’、“腊梅”,我还真不敢确定,‘水弋’,这么怪的名字,当我俩傻吗?”

    刃皆虚:“……”

    虽然但是,你好像连我一起骂了。

    这不能怪大魔头,他没见过沉鸢,单凭一个奇怪的名字还不至于怀疑什么,但苏游是见过的,毕竟她是第一个露出自己形象的系统助手,上次回到童年记忆里的时候,苏游很认真地看了她几眼,这就记住了。

    尽管她对自己的脸做出了些微调整,但整体感觉没有什么变化,要知道苏游看女孩,一般也不注意五官,而是记整体气质。

    方才他觉得这人熟悉,又听那欲盖弥彰的名字,这便猜了个九成。

    “你混进来到底想干什么?!”苏游一拍桌子,怒道。

    沉鸢一点也不害怕,笑嘻嘻地说:“哎呀,玩玩嘛,干嘛发脾气。”

    “玩?”刃皆虚也做出一张凶恶脸,“这有什么好玩的?!在这个世界里苏游很危险,你这样闹腾,安的是什么心?”

    沉鸢无奈道:“你们两个别急呀,我真的就是好奇,想来体验一下,而且我做你们的丫鬟,不是更方便帮你们吗?”

    “你能帮我们什么?小心违规被罚!”苏游觉得这个系统助手未免太活泼了,“系统允许你这么随便?”

    沉鸢长得确实好看,笑起来嘴角还有个小梨涡:“我这里是彩蛋嘛,跟主线不一样,不像他们那么严肃。我在这里至少还能帮你们盯着那些下人啊,防止别人往你们这里安插间谍什么的。”

    “那我们这不是开挂了?”苏游看看刃皆虚,大魔头也表示不可思议。

    之前在前三篇文里,除了他们提出要求,否则夜枭从不会主动提供帮助,更别说现身在文中世界这种荒唐事了,沉鸢这么做,实在令两人感觉……怎么说呢,美好得太不真实。

    沉鸢笑着摆摆手:“别想太多,我能帮的也就这点小忙,开挂倒不至于。反正你俩把心放肚子里吧,我这次就要帮你们顺利完成任务,至少尽我最大能力,保护你们不被别人坑。”

    苏游“哼”了一声:“我可谢谢你了。”

    “别气别气!”沉鸢说,“没事我先出去了?待得久了八卦该满天飞了,我可不想这么引人注意。”

    苏游:“……”

    你想得还挺多!

    “需要特殊照顾吗?比如给你安排个好点的房间什么的。”他问道。

    这毕竟是系统助手,还是得搞好关系。

    沉鸢连连摇头:“不用不用,给我安排些轻生的活儿就行。”

    “那成,以后我俩的房间你来打扫吧。”苏游心想反正我和虚虚的关系她都知道,这就不用避嫌了。

    沉鸢笑容僵在脸上:“啊?哦……”

    把这丫头打发走,苏游和刃皆虚面面相觑,两人都是满脸一言难尽。

    这事儿也太怪了。

    刃皆虚替苏游脱下外袍:“她背后会不会有什么算计?毕竟你从一开始就觉得她古怪。”

    “有没有咱也不好说,她都来了,咱们也轰不走,就这样吧。”这一天下来,又是应付皇帝又是应付哥哥,苏游真觉得有点累了,疲惫道,“她既然是咱们的系统助手,应当不会向着外人,这对她也没好处。”

    刃皆虚给他*肩膀:“成,之后我也盯着她看看。”

    沉鸢以人的形象出现,未必不是件好事,她要能真的帮他们盯着王府里的人,还真是挺让人省心的。

    回来这个世界,很多事儿都跟之前不太一样,所谓虱子多了不咬,苏游疑神疑鬼不过来,还是专注干江如珣好了。

    又过两日,他们和明月楼的合作正式生效,刃皆虚跑去领了第一份反馈消息,拿回来是一个纸卷。

    纸卷压得很实,展开里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字,苏游一看古文脑子就要炸,幸好有曾经的大魔头为他解读。

    这消息目前看起来就是端王府实录,事无巨细地记录了这一天王府里的活动,倒没有什么可疑的事。

    “他们倒是挺尽心啊,记了这么多。”苏游赞道,“这银子花得值。”

    刃皆虚也道:“确实不错。”

    又收了两天消息,便到了去端王府赴宴的日子。

    苏游把自己捯饬得挺帅,笑嘻嘻地跟刃皆虚说:“走了,看那混球要干什么。”

    猫不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