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91 章 91 权谋天下(10)免费阅读

第 91 章 91 权谋天下(10)
    :..>..

    端王府离淳王府不远,两个王府规格差不多,江如珣就是再骄奢淫逸,表面上也不能逾制,没有搞得过分华贵,看起来也还过得去。

    此刻王府门口张灯结彩,宾盈门,马车停成一排,看着都要堵车了,下车的人彼此作揖问候,看起来很是热闹。

    苏游今天没乘马车,和刃皆虚两个骑马先去明月楼取了今日的情报,才到端王府来。

    他穿着白色的锦袍,坐在马上比较显眼,端王府的管事大老远的一眼就看见他了,颠颠地跑过来先迎接。

    “见过淳王殿下,见过隋侍卫。”管事恭敬道,“请先随小的进府,免得在这被人冲撞了。”

    有几个伶俐的小厮快步跟着过来,接过了苏游与刃皆虚的马。

    两人对管事点头示意,跟着他往端王府里走去,到得门口,那些江如珣请来的狐朋狗友纷纷向苏*礼,苏游也没吭声,只是冲他们一笑便进了门。

    一个都不想理,哼!

    亲疏有别,管事便将苏游和刃皆虚二人先带去了端王的会厅,这里目前只有江如珣和江如涯,二人正笑着不知在谈论什么。

    管事站在门口喊:“淳王殿下到!”

    江如珣便立刻起身迎了过去:“二哥,我还真怕你不来。”

    隋行舟躬身对江如珣行礼:“参见端王殿下。”

    江如珣今日对他倒是很气,应了一声:“隋侍卫。”

    “你和大哥都诚意邀请,我怎能不来?”苏游对着江如涯道,“见过大哥。”

    “今日我们兄弟相聚,不必拘礼。”江如涯笑道。

    江如珣说:“就是,咱们兄弟三人好不容易能聚在一起,今天一定要好好乐一乐,酒醉了就在我这里歇息,明日再回府也不迟!”

    “我倒是无所谓,不知大哥明日还要不要进宫?”苏游笑笑看向江如涯,心想这就留宿了,狗珣你的意图也太明显了吧!

    江如涯今日穿了身淡蓝色的锦袍,笑得眉眼舒展:“父皇听说我们小聚,特意容了我半天假期,明日下午再进宫也不迟。”

    “成,反正今日来都来了,自然要尽兴。”苏游笑道,“我也不好扫了兄弟们的雅兴。”

    江如珣哈哈大笑:“这就对了!”

    眼前两个王爷,一个太子,刃皆虚便站在一旁一声不吭。苏游的话也不多,免得暴露自己现在的性格,令人起疑。

    江如驰向来话少,江如涯和江如珣也没有在意,兄弟俩人聊了片刻,听管事来报说人差不多到齐了,四人才一起往宴会厅走去。

    从会厅经过小径,穿过湖面上长长的游廊,远远便听到宴会厅里传来了富有西域特色的琴声。

    听到苏游耳朵里,大约就是波斯那边的风格,倒是蛮有趣的。

    宴会厅在王府花园深处,走到这里便能看出江如珣平日里生活多讲究,整个大厅雕梁画栋,墙面、柱子上都镶嵌有夜明珠或者宝石,看去熠熠生辉,富丽堂皇。

    苏游走在江如珣两人身后,刃皆虚在他耳边轻声说:“这人平日里敛了不少财吧?”

    “除了他,还有丽贵妃,手里肯定不少钱,搞不好比父皇私账还多。”苏游撇嘴道。

    太子和两个王爷进了宴会厅,所有的宾纷纷站起来行礼,齐声道:“参见太子殿下,参见淳王殿下、端王殿下。”

    江如涯虽然不是主家,但他是在场地位最高的人,便笑着挥手道:“不必多礼,今日是私宴,大家自在些便好。”

    江如珣是主,江如涯地位最高,于是两人的桌子便并排在主位上,左侧首位便是江如驰的座位,隋行舟紧紧挨着他。

    他们入席之后,江如珣宣布开宴,简单说了些场面上的话,美食便一一被端了上来。

    刃皆虚盯着那酒和饭菜,一度神情紧张。

    “没事,我在这儿饮宴,若是吃了他的东西出事,他必定逃不了干系,江如珣不至于这么傻。”苏游小声道。

    这道理大魔头不是不懂,但他还是不放心,端起酒杯先闻了闻,又轻轻抿了一口,确实没什么问题。

    这一幕被江如珣看见,冷笑一声,嘲讽道:“隋侍卫如此好酒吗?菜都还没尝,就如此迫不及待。”

    “是端王府的酒香气四溢,实属佳品,令在下情不自禁想要品尝。”刃皆虚拱手道,“请端王殿下恕罪。”

    江如涯看不过眼,笑道:“诶!都开宴了,想喝就喝,何罪之有,行舟,放松点,别紧张。如珣,你俩别一见面就怼。”

    “我与隋侍卫开玩笑呢!”江如珣弯起眼睛,“来人,把这佳酿多备几坛,走的时候给隋侍卫带上。”

    旁边管事立刻躬身道:“是,殿下。”

    这不算插曲的小插曲过去,大家继续饮宴,宴会厅太大,基本都是各人与身边的人交谈,大约十几分钟过去,助兴的节目便开始登场。

    坐在宴会厅一角的乐手换了乐器,乐声陡然从方才伴奏的小调,转而变为浓墨重彩的主题曲,卡曼切琴、弹拨尔和通巴克鼓演奏出极富异域风情的乐曲。

    在这样的乐声下,身着宝蓝色彩缎舞衣,头戴各种金属配饰的漂亮舞姬们从大门口鱼贯而入,在宴会厅中央列队站好。

    她们脸上挂着微笑,先学着大曜的礼节对主位上的江如珣和江如涯行了个礼,打头的两名舞姬雪肤皓齿,深目高鼻,长得确实漂亮,那舞衣半身只得短短一件,露出纤细腰肢,脐环上镶着璀璨的蓝宝石,炫耀夺目。

    苏游觑了眼自家兄弟,那俩应是少见西域美人,现在看得眼都直了。

    他有回头看看刃皆虚,大魔头的眉眼也很优秀的好吗,完全不输给这些西域人。

    刃皆虚对上他的眼睛,抿唇道:“看我做什么?”

    “觉得你比她们好看。”苏游笑嘻嘻地说。

    “淳王殿下未饮先醉吗?”大魔头心里熨帖得很,但嘴上却道,“这么比,岂不是对这些女子不公平。”

    苏游端起酒盅一饮而尽:“反正她们又听不见。”

    舞姬们行了礼,随后便伴着乐曲纷纷起舞。

    这舞蹈应当就是肚皮舞的变种,苏游此前看过,并不觉得新奇,倒是觉得这端王府的厨子应当不错,做出来的菜肴很好吃,素的清淡可口,肉菜肥而不腻,佐以这清香佳酿,口感配合得恰到好处。

    他偏头去看刃皆虚,却见大魔头盯着那些姑娘,眼都不眨。

    虽然对方面无表情,并不像其他宾那般挂着狎昵的笑,但苏游还是有点吃味儿,伸腿过想要踩他一脚,不想大魔头反应快得多,一下子把他的腿给夹住了。

    苏游:“……”

    多亏桌面上铺有桌布,要不然这肯定都被别人看去了!

    刃皆虚笑盈盈地扭头看他:“偷袭我做什么?”

    “谁让你看美女看得那么聚精会神。”

    “我没有看过,还不能看看么?”

    “能看,但不许多看。”苏游理直气壮,大魔头似乎是没接触过这些,看看就罢了,但也用不着一直盯着吧。

    刃皆虚松开了他的脚,笑道:“我不是在欣赏她们,只是想看她们有没有可疑之处。”

    “哦,有结果吗?”

    “领舞的两位,似乎身段更加柔软。”

    苏游:“……”

    你到底在看什么!

    刃皆虚凑近苏游耳边,捂着嘴轻声道:“别恼,你最柔软。”

    苏游的脸“腾”地红了:“你滚啊!”

    等这诱人的歌舞表演完毕,江如涯期待的西域戏法便开始上演,这戏法苏游也熟,就是从小到大经常看的“身体分离术”。

    表演戏法的是一名男子,辅助表演的是方才领头的一名舞姬。

    男子推上来一个带轮子的长桌,桌上放有一个长条的箱子。他将箱子打开,旋转着向周围观众展示里边是空的,并且是连成一体的,然后邀请那名舞姬躺在里边,先露出头,盖上箱盖之后,再将脚伸了出来。

    舞姬躺好之后,男子又推着箱子转了一圈向众人展示,然后经过一连串神乎其神、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他将两个隔板*箱子中,将它分成三块,然后将三个箱子推开,中间分别隔了大约半尺的距离,而躺在里边的舞姬毫无异状,伸出来的头颅和双脚依然能够活动自如。

    大昱古彩戏法都是“九连环”、“仙人摘豆”等小把戏,把人搞成三截的还真是前所未有,这样的“盛景”看的在场之人全都目瞪口呆,就连在人前极为自持的江如涯都张大了嘴巴,迟迟说不出话来。

    片刻后,男子将三个箱子并回一起,抽出隔板,再度将箱盖打开,方才那名舞姬毫发无损地从箱子里出来,对着主位上的江如珣和江如涯行礼,赢得了在场一片喝彩之声!

    “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江如珣惊讶地站起来,一直鼓掌,“赏!重重有赏!”

    江如涯也不可置信地拍手:“太神奇了!”

    刃皆虚看见苏游一脸淡定,凑过去问:“你是不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自然,这就是普通的障眼法。”苏游笑吟吟地说,“你方才观察确实不错,那俩舞姬身段的确柔软。”

    大魔头脑子转得很快:“你是说,柔术?”

    “聪明!”苏游轻声说,“那其实本就是三个箱子,里面铺了黑色绒布,令人看不出有多深,其实另一个舞姬就藏在末位箱子里。”

    “第一个舞姬躺进去盖上盖子、把头露出来之后,她会把自己的身体蜷缩在首位箱子里,第二个舞姬就会在末位箱子中伸出双脚,佯装是同一个人,这样三个箱子就算分开再远也无所谓。”

    刃皆虚连连感叹:“难怪那两名女子如此柔软,能将身体缩进窄小的箱子,看来是从小练过的。”

    他俩是大明白,但另外的人都不知道,江如珣开怀地赏过了表演的人,好奇追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下没有网络,估计那魔术师也不怕被揭秘,且面对的又是大昱的太子和王爷们,便也没有推拒。

    由于语言不通,他便与那舞姬将整个过程表演了一遍,藏在末位箱子里的另一个舞姬也终于现身,出来向江如珣和江如涯行礼。

    “原来如此!”江如涯感叹道,“姑娘们的身子骨真是太柔软了!如珣,咱要是找人学会了,到时候演给父皇看,父皇定然龙颜大悦!”

    魔术师笑吟吟地咕哝了几句西域话,并向他抚胸行礼,翻译听后道:“启禀太子殿下,端王殿下,他说,希望各位能够为他们保守秘密。”

    “当然当然!我们看过的人肯定都不会说出去!”江如珣伸手向两个舞姬招手,“来来来,陪太子殿下和本王喝酒。”

    舞姬们应是知道要面临什么,见状便微笑着分别走过去,坐在了江如珣和江如驰身边。

    “二哥,你要不要……”江如珣试探地问苏游。

    苏游连连摆手:“不必了,你与大哥尽兴便好。”

    剩下的舞姬们换了身别的舞衣,又回到宴会厅来跳舞,之后还有别的助兴节目,在大昱人看来确实精彩纷呈,但在现世生活过的苏游看来,都是小意思。

    他便一边喝酒,一边小声跟刃皆虚解释,大魔头听得不无艳羡:“苏苏,你懂的真多。”

    “嗐,时代局限罢了。”苏游悄悄地安抚他。

    另一边,忙着跟舞姬们眉来眼去的江如珣和江如涯,就完全顾不上管别人了。

    两名舞姬不会说大昱话,便用笑容和肢体动作拼命劝酒,哄得太子和端王殿下根本无法推拒,待到宴席快结束的时候,俩人都已经面红耳赤,看起来醉得不轻,最后被舞姬们搀扶着陆续离场。

    苏游也喝了不少,觉得有些疲惫,便与刃皆虚一同退席。

    江如珣早就给他们安排好了厢房,两人便在管事带路下过去歇息,房中有床,也有榻,刃皆虚便借口淳王殿下酒醉,晚上少不了人服侍,表示自己会睡在榻上。

    管事自然没有异议,很快令人抱来了被褥在榻上铺好,下人又端来了盥洗用的温水,以及醒酒的茶水。

    苏游和刃皆虚收拾好之后,便叫下人将东西通通搬走,嘱咐他们不必再来打搅。

    刃皆虚闩好门,将屏风拉过来挡住床铺,放下床帐,才躺进被窝里,吹灭了蜡烛。

    苏游八爪鱼似地抱住他:“可得警醒着些。”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刃皆虚在他额头轻吻,“好好睡你的。”

    丝竹声渐渐散去,深夜缓缓降临,整座京城都已陷入沉睡,端王府里更是寂静无声。

    一个黑影悄悄地在房顶上快速移动着,丝毫没有惊动院子里四处巡逻的目光如炬的守夜人。

    夜晚迅速划过,旭日很快从东方升起,原本景色甚好,却有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院子里的宁静。

    “啊!!!!!”一个婢女惊惧地喊道,“死人了!!!”

    听到这凄厉叫声的管事和下人匆匆跑进那间屋里一看,全都吓得脸色发白。

    只见那高床软枕之上躺着的西域舞姬,已经被斩为三截,鲜血沾满了床铺,令人触目惊心!

    江如珣披着松散的外袍闻言而来,连声喊着“大哥”,因为这里正是昨日江如涯下榻的房间。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躺在床上那名人事不省的男子,并非江如涯,而是昨日表演戏法的西域男子!

    相隔不远的厢房中,苏游被外面嘈杂的声音吵醒,翻了个身,钻进刃皆虚的怀里,咕哝道:“好吵……”

    刃皆虚无奈地拍拍他的后背:“做戏要做得像些,还是得出去看看。”

    “唉,那走吧!”苏游睡眼惺忪地起身,“是时候表现真正的演技了。”
为您推荐